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原创歌舞剧,舞剧创作民族化之路该怎么走

2019-11-13 14:44 来源:未知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全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大戏金奖、文艺会演表演金奖

大型原创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 刘海栋/摄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 红军小号手在群众中传播革命理念

国产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徐胜凯摄/光明图片

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军号军号,鼓舞士气,号声响起,所向披靡。”近日,为迎接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历经3年精心打造的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在宁夏银川首演。作为宁夏首部原创音乐剧,该剧也是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创作资助项目。“90后”大学生王力看完演出后说:“原以为红色剧目都是板起面孔教育人,没想到这部剧既深刻又浪漫,我看得入迷,感觉内心的正能量被唤醒了。”被该剧吸引的,还有季国平、居其宏、景作人、崔伟、罗松、范小宁等国内文艺界知名人士。

中国网12月26日讯 由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历时3年精心打造、赞美红色青春、讴歌长征精神的原创音乐剧《花儿与号手》于2018年12月25日、26日连续两晚在北京天桥剧场隆重上演,受到首都观众和音乐剧专家的好评。

宁夏首部原创音乐剧《花儿与号手》日前在银川首演。听到这一消息时,不少业内人士有些吃惊,“没想到音乐剧的创作热潮,已经蔓延到西北内陆。”

文华奖“文华剧目奖”

《花儿与号手》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长征途中的爱情故事。红军小号手李瑞金因战斗负伤,在六盘山区养伤,李瑞金与当地少女花儿通过当地民歌“花儿”相知、相恋。被国民党发现后,花儿为保护李瑞金,与敌人奋力周旋直至牺牲。长征路上红军战士的理想信念和情感历程,回族姑娘的纯朴无华和各族人民无私无畏的正义精神,在剧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大型原创音乐剧《花儿与号手》是国家艺术基金2017年度大型舞台剧和作品资助项目,曾于2018年3月和8月两次在宁夏人民剧院上演,作为宁夏演艺集团向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的献礼剧目,引发广大观众热烈反响。

近年来,音乐剧逐渐成为舞台艺术新宠,据不完全统计,我国这几年原创音乐剧超过200部,过去的2017年,更是被媒体称为“音乐剧井喷年”。然而,剧目多,精品少,不少作品仍处在模仿国外作品的阶段。如何走出自己的本土化之路,是中国音乐剧面临的现实问题。

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

六盘山是红军长征翻过的最后一座山,不仅是红军撒下红色革命种子的沃土,也是中国共产党探索民族区域自治政策的重要地区,重要性和象征意义不言而喻。朴素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与时尚的现代音乐剧理念的结合,让《花儿与号手》令人动容。该剧脱胎于一幅经典照片——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著作《西行漫记》封面上的红军号手的剪影,原照片是斯诺在宁夏采访时拍摄的。《花儿与号手》正是以此为背景展现出一个人性化、艺术化的革命故事。“这种展现并不是历史的翻版,而是加以审美地把握与艺术地提炼,在精心设计的情节中着力刻画红军战士与回族少女的思想品格与精神世界。”作为该剧编剧、歌词作者之一的张宗灿表示。

该音乐剧以80多年前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六盘山为创作背景,讲述了长征途中,红军小号手李瑞金因战斗负伤,在宁夏六盘山区民歌手花儿家养伤期间,李瑞金与歌手花儿通过音乐相识、相知,被国民党马家军发现后,花儿为保护李瑞金与马家军奋力周旋直至献出青春的生命。音乐剧由收留、智救、教唱、较量、诉情、落花六场构成,展现了长征路上红军战士的理想信念和情感历程,歌颂了花儿姑娘的纯朴无华和各族人民的正义精神。全剧充满宁夏“花儿”同江西民歌的交汇,散发出山野风情与崇高理想的共鸣,凸显对美好心灵、青春和生命的赞美。

