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花开满园,松毛岭之恋

2019-11-13 19:38 来源:未知

2018年3月,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在北京举行,这次展演汇集了在第三届全国歌剧节中受到好评的15部作品。整整一个月,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天桥剧场、保利剧院、新清华学堂,这15部民族歌剧好似盛开的鲜花争鲜斗艳,呈现出满园春色的绚丽场面。

民族歌剧创作繁荣发展,但缺少脍炙人口的经典唱段流传,专家学者探讨音乐创作、阐释与表达——

歌剧《星星之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部大型歌剧,也是第一部以东北抗联和抗日战争为题材的歌剧。该剧由著名作曲家、东北鲁艺音乐部部长、沈阳音乐学院首任院长李劫夫等担任作曲,著名剧作家、东北鲁艺戏剧部实验剧团团长、导演侣朋等担任编剧。歌剧以东北抗联英雄为原型,讴歌了中华民族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坚忍不拔的民族精神和革命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伟大气魄。其中的经典唱段《革命人永远是年轻》被传唱了半个多世纪,影响激励了几代人。2015年,时隔60多年,沈阳音乐学院复排并将这部经典歌剧搬上了国家大剧院的舞台上。作为国家艺术基金项目和辽宁省委宣传部2015年度创作生产扶持项目,在去年北京、沈阳两地9场演出的基础上,2016年主创团队对作品进行了再次修改创作,6月已演出10余场。歌剧《星星之火》这部凝结着鲁艺和鲁艺后人心血,反映重大历史题材的精品力作,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以更加完美的姿态再次呈现在了广大观众面前。

由福建省文化和旅游厅出品、福建省歌舞剧院创排的民族歌剧《松毛岭之恋》,以1934年发生在福建长汀县的松毛岭战役为背景,讲述客家姑娘阿妹送别掩护红军长征的丈夫阿根后,默默地守候在家中孝敬失明的婆婆,忍辱负重拉扯自己的儿子思军和红军遗孤思红,矢志不渝地等待丈夫的感人故事。主创团队经过深入的采风调研后,认真梳理创作资源,并从当代歌剧艺术创作发展的角度,确立了创作一部风格浓郁的民族歌剧的艺术理念,从题材内容的选取、文本的书写、音乐创作、舞台呈现等方面体现了对歌剧“民族化”的积极探索与实践。

民族歌剧富有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根基,它内涵丰富,正能量突出,且具有与人民大众相吻合的亲和力;而在戏剧、音乐、舞美等方面,民族歌剧也有着独特的魅力,它是一种具有持久生命力的艺术体裁。

《平凡的世界》 《沂蒙山》 《尘埃落定》 《红高粱》 《命运》 《松毛岭之恋》 《马向阳下乡记》 《有爱才有家》 , 8部歌剧日前列入“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 2018年重点扶持剧目和滚动扶持剧目; 《二泉》 《玛纳斯》 《英雄》 《蔡文姬》 《青春之歌》 《盐神》等15部歌剧年初参演“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受好评。如何创作出优秀的民族歌剧,尤其是民族音乐在创作中起到的作用是业界专家学者广泛关注和讨论的话题。

60多年前引起轰动,产生重大社会影响,60多年后经改编再次受到观众、专家和媒体的高度评价,都充分说明了这部经典歌剧的非凡魅力与艺术成就。

图片 1

本次展演,我观看了《盐神》《松毛岭之恋》《火花》《有爱才有家》《青春之歌》《星星之火》《玛纳斯》《红色娘子军》8部作品,这些作品最大的共性就是都突出了历史的、革命的、正义的主题,并以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展现了中国近代革命斗争史,展现出民族团结的巨大力量,歌颂了具有典型意义的英雄人物及其动人事迹;同时,这些作品更在艺术大众化、艺术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

“我们这一辈人,哪个不会唱‘北风那个吹’ ,哪个不会唱‘清粼粼的水来蓝莹莹的天’ ,哪个不会唱‘洪湖水浪打浪’ ,哪个不会唱‘红岩上红梅开’ 。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说,优秀民族歌剧中优美的旋律深深地植根于民族文化记忆,是这些作品至今仍在流传的关键,由此观之,今天的优秀作品还有一定的距离。

题材的人民性。歌剧《星星之火》讲述的是在党的领导下抗联战士不畏强暴,英勇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故事,充满着对人民命运的悲悯,对人民悲欢的关切。这部贴近人民、反映抗战的音乐作品,反映的是家仇国恨中中华民族的怒吼,歌颂的是抵御外辱中中华民族的精神和力量。该剧的题材和其所蕴含的思想无论在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都表达了人民最朴素的情感,都反映了人民最真实的理想和期望。题材的人民性,是该剧最感动人和激励人之处,也是其艺术生命长青之所在。

