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大师结合的理由,沧海桑田之下姿首变

2019-11-13 19:38 来源:未知

周末与家人闲游水乡古镇新市,在由块块旧石板铺就的街道上,我与拉煤老人陆松芳不期而遇,实在是又惊又喜。

图片 1

沧桑之下容颜变,惟愿吾心遂汝愿

                             ——小议《团圆》中的陆善民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

         一直以为这首诗是歌颂爱情的佳作,是一首吟咏爱情永不转移,赞叹爱情与天同高与海同深的哲理诗,可是看过王全安导演的《团圆》后,我对这首诗又有了新的理解,原来世间一切的一切,无论是最美好的爱情,还是最深厚的亲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都会慢慢淡化,就像最浓烈的酒,勾兑上时间,也会慢慢冲淡,最终散开,不再强硬热辣。

  也许各位看官不同意我说的话,觉得什么“爱情会被时间打败”,什么“蝴蝶飞不过沧海”都是扯淡,认为爱情的力量是强大的,给我举出国外的铁达尼号的Jack和Rose,又或者是我们的梁山伯和祝英台来反驳我的观点。对的,这些都没有错,看官们,你们说的这些,都是伟大的爱情,但是,不代表我所说的,不是伟大的爱情,只不过,这次的伟大,源于平凡,源于生活,源于这微小的人生。是不是有理,看过再论也不迟。

  影片的英文名叫《Apart Together》,直译就是分离团聚的意思,实际上,整部影片,在表现这一人生主题的时候,带着一种轮回式的宿命,主人公独自而来,最终还是独自而去。这一来一去之间,人的心愿,实际已经完成,并不遗憾。

         从角色来分析故事往往能更好地帮助我们去了解整部作品,在《团圆》中,受人关注的剧情是刘燕生和乔玉娥的感情,受人关注的角色是刘燕生和乔玉娥。可是还有一个角色不可忽视并且让人感动,贯穿整个故事并且推动着发展走向。那便是乔玉娥的现任丈夫陆善民(以下我们称他为老陆),接下来我会从整部关于老陆的镜头着手,来看看到底为什么说“逝者如斯夫,蝴蝶飞不过沧海”。

镜头一,电影一开始,当信件传来,刘燕生要来上海看望乔玉娥的时候,全家人都表现出一种排斥,此时老陆说了句“这是好事情”,他给人一开始便是一个随和且善良的印象。而当刘燕生来到上海,全家人围坐一桌,大家吃着东西,老陆问刘燕生住在哪里的时候,刘燕生说自己住在酒店,老陆主动提出让刘燕生别住在酒店而住在家里,他知道这样做就是给妻子乔玉娥和刘燕生相处的机会但还是这样做了,说明他不光热情好客,还有一种经历岁月之后对于他人的体谅。

镜头二,刘燕生住下来之后的第一天晚上,老陆招待刘燕生泡脚解除疲劳,这个小小的细节实际上也很有意思,因为这是整部电影中唯一的两个男人在一起谈话而没有其他人的镜头,在这一段里面,两人的谈论,没有女人,没有孩子,没有过去的故事,也没有未来的计划,紧紧围绕着泡脚来进行,两个人由于生活环境的不同,所以一个有泡脚的习惯,一个没有,但是两个人实际上心中都藏着关于这次归来事件的许多许多想说的话,只是没有说而已,毕竟第一天见面,两个人都不好意思先开口,这也可以看出老陆并不是一个特别善于表达的人。这也为之后的故事做了铺垫。

镜头三,当刘燕生与玉娥两人在重游中重新回忆起当年的美好感情,想要一起去台湾享受人生所剩无多的幸福时,他们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才能对老陆做出补偿,让老陆同意这件事情。因为不论是谁,要是碰到这种事情,站在老陆的角度,正常反应都是不怎么愿意的。此时的老陆,却在集市上买了最贵的螃蟹(一只100元买来了4只)用来招待刘燕生,这一点让乔玉娥再一次犹豫,从她的口中,我们也知道了老陆的另一面,平时的老陆生活节俭,实际上,我们从开头也可以看出来些许,在这个并不怎么富有的家庭中,能够养大多个儿女并且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家,说明了陆善民和乔玉娥二人的持家有道。因此,从这个买螃蟹的段落中,我们看到的是,老陆对于客人的尊重,同时也有对于二人多年来辛苦生活的犒劳,对于妻子玉娥的关爱。

