你的苦夏是否同我一样燥热,中国散文500篇

2019-12-22 12:18 来源:未知

许达然
  那时那颗星对我是女妖,浑身充满着诱惑。我要上去,去征服她。那时梦见自个英雄,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然后爬到天上,用一个筛子把那颗星筛下来,放在掌心,紧握着,紧握着,让它温暖我,也照亮我的前程。梦境是无垠的蓝,无垠的梦闪烁着无垠的喜悦。我就是这样在梦里扮演英雄耗掷童年的。
  要不是那天邻家那个小女孩嚷着要那椰子;要不是我还喜欢她,我也不会爬上那棵椰子树,被那颗星迷住,还未把椰子摘下,醒来时发觉自己躺在床上,要不是那年为了怕别人笑我是矮子,而总是要当摘星的英雄,我也不会跌断了一条腿,也不会离开故乡,到陌生的地方流浪。
  流浪到陌生的地方是为了遗忘,流浪到这里后,就爱上了夜。若说是在荒地上可以无阻碍地看星,不如说是在夜里你们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们。爱看星,虽然星闪烁着我童年的悲衰,却是我生命的夜里的寄托。爱数星,越数越多,越数越多,数的也许是我的悲哀,我总是数不到一百就不再数下去了。而且我总是被远远的那颗星吸引住,却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它最远?因为它最小?因为它最孤单?因为它最冷漠?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它。那就够了,如果它知道,也不会落下来的。
  就这样凝望。即使风雨袭来,我也等待,默默地等待也许是空虚,却也是一种满足。我何必祈求太多呢?星光当然不会给我影子,但只要给我凝望,我已不需要我的影子。事实上,我也忘记我的影子是什么样子了。
  就这样凝望。只想这样凝望。不再幻想。童年时,要到天庭散步,一如在海滩踯躅,拾很多很多发亮的贝壳,但只保存自己喜爱的那一颗,不因它最亮,只因我喜欢它。仍然是童年的梦,仍然是远远的那颗星,而我早已苍老。只这样远远地凝望。远远地凝望是我的欣赏,远远地欣赏是我的满足。
  远远地欣赏也是我的冷漠。远远的那颗星闪烁的也许是冷漠,我也满足于它的冷漠。而且如果有云可上,摘下那颗星,摘下的虽是冷漠,又要跌断我的另一条腿,我还是肯上去摘的。但无云梯,只有虚空。在虚空中,星的闪烁依然是闪烁。不再为得不到而伤心,不再想得到。如果得到,我又怕失去,我将忍受不住失去的痛苦。而且我根本得不到,既然得不到,就让我只这样默默地凝望,默默地欣赏。
  凝望之后仍是凝望,凝望的常是寂寞。一如那长长的椰子树习惯于它长长的孤独,我已习惯于寂寞,因为这样生活,就这样,我的热情自燃着烧掉了我的青春,烧短了我的生命,却依旧不了解生命。我认识的依旧只是童年里的英雄,依旧只是远天那颗星。
  依旧只是那个要我摘椰子的小女孩。而且记得她结婚那天我黯然离开故乡。而且记得那年我为她摘椰子不是出于怜悯而是出于爱。
  或许别人忆起我的,是我的冷漠。我的冷漠已是我的墓碑。如果你们一定要为我再设墓碑,请不要刻上我的名字,只要简单地写下:他死了,那颗星依然闪烁。

神奇和美妙倘若不存在于人间,则天上一定不会有神奇,有美妙,不,连宇宙都没有。

最近上火,天气又太热,心中极为郁闷烦躁。连续几周的没有灵感,连续数月的内心虚空,我看到的,说出来的,实际上反应的全是我自己。我不知道我现在过的到底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的存在到底是不是错误?

我同学的学生说的

根据天文学者的学说,赫拉克勒斯星座发射的光到达我们地球需要三万六千年,但是,就赫拉克勒斯星座来说,它也不能够永远闪射光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像一堆冷灰一样,失掉了美丽的光辉。不仅如此,死也始终孕育着生,失掉光辉的赫拉克勒斯星座仿佛在天际,一旦有了恰当的时机,就会变成一团星云,于是一颗新星又陆续在那里诞生了。

最近,我只想沉默、沉思,在这苦闷的天里,在暴晒无遗的四四方方的空间里,我大概无处躲藏。

现在的小孩,童年似乎都被各科作业,各类兴趣班,各种补课……压得喘不过气了,每天各种学学学,小小稚嫩的肩膀,肩负着父母与老师的厚望,或者是攀比……总归缺少了幸福的童年。