在中国歌剧的发展历程中有一批典型的代表剧目,如《白毛女》《小二黑结婚》《洪湖赤卫队》《红珊瑚》《江姐》等,充分吸收这些创作经验和成果,是进行新创作的必由之路。歌剧《松毛岭之恋》以发生在革命老区长汀的真实故事为题材,充分发掘福建地域特点、风土人情、生活语言等,生动讲述感人的中国故事,塑造了无私奉献、默默坚守的老区人民朴实而崇高的形象。这些老百姓无论穿着打扮、生活习性还是地域语言,都凸显着客家特点,剧中的唱词和对白中使用的“捱”、“晤”等词语,以及由这些词句延伸出的音乐旋律的地域风格等,都体现了编导对地域和民族元素的善用。

表现战争、爱情、人性内容的作品让我印象尤其深刻,它们都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范例。

歌剧作为舶来艺术,进入中国必须实现本土化、民族化、大众化,这是《白毛女》 《洪湖赤卫队》 《江姐》 《小二黑结婚》等优秀民族歌剧开创的道路,仲呈祥认为,今天民族歌剧还有一项任务,那就是与现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

音乐的民族性。植根于民族民间,从广博丰厚的民族民间音乐中汲取营养,用民族音乐语言展现中华民族的精神气概与坚强品格,表达人民的心声,是鲁艺的传统。歌剧《星星之火》的音乐有着鲜明的民族性,全剧音乐以东北民族民间音乐、地方戏、曲艺说唱音乐为素材,吸收了河北梆子等戏曲音调和语言特色,并进行创造性地运用和发展,使之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鲜明的地方色彩。

《白毛女》《小二黑结婚》在音乐的创作上广泛吸收了山西、河北、陕西等地的地方戏曲和民间音乐,大胆借鉴和化用了板腔变化体的创作手法,这无疑是歌剧的探索和创新。可惜的是,近年来这种创作手法却没有得到应有重视。《松毛岭之恋》则再次沿用了这种创作思路,运用板腔音乐回旋式手法写唱段,同时融入龙岩当地山歌等民间音乐素材。这样一来,从传统上沿袭了戏曲艺术的手法和情感符号,从文化上吸纳了地域音乐的鲜明特征,也就在较大程度上避免了本土题材在音乐听感上却是完全西洋化的,既贴近表达内容,也与唱词和本土语言相吻合熨帖。剧中,诸如阿妹思念丈夫的“落叶飞,乌云狂,拿起针儿细,牵动线儿长……”这一大段唱,以及主题曲“韭菜开花一秆子心,剪掉髻子当红军,髻子剪掉等哥回,一生一世不忘情”等,听起来十分悦耳、熟稔。对于一部新创的歌剧来讲,音乐的成功,也就等于成功了一半。

比如,福建省歌舞剧院创演的《松毛岭之恋》就是一部表现战争与爱情题材的作品。它将人物性格作为情节衔接的关键,成功塑造了阿根、阿妹、阿财、思军、思红等艺术形象,并通过他们讲述了一个具有戏剧推动力的感人故事。剧中,阿妹的形象被刻画得惟妙惟肖。创作者通过时间变化与情感永恒这两大焦点间的张力,将阿妹为革命流血、为革命付出的精神表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作品通过对阿妹恪守忠贞爱情的精细刻画,鲜活生动地树立起了一位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善良妇女形象。

歌剧是主要用音乐表达的艺术,在传统戏曲、民间歌曲中汲取优美的旋律素材,吸收民族音乐独特的技法,是不可或缺的创作过程。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导演王晓鹰认为,把这种采撷,演绎、发展成为真正的歌剧艺术表达,赋予歌剧文本诗意,让作品整体形成音乐形象、成为听觉载体,是目前对于民族音乐创作格外重要的。

艺术的社会性。《星星之火》的人物刻画符合中国传统审美趣味和习惯,符合歌剧人物形象塑造的特点。该剧的旋律与歌词所表现的内容、情感及歌词的节奏韵律、声调等融合在一起,好听、好学、好唱,易于上口和流传。特别是经典唱段《革命人永远是年轻》,更是以其革命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精神与清新优美的旋律而传唱了大半个世纪,久唱不衰。

