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为何能,未来家园

2019-11-26 20:26 来源:未知

  人们面对变幻莫测的种种自然现象,说不出其中的奥妙,就是说不能用科学理论去解释它们,就迷信起来。比如,一艘船在海上航行,既无狂风,又无恶浪,机器运转也完全正常,忽然间船速降低了,船越行越慢,最后不动了,被水粘住了。这是什么原因呢?开始谁也说不清,便说“有鬼了”、“遇上妖怪了”。于是便有人编造许多离奇的故事。

100多年前,在大西洋西北洋面上,有一艘渔船正在进行捕捞作业。渔船把网撒到海里,便拖着渔网前进。突然,船速明显降低,仿佛从沙滩上奔向大海的人一下水就走不动似的。

问:有人说潜艇最怕遭遇海底断崖,断崖是什么?有何实例?

金剑下到船舱后,第一眼就看到海事卫星通讯仪亮起了警示灯,显示通讯信号中断。 靠,与卫星的信号怎么会中断?难道说这个海域被屏蔽了?金剑猛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就是说他们连发出求救的希望都没有了,真是祸不单行。 金剑急忙低声喊维森特船长,“维森特叔叔,请起来一下。” 维森特在金剑下达到船舱时就已经察觉了,以为金剑是下来取东西,听到他在叫自己,马上坐了起来,“什么事,金剑?” “船好像被海水粘住了,忽然间停下不动了,另外卫星通讯系统好像也出了问题。” “哦!”维森特显然也吃了一惊,他急忙回头去看海事卫星通讯仪,果然显示信号中断,他来不及多想,急忙弯腰从舱口爬出去。 巴克和水玲珑他们也都听到了动静,从睡袋里出来,一起到舱外查看情况。 维森特站在甲板上朝周围巡视了一圈,此刻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到处都黑乎乎什么也看不见。脚下的船既不动也不摇,似乎是钉在了水面上,显得异常怪异。 帆船好像突然进入了真空中,万籁俱寂,一点声音都没有,静的让人心慌。这那里是在大海上,倒像是在一个封闭的玻璃球内。 船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每个人都嗅到了空气中异样的气息,心也随之怦怦直跳,没有一个人说话,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短促的呼吸声。 “大家别紧张,我们可能驶入了死海里,等天亮后再寻找脱离的机会。”维森特轻声安慰大家。 “维森特船长,您说的死海是什么意思?”水玲珑怯生生地问,她似乎被周围诡异的情景吓坏了。 维森特担心几个少年过于紧张,于是平静地招呼大家过来,“来,都在甲板上坐下,我给你们讲讲什么是死海。” 大家都围拢过来坐下,聚集在一起说着话能消除紧张气氛。 “大洋中有些海域海水的密度是不相同的,例如,温度高的海水密度小,温度低的海水密度大。另外还有盐度高的海水密度大,而盐度低的海水密度就小。如果同一个海域有两种密度不同的海水同时存在,那么密度小的海水就会聚集在密度大的海水上面,使海水分层。这个上下层之间形成一个屏障,这个屏障就叫‘密度跃层’,这个‘密度跃层’有时达到数米厚,如果有外力(如月亮、太阳的潮汐力,海流的摩擦力等)作用在这个跃层上,跃层就会产生波浪。因为这个波浪是在海面以下,所以我们用眼睛看不见,人们称其为内波。正是内波产生的阻力将船拖住,以前人们不了解这个现象,所以把这样的海域称为死亡之海。” 船长的话音刚落,水玲珑就急忙问:“维森特船长,那被拖住的船要怎么样才能挣脱出来?” “现在带有机械动力的船是不会被拖住的,只有像我们这样的无动力帆船才有时被拖住,一般情况只要海上有风就能驶离这样的海域。” “这么说我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火凤凰急忙问。 “应该不会,你们都知道,我们的船已经接近北极圈,这里是最容易产生不同密度海水的区域。冰山溶化产生的淡水会形成‘密度跃成’,从南部海洋过来的温暖海水也会产生‘密度跃层’,所以北极圈附近的海域最容易形成死海……” 维森特船长还没说完,土艮突然指着前方大叫起来,“快看,前面有艘大船。” 原来在维森特给大家解说的时候,天色不知不觉地亮了起来,虽然还没有大明大亮,几十米内的东西已经能看清了。土艮因为面朝船头方向坐着,无意中看到了前面巨大的船体。 大家急忙站起来,顺着土艮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艘大船在前面不足百米的地方,很显然也是一动不动停泊在海面上,这艘船的航行似乎同他们是一个方向,船尾朝着他们。 桅杆上的帆已经放下来,三根高大的桅杆孤零零地矗立着。高大的船体,船舷距离水面有七八米高。虽然海面上有薄雾,但是仍然能看出前面的大船是一艘十八世纪样式的战船。 维森特船长急忙举起望远镜仔细的观察前面的大船,他越看神色越严峻,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什么。 “你们快看,我们的左侧也有一艘船。”水玲珑忽然又大叫起来。 这时候太阳突然跃出水面,红彤彤的像一个在火炉中烧的发红的铁球,眨眼间就升起了很大一截。海面上的薄雾在阳光的照射下很快散去,四周的海面一览无遗。 大家站在甲板上向周围巡视着,发现在他们的视野中竟然有七八艘船,虽然远近不同,都依稀可辨。 维森特船长举着望远镜转向了左侧,左侧的船距离他们有三百多米,同样是一艘巨大的三桅帆船,刚好与他们的海魂号平行,所以可以清楚看到船上的情景,上下两层火炮口都看的很清楚,只是船像一口棺材静静浮在海面上。 “西班牙海军的骄傲,‘圣帝安战神号’远洋战舰,两百多年前神秘失踪,想不到竟然在这里,而且还完好无损……”维森特船长望着侧面的古战舰,惊讶地自言自语说。 维森特看了一圈后缓缓地说:“周围的这些船大多是一二百年前神秘失踪的战舰,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我们前面的这艘出应该是大英帝国的海军旗舰‘海军上将号’,这艘战舰据说是在执行女王的秘令,失踪后曾引起世人无数的猜想,想不到竟然在这里。” 导航员巴克神情紧张地问:“船长,这里是不是传说中的死亡之海?船只的墓地?” 维森特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他心里很清楚,情况看来要比他想象的糟糕,起初他以为只是遇到了海洋中常见的死水,从死水挣脱出去并不太困难,一般等上几天遇到风很快就能脱离,现在看来情况不是这么简单。 船上的人都从维森特的神情中感觉到了形势的严峻,这么多船都陷在这里,说明逃出去的希望太渺小了。 大家低头看看海面,似乎是死水一潭。再仰头看看天空,灰蒙蒙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每个人都在这里问着这个问题。 巴克从船舱里爬出来,沮丧地对维森特说:“全球定位仪、卫星通讯器,所有的仪器都失灵了,这里好像存在一个巨大的磁场,把整个海域屏蔽起来了。” 经验丰富,闯荡过无数风浪的维森特,此时也有点举手无措了,他也只是听说过死亡之海,没想到真的被自己遇到了。对于死亡之海都是传说,因为进入死亡之海的船没有逃脱出去的。 金剑忽然有想起奥古斯那位神秘的老人的话,任何传说不是空穴来风,都是有一定的事实基础,死亡之海的传说看来也是真实的。 把大家带入绝境中,金剑的心里隐隐感到不安,是他坚持再向北航行一天,如果昨天折回去就不会有现在这种情况,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金剑靠近维森特身边轻声说:“维森特叔叔,对不起,让大家陷入困境中。” 维森特没有责怪金剑的意思,尽量用平静的话语说:“金剑,有些事情不是人能控制的,这并不能怪你,看看周围的这些大船,也许这是上帝的意思……” “维森特叔叔,有什么办法从这里出去?”金剑明知道这句话白问,可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维森特轻声说:“没有办法,只有等上帝来救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祈祷,祈祷让上帝给我们送风来。” “如果没有风我们就会困死在这里。”李鑫一脸无奈地说,“真的想不通为什么这里会没有海风?” 巴克遥望着前面的船说:“地球上神奇的地方太多了,我猜测这个死亡之海的下面必然有个海底盆地,周围的洋流进不来,使这里成了一潭死水,而北冰洋溶化的淡水轻,刚好覆盖在上面形成密度跃层。这个海底盆地很可能是陨石撞击地球形成的,所以才有一个巨大的磁场,正是因为多种因素巧合,最终把这里变成了死亡之海,海洋墓地。” 金剑佩服巴克丰富的知识,难怪是个出色的导航员。 大家在焦急和不安中度过了难熬的一天,都不知道他们能在这里熬多久,难道说跟周围的其他船一样,就这样静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望着前面距离不足百米的大船,金剑的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欲望,或者说是个冲动,他想到前面的船上去看看,他说不出为什么前面的船对自己有吸引力。 金剑走到维森特身边说:“维森特叔叔,我想到前面的船上去查看一下。” “哦?你想去查看什么?”维森特不解地问,他想不出这个时候金剑怎么还有心思到前面的船上去。 “我也不知道,反正心里有种欲望,我一定要上去看看。” “好吧,注意安全。”维森特点头同意了,他感觉目前情况下也没有必要阻拦金剑,或许到船上去有所发现。 木墩马上站起来对金剑说:“我陪你去吧。” 金剑知道木墩的游泳技术不错,他一起去也有个帮手,高兴地同意了。 前面的大船船舷离海面有七八米高,徒手根本攀登不上去,童建把带抓钩的细缆绳盘起来交给金剑。 俩人脱下上衣,金剑把缆绳斜背在身上,然后俩人跃入海中,快速向前面的大船游过去……