音乐和剧情不能两张皮

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倾力打造

“这部剧音乐非常好听,传统底蕴深厚,富有时代气息,与情节完美结合在一起。”居其宏赞许说。如他所言,该剧呈现了地道的原生态“花儿”音乐,让人如痴如醉。六盘山“干花儿”、宁夏小调、中卫渔鼓、黄河船歌等曲调,经过《花儿与号手》的演绎,民间的古朴被彻底激活,焕发出强大的生命活力和艺术感染力。如《绣头纱》《向着温暖阳光》《军号响起》《红军练兵歌》《情话》等剧中歌曲,时代感极强,令人耳目一新。军乐的巧妙融入更使得该剧与众不同。如第三场《教唱》一幕,在花儿等各族青年的一再请求下,李瑞金教他们吹军号、唱军歌。这是典型的音乐剧场景。嘹亮的军号、激昂的军歌,振奋着剧中年轻人的士气,鼓舞着他们的精神,并与悠扬的宁夏民间小调形成鲜明对比,丰富了该剧的音乐效果。

据悉,《花儿与号手》是一部充满民族文化内涵、具有中国特色与国际视野的音乐剧作品,以现代音乐剧理念表现革命历史题材,突出时代元素,弘扬传统文化,通过多维度艺术创新彰显音乐剧独有品质,积极强调音乐剧人物形象多元化特征,努力克服国内音乐剧普遍存在的“话剧 唱 舞”的弊端,力求乐声表达与肢体语言表达的和谐统一。

提起音乐剧,人们往往会想起世界音乐剧的经典之作《猫》《剧院魅影》《悲惨世界》等作品,这些音乐剧从几十年前一直上演至今,长盛不衰。相较之下,不少国产音乐剧却沦为“档期短、风险高”的“快餐演出”。

张继刚任总编导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全剧30名演员都是真声演唱。据记者了解,除了几名主演是外请,其余都是本地演员。短短时间里,之前从未演过音乐剧的年轻演员们既要唱歌,还要会演戏、能跳舞。通过不分日夜的拼命练习,他们最终做到了乐声表达与肢体语言表达的和谐统一。“国内大型音乐剧以往多是主演用真声唱,其他演员就用配音或伴奏带。全体演员真唱实属罕见。这些年轻演员太厉害了!”甘肃省歌剧院院长彭德明说。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主创团队阵容强大,艺术总监范晋国、出品人陈丽云曾鼎力制作了舞剧《花儿》《西夏轶事》,舞蹈诗《九州花儿美》《长河大漠风》《千寻宁夏》等大型舞台剧作品,长期活跃艺术舞台的诸多国内著名音乐、戏剧、舞蹈、灯光舞美设计等艺术家王晓鹰、李春喜、张宗灿、温中甲、信洪海、刘科栋等主创人员群策群力,陈小朵、郑棋元、李炜鹏、陈沁等音乐剧著名演员为该剧演出提供了质量保证。

中国剧协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认为,国产音乐剧之所以成功的不多,问题还是出在作品质量上,“顾名思义,音乐剧是音乐和剧的组合,但很多国产音乐剧,要么有音乐无剧,要么有剧无音乐,音乐和剧情往往两张皮。”

作曲家赵季平鼎力加盟

打造该剧的是当今舞台艺术领域的一流团队,宁夏演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范晋国任艺术总监,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党支部书记陈丽云任出品人,王晓鹰、李春喜、温中甲、信洪海、张宗灿、冯静、刘科栋等文艺界各领域专家群策群力,保证了该剧的优良品质。“牢记使命,初心如磐。我们做这部剧,秉持遵循艺术规律、坚定文化自信的创作原则,希望能为人民群众奉献高水平的精神食粮,为走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文化进步作出新贡献。”陈丽云说。

《花儿与号手》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推出的首部原创音乐剧,树立了创作精品剧目的高标准目标,坚持遵循艺术规律,坚定文化自信,努力为人民群众奉献高水平的精神食粮。

