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每一刻的大家来看自个儿,赖声川终于对那部

2019-11-14 15:12 来源:未知

图片 1

听说了吗?《北京人》要来深圳了!

图片 2

时隔一年再登北京舞台,赖声川执导曹禺名作,万方、剧雪、孔维、闫楠等主创分享演出心得及主题感悟 11位主创聊《北京人》:让每一刻的我们见到自己

赖声川导演版《北京人》现场演出照。李晏 摄

被誉为“东方莎士比亚”的中国现代戏剧泰斗——曹禺先生的经典剧作;

《北京人》剧照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1957年演出

由央华戏剧制作出品,剧作家曹禺编剧、曹禺之女万方担任文学顾问,华人戏剧导演赖声川执导,剧雪、孔维、孙宁、闫楠、李明珠、王玉、李宗雷等主演的“中国戏剧新经典”话剧《北京人》将于9月20日-22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北京人》曾于去年3月在北京首都剧场首演,原本三场的演出加演至五场,仍然一票难求。随后,经过上海、深圳、武汉、南京等地二十余场的演出,反响也非常热烈,此次在北京保利剧院的演出是《北京人》时隔一年后再次回归北京的舞台。

由央华时代出品、赖声川导演的曹禺话剧代表作《北京人》,周末在2018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中,以精致细腻、生动鲜活的现实主义呈现,成为今年新上演剧目中令人瞩目的佳作。长达三个小时的演出,加演两场仍然一票难求,再次显示出传统经典作品强大的生命活力。

图片 3

剧作家曹禺

话剧《北京人》不仅是中国现代戏剧奠基人曹禺先生的代表作,从戏剧文学的角度,它也是曹禺创作的当代戏剧文学巅峰作品;从内容角度,《北京人》的主题和精神内核不但反映20世纪的中国,也照应着当下的时代。曹禺笔下的《北京人》以一个典型的没落士大夫家庭——曾家的衰落为矛盾冲突和戏剧背景,折射出中国几代人的命运,可以称之为中国新贵族精神的戏剧写照。

曹禺剧作都具有复杂交织的人物与剧情冲突,承载着强烈的情感能量。前后十易其稿的《北京人》,充满对封建氏族的愤恨、鄙夷、讽刺与批判。既是旧时代的悲剧,又是新时代的喜剧。

创造过无数经典的亚洲剧场导演翘楚——赖声川大师执导;

根据曹禺经典名剧改编的话剧《北京人》,将作为《北京晚报》创刊60周年社庆大戏以及2018北京人艺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重要演出,于3月30日至4月1日在首都剧场首演。

央华版《北京人》由赖声川导演,在他的导演生涯中,执导经典戏剧文本的作品极为罕见。在他心中,《北京人》是一部值得发掘的伟大作品,同时也被赖声川誉为是“一部被埋没的中国戏剧的经典之作。”因此,他也心怀虔诚地遵循曹禺原版的创作,没有任何删减地将最原始的《北京人》呈现给当下的戏剧观众。

这部创作于1940年的长篇巨作,多年来被反复演绎上演,但绝大多数版本都有所删减调整,赖声川的这一版可谓高度忠实原始剧本之作。尤其是剧中“北京人”走上前台,以及结尾“文清之死”的呈现,使原著的创作初心得以更加明确的直抒传递,但在舞台呈现上又有了新的创造。

图片 4

曹禺写戏,特别讲究作品的独特性,所谓一戏一格,绝无雷同,这从根本上反映出了作家丰厚的生活经历,尤其是对人生百态的所思所想所痛所感。任何一个事件的起源和发生,每一个带有性格色彩的人,都有可能在曹禺的心中沉淀、梳理、吸收,经过对人的生存和死亡的思考,而酝酿一场心灵的风暴,于是便有了他笔下的《雷雨》《日出》《原野》和《北京人》。

近日,新京报记者对《北京人》导演赖声川及文学顾问曹禺女儿万方进行采访,并对9位主要演员进行一次同题问答,听他们谈谈各自理解的《北京人》。

1 解构再造还是忠于原著?

中国的“茱莉亚·罗伯茨”,实力女演员——孔维主演!

于1941年在重庆抗建堂公演的《北京人》,被公认为是曹禺全部作品中写得最成功的一部戏,虽然从剧情的冲突和矛盾的设置上,远不及在它之前的《雷雨》和《日出》,有那么多精彩绝妙的人物和故事,更没有《原野》中那种最原始的复仇、大悲大离的恨与爱,《北京人》倒是更如俄国契诃夫的戏剧,剧中一群无所事事的人在等待,在老去,在沉闷忧郁的环境中,全剧氤氲流淌着淡淡的哀愁,容易使人想到无奈,想到死亡,更想到了对于前途和人类光明的憧憬。

A 解戏

新版《北京人》赋予经典另一种层次

图片 5

曹禺写《北京人》时正迷恋契诃夫

忠诚地展现曹禺作品原貌

面对经典名著,到底是重新解构再造,还是忠实于原著?解构再造,必定是赋予新的灵魂和人文思考,全然沉醉于形式上的奇特创异,很难获得观众青睐。但一味强调保持原汁原味儿,又往往陷入因循守旧、故步自封,极易失去剧场艺术应当具有的当代意义和现实观照。

这是什么神仙阵容!!!