  欧洲海员中流传这么一件事,说有人亲眼见到三个海怪,上身是年轻美丽的姑娘,下身长着鸟尾、鸟爪,样子很是怕人。她们住在一个海岛上,那里满地是鲜花,景致美极了。她们站在海岸上,远远向海员招手,待船靠拢,她们就放开那银铃般的歌喉,唱起美妙动听的歌曲。那歌曲是大陆上从来听不到的,一听就入迷,一听就恹恹欲睡,仿佛进入了极乐世界,完全失去自控能力。船员们随歌声下船,随着歌声走进海妖宫殿。他们把自己的妻子儿女、祖国家乡、荣誉前途统统忘得干干净净,终日昏昏迷迷,陪伴着海妖跳舞作乐,再不想回到船上去了,一个个都被海妖害死。原来岛上的鲜花就是死人的白骨,那宫殿就是海妖的墓穴。

船员们大吃一惊,脑海里立刻闪现出一系列海怪的传说,莫非自己的船被海怪攫住了,恐怖感立刻笼罩全船。

图片 1

  欧洲还出版过一本《航海指南》的书,说好望角有一种海怪,人头鱼尾,满身披挂,备有弓箭,以吃人肉为生,专在港湾及港口附近游弋,寻找麻痹大意的船员、船长。书中反复告诫船长们,万万不可粗心大意,要当心海怪的暗算。

船长命令全速前进。可是任凭机器怎么吼,螺旋桨怎么转,这船却一步也不能移动了。会不会是渔网拖住了什么东西?

下图为中国636M型372艇,是世界上目前公布的唯一的“掉深”后成功自救脱险的潜艇,创造了世界潜艇发展史上的奇迹。所谓的“断崖”并不是实实在在的悬崖,他是指海水在垂直方向上出现了物理性质的不连续导致潜艇的浮力发生突变,使潜艇发生突然的下滑,最终导致潜艇短时间内出现压力过载而失事。

  具有科学知识的现代人,不大相信这类迷信故事。就说“死水粘船”那件事吧,曾经就有人敢冒死探险,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船长下令:“收网!”