用音乐讲故事,通过音乐推动剧情发展,是音乐剧的魅力所在,也是《猫》《剧院魅影》等作品成功的秘诀。如何用中国的音乐讲述好中国的故事,是国产音乐剧本土化之路的一个突破口。

大型原创舞剧

图片 4

在季国平看来,中国观众的审美跟外国观众不同,中国的音乐剧先要面对中国观众,因此不能盲目照搬国外音乐剧的经验。比如,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历经三年创作的音乐剧《花儿与号手》,融汇了宁夏民歌“花儿”以及江西地方民歌,讲述的是红军长征路过六盘山时,红军号手李瑞金与宁夏六盘山区民歌手花儿之间的故事,音乐散发着山野风情,故事也富含历史和乡土气息,所以“一下子,就把观众抓住了。”

《 花 儿 》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 红军小号手在回族花儿歌手家养伤。

剧本不扎实,再高明的作曲家也没办法

图片 5

图片 6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居其宏认为,国产音乐剧种种问题的根子在于一度创作不成熟,剧本立意落俗套,故事不动人,人物乏个性,情节少跌宕,冲突缺张力,展开无逻辑,从而导致不少作品起步之初便失去了戏剧品格和剧场趣味,让音乐剧的整体魅力大打折扣。“正因为一度创作的低水平,导致音乐剧产业链在启动时便出现断裂,以致上演率、上座率、票房营销目标无从实现,衍生产品等后续动作无法跟进。”

时间:2019年6月11-12日 19:40

音乐剧《花儿与号手》剧照 红军小号手。

音乐评论家景作人对此十分认同,“剧本不扎实,再高明的作曲家也没办法。”翻看世界经典音乐剧作品,无不有扎实的文本作基础,《猫》改编自艾略特为儿童写的诗歌,《剧院魅影》改编自法国作家加斯东·勒鲁的同名爱情小说,《悲惨世界》改编自雨果的同名小说。同时,创作音乐剧剧本,跟写话剧不一样,除了要有戏剧冲突,还要有音乐逻辑,要给作曲家留出创作空间,那样才能实现音乐与剧情的结合。

地点:黄山市徽州大剧院

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原主任、评论家李春喜以《花儿与号手》为例指出,该剧在剧本创作阶段,几易其稿,突出了音乐剧人物形象的多元化特征,努力克服国内音乐剧普遍存在的“话剧 唱 舞”的弊端,力求音乐表达与肢体语言表达相统一,从而让作品的剧情和音乐浑然一体,今后国产音乐剧应该借鉴这一经验。

惠 民 票 价

无须言必称欧美,好听好看最重要

一等座80元/ 张

作为一门年轻的艺术形式,音乐剧的历史不过百年,引进国内更是只有二三十年时间。面对国产音乐剧的尴尬局面,人们不得不回过头来重新考虑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音乐剧。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很多音乐剧作品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音乐剧,一些作品开始时以音乐剧创作为目的,可完成之后才发现是个“四不像”,所以只好改称“音乐话剧”“歌舞剧”“舞台剧”“戏曲音乐剧”。在季国平看来,音乐剧与歌剧、歌舞剧的界限日趋模糊,但有一个标准永远不会变,那就是,好作品一定得既好听,又好看。

二等座60元/ 张

中国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崔伟指出,中国音乐剧一定要走自己的路子,没有必要拘泥于国外音乐剧的条条框框,“如果一提音乐剧,言必称纽约百老汇或伦敦西区如何如何,那我们永远也不可能形成自己的风格。”

亲子套票买一送一2张100元

事实上,中国音乐剧这些年一直在探索如何走自己的路。比如,《花儿与号手》,以现代音乐剧理念表现革命历史题材,同时突出时代元素,融入传统文化;《秋裤和擀面杖》,以诙谐幽默的方式,反映北漂一族的现实生活窘境;《凤凰浴火》融入“秦腔”元素,讲述了一群普通的青少年,面对国家与民族的危难,投身抗日、重塑自我的故事。“虽然这些作品仍存在这样那样的缺陷,却为国产音乐剧的民族化、本土化积累了大量经验。”崔伟说。