旧时,戏剧圈内有一条不成文的说法:演万先生的《雷雨》是挣钱的戏,一个剧团揭不开锅,没饭吃了,那就排《雷雨》,一准儿有票房;而《北京人》太温,是关门戏,不上座,演出准赔。此说法不无道理,就连曹禺本人也坦言道:演《雷雨》可以轰动,演《日出》可以成功,而演《北京人》就很难成功。

●赖声川

央华版《北京人》选择了文本忠实与舞台呈现创新的结合。通过舞台色彩和情境、人物逻辑的调控,写实中有写意,直面中有间离,毫不喧宾夺主地悄然融入当代戏剧人的思考和审美。给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每一幕赋予的色彩象征。

这部创作于1940年的经典话剧,多年来被反复演绎上演,但绝大多数版本都有所删减调整。

事实也是如此,1949年以后,鲜见剧团演出《北京人》,而在舞台上所看到的往往是前面所提及到的三部曲。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还是和《北京人》的整体写作风格有最直接的关系,须承认,这部戏在写作上并没有观众所期望的所谓“悬念、高潮、矛盾冲突”。曹禺当年在创作《北京人》时,正迷恋着契诃夫,他感觉到,戏剧的冲突未必都是那种正面的交锋,而契诃夫的几部戏如《海鸥》《三姊妹》《樱桃园》,并没有人物间激烈的冲突,而是表现着人在精神上的苦闷和对前途的希望。

曹禺先生的《北京人》是一部远远超越这部作品本身所处时代,而不容易被理解的经典戏剧作品。从始至终我本人都在朝着自己所理想和向往的方向去进行创作,同时也非常忠诚地想将曹禺先生的作品原貌展现给大家。

第一幕包括全部服装道具在内的绝对纯白,出人意料,视觉感又十分贴切。结合纱幔与灯光营造的朦胧,不时地透视隐现内室中的人物,把超现实的意蕴注入整体写实表演中。

据说这一次由赖声川导演执导的版本,高度忠实原始剧本,但又赋予了新的层次。

当年,曹禺坐在江安茶馆中望着眼前那个纷乱流动的世界,站在江安城外的长江边,望着一路东去的滔滔江水,他深刻地感觉到人的所有冲突都是来自于内心,悲也罢喜也罢,都是来自于人的精神。他要写一部未必有重大的戏剧冲突和悬念的作品,而是要去写人的醒悟,写人物在命运的动荡中所悟道的东西。

正是因为我本人太尊敬曹禺先生,我反而更加愿意接受,这部由我所导演的《北京人》被世人认为是“中规中矩”就足够了,冥冥之中当然也希望能得到曹禺先生的认可。

第二幕蓦然转为黑色昏暗氛围下的表达,以强烈的视觉反差,摇曳的烛光映射颓败的曾氏家族“活死人、死活人、活人死”的荒谬、茫然和衰灭。

主演孔维在发布会上说:

《北京人》诞生在四川江安。1937年7月抗战全面爆发后,国立戏剧专科学校自南京迁徙至长沙,为躲避日寇飞机的不断轰炸,学校被迫入川,逆江而上,1939年4月最终落脚在距重庆200多公里的江安。

●万方

第三幕则以真实的生活原色,为寻求自由和困兽之斗的交织,曝染出不可逆转的现实情境。

“大部分人都把《北京人》当正剧看,是对曹禺先生大大的误会!其实我也是后来才发现,《北京人》竟然是一部喜剧!你们看的时候想笑就笑,别憋着!”

江安很美,依山傍水,小巧秀丽,全县的地形犹如一片长长的柳叶,浩瀚的长江水将这片小小的柳叶裁成了南北两半。正是在长江南岸的这块土地上,在城中十字街西面的文庙,当年则聚集了一大批戏剧界的名人雅士,余上沅、曹禺、张骏祥、马彦祥、吴祖光、黄佐临、洪深、焦菊隐等人均在此授课或是导戏。那时候,曹禺一有空闲就常常去坐茶楼,边喝茶边观察周围所流动着的鲜活形象,劳作一天的脚夫,怀才不遇的落魄文人,均成为茶楼的座上客,同时也都成为了曹禺对现实中五行八作、三教九流的体验与观察的对象。

理想永远在前面!写戏、做戏、演戏永远是在向理想中的戏前进。《北京人》也如此。《北京人》就像是一场人性的盛宴,这里面饱含善恶美丑,蕴藏旷世的滋味。《北京人》整部作品并不是一个区域的概念,是活出人应该的样子,勇敢地做自己,勇敢地面对昨天、今天和未来。

每一幕的表演都始于纱幕后,且在缓缓升起中展开。这个手法很有创意,很有意味,如同不可外扬、包装笼罩着的丑陋和隐秘,陆续地层层揭开。声效设计与表达,被赋予了更为积极的意义,不仅是剧情氛围组成,更与焦躁、希冀、绝望、哀痛、快乐等多重情绪相连、延伸和对比。那些鸽哨、叫卖、喧闹、爆竹等,随着剧情有时会化作讽刺与荒诞的添加剂。