我们先来看一组公式:

  1893年挪威探险家南森,不顾亲人的劝阻,亲自设计制造一条没有发动机的厚壁船——“弗雷姆”,它让船与冰冻在一起,随着海流漂流了三年多,航行1850多公里,进入北冰洋中心区,探明了冰层下面一条来自大西洋的暖流的情况。

船员们拼命地往上拉渔网。可是,越拉,大家越害怕:从来都是撒开的渔网,今天却被卷成长长的一缕,仿佛有一只巨手扯着渔网,要把渔船拖向可怕的深渊。

F浮=ρ液gV排

  在返回途中,“弗雷姆”果然被“死水粘妆了,船员们惊慌失措,祈祷上帝。而南森却镇静自如,因为他正要探清这一自然现象。南森悉心观察,反复测量,详细记录,还是弄不明白其中的奥妙。但有一点是他的新发现,那里的海水是分层的,海面是一层淡水,船底才是咸咸的海水。船被“粘”在那里,动弹不得,都以为大家回不去了。忽然刮起了大风,“弗雷姆”的帆篷动了,航行又恢复了正常。

“弃网!”船长胆怯地下令。

这个公式就是阿基米德浮力定律的一部分,可以看到液体中物体所受到的浮力与液体的密度是相关的,液体密度越大所受到的浮力越大,反之受到的浮力越小。

  1896年,南森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挪威。探险成功,他成了新闻人物,身价百倍。可是,南森对那灯红酒绿的盛宴,恭维奉承的话语并不感兴趣,他钻进科研室,同海洋学家艾克曼一道为揭开“死水粘船”之谜,进行分析研究,终于作出了科学的解释。原来船在水中行驶,一旦上层淡水的厚度等于船只吃水的深度,如果船速比较低,推进器(不论是机械化的螺旋浆,还是人工划桨)会产生正反两种水波,上面的波叫船波,要进;下面的波叫内波,要退。进退两抵,船便“粘”住了。说“怪”就是怪在这里了。

船员们操起斧头,三下两下就把渔网砍断了。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渔船仿佛被粘性无穷的胶水粘住了,一点也动弹不了。

但是海中并不是每个水域、每个深度的海水密度都是完全一致的(海水密度受到盐度、温度等因素影响),在垂直方向上海水密度出现分层的区域叫“密度跃层”,潜艇行驶到这个区域会因为密度的变化导致浮力出现突变。如果是液体上层密度高,下层密度小,那么潜艇下潜到密度小的水层就会浮力突然减小,这就叫做“海底断崖”。此时重力>浮力,潜艇就会出现短时间内急速下滑,深度急剧增加,这就叫做“掉深”。

  据说,如果这两种波激化,船不仅被“粘”住,而且有可能下沉,甚至爆裂。1960年美国花了4500万美元造了一艘叫“长尾鲨”的核潜艇,全长85米,是当时最先进的攻击型潜艇。1963年4月10日,在波士顿以东深海区作超过水下300米深潜试验。忽然机舱内海水系统完全破损,耐压壳体招架不住海水的强大压力,在爆炸声中,粉身碎骨,129名试航人员全部遇难。据科学工作者分析,当时试航海区,狂吼而持续的风暴引起强大内波,波高达90米,周期约8分钟。潜艇在最大潜航深度时,以五至六节的航速,可以进入跃层界面以下。但是,一旦潜艇的机械或电气设备损坏,处在界面以下的潜艇,就无法穿出强大的跃层,返回安全的深度。

船员们惊恐万状,有的祈祷上帝保佑,有的哀求海怪宽恕……

由于海水中深度每增加10米就增加一个大气压,这种深度的跌落使得潜艇所受到的压力急剧上升,当超出潜艇耐压艇壳的承受能力之后潜艇就会出现损坏甚至直接被“压碎”。而且“掉深”速度往往都很快,从开始到失事可能也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潜艇自救的时间都不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海水压死。开头所提到的372艇在3分钟内完成了500多个动作才制止进一步掉深,所以说372是一个“奇迹”,这与过硬的训练是密不可分的。下图为打捞的以色列“达喀尔”号潜艇残骸,他在1967年1月25日遭遇海底断崖,全艇69人全部死亡

  海洋里的许多自然现象,暂时说不清,也不足为怪。有些海洋动物,科学界认为在几千年几万年前就绝迹了,而事实上又在某地发现了,这也是常有的事。海洋对于人类来说,毕竟还有许多不解之谜,不能排除还有鲜为人知的神秘之物。如本世纪30年代在南非东南海域捕获在7000万年前早已绝迹的空棘鱼。当时竟没有一个科学工作者相信。可是本世纪50年代,人们在同一海域捕获到15条空棘鱼,人们这才相信了。

正当船员们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人发现渔船开始动弹了,起先是慢慢移动,接着越来越快,终于脱离了这个令人恐怖的地方。

当然了,有“海底断崖”就有“液体海底”,“液体海底”是指上层海水密度小而下层海水密度大,当潜艇下潜到大密度水层时浮力急剧增大无法轻易继续下潜,就如同触到海底一样。其实这种情况在作战中可以充分利用,当潜艇下潜到“液体海底”时可以利用这种大浮力悬停在海水中,此时可以关机隐蔽,等待对方出现时再突然出现。而且声呐产生的声波会因为传输介质的密度变化而出现反射或折射,也就是液体海底可以成功避开对方声呐的探测。

渔船返港了。船员们向亲人诉说着这次奇遇。可船为什么会被海水“粘”住?他们除了解释是海怪作祟外,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谓的“掉深”除了因为密度跃层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内孤立波。

无独有偶,海水“粘”船的事也被挪威著名探险家南森遇到了。

在海水内部,密度沿深度方向存在层化结构,当出现某种扰动时(船舶航行、潜艇航行、地震等都是扰动),离开平衡位置的水质点将在约化重力和柯式力联合作用下重新回到平衡位置,这一过程中在惯性作用下往复震荡,这种波动就叫海洋内波

自小就立志做一个北极探险者的南森,为了证实北冰洋里有一条向西的海流经过北极再流到格陵兰岛的东岸,不顾亲人的劝阻,设计制造了一条没有龙骨、没有机器的漂流船。这条船好像切成两半的椰子壳,船壁坚厚,船头上伸出一根又粗又硬的长角。南森给船命名为“弗雷姆”号,翻译成中文就是“前进”号。

1985年,菲律宾苏禄海曾经出现过上下振幅90米的内孤立波。而1992年赤道东太平洋暖池出现了长达3个月的孤立内波,上下振幅达到60米。

1893年6 月19日,南森率船从奥斯陆港出发向北极方向驶去。8 月29日,当船行驶到俄国喀拉海的泰梅尔半岛沿岸时,突然走不动了,船被海水“粘”住了。

而潜艇在水下航行时一旦遭受到内波就会随着海水出现上下波动,如果深度变化在潜艇耐压艇壳承受范围内还好说,深度较浅还可以顺利上浮。但是如果上下波动超过潜艇的最大下潜深度那么潜艇就有被“压碎”的危险。所以掌握潜艇的国家必然对自己周围的水域非常熟悉,一般不会轻易进入陌生水域。越南海军购买过6艘“基洛”级常规潜艇,但是一直都没有完全形成战斗力,就是因为没有完全掌握水下水文、地形情况,对常见的“密度跃层”和内波分布位置掌握不全面。

顿时,船上一片混乱,有的在绝望地呻吟,有的在祈祷:“死水,死亡之水呀,我们就要葬身在这里了,上帝救救我们吧!”