(亲子套票网上订票请点击2张 订单自动按两张100元结算)

此外,从国外的经验看,音乐剧的繁荣是市场化的结果。可我国音乐剧制作人大多由专业演出团体的院团长担任,其中多数人懂艺术不懂市场;也有少数独立制作人,懂市场但不懂艺术且缺乏诚信。“对于音乐剧产业链来说,剧本创作是龙头,制作人是核心,这是中国音乐剧发展的两个最为薄弱的环节,国产音乐剧要想发展壮大,除了剧本,还要强化制作和营销。”居其宏说。

凭票入场,一人一票。

图片 7

主创人员简介

图片 8

总编导 · 张继刚

山西阳泉人。中国当代著名编导,国家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国家一级导演,担任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副总导演、2008年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执行总导演,国庆六十周年献礼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总导演。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获奖人,曾获“法兰西共和国总统奖”等国际大奖九次,国内金奖数十余次。其创作、执导的作品近500部。代表作品有:舞剧《野斑马》、《一把酸枣》,舞蹈诗《西出阳关》,残疾人艺术晚会《我的梦》,音乐剧《白莲》,歌剧《黄河人》,京剧《赤壁》,说唱剧《解放》,国家大型文艺晚会《为了正义与和平》,大型音乐舞蹈《一个士兵的日记》,民族音画《八桂大歌》,舞蹈《黄土黄》、《一个扭秧歌的人》、《女儿河》、《壮士》、《士兵与枪》,杂技作品芭蕾对手顶《东方的天鹅》等。其在央视春节晚会创作亮相的舞蹈《千手观音》,在国内外引起强烈反响。

图片 9

编剧 · 张宗灿

天津静海人。国家一级编剧。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长期在宁夏歌舞团从事剧本创作,后调入中国舞协《舞蹈》杂志社任执行副主编。曾受聘于2008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运营中心。代表作品有:大型舞剧、歌舞剧、歌舞乐舞《曼苏尔》、《汉宫秋月》、《漠海羌笛》、《西夏土风》、《花儿四季》、《九州新月》、《塞上春潮》、《回之韵》、《长河大漠风》等二十余部,创作有《牧羊哥哥上了山》、《黄河船歌》、《生活多美好》、《好一朵花儿红》、《流云溪水》、《祖国处处有回回的家》等歌词近千首,其中获“全国优秀剧本奖”等国家级奖励若干。

图片 10

作曲 · 赵季平

河北束鹿人。国家一级作曲。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作曲系。代表作品有:电影《红高粱》、《孔繁森》(同获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作曲奖)、《五个女子和一根绳子》(获法国“南特”国际电影节最佳音乐奖),电视剧《水浒传》(获中国电视“飞天奖”最佳音乐奖,其中“好汉歌”获最佳歌曲奖)、《乔家大院》,舞剧《情天恨海圆明园》、《大漠孤烟直》,秧歌剧《米脂婆姨绥德汉》,室内乐作品《关山月——丝绸之路印象》,琵琶协奏曲《祝福》,管子与乐队《丝绸之路幻想曲》等。曾在香港成功举办《乐坛神笔——赵季平专场音乐会》。其创作的交响音画《太阳鸟》、交响叙事诗《霸王别姬》曾由柏林爱乐乐团演出,受到热烈欢迎。

图片 11

※《花儿》的出现对中国舞剧艺术特别是回族舞剧的发展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在古典与现代、精致与洗练、华美与质朴、装饰与戏剧等方面体现出与众不同的审美特征