镜头四,接着,三位老人一起吃饭时,刘燕生终于提起带玉娥去台湾的事情。这时候老陆的反应很令人感动,一方面,他尊重玉娥的选择,他希望玉娥能选择自己的幸福。可是,谁能提供给陆善民幸福呢?没错,也是玉娥!只有玉娥!可老陆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说自己同意刘,乔二人去追求幸福。这种大度的态度让人感到老陆深沉的爱意,有谁会让和自己生活40年的老伴离开自己和别人走呢,这其中的原因,也只会有为对方着想了吧!

镜头五,当一家人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老陆的反应是力排众议,随玉娥的心愿。为此老陆还把大女儿气走了。当女婿提到要让刘燕生给一些补偿费时,刘燕生没有犹豫,但是老陆却没有接受。他对于玉娥的感情,是不能用金钱衡量的,这也是他同意刘燕生带走乔玉娥的唯一理由。是无法补偿的。这让人感动,感到命运的无力,幸福的挣扎。也凸显了老陆对于玉娥真挚的感情。

音乐大师结合的理由,沧海桑田之下姿首变。镜头六,在老陆和玉娥去办离婚的路上,人家问他去相亲去吗,他挥了挥手,一个镜头,却让人心酸,让人落泪。在民政局,当人家说离婚不好办的时候,老陆比玉娥还要着急,问还有什么办法,然后很主动的去拍结婚照又去离婚,这是两个人没有感情吗?正相反,鱼儿的眼泪只有小河却能感受到。最深沉的爱,难以言表却总是那么让人难过!

镜头七,之后的第二次聚餐,老陆将自己的人生经历说出来,让观众了解和体会到这样一个老人过去的艰辛困难,同时还透露出自己对于玉娥的恋恋不舍,“我人生第一次拍结婚照是为了离婚”这一句话,包含了多少老人的辛酸,同时还有对于自己所作所为的一种小小的讥讽,包括之后说自己“一没有钱,二没有本事”,“根本不懂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就算是旁观者也能够看出来,这话说的多么自嘲,如果没有情,没有爱,怎么能两人生活那么久(40年),共同抚育3个孩子呢,老陆心中或许如同五味瓶,因为在他们拍完结婚照之后,工作人员对他们说的一句:“你们终于算合法夫妻了。”实际上是对于老陆过去四十多年生活的的一种质问,虽然生活过,但是现在自己的妻子为了追求幸福却要离自己而去,换了谁都会有心中的苦。但是在他所做与所说中,却有一种老年人历经沧桑之后特有的无奈,一种看着落泪的“微小的壮举”,如同夜空中的一颗星,亮着亮着,却滑落天际,留下一抹光华。

镜头八,老陆唯一一次“被照顾”,就是出院后两天没吃东西,他说自己不想吃,没胃口。实际上,这是他对于自己中风后的思考,老陆心中是舍不得玉娥的,他还是选择放手,希望玉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种内心的斗争,即使是一个历经风雨的老人(还是当过兵的),也是很难的抉择,所以吃不下饭,内心是一种焦虑与不安的。

镜头九,“这个酒是一般的酒,不值钱。但是放了二十年了,这个时间值钱”,三位老人在一起吃的这顿饭,一开始的这句话让我很触动,老陆和玉娥,四十年的相守相伴,无论怎样当初感情多么平淡(就像这一般品质的酒),对于两人,尤其是老陆,都是极其珍贵的(从之前的那次喝酒中风可以看出四十年时间留给两人的记忆都是难以忘怀的),并不是老陆刻意为之,但是却让观众对于老陆充满同情与钦佩。“饭可以少吃,酒不能少喝。以前我们在部队打仗的时候,每天都是要死人的,你不喝点酒死的人是忘不了的”,都说失恋的人总是借酒浇愁,实际上,不只是失恋,凡是要忘却一件事情,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喝酒了,但是酒喝得再多却难以忘记自己珍贵的感情,不论是对于老陆,玉娥,还是专程回来的刘燕生来讲,这道理都是一样的,三人都不是在感情上无拘无束的人,自然也懂得感情到来与失去的重要性。