美国海军SSN-593“长尾鲨”号核潜艇的失事除了内部设计和指挥官经验不足之外,可能就是因为内波被拖入2560米的海底,129人死亡。

毕竟是探险家,南森却没有一丝惊慌的表情。他环视了海面,只见四周凤平浪静,离岸也很远,不是搁浅,也没有触礁。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南森想,可能就是碰上传说中的“死水”了。他认真测量了不同深度的海水,记录下了观测的结果。

海底断崖十分可怕,潜艇如果遭遇海底断崖,基本都会艇毁人亡。中国海军南海舰队的636M型常规潜艇372艇,是目前世界上唯一遭遇海底断崖“掉深”后成功自救脱险的潜艇,创造了世界潜艇发展史上的奇迹。

船员们对南森的行动不解,有人问:“队长,你在海水里测了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海水里有海怪吗?”

“海底断崖”又称“水下断崖”现象,主要是因为海水密度不同造成的。当潜艇从海水高密度海域进入海水低密度海域时,潜艇的浮力会突然减少,潜艇将会急剧下沉,专业上称这种现象为“掉深”。宛如一辆在公路上行驶的汽车突然掉下悬崖,其惊险程度可见一斑。

南森回答道:“不是海怪作祟。这‘死水’的奥秘总有一天会弄明白的。”

潜艇在水下航行是充满挑战的,潜艇部队内部有个说法,那就是潜艇有三怕。“一怕掉深、二怕进水、三怕起火”。“掉深”排在潜艇所有危险状况之首,足以见得它的厉害之处。这是因为“掉深”可能会导致潜艇的实际下潜深度超过设计下潜深度,造成潜艇破裂进水,结构解体。潜艇的主机舱内遍布大量电气设备,一旦进水,还可能会引发火灾等事故,最终的结果将会是艇毁人亡。

不一会儿,海上刮起了风,“弗雷姆”号风满帆张又开始移动。船员们欢呼雀跃,庆幸自己死里逃生。

最著名的潜艇“掉深”案例当属美海军的“长尾鲨”号核潜艇沉没事故。1963年4月,这艘刚刚服役不满两年的新型核潜艇在美国东部沿海进行深潜试验时发生沉没事故,潜艇在2560米深的大西洋洋底被巨大的海水压力压碎解体,艇上129名艇员全部遇难。尽管目前关于该潜艇事故原因仍然有争议,不排除是除“海底断崖”以外其他因素导致的,但是该潜艇悲壮的沉没解体结果无疑向外界鲜活的展示了潜艇“掉深”的严重后果。

此时,南深仍在琢磨着。他发现,当船停在“死水”区不能挪动一步时,那里的海水是分层的,靠近海面是一层不深的淡水,下面才是咸咸的海水。他想,船被海水“粘”住的原因可能在此。

当然,并不是说遇到“海底断崖”潜艇就会在劫难逃。在2014年年初,中国海军的372潜艇在执行任务时,就突然遭遇“海底断崖”现象。373艇的番号为远征72号,隶属于海军潜艇某支队,驻三亚榆林基地。这是一艘俄制基洛级636M型潜艇,是我国引进的第二批基洛潜艇,作战性能超过印度的8艘基洛877挺,稍逊于越南的6艘最新型基洛636M1。

南森在寒冷的北极海洋中漂流了3年零2个月,终于弄清了北冰洋中心区的冰层和极地冷水下面,确实有大西洋流来的一条海流;同时,他还总结了浮冰的规律。

372潜艇在短短几秒钟内从正常潜航深度下沉70多米。当时潜艇主电机舱有管道破损,第五舱有进水,情况一度非常危险。但372艇官兵临危不惧、沉着应战,在短短数分钟内准确执行一系列口令,完成500多个动作,避免潜艇面临更大的危机。最终在进行封闭隔舱,损管堵漏等操作后,潜艇成功自救上浮,化险为夷,创造了世界潜艇遭遇“海底断崖”现象时成功自救的奇迹,特别是372艇最后还自行修好艇上受损设备,继续执行预定任务,足以见得372艇官兵的心理素质和专业素质之高。2014年,海军给372潜艇全体艇员记集体一等功。

1896年8月 15日,南森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终车回到了挪威。他没有陶醉在一片恭维声中,而是请来了海洋学家埃克曼,共同探索“死水”的奥秘,终于弄清了其中的道理。

为了避免潜艇遭遇“海底断崖”现象遇险,各国海军只能加强对潜艇航行海域的水文调查。强国海军都拥有先进的海洋水文信息调查船,它们可以调查特定海域的海水流向、潮汐、盐度、温度、暗礁、水下地形等信息。这些数据将成为潜艇水下航行的重要参考依据,避免潜艇身处险境。

原来,海水的密度各处不同。一般说来,温度高的海水密度小,而温度低的海水密度大;盐度低的海水密度小,而盐度高的海水密度大。如果一个海域里有两种密度的海水同时存在,那么,密度小的海水就会集聚在密度大的海水上面,使海水成层分布。这上下层之间形成一个屏障,叫“密度跃层”。这“密度跃层”有的厚达几米。这种稳定的“密度跃层”可以把海水分成两种水团,分别位于跃层的上下,并以跃层作为界面。如果有某种外力(如月亮、太阳的引潮力,风、海流的摩擦力等)作用在界面上,界面就会产生波浪。这种波浪处于海面以下,人的肉眼完全看不见,因此称之为内波。

为什么潜艇最怕海底断崖?这就和开车的时候怕前边有个悬崖是一样的。

在海岸附近,江河入海口处,常常形成“冲淡水”,盐度和密度显著降低,它们的下面如果是密度大、盐度高的海水,就会形成“密度跃层”。夏季寒冷地区海上浮冰融化了,含盐低的水层浮动在高盐高密度的海水之上时,也会形成“密度跃层”。南森遇到的就是后一种情况。