图片 6

曹禺所住的“迺庐”,本是当地开明绅士张迺赓的家,张迺赓早年曾参加过辛亥革命,参加过中华革命党,曾在杨森的手下带过军队,做过旅长。后来他回到江安,被选为县参议会议长。这位地方开明绅士的儿子叫张安国,当时担任中共江安县委书记。由于曹禺蜚声在外,全国的许多学校剧团和专业剧团都在演出曹禺的戏,一是仰慕曹禺的才气,再者也是为了让他安心创作,有关方面则特意把曹禺安排住进了张迺赓家,曹禺同张迺赓老先生交情甚笃。

看《北京人》就是看人,我们喜欢的人,讨厌的人,亲近的,陌生的,爱的恨的,更是看我们自己,想想怎样活出人应该有的样子,在纷繁复杂的生活中勇敢起来,成熟起来。从去年首演至今,这版《北京人》可谓越演越好看!演员们越来越深入自己的角色,理解他们的复杂和微妙,活在他们的生命里。

2 悲剧人物如何立体化再造?

8月24日-25日,深圳南山保利剧院,新版《北京人》有好戏看了!

曾是江安国立剧专学生、后来成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演员的方琯德回忆说:“那时候,我还只是一个19岁的青年,正在做他的学生。曹禺也不过30岁。他正热爱着契诃夫,感到时代的苦闷,也憧憬着时代的未来,但他的思想已经不仅仅是停滞在憧憬里,而且看到了和懂得了为着幸福生活斗争的人们。我们整天生活在一起,他把《北京人》剧本写好一段读一段给我们听。我记得江安的夜晚没有电灯,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铺满了稿纸,窗外是梧桐秋雨。曹禺以最真挚的心情叙说着剧中愫方的善良,他回忆着充满生命力的古代人类向自然的斗争,对当时的现实斗争充满了希望。”

B 归心

在“恨不能、爱不成”中重新认识角色

历经近80年的经典剧作

“当时我有一种愿望,人应当像人一样地活着”

演员同题问答

这一次的央华版《北京人》在人物性格和行为的互怼与自我比对中,让愫方、思懿、文清、曾皓、江泰等早年就被赞为中国话剧史上塑造最成功的形象,在当今的戏剧舞台上再度撼动人心。

几代人的命运变迁

曹禺创作《北京人》时深深迷恋着契诃夫,对契诃夫于淡淡离愁中所刻意表达的一种对精神的苦闷、对憧憬人生未来的写作风格大为欣赏,认为这是在创作上更高一层的对精神灵魂的表达,有“冗繁削尽留清瘦”般的精致。

1 对不熟悉《北京人》的人,一句话推荐这部作品。

这得力于剧作本身,也得力于新一代戏剧人的二度创造。孔维、剧雪分饰的曾思懿、愫方,以及孙宁、屈中恒、闫楠等等扮演的一众角色,都没有滞留于剧情冲突中,透过形体、台词、表演的性格化演绎,寻找自身和角色间或柔或刚的对抗、纠结与差异化。尤其在“爱不成,恨不能”的心理矛盾刻画上,给予了深度挖掘和体现。

“人应当像人一样活着,不能像当时许多人一样活着,必须在黑暗中找出一条路子来。”

比之曹禺的前几部戏,《北京人》的剧情并不是很复杂——北平,摇摇欲坠的大户曾家,看上去虽然是显现出了衰微,却依然不失昔日的繁盛。家中主事的大少奶奶思懿,自命知书达理,笑脸相迎,却虚伪狡谲。大少爷曾文清终日无所事事,还沾染上了抽大烟。姑爷江泰官场失意,赋闲寄居在岳丈家中,整日牢骚满腹。最可怜的是愫方姑娘,自来到曾家,岁月风雨的煎熬,令她韶华不在,而老太爷曾皓却死死地拽着她,不愿让她出嫁。思懿的儿媳瑞贞,十六岁时便被送进了这座樊笼,夫妻间同床异梦,形同路人。曾皓行将就木,奄奄一息,唯一的希望是能守住那口已经反复漆了十五年的寿木,但因无力偿债,棺材也被人争抢了去。看着这个没落衰朽的曾家大宅,瑞贞决定冲出这个家庭。愫方也怀着一丝惆怅,更是带着几分对新生命的向往,离开了曾家……

2 你心中理想的《北京人》是什么样的?

剧中的大奶奶曾思懿,表象上看是封建氏族文化中恶的集大成者,尖酸、狠辣、刻薄,处处算计。但作为一个生存于破落氏族中力挑生活大梁的女子,面对男权社会,她又何尝不是受害者?在当下话语和人文价值体系下,重新反观和认识、开掘她身上所隐含着的悲剧元素,更丰满地实现人物立体化再造,很有探索意义。

这是曹禺创作《北京人》的初衷。

就是这样一部发生在北平城中一个封建大家庭的故事,借助剧中几个人物对自身命运的倾诉,70多年来,岁月载着中国无数的剧团一遍遍地以各种艺术手法去诠释去演绎,以思想的新与旧,以死亡与新生作为对比,去向观众展示北京人对未来的追求,实际上这也是在展示着人类对光明的理想与追求。

3 你演的《北京人》又是什么样的?