        在荒地上可以无阻碍的看星,不如说是在夜里你们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们,爱看星,虽然星闪烁着我童年的悲哀,却是我生命的夜里的寄托。爱数星,越数越多,越数越多,数的也许是我的悲哀,我总是数到一百就不再数下去了,而且我总是被远远的那颗星吸引住。却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它最远?因为它最小?因为它最孤单?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喜欢它,那就够了。如果它知道也不会落下来的。

时常,跟在恋人的身后,默默地走,默默地跟,他往他追寻的地方赶去,我没有追寻的沿路,我遂追着他走,他厌倦了,烦闷了,累了,就离开,留我一个人原地徘徊。

想想我们小时候,在那个经济落后的年代,童年虽辛苦,却也苦中作乐,充满乐趣。

        童年时,要到天庭散步,一如在海滩踯躅,拾很多很多发亮的见壳,但是只保存自己喜爱的那一颗——不因它最亮,只因我喜欢它,仍然是童年的梦,仍然是远远的那一颗星,而我早已苍老,只这样远远的凝望,远远的凝望是我的欣赏,远远的欣赏是我的满足。

是对原本生活的质疑和反叛?还是原本生活本来就扭曲变了样?什么时候不再心怀赤子之心?什么时候与过去质朴善良的自己决裂一刀两断?

家住在靠海的一个小农场,每到周末或是寒暑假,午饭过后,三五小伙伴便相约,用矿泉水瓶装上开水,瞒着父母,偷偷跑去海边。

      远远的欣赏也是我的冷漠。远远的那颗星闪烁的也许是冷漠,我也满足于它的冷漠。而且有云梯可上,摘下那颗星,摘下的虽是冷漠,我还是肯上去摘,但无云梯,只有虚空,在虚空中星的闪烁依然闪烁,我的暗淡依然暗淡。不再为得不到而伤心,不再想得到,既然得不到就让我只这样默默地凝望,默默地欣赏。

日日只为追寻,只为攥紧身边的他,只为得到陪伴和安慰。只是,意气用事、任性妄为的我,即使不被爱情抛弃,也只能落个生活的遗子,在自己的生命里流浪漂泊。

路过田地,就跑去隔壁村偷挖地瓜,去到海边便开始分工,找树干,生火烤地瓜。不出一会便闻到一股地瓜皮的烧焦味,然后熄火挖出来,吃地瓜心切,也不怕烫,剥掉黑乎乎的外皮,里边醇香粉甜,人手一个,哈吹着热气,便迫不及待的送往嘴里,吃得急了,不小心被烫到或是噎着,赶忙喝口水顺顺气。

在我的生命里流浪漂泊,我的未来没有安所。自以为聪明绝顶的我,却从来没有将自己的未来料准过。

当然,这吃得开心了,回头,村民发现地瓜被挖,免不了去学校告状,周一升完旗,校长发言批评,却也不知具体是谁,也只得作罢。我们也倒是有所收敛,不再做坏。

我也想过我满意的生活,或许我的表达不够标准,或许我对才过去的我自己的反思在别人看来不是理所应得就是抱怨过错。站在屋子光线最薄弱的角落,我祈求只是风吹过,再在夏至刚至之际,凭着一点点的凉意,论我心性的养成,论我世界的扭曲,论孤独,论无人相知相谈,又论批判和人世救赎。

吃完地瓜就下海玩水了,当然,这是大海潮落时的风平浪静,我们才敢下去玩,洗洗澡,然后再挖挖土,偶尔还能挖出个海白来。或者沙滩上捡捡贝壳,玩过家家。

抬头举目,夜里黑沉沉的绿,模糊不定的人影,闪烁的光亮,照着模糊的世间的色彩,渲染着夏夜里的沉闷的苦气,在我模糊、朦胧的醉眼里,都像极了地狱,像极了幽深鬼火,像极了飘忽不定的鬼影,在这人间游离。

海白

大概,近日纸醉金迷,玩物丧志,损耗命力,盛年之气衰竭,少女之容渐枯,生命活力沦为死气,消沉败落方见真景。由此,真人恍作游魂,追随的,也影影绰绰。

尽兴之后,便估摸着时间,回家准备晚饭了。

心中如何得来痛快?如何寻来一丝幽凉?如何在尽力自由之后返回克制?