路上拖出来的悬崖是因为前方突然少了一块,等高线出现集中区。

一旦上层水的厚度等于船只的吃水深度时,如果船的航速比较低,船的螺旋桨的搅动就会在“密度跃层”上产生内波,内波的运动方向同船航行方向相反,内波的阻力就会迅速增加,船速就会减低下来,船就像被海水“粘”住似的寸步难行。当年南森的“弗雷姆”号被“粘”住时,船速就由4.5节突然降低到1 节。后来,是风的推力超过了内波的“粘”力,才使南森的船脱险。

海中断崖其实就是海洋中特有的密度跃变层,密度突然降低。

“死水”区的内波,由于水质运动的方向不同,不但会把渔船的渔网拧成一缕,还会使船舵失灵,甚至会使船只迷航。

潜艇在水中漂浮的原理是潜艇密度与海洋密度相同时,潜艇不会上升也不会下降

科学家经过计算,得出内波的速度一般在2 节左右,如果航速大大超过内波速度时, 海水就无法把船“粘” 住了。如今舰船速度大大超过内波速度,因而海水“粘”船现象就成为了历史。

而当海水密度突然下降,那么也就等于潜艇密度大于海洋海水密度,在这种情况下,潜艇的深度就会快速上升。

虽说“密度跃层”产生的一般性的内波“粘”不住现代舰船了,可“密度跃层”却能压住水中下潜的潜艇。

说人话就能碰到个海底断崖式的直接往下跳。如果半路能飞起来,那么一切都好说还有生还的概率,如果无法挽救那么遇到海底断层通常就等于艇毁人亡。至于实例的话就非常多了

一次,有一艘潜艇奉命巡航,来到预定海域后,潜艇均衡完毕,艇长下达了下潜的命令。不一会儿,潜艇顺利下潜,5 米、10米、20米……一直到40米时都很正常,当潜艇下潜到50米时,升降舵手报告说,已经到达海底了。艇长说:“不对呀,这个海区深度100多米,怎么下潜一半就到底了呢?”

1968年,以色列“达喀尔”号

艇长下令停车检查,深度计完好无损,其他仪器也都正常。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再比如说,18年莫名沉默的阿根廷潜艇。

艇长一拍脑门:“准是碰上‘液体海底’啦!”

我国的372

果不其然,这艘潜艇被“液体海底”托住了。

在一二战期间,各种潜艇到处乱窜,发生海底断崖事故的不知几凡。只不过,发生海底断崖事故的钱,通常情况下很难被发现,所以说就算沉了也不知道怎么沉的。通常会被记入失踪。

“液体海底”就是“密度跃层”。海水密度一大,浮力就大。加上这“密度跃层”又有几米厚,这么厚的“屏障”,再加上均衡好的潜艇在水下力矩又小,因此,就被这“液体海底”托住了。

断崖是什么?拿重庆坠江大巴车坠江事故来说。第四天大巴车打捞工作将转入车辆打捞阶段。据中国水运报报道,今天第一批潜水员下水给落水车辆绑扎钢丝,为整体车辆打捞出水做准备。黑匣子已找到,已交到警方。预计今天完成打捞工作。水深约71米。水下能见度1-2个平方,事故车辆附近有断崖90米左右。这就是给救援人员增加难度。有断崖可能探查不到事故车辆的具体位置。也给救援人员增加了危机。初步了解公交车呈30度角前倾、车辆结构部分受损。水下有乱石、乱流等危险因素,潜水作业难度极大、危险性也大。普及一下,在水深75米压力相当于一个70公斤重男子承受超过500公斤的压力。按目前距离71米算,留给潜水员潜下水工作只有30分钟左右,但返回水面解压需要5个小时。更多信息,关注我更新。

这时,只要潜艇用升降舵造一个倾角,开足马力,就可以摆脱“液体海底”的巨掌。1960年1 月23日,瑞士的雅克·皮卡尔乘坐“的里雅斯特”号深潜器,开始了人类首次潜入世界大洋中最深的地方——马里亚纳海沟时,多次遇到“液体海底”的粘托。

潜艇最怕的有三样东西,一是反潜直升机,二是海底断崖,再一个就是局座的海带。今天我们只说题主所提出来的海底断崖。

那天上午,“的里雅斯特”号以每秒1米的速度缓缓向1万多米深的海沟潜去,几分钟后,深潜器突然停止下潜。难道这么快就着底了?不,不可能,这里是万米深渊,离海底还远着哩。那么,是深潜器出故障了吗?也不会,因为“的里雅斯特”号久经考验,况且下潜前又经再三检查,绝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里所谓的海底断崖并不是海底地质结构所形成的断崖,而是指海水在洋流或者其它因素影响下,所形成的低盐度海水层。当潜艇驶入盐度较低的海水区域中时,会因这里海水的浮力减小而出现急剧下沉的现象。潜艇一旦遇到这种情况,就很少有生还的希望,因为潜艇很快就会下沉至它的极限深度,而被海水强大的压力所压瘪。这种现象也被人们称为潜艇掉深。

雅克·皮卡尔又检查了一遍机械,没发现异常。当他视察海水温度表时,发现海水的温度变化剧烈。这时,他才明白,原来是“密度跃层”在作怪。

在历史上,就发生过多起潜艇遭遇海底断崖的案例。在1963年4月的一天,美国一艘排水量近5000吨的长尾鲨号核潜艇在一次深潜试验中失联。最终长尾鲨号的残骸在2600米深的海底被发现,此时艇上129名官兵全部罹难,其所携带的22枚核弹也不知所踪。此次事故最后被认定为潜艇遭遇了海底断崖。

皮卡尔放掉一些汽油,放进一些海水,从而增加了深潜器的重量。这样,深潜器就突破了“液体海底”的阻挡,继续下潜了。

1967年,以色列一艘载有69名艇员的达喀尔号潜艇遭遇海底断崖失踪。直到31年后才在3000多米深的海底被发现。当时由于事发突然,艇上官兵连求救信号都没来得及发出。上世纪80年代,苏联的K142号潜艇也因遭遇海底断崖,导致艇上全体乘员遇难。