戏剧是一门综合的舞台艺术,戏曲艺术讲究“唱念做打”,民族歌剧也必须弥补自身在表演等方面的不足,深入剧情,剖析人物内在情感,注重艺术呈现的完整性。《松毛岭之恋》在演员代入角色、情节表现以及对舞美、声光电的综合运用等方面,追求准确、生动。谢冰华饰演的阿妹很好地完成了大量的唱段,塑造了在三十年时光跨度中等候着丈夫的女性,其声情并茂的表演具有着强烈的感染力和亲和力。分别饰演阿根、阿财的孙雷和郑海兵的演唱,具有民歌特点,贴合人物,表演上也甩掉了呆板僵化的调子。这与导演灵活、自由的舞台调度、场面处理也不无关系。

再如《星星之火》。这部歌剧原是一部老作品,由著名作曲家李劫夫等人创作于上世纪50年代。近年来,根据形势与环境的需要,沈阳音乐学院大胆承担起了改编创作这部老作品的责任。新创作的《星星之火》既保留了老作品中的思想艺术精华,又新增了现代眼光和审美需求,赋予这部经典作品新鲜的面貌。我认为,在保持革命性和斗争性的同时,新编《星星之火》在艺术方面更上一层楼,其具体优点有三点:首先,作品的民族性得到大大加强,作品的民族性及民族音乐语言具有鲜活的生命力;其次,作品的传统优势得到保持,原作的许多原创戏剧与音乐构思都得到继承;最后,作品做到了通俗易懂——通过对西洋歌剧的借鉴,给观众带来了更清晰的艺术感受。

“优秀民族歌剧的共同特点,是它们都具有非常强烈的时代特征、非常鲜明的民族风格、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 ”作曲家王祖皆说,歌剧《白毛女》既不是中国的土特产,也不完全是西方的舶来品,它既没有土框框,也没有洋框框。创作者既反对完全西化,也反对完全保守。“老一辈创作者把西方歌剧的经验和手段与秧歌等具有民族风格的元素结合在一起,创立了新样式。 ”

作品的时代性。在时代的前沿,创作反映时代精神的音乐作品,鼓舞人民的斗志是鲁艺的传统。《星星之火》表现抗联战士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对胜利必胜的信心,歌颂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催人向上和奋进,给人以激励和鼓舞。作品所体现的时代精神,抓住了时代的脉搏,使作品具有了超越时代的影响力和艺术魅力。

《松毛岭之恋》对阿妹与阿根这一对恋人为国家奉献青春和生命的书写是厚重的,作为国家文旅部“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2017年度首批重点扶持剧目,该剧探索提升的脚步没有停止。在具体的艺术处理、人物情感的准确表达、多媒体手段的辅助运用上,该剧还存在着探索与打磨完善的必要,直至成为一部当代歌剧的精品力作。

除此之外,《青春之歌》表现的红色革命思想,《红色娘子军》表现的妇女解放意识,《火花》表现的对革命理想的追求,《有爱才有家》表现的大爱无疆等,都达到了感染观众、教育群众的目的。

《小二黑结婚》中小芹的首演者乔佩娟介绍, 《白毛女》的创作,当时是建立在文艺要为人民服务的认识上,让在西方作为殿堂艺术的歌剧走向了群众、走向了人民,从底层生活中挖掘素材而成。 《小二黑结婚》的创作者不仅熟悉生活,而且熟悉音乐,它的音乐吸收了山西民歌、山西梆子、河南梆子等素材,还借鉴了戏曲板腔体的结构手法发展唱段和音乐,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和淳朴的乡土气息。对此,音乐评论家居其宏也颇有感触,“歌剧是音乐的戏剧,歌剧音乐是戏剧的音乐, 《小二黑结婚》的音乐里有一种生动性、动作感,在表演的过程中,又力求去贴近音乐性” 。

建校78年来,沈阳音乐学院继承鲁艺传统,坚持“根植民族、融入时代、突出特色、服务社会”的办学理念,创作演出了大量观众耳熟能详的经典音乐作品。作为鲁艺后人,学院复排歌剧《星星之火》是对抗战英烈的追思与缅怀,是对鲁艺先辈的学习和致敬,更是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精神,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创作排演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的实际行动。此次复排歌剧《星星之火》,我们要求重新改编创作的唱段必须与劫夫原作音乐风格相一致,《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旋律要贯穿全剧。在保持民族音乐风格的基础上,创作团队对全剧近一半的音乐进行了修改、加工和再创作,重新创编了咏叹调、宣叙调作品、二重唱、三重唱、四重唱、合唱及交响序曲等多种音乐形式。既保留了原歌剧的经典唱段和基本故事梗概,又加入了新的创作内容、形式和手法。复排后的歌剧《星星之火》,既继承原作精髓,又使作品在思想性、艺术性、时代性和观演关系上进一步统一,整部作品更立体化,戏剧矛盾更牵动人心,音乐形象更生动,人物刻画更丰满,作品更具现代气息。万余人次观众观演,上百次媒体专题报道,专家学者高度评价,是对此次复排歌剧《星星之火》的肯定,也是对沈阳音乐学院未来艺术创作演出的激励。