镜头十,有个细节很值得思考,在酒席之中,当提到国民党败退台湾一节的时候,对于同样的一天,三人记忆中的天气却出现了偏差。刘燕生记得雨很大,说明这么多年之中,那一天在心中留下的是一种对于过去的悔恨,对于自己没有能带走玉娥的惋惜与哀叹。老陆记得是大太阳,艳阳天,说明那天对于他来讲,不单单是领了奖章,获得荣誉的一天,同时也是对于遇见了玉娥这样一个相守相伴的人,内心喜悦心情的刻画。而对玉娥来说,那一天,打雷闪电,让人害怕,因为她的人生,在那一天改变,她曾憧憬的幸福远去了,她曾经深爱的人离去而自己却没有一起,这留给她的是一种内心长久的痛。之后的《天涯歌女》,玉娥唱着“天涯呀,海角,觅呀觅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弹琴,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这一句,包含了玉娥对于刘燕生的感情,“郎呀,患难之交恩情深”这一句,包含了玉娥对于老陆的感情。最后一首歌《香槟酒满场飞》,实际上,是三个人对于过去共同的怀念,对于三个老人来讲,一切的矛盾,一切的情感波澜,不都是源自爱情吗,这令人神魂颠倒的灵药,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那么的美妙动人,却又那么的出人意料,起起伏伏,一切的一切,如同一场狂欢,令众人迷醉,梦幻而且飘渺。没有谁对谁错,一切都只怪造化弄人,白云苍狗,谁能猜到故事的结局呢?但,也正因为这样,人生中才充满无数值得珍视与回忆的东西。玉娥最终选择和老陆在一起,而没有和刘燕生去台湾。

  总结一下,在这部电影中,三个主人公都是为着幸福着想的。但老陆是一个令人钦佩,感动,虽然中途曾让人心酸落泪的角色,但是最终还是温暖人心的角色,在他的人生中,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但对他来说,爱情也是真切陪伴的,因为相伴相随就是生活,相扶相依就是爱情,这也是一种生活啊!

  记得看过一篇文章,名字叫做《如果那个时候你没出现,那么你就不用出现了》,虽然讲的故事和《团圆》不同,但是这句话却说的非常好,记得我开头的那首李之仪的诗吗?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爱情,实际上往往是捉弄人的,在时间的洗礼之下,在距离的格挡之下,他和她,实际上已经渐行渐远,没有谁能永远不变,重要的,是当初那个美好的愿望是不是出于本心,是不是怀着真诚的感情继续生活着,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或许,这也是一种释然吧。

  电影第三十分钟,刘燕生和乔玉娥走上曾经约会过的小楼,回忆往事。接着镜头转换,在一排排高楼大厦之间,那几间小楼显得是那么弱小,无力。时间,使得过去渐渐消失了。留下来的,越来越少,就像记忆,只有重温,他才会有意义,否则,便被时间之水慢慢淘洗掉了。恩情和感情,时间和距离,转换的不但是世界,也有人心。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华灯初上,人流渐稀。老人则深弯着腰,弓步拉着他的煤车,汗流浃背,渗湿布衣。我虽不是毫无思想准备,但看到他年逾八十还在干着这般的重体力活,还是有些吃惊有些不忍。听到我的招呼,老陆停住脚步,面露喜色,直起身子与我聊天,一如既往地热情。

陆志德正在工作室里作画。张海峰 摄

老陆是生活在这个江南小镇一名普通的老人,每天以拉双轮车给居民送煤饼为生计。镇上人见面都亲切地唤他一声老陆,他的大名反而不常被人提及。2008年,七十八岁的老陆因为给汶川灾区捐了一万多元善款而一下出名,荣誉纷至沓来,直至被推评全国道德模范,引起不小的轰动。