令人惊异的是,下潜仅10米,深潜器又一次被“粘”住了。他不得不再次调整压载重量,又一次突破“液体海底”的阻挡。

可以说,遭遇海底断崖能够逃脱的少之又少。我国的372潜艇便是其中少有的幸运者。2014年年初,372艇遭遇了水下掉深险情。由于艇上官兵沉着应对,处置得当,在潜艇8分钟掉深70.6米之后开始上浮。6分钟之后潜艇成功浮出水面。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下潜20米后,深潜器第三次被“粘”住。

潜艇在大洋中航行,就像闯龙潭虎穴,步步危机。不但有暗礁、山峰、暗流,还有让人闻之色变的“海中断崖”和“水中魔鬼”。

这样折腾了4 次,深潜器才完全冲破“液体海底”设置的“封锁线”,一路顺畅潜到万米海底,创造了人类探险史上的新纪录。

潜艇有三怕,一怕掉深,二怕进水,三怕起火。掉深是潜艇浮力突然减小,急速掉向海底,若超过极限潜深,就会被海水压垮,艇毁人亡。

虽然“密度跃层”已不能“粘”住现代舰船,但对“密度跃层”的研究却极有军事价值。“密度跃层”厚达几米,海水的密度增大,仿佛筑起一道厚厚的“墙”,声纳发出的声波碰到这堵“墙”,就被反弹回去。当潜艇遇到水面舰艇的追捕时,如果钻到“密度跃层”下面,水面舰艇声纳发出的声波穿透不了“密度跃层”,就会成为“聋子”和“哑子”,而潜艇却能安全撤离或发起反击。

自潜艇发明以来,很多事故都与海中断崖和海洋内波有关。

在“密度跃层”中,跃层的上下界面使声波产生折射,造成声波只能在“密度跃层”中向前传播,于是形成了一条水下“声道”。声波在声道中衰减很少,可谓畅通无阻,传播的速度和距离令人惊叹。1960年3月1日,在澳大利亚西南附近海中投下6 枚深水炸弹,爆炸声波在水下1200米的“声道”里向外传播,绕过好望角,折向赤道,经3 小时43分钟,被北半球百慕大群岛的水声站收到。爆炸声波传播绕地球半圈,并无明显减弱。可见声道真是声波传播的“高速公路”。

1937年,一艘德国潜艇发射鱼雷后突然消失,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多年以后,人们才明白她掉入海中断崖,被压成了碎片。

利用“密度跃层”中的“声道”,可以进行远距离水下通讯。例如在海军基地装上水下测听和通讯系统,远航的潜艇装备相应的设备,就可以与基地指挥机关进行通讯联络,最大通讯距离可达4000多公里。

海中断崖并不是海底山峰上的悬崖,而是由海水密度异常变化,导致的浮力急剧减小情况。

另外,由于“密度跃层”如屏障横亘海中,影响了上下层海水交换,造成下层海水缺乏溶解氧,再加上硫细菌使沉积海底的大量有机物产生高浓度的硫化氢气体,海洋生物难以在下层海水中生存。因此,“密度跃层”强烈的地方,生物主要生活在上层海水中。而且,内波引起的水文变化,迫使海洋生物活动的区域和范围也发生变化。可见,对“密度跃层”的研究,在军事和经济上都有重要意义。

大海是咸的,但不像菠菜汤那样上下一体,它像蛋糕,由一层层的水体构成。正常情况下,上层海水密度低,随水深增加,密度不断变大,呈正梯度变化。就像油水混和,油在上层,水在下层,径渭分明。

1、上层海水密度低,下层海水密度高,就形成“液体海底”。潜艇在密度跃变层界面处,浮力大于重力,就像坐底一样在液体海底上坐潜,可关闭发动机,隐蔽接近目标。

同时跃变层还能反射声波,使声呐无法发现潜艇,稳定的跃变层内形成声音通道,潜艇借此可在水平方向上发现很远处的目标。

2、但海洋环境多变,受温度、盐分等多种因素影响,有些地方海水垂直密度呈负梯度变化,上层密度大,下层密度小,就像水在上,油在下,就形成了液体断崖,俗称“海中断崖”。

潜艇正常潜航时,浮力重力相等。突然由高密度海水进入低密度海水,浮力迅速减小,潜艇快速下沉,就面临巨大危险。

另外,高密度海水在上,低密度海水在下,本身就在脆弱的平衡状态中。一旦平衡打破,高密度海水往下流,由此形成的局部水流裹挟着潜艇下沉,极难应对。

1968年,以色列“达喀尔”号潜艇被海中断崖吞噬,直到1999年,才在3000米海底发现其部分残骸。

我国潜艇也曾遭遇到断崖,在几分钟之内掉深数十米。幸亏全艇官兵齐心协力,业务过硬,3分钟内下达上百道命令,关闭几十个阀门,成为有史以来唯一一艘从海中断崖里成功逃生的潜艇。整个操作过程堪称经典,也印证了中国军人的勇敢和伟大!

3、除此之外,稳定的密度跃变层之间,受大气压、地震及潜艇、船舶等外力扰动,还会产生内波。

内波和表面波本质相同,只是海面波浪发生在水与空气之间,内波发生在不同密度的水层之间。内波的规模更大,波幅从几十米到几百米,波长从几百米到上万米。

当潜艇艇长小于波长时,行驶平稳;当艇长大于波长时,会颠簸,操作困难;当艇长与波长接近时,会被内波裹挟着大幅波动。表层的潜艇有可能浮出海面,而海底附近的潜艇就可能触底。曾经有潜艇,被内波从海面下8米一下子拽到80米深度。

内波的随机性强、波幅大,跃层上下流向相反的内波流速达1.5米/秒,犹如剪刀一般,破坏力极大,所以被称作“水中魔鬼”。

▲波幅巨大的海洋内波影像

1964年,美国“长尾鲨”级核潜艇在实验中失事,据分析就与内波有关,它被拖到2400英尺深水下,艇身在22毫秒内爆炸。

4、潜艇要远离海中断崖和内波,就需要精确的航海图指导。各海洋调查船平日里努力收集水文资料,了解海底地形,也是为潜艇保驾护航。

正因为这样,美国海洋调查船才总想跑到别人家门口,投放声呐及无人潜航器窃取资料,还美其名曰航行自由,实在不怎么高明。听说美国声呐价格不菲,捞一个比打渔更划算,我想这送上门的钱,我们不应该拒绝吧。