展演中的优秀作品都在音乐表现及音乐与戏剧相结合的效果上大做文章,采用了不同手法、不同风格的音乐表现方法,获得了各自需求的艺术效果。其中的几部新创歌剧在音乐上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对民族音乐素材的广泛运用。像《盐神》,其音乐就很有四川自贡当地的民俗特点。而《红色娘子军》则在海南民歌的基础上,根据人物个性进行了音乐编排。再如《星星之火》,剧中东北二人转的曲调特征被合理地交响化、戏剧化,产生出有趣且颇具生命力的艺术效果。

“像《小二黑结婚》的作曲家马可,他的音乐是‘流’出来的,不是硬编出来的,他对民间音乐、戏曲音乐有丰富的积累,这种积累形成了他对音乐的理解和储存,写戏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 ”乔佩娟回忆, 《小二黑结婚》创作到一定时候,就请郭兰英一段一段唱,写不下去了,就请地方戏班子唱戏来启发作者,是在戏曲基础上发展的新歌剧。 《白毛女》则是在民歌基础上发展的新歌剧,其中“北风吹”的旋律就是取材河北民歌《小白菜》 。“好的歌剧作品一个重要判断标准就是得让观众喜欢听。 ”乔佩娟说,像参加“全国优秀民族歌剧展演”的《二泉》融入了锡剧、越剧、江南小调、无锡地方民歌、苏州评弹等元素, 《马向阳下乡记》融入了吕剧、山东民歌、民间音乐等元素,观众一听就熟悉、喜欢。

(作者为沈阳音乐学院院长)

诚然,民族歌剧创作的繁荣进步是非常可喜的,然而,也有一些作品或多或少地存在一些不足。比如,某些作品戏剧结构不够清晰,缺乏焦点的集中,情节层次也不够简练。又如,某些作品中的音乐民族性流于表面,没有做到把民歌素材彻底消化后再进行创造,而是仅以素材的简单“拼贴”来组织旋律。再如,还有一些作品在剧情发展和音乐旋律上不够精细,存在着概念上的模糊和逻辑上的混乱。此外,某些作品的戏剧烘托效果欠缺,往往使情节流于平淡,使“剧感”缺乏激情。希望文艺工作者能够继续沉下心来,对这些已有较好基础的歌剧作品,加工打磨,不断提高,为广大观众奉献出更加优质的精神食粮。

“歌剧最动情的就是音乐,它直接诉诸听觉去打动欣赏者,能够让歌剧飞起来的是音乐,能够让歌剧传下去的也是音乐。 ” 《江姐》的作曲家之一羊鸣说,现在他收稿费已经收到国际上了, 《红梅赞》马来西亚、新加坡、朝鲜的人会唱,后来欧美也有人会唱,这是因为民族音乐有一种内在的情感,这种情感外国人听了也愿意去体会。“歌剧创作在音乐上要追求精细,再豪放的作品也是在精细的琢磨中产生的,艺术创作所谓‘可贵者胆,所要者魂’ ,心灵的歌唱来自歌唱的心灵。 ”

在歌剧排演过程中,导演和表演需要围绕音乐创作。“歌剧中的音乐是文字的翅膀,一个很大的误区是只把音乐当伴奏,其实很多语言无法表达的,音乐恰恰能表达,一部优秀歌剧中,往往音乐才是最震撼人心的,歌剧导演需要音乐的训练,才能排好一部歌剧。 ”歌剧、京剧表演艺术家李元华说。

王晓鹰认为,作曲家在音乐创作中已经做了全面的戏剧创作,歌剧的音乐、唱段已经将剧作文本全面转化成了听觉形象,所以歌剧音乐对导演具有相对权威的约束性。“歌剧导演创作的本质是将听觉形象视觉化,将时间对象空间化,这就要求歌剧导演对音乐有更多的感悟力、想象力,不仅能通观全局地理解音乐,也能细致入微地体察音乐,甚至捕捉到音乐中的一个眼神、一个叹息,并把这些细微之处用场面处理和任务行为表达出来。 ”

而对于演员,王晓鹰表示,现阶段歌剧演员特别要解决的问题,是完成从唱歌曲到唱歌剧、从唱自己到唱人物的转化,从只是唱,到培养既唱又言的能力。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民族歌剧花开满园,松毛岭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