画家、书法家、雕塑家心中的家园是啥样的?在上海,一些市郊小镇正越来越受到艺术家们的青睐。

一万多元,似乎并不是什么大数目,可是对老陆而言却来之不易,这是他起早摸黑,搬煤饼拉煤车的辛苦钱,也本该是这位八旬老汉的养老钱。可是当时的老陆固执地不听旁人好心的劝阻,坚持如数捐出。“发生这么大的灾难,主要还得靠国家,靠领导,我一个小老百姓,能做的不过就是也担一点心,出一点小力而已。”老陆还认真地说:“要说生活,谁都不容易,遇到难处相互帮帮是应该的!”老陆这算是看透了这个世界,阴晴圆缺、悲欢离合,从来就是世界的常态,人共生于世,谁能不求人?谁能不被人求呢?“别人遭罪,我看不过去”,同时,老陆还不忘强调“你放心,我还留着自己吃饭的钱。”

58岁的陆志德,是上海人,也是一位旅居海外10多年的知名画家。现在,为了实践自己的那些艺术梦想,他重新回到上海定居,且把工作室和家都安在了北郊小镇宝山罗店新镇上。不仅如此,他还介绍了七八位艺术家朋友落户镇上,逐渐形成了一个艺术家群落。

您看,老陆这不是把一己与他人,以及“量力而行”与“尽力而为”之间的辩证关系理解得很透彻,位置摆得挺正嘛!

我们不禁好奇:艺术家选择落户小镇的理由是什么?上海郊区小镇到底该如何提升自己的文化气质?

因为贫穷,老陆年少时几乎没有读过什么书,他当然不懂得教科书上的那些哲学,但是,显而易见,老陆是懂哲学的,他懂的是生活的学问,是人生的哲学。他的哲学是在平凡的日常生活中以他的智慧悟得的。

旅居海外,为了实践艺术梦想回到上海

老陆还特别不愿意被旁人或媒体做特殊的宣传。那一年,老陆曾被东方卫视评为“十大真情人物”之一,本可以得一万元奖金,可老陆死活不接受,他坚拒的理由是:“我本来就是自愿帮人的嘛,怎能再拿好处?”主办方说你可以先收下钱,然后再去捐给别人,老陆一听这话立刻急了眼:“你们把我看成是什么人了?我捐钱当然得是我自己劳动所得。拿别人的钱再去做好人,我是绝对不做这种事的!”我听说这事后心生感慨:以老陆的文化水平,他应该不知道有“沽名钓誉”这类的词,但他分明又是比许多文化人都要懂得这个词的内在含义。

陆志德擅长人物、风景,近年的画作更是以上海风情、上海旗袍女人为特色。记者一走进位于罗店新镇上的他的工作室,立刻被墙上挂的、地上摆的一幅幅色彩绚丽的上海旗袍女人所吸引,人物看起来是典型的上海风情,但举手投足、旗袍款式却透露出不中不西、亦中亦西的特点。

老陆视能够坚持劳动为人生极大的快乐;“不劳动,时间长了,你就会腿骨变硬,抵抗力差,身体怎么好得了?”体力劳动,别人当苦老陆当乐。白天全身心地投入劳动,晚上回家喝点小酒哼个小调,日子过得十分满足。

这样的艺术风格,与陆志德的经历不无关系。他自幼喜画,曾师从陆俨少、刘旦宅等教授,1990年开始定居奥地利,画作逐渐在中西结合上别出新意,迄今已在国内外举办过20多次个人画展。

前几年,曾经专程前来采访过他的四川某电视台记者,为他的善举所感动,特地结伴自费飞来浙江,辗转赶到小镇老陆家,希望能够为老人做点什么,事实上并无多少忙好帮,只为看望一下心目中崇敬的老人。老陆惟对这事不低调,反而骄傲得不行,一再夸这些个年轻人懂事、良心好。我听说这事也由衷地感动,老陆这样的好人确实不会是孤独的了!镇上朋友告诉我,总有各式各样、熟悉的陌生的人伸出手,在老陆拉煤车上坡时帮着推上一把。

老陆说,早年自己留学日本,半工半读,是想趁着年轻多学点东西,四处看看博物馆。但是,过快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并不是自己所喜欢的。于是,3年后,他来到了奥地利,终于找到了心目中理想的环境,那里的人们生活悠闲,艺术受到格外重视,到处是绘画、音乐然而,定居国外10多年之后,他却萌生了回国的念头。

临别,我再三叮嘱老陆年龄不饶人,要尽量少拉一点。老陆诚恳地回谢我道:“知道,知道,你是为我好,拉得少是为了拉得久嘛!”好你个老陆,可真是不简单,你这分明又是一句凡人哲语啊!