和风漫谈原创文字,欢迎关注,图片来自网络。一起了解有趣的知识。

先回答“断崖”为何可怕,再说说什么是海水断崖。一般潜艇如果在海水中遭遇“断崖”,那么伴随而来的就是迅速“掉深”,潜艇在快速下沉的过程中很难有效调整姿态和自救,那么结局一般都是“艇毁人亡”。

潜艇为什么怕“海水断崖”

说几个例子:世界上第一艘沉没的核潜艇-美国“长尾鲨号”。1963年4月10日,服役不满两年,且刚刚结束第一次修理的“长尾鲨”号在威尔金松海沟处进行深潜试验,当时为潜艇试验提供救援保障的是“云雀”号救援船,搭载了可以救援259米深处失事潜艇的“潜水救生钟”。当天上午7点47分,长尾鲨号报告准备开始向试验深度下潜,8点09分“长尾鲨”号报告已下潜至198米深度,并准备继续下潜。9点13分潜艇向云雀好救援船报告,出现小故障,准备上浮,9点17分潜艇最后一次与云雀号联络,但此时信号已经严重失真,无法听清内容,此后该艇就失去了联系。直到两个多月后的6月27日,美国"曲斯特"号深潜器才在距离海面2560米深的海底发现“长尾鲨”被压碎的残骸,艇上129名成员全部遇难。事后关于长尾鲨失事之谜众说纷纭,美国海军分析最可能的理由就是该艇突然遭遇周期性变化的“海水断崖”,迅速掉深,无法自救,最终沉没。

除了美国核潜艇的事故外,苏联、英国、以色列等国的潜艇均遭遇过“海水断崖”,且全部遇难。比如苏联的K-142潜艇在八十年代末遭遇“断崖”沉没,以色列一艘潜艇在上世界六十年代末遭遇“断崖”沉没,艇上69人全部阵亡,艇体残骸直到30多年后才在3000米深的海底找到。所以说,潜艇怕“还水断崖”是有道理的,因为凡是遇到的潜艇,基本难以幸免于难。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我国的372号潜艇,2014年该艇在经行远海试航的时候,突然遭遇“海水断崖”,潜艇迅速掉深并且艇员能够听到压力巨大的海水撞艇壳的声音,随着深度的迅速增加,艇身出现被挤压变形的金属声,主机舱管路也部分被压爆。在艇上参与试航的支队长迅速组织自救,在持续了3分钟的调整后,潜艇航态终于恢复正常开始上浮,艇员们转危为安。可以说我国372号潜艇,在遭遇断崖后自救成功一时间轰动了世界,被公认为“是创造了世界潜艇史上的奇迹”,我国372号艇是有史以来第一艘在遭遇断崖后自救成功的潜艇。

什么是海水断崖?

先说说,海水断崖给潜艇带来的掉深,当潜艇在海洋深处航行时,指挥舱发现深度计指针突然向下大幅度摆动或者深度表读数迅速下降,此时潜艇所受浮力骤然下降,艇体急速下沉,这就是潜艇掉深和掉深时的舱内仪表表现。掉深的速度一般非常快,几分钟内就可能下沉数十上百米。随着潜艇深度的迅速增加,没下潜10米就会增加1个大气压的压力,当潜艇跌落至极限潜深以下时,艇壳会因承受不住压力而破裂,艇上管路也会被海水压爆,而在茫茫深海又很难自救,因此常常酿成海底事故。

那么造成潜艇掉深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海水断崖”,而断崖又与海水密度分布有关。我们知道海水浮力主要由密度决定,密度越大浮力越大,反之亦然,而海水密度又受到温度、压力、盐度等因素影响,在海洋中呈现分层现象,有时在同一海区不同深度处海水密度也会不同,那么在某一海区垂直方向上海水密度出现显著变化的两层海水之间,我们就称为“密度跃层”,为什么叫跃层,那是因为此处的密度不是稳定均匀变化的,还是一种跃变过程,差异明显。当密跃层上部海水密度大、下层海水密度小的时候,我们称其为“海水断崖”,当潜艇航行到断崖处时,会因为下面海水浮力小,上面海水密度大,向下的压力大于向上的浮力,而失去浮动在水中的能力而迅速跌落,就像在公路上的汽车跌落悬崖一样,所以十分危险。

海底断崖其实是潜艇最怕的,因为海底断崖的地方出现密度变化,而且是急剧变化,导致潜艇的深度出现下降。潜艇在深海中航行,其实是有深度控制的。

比如常规潜艇一般潜深大约在300米,如果进入海底断崖,那么海水密度急剧变化,导致潜艇浮力发生改变,立刻掉深度。潜艇的吨位又非常大,海水密度突然降低,那么潜艇的浮力就突然降低,就像一个大铁疙瘩那样往下沉。

对潜艇而言,反应时间很短,潜艇要立刻排水增加浮力,等一系列操作完,都掉上百米都有可能。一旦超过安全潜深,那么就是致命的,导致艇体被巨大的压力挤破,完全没有施救的可能。

这样的先例在潜艇失事原因中占比例较高,不是罕见的个案。最典型的就是美国海军长尾鲨号核潜艇,遭遇海底断崖,直接深入2300米深海。

海底断崖是什么?很多人都会有这个疑惑。其实海底断崖是一种海水跃层上层密度大,下层密度小的状态,不管是生物或者是仪器到这里的时候正浮力变成负浮力,所以一般生物或者潜艇到达这里的时候会迅速的下坠,仿佛落入断崖之中,最终的结果大多是毁灭!所以才有了这样的称号,海底断崖或者是海中断崖。

比如常规潜艇一般潜深大约在300米,如果进入海底断崖,那么海水密度急剧变化,导致潜艇浮力发生改变,立刻掉深度。潜艇的吨位又非常大,海水密度突然降低,那么潜艇的浮力就突然降低,就像一个大铁疙瘩那样往下沉。对潜艇而言,反应时间很短,潜艇要立刻排水增加浮力,等一系列操作完,都掉上百米都有可能。一旦超过安全潜深,那么就是致命的,导致艇体被巨大的压力挤破,完全没有施救的可能。

我国南海舰队潜艇八十年代〈解放军报〉介绍过有一艘艇就战胜过深潜遭遇了海底断崖突然掉深的险恶环境下,一成功上浮的事迹!