曾家这个书香门第,“爱”和“遵从人的天性”最为缺失,是不敢望更不可及的奢侈品。表面威严的曾皓老太爷,其实极其虚弱,禁不起任何一击。貌似仰仗他护佑的柔弱女子愫方,反而是他的庇护伞,为他遮风挡雨消困解痛。

图片 7

在1941年的全民抗战期间,曹禺为什么写了这样一出戏?他后来谈到说:“我为什么要写《北京人》呢?当时我有一种愿望,人应当像人一样地活着,不能像当时许多人那样活,必须在黑暗中找出一条路子来。我当时常常看到周围的人,看他们苦着,扭曲着,在沉下去,百无聊赖,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感到他们在旧社会中所感到的黑暗。我想好人应该活下去,要死就快快地死吧,不要缠着还要活下去的人。这是我当时的想法。我在《北京人》中把袁任敢写成人类学教授是有意义的,他不仅研究北京猿人,还研究人类学。剧中映出过猿人的影子,我想到罗丹雕塑的思想者的塑像,浑身是肌肉,很有力量。剧中袁任敢说:那时候的人,敢喊就喊,敢爱就爱,他们是非常活泼的。我借袁任敢说出这样的话,我希望有一种没有欺诈、没有虚伪、没有陷害的世界。当然在当时是不可能实现的。我感到旧社会生活的不合理,需要把这种沉闷的空气炸开。”

4 假设曹禺先生看了这部作品,你希望他会对你说些什么?

“诗书礼仪”教育下的曾文清,则全面失败与颓废,既可怜又可恨,其死亦不足惜。而作为寄托着家族希望的新一代,唯上是命的十七岁曾霆,俯首复制着父辈的命运,归宿又能在何处?封建文化塑造的卑微人格,在今天的舞台上,仍然具有可鉴的现实意义。

《北京人》的故事是这样一个背景:

曹禺还说:“我在写这个戏时,想到一个人应该像北京人那样活着,要恨就恨,要爱就爱,而不能像愫方、瑞贞、曾霆他们那样,被社会捆住,他们应该有希望。他们的腿和脚虽然已被埋在腐烂的泥坑里,他们的眼睛还在追寻着光明,我相信他们是肯迈出来的。至于江泰和曾文清这些人,土已经埋到他们的胸口,是没有救的人。”

5 提到“北京人”三个字,你觉得对当下的年轻人有什么新的含义?

而女婿江泰作为家族体系中言行分裂的人物,是全家唯一敢于站出来喊话的。他一方面看透了家族的腐烂及其不可逆转,以所谓的抗争和发泄来表明存在感,拼力捍卫“名分”“地位”;另一方面又只会依存这腐烂的温床,最终也只能在老太爷面前低头。当烂透了的曾家行将奔溃之际,他意识到危险及身,又自欺欺人地试图施以可笑的救助。“活人、死人”以及喝茶的点评,十分精彩,且具有极强的现实穿越,显现出巨匠曹禺先生跨越历史的人文洞察力和批判穿透力。

在30年代的北平,没落的曾家大院住着祖孙三代人。

凡看过《北京人》演出的观众,难免会被剧中所渲染着的那种沉闷悲苦的基调所左右——压抑、苦楚、没有出路、最终曾家走向衰亡……整台演出自始至终,令观剧者扼腕怜惜,悲从中来,这分明是曹禺笔下的一出精彩的悲剧。有人说《北京人》是作者的一首低回婉转的挽歌,是一出缠绵悱恻的悲剧,是对封建社会的一首天鹅之歌。但是曹禺绝不这样看,他说:“这些说法我都不同意,我觉得《北京人》是一出喜剧。正如我认为《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喜剧一样,《罗》剧中不少人死了,但却给人一种生气勃勃的青春气息,所以是喜剧。我觉得喜剧是多种多样的。喜剧都是使人发笑的,使人感到人性的可笑,行为的乖谬和愚蠢。我说《北京人》是喜剧,因为剧中人物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继续活下去,并找到了出路,这难道不是喜剧吗?”

剧雪 饰 愫方

3 悲中有喜是意外收获?

第一代人老太爷曾皓;

漫谈话剧《北京人》 :剧中人物皆有原型

看看剧本儿,有兴趣再买票。

“北京人”终于健硕、不羁地亮相舞台

第二代人儿子曾文清和他的妻子曾思懿,一直在照顾老太爷的愫芳,及寄居的曾文清的妹妹曾文彩和她的丈夫江泰;

根据曹禺经典名剧改编的话剧《北京人》,将作为《北京晚报》创刊60周年社庆大戏,以及2018北京人艺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重要演出,于3月30日至4月1日在首都剧场首演。

演员和观众都能忘我地穿越,随着舞台上发生的一切回到已经消逝的旧时光中的某个瞬间,体会那里的人和事,那里的悲欢!看人性是不是能够因为时光的增长而変化,看他人看自己……待幕落曲终人散,彼此会心,继续向前……

《北京人》的强大生命力,更多在于蕴含于内的希望之光。如曹禺先生所说,愫方“是用了全副的力量,也可以说是用我的心灵塑造成的”。作为美德、贤淑、善良的化身,愫方隐忍,坚守,以柔弱的爱抚慰着家人。即使面对思懿的滋事和打压,她依然竭力地去体恤和化解嫉恨。当她意识到,这个家族和“已经不会飞了”的文清并不值得去爱时,她最终选择了切断旧的生活,与更早觉醒了的瑞贞相牵,随“要喊就喊,要爱就爱”的袁家父女和“北京人”一道,奔向自由。