1999年前后,他开始每年回国一趟看看,结果惊讶地发现,上海的变化越来越大,着实让人欣喜。于是,他拿起画笔进行创作,描绘自己心目中的上海梦,共画出了8幅上海梦作品,当时还未变成现实的磁悬浮、迪士尼等都提前入画。后来,这8幅画作被捐给了上海城市规划馆。而随着世博会的临近,他更是越来越感到,自己应该可以回国做些什么。

与此同时,他也深切地感受到,虽然自己在奥地利得到了较高的认可,受到了文化部长接见等,但很多艺术梦在国外是无法实现的,毕竟自己在那里还是非主流的少数民族,不管是语言交流还是文化归属上都难以进入更深层次。回归本土,画出上海这些年来的种种喜人变化,画出摩登上海新与旧的对比,把更多的上海元素呈现出来在老陆看来,自己有太多的艺术构想,必须要回国来一一实践。

四处考察,发现一座中西合璧的北郊新镇

回到上海后,他也曾把工作室安在市中心的某个知名创意园里,但总觉得喧闹繁杂,离大自然很远,找不到在欧洲小镇上的那一种宁静安逸的创作状态。于是,他开始到上海市郊的泰晤士小镇、朱家角古镇等地考察,很快发现了一座中西合璧的罗店美兰湖小镇。

在他看来,美兰湖小镇与欧洲小镇最为相似,一下子让自己找到了回到故乡上海,但仍生活在奥地利的感觉。从市中心开车到美兰湖,只要半小时左右,可以让人快速逃离喧闹,但其实离繁华还是很近。更重要的是,整个小镇几乎没有高楼,这在上海郊区已十分少见了。这里的人口密度,也与国外十分相似,让人能够放松下来,很快进入休闲状态。与此同时,小镇的绿化率极高,满目都是连片的绿树、鲜花、草坪、小河,就像是隐藏在绿浪之中的世外桃源,在这里能够随时与自然对话。

小镇的整体规划也较完善,各种配套设施起点颇高。这里有着五星级酒店、大型会务中心、高尔夫球场、大型超市、欧洲风情商业街、中福会妇幼保健院、中福会幼儿园就说高尔夫中心,每年下半年都会举办全球性的名人赛,小镇居民和外来公众都可以免费观看,每天吸引了几万人前来,有的人甚至是从外地专门坐飞机赶来观看;要知道,在国外一张门票至少要几百美元呢。此外,这里每年还举办大型音乐节等文化活动,可以让居民的生活离艺术很近。而这样的生活品质、生活氛围,也正是艺术家所向往的。

2010年4月,老陆的工作室正式落户美兰湖小镇,成为了小镇引入的第一位艺术家。不仅如此,他还把家也安在附近一座小区里。从家里走到工作室,只要5分钟的距离。

现在,老陆和夫人每周有5天生活、创作在美兰湖小镇,2天回到市中心,与朋友相聚聊天、联络感情,以及进行必要的信息沟通。这与不少城市人5天生活在都市、2天度假在市郊的理想生活正好相反。

呼朋唤友,小镇上出现了一个艺术家群落

当地政府对于文化的重视,也让老陆颇为感动。为了表示对艺术家的扶持,小镇为老陆提供了宽敞的工作室,并且免去了第一年的租金。记者看到,工作室分上下两层,楼下是两个展示厅,楼上则分别有画室和会客室,总面积有430平方米左右。现在,免租期已过,但每月的租金也仅收取数千元,十分优惠。

而同时,政府还承诺,艺术家落户小镇后,若是要举办一些文化活动,政府将提供尽可能的支持,比如场地、服务等。实际上,前阵子,老陆刚举办了一场以环保为主题的个人画展,在诸多方面都得到了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取得了较好反响。