潜艇可谓是当今世界上最为神秘的武器之一了,当其噪音降低到90分贝左右的时候,就可以隐匿于海中,声纳都无法侦测。正因如此,潜艇担任了各国海军的重要职责,这样极具战略地位的武器在海中是否真得无所畏惧呢?

其实,“海底断崖”便是潜艇在海底的噩梦。所谓海底断崖并不是真的如山体悬崖般突然断开,而是上层与下层的海水突然出现极大的密度差,上层的海水密度远大于下层的海水,而密度差所产生的巨大压力会将导致潜艇下坠,并且无法通过常规的排水方式上浮,便如同坠入断崖,在下坠深度超过潜艇的极限深度时,后果可想而知。在全球海军历史上,因海底断崖而导致的悲剧不止一二。

美国军方初次研制出的核潜艇长尾鲨号,造价就高达5000万美元,彼时可谓风头无二、无人能敌,但在海中进行实验时遭遇了断崖噩梦,艇内129人全部遇难,携带的22枚核弹也一同埋葬深海。巧的是,美方的冷战对象俄罗斯的K142号潜艇也在80年代因海底断崖悄然失踪,所有成员无一生还。冷战期间,双方均在海上布置了重兵,很多潜艇的消失都与海底断崖有关。

而1967年以色列达喀尔号潜艇也因海底断崖而沉没,以色列耗时31年只为寻找艇内的69位成员,最终在3000米的海底发现其已断成三截,69条生命湮灭于此。

遭遇海底断崖其实并非无力回天,中国海军的372号潜艇便创造了唯一的奇迹,在短短几分钟内,潜艇上的将领与士兵们沉着冷静,凭着过硬的技巧及军事素养成功脱险,并且士兵们并未在脱险后置潜艇于不顾,而是维修部件并继续执行任务,令人钦佩。

海洋随着深度的增加,温度、盐度、压力、声音传播速度等都会发生不可预料的变化,而这些在海水垂直方向发生突变的水层通常被称为海水跃变层。我们常说的海中断崖其实就是海洋中特有的密度跃变层,在海中断崖中,一般上层海水密度大,下层海水密度小,而潜艇所受到的浮力就是其体积排开海水的重量,当排开海水体积不变时,一旦从密度大的海水中进入密度小的海水中,浮力就会大幅减少,从而导致自身重量大大超过浮力,最终发生恐怖的极速掉深现象,仿佛从海中悬崖坠落,万劫不复!(海水密度跃变导致的海中断崖现象)

潜艇一旦出现快速掉深,如果不及时进行处置,掉深超过潜艇的极限潜深,艇壳最终将会被海水巨大压力挤爆,导致艇毁人亡的惨剧!1963年,美国海军最强的“长尾鲨”号攻击型核潜艇在进行300米极限潜深试验时,不幸遭遇海中断崖,直接从300米水深掉深至2300米海底,艇上129人全部死亡。1968年,以色列“达喀尔”号潜艇从英国经地中海返航以色列途中神秘消失,一时间埃及击沉说、间谍破坏说、质量问题说,各种流言蜚语四起!直到30年后的1999年,搜救人员在海底3000米处找到“达喀尔”号遗骸才揭开这一谜底,该潜艇也是遭遇海底断崖而直接沉底爆裂,艇上人员全部牺牲!(以色列达喀尔号潜艇残骸)

海中断崖如此可怕,难道就毫无办法了吗?当然不是,只需对症下药即可!潜艇遭遇海中断崖快速掉深,主要是因为海水密度导致的浮力减少,在潜艇排水量不变的情况下,我们只需要对潜艇进行减重就相当于变相的增加了潜艇的浮力!潜艇的下潜和上浮主要是由艇首到艇尾两侧数十个水柜(水舱)控制,水柜内的水则由顶部的通气阀和底部的通海阀控制。(潜艇压水舱结构)

当潜艇需要下潜时,关闭通气阀,打开通海阀,外界海水通过自身压力注入水柜,潜艇自身重力大于浮力,潜艇下潜。当潜艇需要上浮时,打开通海阀和通气阀,同时往通气阀内注入高压气体,气体挤压将海水从通海阀中排出,然后关闭通海阀,这时潜艇浮力大于重力,潜艇下潜。(潜艇控制压水舱水量从而实现下潜上浮)

遭遇海底断崖后,第一时间应该做的就是打开通气阀,往水柜内充气,减少自身重力,以求浮力将潜艇托举上浮!同时应该做的就是关闭各种水、油、电、气管路,防止二次次生灾害的发生,因为相对于潜艇艇壳而言,这些管路的承压性能更差,更容易首先发生泄露、起火甚至于爆炸,如果在掉深的同时发生这些连锁反应,最后很可能就是回天乏术,下场如长尾鲨一般凄惨!(潜艇内部各种四通八达的管路系统)

然而方法是有了,但是反应速度、处置速度如果跟不上,同样是然并卵!因为潜艇在遭遇海中断崖后,快速掉深至极限深度往往就是几分钟时间,所以把握好所谓的“黄金180秒”时间非常重要,只有在这三分钟内快速进行损管作业,控制潜艇姿态和掉深速度,才可能自救成功,如果反应稍微慢一点,最后的结果依旧是一首凉凉!要完成这样的应急处置,平时没有经常性的严格损管训练是不可能做到的,作战训练时,各个岗位没有严格执标,密切关注潜艇状态,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潜艇指挥员如果指挥不当,阵前自乱阵脚,那更是不可能做到的!也正是因为难度极大,从二战至今,潜艇遭遇断崖掉深,自救成功的只有中国的372艇!(潜艇进行损管训练)

2014年,海军基洛级常规潜艇372艇在南海进行远洋航行训练时不幸遭遇海中断崖,潜艇出现快速掉深,主机舱管道破裂漏水,情况十分危急!最终在潜艇支队长王红理的正确指挥下,全艇官兵齐心协力,在10秒钟之内,所有水柜开始供气排水,1分钟之内,全艇各种阀门和电气设备全部关闭,2分钟内,潜艇水密舱室完成密闭隔离,3分钟之后,潜艇掉深停止,372艇自救成功!2016年8月,全艇官兵荣立一等功,并被授予“践行强军目标模范艇”荣誉称号,支队长王红理荣立个人一等功(现任东海舰队副参谋长)!创造了世界海军奇迹的中国潜艇兵,得到这些荣誉名至实归!(372艇官兵)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海水为何能,未来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