第三代人曾文清儿子曾霆和他的妻子曾瑞贞,还有房客人类学教授袁任敢和他的女儿袁园。

曹禺对周围生活和人物的观察,格外留心,任何一个杰出的文学家和剧作家都有这个特点。

自己看不见自己。

因此,尽管我们在《北京人》中能够看到些许《雷雨》和同时代其他作品的苍凉身影,但在原始的生命动力和灵魂拷问下激发和唤醒人们,砸碎囚牢枷锁,去自由地追求幸福,则是曹禺先生通过这部作品对未来特别寄寓的美好憧憬和期许。

故事通过曾家祖孙三代人之间的矛盾冲突,折射出中国几代人的命运。

《北京人》中的客厅是戏的重要场景,曹禺主要取自老同学孙毓堂的外祖父徐家,1930年的暑假,为参加清华大学的考试,他在北平就住在了孙毓堂家里。孙毓堂的外祖父是清朝遗老,在做着中山公园的董事,每天他都到中山公园去喝茶聊天,日子很是清闲。这徐家也是一大堆人,但是少爷小姐们好吃懒做,打牌赌博吸食鸦片,把家里的古董偷拿着出去变卖,一个个全都是没有出息的废物。在曹禺的眼中,这徐家虽然破败了,但是面子还得要,客厅很是讲究,一切都布置的古色古香……曹禺写《北京人》中曾家客厅的环境,一定是与北平的徐家有关联。

先生远行,背影不可追,遗憾!我有幸与他笔下的人物相逢,唯有尽力。先生怎么说不知道亦不敢奢求。

因此,看到“北京人”以健硕、不羁的形态亮相舞台,是意外的收获。作为剧中人之一的“北京人”,代表人类天性的返璞归真,亦是自由和勇于反抗的象征。在以往的舞台版本中,曹禺先生的这一重要设计多被遮蔽,久而久之会被惯性误读为“北京人”隐于幕后,才是原著本意。

图片 8

而戏中老太爷曾皓的形象,同样有徐家这位晚清遗老的影子,当然,更有着曹禺的父亲万德尊的影子,军人出身的父亲自大总统黎元洪下野后,从此赋闲,不再出仕,在天津做了寓公。

哎呀,这个我更不知道了!

本世纪初,被童道明先生赞誉为北京人艺新时期话剧里程碑的李六乙导演版,“北京人”的形象也只是以影像辅以音效的方式呈现出来,在当时还引起了较大反响。赖声川导演不仅忠实再现了原著设定,还糅入了些许喜剧成分,强化了这一人物对整个剧情的推进、影响和启示意义,更易于观众通过直观的呈现去消解主题。

自私吝啬、迂腐的曾老太爷,精明能干又虚伪狡诈的思懿,寄人篱下又逆来顺受的愫芳......

对于主角愫方的形象,曹禺花费的笔墨最重。他本人也袒露心迹,愫方主要是根据他的第二任妻子方瑞刻画写出的。方瑞本名叫邓译生,1940年夏日,方瑞从安徽来到江安看望学习话剧的妹妹邓宛生,可巧的是,表哥方琯德也在此上学,方瑞暂住在表哥方琯德家。在这个院子里同样还住着曹禺和吴祖光,方瑞端庄的面庞、内秀文静的性格留给曹禺的印象极深。日久生情,二人默默相爱。

孔维 饰 曾思懿

悲中有喜,是该剧的另一鲜明特征。赖声川导演以其娴熟的精致大众戏剧风格,巧妙地在种种荒谬和文化隔膜交错中,不失时机地抓住幽默因素,变换和调适观演节奏与剧场氛围,强化着作品的讽刺力道。同时,以凝重与冷静地处理,让悲剧元素始终弥散浸染。结尾处,寂静空场的处理,则让一切都消失殆尽,或悲或喜留给观众自我追问和思索。

在曹禺的笔下,每一个人物都是一个鲜活而真实的灵魂。

女主角为什么叫愫方?“愫”是取了方瑞母亲的名字方素悌中的愫;方是她母亲的姓。方瑞的母亲是方苞的后代,方瑞的曾祖一辈上乃史上有名的安徽金石篆刻家、书法家邓石如。方瑞的文静和个性是曹禺写愫方的根据。

1 曹禺老先生说它是喜剧,我想它就是喜剧!故事简单却又那么好看。

当下的我们,有足够的勇气来解剖自己,去放弃或追求吗?

不同于《雷雨》的矛盾冲突、《日出》揭露社会不公的态度、《原野》粗旷原始和细腻美好的反差。

“方瑞的个性是我写愫方的依据,我是把我对她的感情、思恋都写进了愫方的形象里,我是想着方瑞而写愫方的。把她放在曾家这样一个环境来写,这样,愫方就既像方瑞又不像方瑞了。方瑞的家庭和愫方的家庭不完全相同。她的妹妹邓宛生和她性格不一样,是很开朗活泼的,当时是一个很进步的学生。剧中袁圆的性格也有她妹妹的影子。没有方瑞,就写不出愫方。”曹禺这样解释关于愫方与妻子方瑞之间的这种微妙的互为借鉴关系。