※积极倡导关注舞剧的戏剧性因素,追求艺术表现上的高品质、独特性和强烈感

图片 12

图片 13

舞剧以缤纷的想象和浪漫的表达,讲述了大西北黄土地上,回族歌手花儿和牧羊人羊哥的忠贞爱情故事,凸显了人羊合一、生灵共爱、万物归源、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崇高主题。

全剧由“花儿开了”、“花儿俊了”、“花儿黄了”、“花儿红了”、“花儿谢了”、“永远的花儿”组成。

贯穿全剧的三段爱情双人舞,发展并创新了回族舞蹈语汇,风格朴实、韵律独特,为塑造舞剧人物形象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舞剧中的群羊形象,充满了浪漫色彩,凸显了舞剧人羊合一、生灵共爱、万物归源的主题。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大 爱 无 疆

生命在无限的生灵牵挂中永恒

人、羊一家的创意使“爱”的诠释更为辽远 ,更为亲切,灵通人性的“羊们”不是生活里的童话,而是舞剧艺术中的生动形象。一群羊的“介入”,展示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忠诚而恭顺的羊们,隐喻着坚忍无畏和纯朴豁达的民族精神,也让传统而著名的、大同小异的西北民间故事有了全新的艺术表达。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以 人 为 本

舞剧的戏剧性在人物情感的波涛里跌宕

在保持完整 戏剧性的基础上,除了一群羊的“介入”外,一、二、四幕分别表现爱情、激情和悲情的三大段双人舞,也不惜笔墨,尽情为之。每段双人舞都长达八分钟以上,成为舞剧最核心的段落,把花儿、羊哥的凄美爱情渲染到极至,足见舞蹈的力度。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原 点 回 归

舞蹈本体在艺术的创新中原本可以非常单纯

《花儿》的简约、大气、华美, 凸显舞蹈本体在艺术的创新中原本可以非常单纯。没有眩目的服装、张扬的舞美和杂技式的技巧,只是一把羊铲一扇门、一群羊们两个人,却把爱情的至真至美与生命的瑰丽永恒演绎得感人至深。简约即美,抑或是艺术的本质所在。

图片 23

图片 24

舞蹈精彩 音乐感人 舞美简约

《花儿》的舞蹈,在充分发挥回族舞蹈特色的基础上大胆创新,彻底冲决了“摆手、晃头、屈伸步”的动作藩篱,在回族生活和穆斯林仪轨中挖掘新的回族舞蹈语汇。像二幕“激情双人舞”,演员只能局限在约三平方米的炕上 表演,所有托举、空翻、下腰等高难度动作,既衔接流畅、优美和谐,又彰显回族风韵、十分精致。又如三幕群舞“金色汤瓶”,意境高远、舞姿秀美,从穆斯林仪轨中汲取的动律悦人耳目。

中国音乐家协会主席赵季平创作的舞剧音乐大气优美、亲切感人,爱情主题以及与其相缀的歌谣体哼鸣,完全是“花儿”令调的诠释,听罢令人久久难忘。三幕花扇舞音乐,好比一曲新“花儿与少年”,源于西北民歌,又融进宁夏小调,朴实欢畅,充满山歌般的交响。

舞台美术同样体现了简约空灵的风格,除了硕大的转台展现时空变化之外,没有繁复的软景,只有一排排电脑灯和LED渲染着肢体的律动与心灵的历程。两位本土青年演员,都不过二十岁出头,却敢于在张继钢的舞剧中挑起重担,而且完成得不错,显示了出品方的远见 。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花儿》是中国西部民歌灵动的跳跃,是东方的花儿姑娘与牧羊人凄美的爱语;舞剧以缤纷的想象和浪漫的表达,诉说了黄土地上人们、羊们刻骨铭心的牵挂以及生命之花永恒的瑰丽。