不仅如此,政府部门还表示,今后镇上将每年举办一系列文化活动,做强当地的文化品牌,逐步提升小镇的文化品位。这与艺术家的期盼,其实是一致的。老陆还向记者透露,罗店新镇的开发,并不完全是公司行为,政府也在其中有30%左右的股份;有了政府的托底,关于发展文化的承诺和服务应该十分可靠。

如今,美兰湖新镇已经吸引了20多位艺术家入驻,其中有七八位还是老陆呼朋唤友介绍过来的。可以说,小镇上已经形成了一个艺术家群落。

在其他一些地方,一段时间的免租期结束,不少艺术家常常会选择离去。但在美兰湖小镇,那些艺术家最终都选择驻扎下来。其中关键,还在于这里舒适便捷的大环境,以及越来越强的文化吸引力。

老陆不仅安心留了下来,而且还为建设文化小镇尽心尽力。世博会期间,他策划了一场中外艺术家交流展,就设在美兰湖小镇里,吸引了20多位中外艺术家前来参展,为小镇拓展了国际文化交流的空间。去年,他还代表宝山前往德国进行文化交流,把月浦锣鼓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展示到国外去。而一场全国草书隶书评比选择在美兰湖举办,背后也是老陆在牵线搭桥

陆志德说,在国外,一个毕加索带动了整个西班牙的旅游,而莫扎特的名字更是吸引了每天几十万人前往其故乡小镇与艺术家之间,应该也能有一种良性互动的美好关系。

生活,创作,看着小镇慢慢成长

3年多前,老陆刚来小镇时,也曾有过小小的不满意:当时,从市区前往小镇的沪太路还十分狭窄拥挤,路况也较差;而镇里也没什么大型超市,购物有些不方便

但现在,这些都得到了改善。沪太路进行了大修,被建成了8车道的景观大道,路况大大提升。轨道交通7号线也向北延伸了过来,并在美兰湖新镇区域设了罗南新村、美兰湖两个站点,从市中心到新镇区只需30分钟左右,市民只要下了地铁站,直接就进入了美兰湖镇区。而世纪联华卖场、肯德基等也纷纷入驻新镇,人们生活越来越方便。

如今,在这里,老陆每天惬意地生活、创作,同时,看着小镇慢慢成长

早上,他七点起床,之后花半小时在美兰湖小镇里走一圈,呼吸到的清新空气,满眼看到的葱葱郁郁,总是让他感到无比的舒服。八点多,他会走进工作室,泡杯茶,听一听贝多芬的音乐,慢慢让心静下来,之后开始画画中午,正画得投入,连吃饭也觉得是浪费时间,于是总是叫份外卖敷衍过去。下午,依然是专心画画。但晚上,必然要回去与家人共进晚餐。

他的那些画家朋友,都是彼此知道脾气的。平时,大家在小镇上各自埋头创作,很少互相打扰。但要是有画不下去的时候,或是有了得意之作的时候,大家就会串串门、喝喝茶,彼此出出点子,互相点评一番,思路就能一下子打开要是有人举办画展,大家更是会前往捧场,甚至是帮忙张罗。

他发现,小镇的成长也一直没有停止。最初,是硬件的不断建设,地铁、医院、学校、超市、五星级酒店、高尔夫球场、会务中心等从无到有。而现在,小镇已经越来越注重内涵提升,每年的文化活动一个接着一个:龙船节、嗨皮节、音乐节、国虫大奖赛、文化嘉年华、高尔夫中国名人赛文化,让小镇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最近,老陆正在进行新尝试,准备将上海旗袍女人画到景德镇瓷器上去。为此,前阵子,他还专门去景德镇潜心钻研了20天。同时,他还忙着将自己的上海旗袍女人系列画作亲手转变成一件件雕塑。但即使这样,他也没忘记:接下来,还要画出美兰湖八景、宝山八景。

陆志德希望,小镇可以滋养艺术家,而艺术家也可以反哺小镇。

编辑:李洪雷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音乐大师结合的理由,沧海桑田之下姿首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