2 有着士大夫的骄傲,却又实在已经没有了实在的显赫,举着个空壳过日子的人,也许比负重更累。

《北京人》中探讨的是“活着”与“自由去爱的权利”。

曹禺是观察生活、塑造文学形象的高手,对剧中的大少爷曾文清,曹禺在他身上赋予了种种希望、无奈、失望和沮丧,以致精神的堕落。在现实中,对于曾文清这样的人,曹禺见过的太多了,可以说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前文提到的清末遗老徐家的少爷们,百无聊赖,赌博抽大烟,变卖家中的古董文物,有曾文清的影子。而在《北京人》中曾文清深更半夜抽大烟,则是曹禺在自己家中的真实所见。

3 确实可笑,可怜又可悲。

图片 9

曹禺有个哥哥叫万家修,是学法律的,但习染上了抽鸦片烟,父亲万德尊一怒之下把他的腿踢断了,即使这样,恶习依旧改不了,一次他抽大烟被父亲发现,万念俱灰的万德尊“扑通”一声给他跪了下来,“我是你的儿子!你是我的父亲!我求你别再抽了!”这些亲眼所见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被曹禺真实地写进了戏中,如曾皓见文清偷吸鸦片,老爷子跪下向儿子求情的情节。

4 说喜欢思懿的讨厌。

剧里的“北京人”,代表着天性的返璞归真,也是自由和勇于反抗的象征。

戏里大奶奶曾思懿的形象,有若小说《红楼梦》中的王熙凤,阴鸷刁钻,嘴极刻薄,满肚子的心思。要说支撑起曾家这么个大户人家,作为大少奶奶也着实不易,自有她的苦衷。对这个人物,曹禺在参考原型时,印象最深的是他曾经见过的某校长夫人。

5 问候现在的北京人,你们辛苦了!

在赖声川看来,《北京人》是一部远远超越时代的作品。

最后再说一说戏中性格最幽默最有色彩、但是也最能看清楚曾家大厦将倾倒的女婿江泰。作为曾家的乘龙快婿,江泰雄心勃勃,总是认为能干出一番大事业,以挽救曾家的衰落。这个人嘴上的功夫很是了得,吹气冒泡,夸夸其谈,出言无所顾忌,但是官场失意,能耐不大。曹禺接触过这样的人,抗战时他在四川的一个小城,遇到过一个留学法国的学生,此人即寄住在岳丈家,一派乐天,每次见到曹禺,东拉西扯,谈天说地,高兴之极。

闫楠 饰 曾文清

这一次,他在忠于原著的基础上,赋予了《北京人》更多的新意。

颇有意思的是,剧中有一场曾家和邻居大户杜家争抢棺材的情节,在作者的笔下,曾皓乃是思想陈腐,抱残守缺的象征。他最大的愿望是在死后能够装到已经漆了十几遍大漆的寿木里,寿终正寝。但由于家境破败,外欠着一屁股债,出于无奈,最终把寿木卖给了邻人杜家。看着杜家派伙计把寿木抬走,曾皓绝望的发出哀嚎。关于这段情节,有一个朋友在看戏后对曹禺说:你在戏里写曾、杜两家抢棺材的情节太妙了,曾皓死抱着棺材不放,开买卖的杜家因看对方无力还债,也死死盯住了那口寿木,这就是意味着封建遗老和资本主义都抢着要睡棺材!象征着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都将共同走向死亡!

1 中国戏剧新经典。

图片 10

对一部文学作品做何解,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认识角度,晚唐李商隐一首《锦瑟》,究竟所表达的真实指向是什么?上千年来解者纷纷,即使在今日亦复如此,可谓诗无达诂。对话剧《北京人》,曹禺则认为,朋友和评论家们的解释与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但是他坦然承认,对作品做何解那是评论者的事情,他本人在写作时并没有上述那些危言耸听的高论,这个戏是要告诉人们不应该坏,旧世界应该打倒,于是地也震了,山也摇了,一个新的世界就要创作出来。如果主题先行,而没有鲜明的形象,没有活生生的人物,也照样是写不出来。

2 我们这版的样子。

完全忠实于原著的版本

曹禺的挚友、曾为他在《文学季刊》上发表剧本《雷雨》的靳以,当年看到《北京人》之后,兴奋地著文说道:这是一本书,一出戏,可是故事却存在我们广阔的人海里,那些人物都活生生地在我们身边。不是有那些忘记了生而想着死的老头子,那样懒惰无用的废人,有那样泼辣毒狠的妇女,还有那可怜无告的老小姐吗?

3 《北京人》三幕戏的视觉色彩:白色黑色彩色调在一起会出什么颜色,像是夜晚的颜色吧,我喜欢的颜色,深邃又神秘。

赖声川还给《北京人》精髓

靳以对曹禺现实主义风格的写作手法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知道,曹禺从很小的时候起便养成了观察生活的习惯,体察他所接触到的那些形形色色人的性格特点、心理特征及举止作态,一颦一笑,并将这些人加以综合分类,用凝练的笔法塑造典型化的人物形象。在此之前,曹禺的三部曲《雷雨》《日出》和《原野》,无不显现出曹禺对真实生活的观察与提炼,显示出曹禺熟练驾驭人物、刻画文学形象的功力。

4 希望他对我说:文清你好!