以前一到下大雨,或是台风过后,河水上涨,几个小伙伴便去砍根大小适中的竹子,买鱼钩,鱼线,自制鱼竿,在鱼钩不远处绑上泡沫,以此判断鱼儿咬钩的情况。再去土地肥沃的地方挖上几条蚯蚓,大人带上鱼网,小孩带上鱼竿,一道去河边捉鱼去了。

一个人的温情脉脉,一个人的伤悲冷漠,一个人无法克制容易外露伤人的情感,做不到圆满无缺。

不定能钓上几条鱼,倒是享受鱼儿咬钩,泡沫上下浮沉的乐趣,有时起竿快,鱼儿未上钩便已跑了,有时起竿慢,鱼儿也早已吃完蚯蚓跑远啦,偶尔钓上一两条,甚是欢喜。

就这样,逐渐被生活吞没。

回去后,便是清蒸,水煮,焖,煎,想怎么吃怎么做。

图片 1

还有,台风过后,椰子树上的椰子被台风打落,便去捡回来,青椰子就破开喝水吃肉,老的椰子,就拔掉外皮,在上方的三个孔印其中一个,挖通,然后倒点水出来,洗些糯米放进去,再封住洞口,锅里放水,烧火开始煮椰子饭吃了。

图片 2

老的椰子

两三个小时后,就把椰子拿出来,稍凉之后,破开,哇呀,阵阵糯米和椰香椰肉味飘来,真的是美味,甜甜的,香香的。此时的椰子肉有点软了,糯米饭和椰子肉都可好吃了。

08年,说是建设文明村,道路建设,家里的那几棵椰子树砍了,好多年没有自煮椰子饭吃了。

以前田地里田螺多,老是会殃及秧苗,不加处理,田里便被吃掉大半。这时,我们小伙伴又出场了,带上水桶,捡田螺去了,不多时,便捡满水桶回来。

田螺

先用开水煮一遍田螺,然后便把肉挑出来,用盐巴洗上几遍,放油起个热锅,丢上蒜头和几个小红辣椒,这炒出来的田螺肉啊,当真是美味。

现在田里倒是难寻田螺的影子了。

还有,每每雨后,提上篮子,带把小镰刀,便去挖野竹笋了。回来后,切成适中大小的笋片,再水煮一遍去其苦味,再去摘点芋头梗,拿点五花肉,放锅里焖,好了之后,又是一道美食。

野生竹笋长这样的好吃,比较嫩

也经常去摘野菜吃,特爱的就是百花菜,在种地瓜的田地里长的最多,摘其嫩芯,回来后洗净,可用虾酱炒,可煲汤,其味稍苦,不涩,今年的四月份刚吃,当真的美味。不过,因现在都没人种地瓜了,也是难觅其踪影了,偶尔野外也能寻到一点。

有点老的百花菜

小时候可喜欢吃这个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啊,好像中药名叫柿蒂

好吃好吃

这个长在山坡上,一片红土,一片坟墓,每年清明节过后便熟了。

虽说生长的地方有点小恐怖,一个个坟墓,灵异故事看多了总会害怕,但是也阻挡不了一颗吃货的心。

也是三五搭伴,上坡摘野果去。这个熟透了的好吃,但是也不能吃多,或是吃不熟的,容易便秘。贪嘴可没少受苦,哈哈。

上小学时,每天下午总会提前到学校,玩跳绳,掷纸球……三五成群,做着游戏,于土地面上跑跑跳跳,不亦乐乎,上课铃响,才依依不舍的跑回教室。

下课后,课间十分钟,或是课外活动,再继续玩,或是一起聊八卦,唱歌,讲故事……童年趣事总是这么多,甚是怀念。

现在的学校,在这寸土寸金的时代,有的学校,有的幼儿园,有多少土地能让孩子们与土地亲密接触?全都铺上地砖,水泥路。

有个暑假,母亲把家里的牛儿交于我,早上牵着牛出去,寻个草儿肥美的地方栓住,中午烈日当空,又过来,远远的牛儿便看到,看我一小会,便自顾自的吃草了,有时候去晚了,牛儿远远的就这么目送我来到跟前,悠悠的望着我,好似在说:“小主人啊,你咋才来啊,太阳这么晒,我都快渴死了。”

这便赶紧牵它去喝水,玩了之后,便觅个靠水或阴凉处,好让它休息防晒。

傍晚过来,牵着它吃会儿草再回家,它在吃,我也没闲着,用手抓一把又一把自认为肥美好吃的草送于它跟前,张嘴吃下,呼扇着大眼睛看着我,便又自顾自的吃草去了,有时候也会用头亲昵的碰碰我。

我无聊时,也会对着它唱唱歌,哎呀,人家是对牛弹琴,我是对牛唱歌了,哈哈,不过,我觉得牛儿听得懂我唱的。

吃饱了就回家去了,牛儿为咱家犁田耕地好不辛苦,我得对它好点不是?

后来,有了机器后,也不用牛耕地了,牛儿也卖了。

近来愈发慵懒,晚饭过后,懒于外出散步,便窝在房里宅着。长大后,总归少了儿童时期的好动。

此间一去江湖远啊!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的苦夏是否同我一样燥热,中国散文500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