自1940年诞生之后,《北京人》曾数次登上话剧舞台,被反复演绎,北京人艺甚至排演了四版,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曹禺的《北京人》在1941年10月24日首演于重庆的抗建堂,连续演出了34场。山城兴起了观看《北京人》的热潮。新中国成立后,《北京人》1957年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广播剧团首演,导演蔡骧,当年周恩来总理观看了演出。也正是在这一年的6月,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也在首都剧场演出了本剧。此次演出,剧院派出了比较强的演员阵容,舒绣文演愫方,蓝天野演曾文清,叶子演思懿,董行佶演曾皓,刁光覃演江泰。

5 我们去狂奔吧,去挥霍这片草原。

图片 11

在北京人艺的历史上,曾经四演《北京人》,2006年由李六乙导演、王斑主演曾文清的这部戏延演至今,经久不衰。从严格意义的角度讲,这一版的演出,成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在体现先锋派风格上最具代表性的戏剧,演出中,无论是用纸糊出的倾斜的四合院、凄厉忧闷的音响效果,还是演员在倾斜舞台上以心灵对话方式所体现的表演,均为观众在重新解读剧作思想和立意上给予了全新的感受。作为北京人艺颇具先锋派戏剧的代表作,《北京人》的演出赏心悦目,观剧者无论文化程度的高低,均可共赏之,不能不说这是李六乙对中国戏剧的一大贡献!

李明珠 饰 陈奶妈

相比于以往的版本,赖声川执导的这版《北京人》毫不逊色。

今年,喜闻又将有一部由著名导演赖声川执导的《北京人》被搬上中国戏剧舞台,令人期待!

1 这是一部深沉、深刻的,但绝不沉闷的中国戏剧经典之作。

此次担任文学顾问的正是曹禺之女及衣钵继承人——万方。

曹禺穷其一生,孜孜以求探索戏剧文学的奥秘,以新的思维、新的形式创作了一部部杰出的作品。《雷雨》、《日出》、《北京人》问世达70年之久,至今无任何作家无任何作品能出其右,除了曹禺的作品,还能有谁的戏能够使艺术家们蕴藏着如此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就这一层意义而言,《北京人》不失为一部传世杰作。

2 我觉得,应该就是我们演出的这样吧。《北京人》不是一出很好诠释的戏,曹禺先生给了《北京人》可以深挖的空间,所以可能不同的创作团队,不同的导演、演员会给予不同的诠释,我们的诠释应该是更符合当代观众的接受度。

万方除了是曹禺的传承人,同时也是中国著名剧作家。

3 我在剧中饰演陈奶妈,我是今年这期巡演才进组的,一开始很有压力。从拿到剧本到演出不到两个月,我推了两部电视剧,每天全心在家反复读剧本,理解人物。演出前我进组只排演了四天,精神高度紧张,人都瘦了好多斤。感谢可然先生、万方女士、赖声川导演、佟蒙副导演,以及剧组每位演职人员对我的帮助。我也很高兴在阔别话剧舞台20年后能顺利完成这个角色。

创作了《空镜子》、《日出》、《冬之旅》、《新原野》等一系列剧作,获得过数个大奖。

4 当然是希望他能肯定我对角色的塑造。也许他会说,这个陈奶妈有点胖,但我更想知道他是如何塑造人物的,也就是曹禺心目中的陈奶妈到底是什么样的。

这次她亲自把关其父的经典剧作,对这版《北京人》万方表示充分认可。

5 希望通过《北京人》,让每个人找到属于自己的根。我70多岁了,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小时候就住在首都剧场边的报房胡同,北京人艺演《北京人》就在这个剧场,想来也算是缘分。我还记得1949年10月1日,六岁的我和家里人在天安门广场边胡同口看开国大典,老远听到毛主席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声音。我对北京有深厚的感情,现在想起小时候的北京,就是那些胡同啊,牌楼啊,故宫的红墙金色琉璃瓦,被人们的手摸得光滑的石墩子……还有我家的院子,邻居,玩伴儿,太多太多。

图片 12

王玉 饰 曾文彩

赖声川通常导演的都是自己的作品,很少导演别人的作品。

1 经典不容错过,感受一场艺术的熏陶,一场心灵的感悟!

1980年,他与曹禺初次相见,就注定了会成为曹禺戏剧传承的一部分。

2 “人应当像人一样活着!不能像当时许多人一样活着,必须在黑暗中找出一条路子来”。

图片 13

3 视男人为天,是自己此生最大的靠山!丈夫就是自己生活的全部!

当时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读书的赖声川,遇见了前来演讲的戏剧大师曹禺,并亲密地握了手。

4 “文彩,爱一个人是苦的,不要把自己所有的希望放在他一个人身上,爱一个人要先学会爱自己”。

这段记忆,赖声川一直惦念至今。

5 要勇于解剖自己,勇于面对自己,勇于去追求自己的爱与恨,勇于走向充满无限可能的新世界!

多年后,赖声川又结识了曹禺的女儿万方,并执导了她的剧作《冬之旅》。

李宗雷 饰 江泰

图片 14

1 所谓“经典”从来不是高高在上拒人千里的。让我们一起借由曹禺先生的笔墨,寻访所有中国人内心深处的寂寞与追逐。

不同于曹禺的其他几部戏剧,《北京人》绝大多数版本都有所删减调整。

2 它借一个旧时代的躯壳,反馈每时每刻每一个活生生的人。它是一曲交响,每一个人物就是每一段独奏的旋律,他们交织着,冲突着,行进着。曲毕落幕,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赖声川导演的这版《北京人》,几乎没有删减一句台词。

3 作为演员,能参演《北京人》,就是幸福。我们演绎的这一版作品,完整地阐述了再创作者的表达,和观众们在同一时空里轻拂着彼此的灵魂。

高度忠实曹禺的原始剧本,是1949年以来第一个全剧复原的版本。

4 我希望他对我说,“在我心里出现过你的影子。”

尤其是剧中“北京人”走上前台,及结尾“文清之死”的呈现,使原著得以更明确地传达。

5 北京人是原始风暴,是冲破桎梏。同时他也是时代的象征,是文明的温床。而这部八十年前的作品,它描述的却是每一个当下,它不批评,不建议,它就在那儿慢慢地看着我们,慢慢地诉说,直到每一刻的我们明白了自己。

图片 15

郭佳铭 饰 北京人

在舞台的设计上,赖声川又呈现了新的创意。

1 时过境迁,来看看我们的过往。

特别是为三幕剧《北京人》里每一幕赋予的色彩象征。

2 也许幻化到了此刻此地,每个人内心都有一本自己的《北京人》吧。我理想中的这段故事是大家都能在看完戏之后有所借鉴去满足自己某个瞬间所需要的人生经验吧。

第一幕全白,第二幕全黑,第三幕色彩开始进来,由梦幻的色彩进入写实......

3 首先,我觉得自己的角色是个彩蛋。也许这也是在《北京人》众多的版本第一次把这个角色放置,全剧也是曹禺先生原剧本少有的完全呈现,在曹禺先生的笔下,这样一个版本中,一切在黑与白之间都展露出属于他的那点色彩,说实话贴了满脸毛的我,在侧目条总在又哭又笑嘻嘻哈哈。

以黑、白、彩三色赋予《北京人》更多的诗意,也是他对曹禺的致意。

4 那个时候的人不长这样,腿上的毛要再浓密点。

图片 16

5 水泥森林的不眠夜,行走之间的拼搏。“北京人”也就是个“符号”吧,从古至今,从始至终,有出来又有进去的,大家都在找寻自己的那个“符号”。

在忠实再现原著的基础上,赖声川还不露声色地添加了些许喜剧成分。

王培宇饰 曾霆

他用自己的创意,将不同时代的观众都带入到曹禺所呈现的时代。

1 《北京人》被公认为曹禺先生最好的作品,没有之一!

低调的实力派演员孔维

2 充满诗意,又极接地气。行云流水,又铿锵有力!

与《北京人》再续20年前缘

3 我只敢说我基本完成了这个角色,感觉有些地方的表演有点拙,用力过猛,有些东西会失真!我希望我有勇气和灵感去在每一场的演出中尝试一些不同的感觉!

赖声川这版《北京人》的演员,都是演技杠杠的实力派!

4 还可以!我就很满意了。

图片 17

5 买车,买房,留户口!

饰演愫芳的剧雪,和饰演曾文清的闫楠,都是与赖声川有过多次合作的老相识。

任薪橦 饰 曾瑞贞

最大的亮点,是首次与赖声川合作的演员孔维。

1 这是唯一一版几乎零删减的《北京人》。

她曾主演姜文电影《太阳照常升起》,并在央华戏剧2017年年度大戏《新原野》担任女主演。

2 我心中理想的北京人是要有礼教和约束的,我很憧憬曹禺先生剧本开头描写这个家族的那部分,我觉得现代人缺失那种美感。

因其极具辨识度的外貌,也被誉为中国的“茱莉亚·罗伯茨”。

3 我演的角色是瑞贞,这个角色让我心疼的同时又非常佩服,虽然她看上去的篇幅并不是很多,但是我非常喜欢这个角色。

图片 18

4 我希望曹禺先生可以讲讲我们这些角色的原型,和他认为的瑞贞和愫方最后的归宿是哪。

很多人不知道,孔维上学时是96北影班的班长,赵薇、黄晓明、陈坤都是她的同班同学。

5 传承吧,我们这些年轻人已经非常敢爱敢恨,要哭就哭,要喊就喊了。

当时班上最红的,就是班长孔维。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图片 19

北影96级合影

还没毕业,孔维就被95级的毕业大戏借过去做主角,出演了吴子牛电影作品《国歌》的女一号。

96毕业大戏,她还是女一号。

毕业后,孔维考入人艺,成为当年唯一一个被人艺录取的应届生。

进了人艺就独挑大梁,扮演了曹禺《日出》里的陈白露。

图片 20

《日出》剧照

说起孔维跟《北京人》的渊源,还有一个小故事。

当年孔维北影毕业大戏,正好演的就是曹禺的《北京人》。

当时她饰演的是愫芳,和她搭档饰演文清的,是陈坤。

图片 21

图片 22

孔维、陈坤《北京人》剧照

没想到20年后,孔维再次与《北京人》相遇,出演主角思懿。

如果这都不算缘分,那算什么!

合适的导演、合适的演员,才有了这一版《北京人》的经典再现。

赖声川版本的《北京人》,必将造就新的经典。

8月24-25日,深圳南山保利剧院,我们拭目以待!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每一刻的大家来看自个儿,赖声川终于对那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