在中国大西北曾经的沧桑岁月,黄土塬上云朵般的羊群中,美丽的回族歌手花儿与善良的牧羊人羊哥偷偷相爱。人、羊合一的羊群充满亲情的故事,小羊的诞生让他们备感生命的欢悦。权势的草大对花儿垂涎已久,蓄谋后抢走花儿做第三个老婆。洞房夜,草大的丑妻悍妾威逼花儿未果,闻讯赶来的羊们凭借机智将草大拒之门外。花儿向门外的草大提出在第二天的“花儿会”上与他比歌,若草大唱赢便同意这门婚事。节日般的“花儿会”豪放壮美,骁勇的“踏脚”与粗犷的飙歌此起彼伏。不料花儿却在喧腾的歌会后神秘消失。

草大疑窦丛生,一年后终于在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发现花儿的踪迹。草大势众,逼迫牧羊人交出花儿,羊群中的“一撮黑”忠诚地护卫羊哥,被草大残忍地剥皮致死。就在草大欲对小羊下手之际,花儿挺身而出,救下小羊,并当众走向羊哥,与深恋的爱人诀别。震怒的草大失去理智,一声婴儿的啼哭更令他疯狂。在凶残的暴力面前,羊们救下婴儿远去,羊哥奋力将花儿推出险境,为爱献身。已成为羊群新首领的小羊用鲜花掩埋了主人,花儿怀着对羊哥无尽的思念看着孩子长大,和忠诚与恭顺的羊们一起,唱着永远的“花儿”漫向远方。

图片 28

图片 29

《花儿》先后应邀赴国家大剧院、上海世博会、上海国际艺术节演出,三次进京公演,多次出国访问,舞剧片段《金色汤瓶》在全国舞蹈比赛夺得表演金奖并频频在《复兴之路》、央视春晚等重大演出亮相,成为中国回族舞蹈的标识。迄今为止舞剧《花儿》已在京、沪、闽、浙、陕、甘、宁、粤、桂、湘等地成功演出两百余场,受到广大观众的普遍好评与喜爱。

图片 30

图片 31

演出单位·简介

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成立于1958年,由中央、部队多个艺术团体支援组建而成。几十年来,经过深入挖掘、整理和编创,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创作积累了一大批具有浓郁穆斯林风情和宁夏地方特色的歌舞作品,如大型“花儿”歌舞剧《曼苏尔》、民族舞剧《西夏女》、大型民族乐舞《西夏土风》、大型回族歌舞《九州新月》、三卷西夏乐舞《漠海羌笛》、大型原创回族舞剧《花儿》、大型宁夏乐舞《长河大漠风》、大型原创舞蹈诗《九州花儿美》、大型原创舞剧《西夏轶事》、大型旅游秀典《千寻宁夏》,大型原创音乐剧《花儿与号手》。为庆祝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30周年、40周年、50周年而创作的大型歌舞《绿色的黄土地》、《塞上春潮》、《盛世回乡》以及《回之韵》、《我们宁夏好地方》。创排第一届、第二届中阿博览会主题文艺晚会《拥抱世界》、《丝路金桥》及第三届阿拉伯艺术节分会场文艺晚会《丝路彩虹》。舞蹈《宴席曲》、《喜悦》、《山娃子》、《枸杞红了》、《袖里乾坤》、《净》、《穆斯林的尼卡哈》、《心中花儿火辣辣》、《踏脚》、《金色汤瓶》、《阿色俩目》,钢琴与乐队《六盘史诗》、《第二组曲—塞上掠影》、《波斯壶之梦》等。这些充满华夏西部阳刚之美和中国回族瑰丽风采的精彩演出,多年来深受中外观众的欢迎与好评。我院曾多次在国内外获奖并应邀参加亚洲太平洋艺术节和世界各地民间艺术节的演出,先后出访加拿大、塞内加尔、加纳、印度、巴基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马来西亚、吉布提、尼日尔、多哥、尼日利亚、马里、美国、日本、韩国、奥地利、挪威、意大利、朝鲜、密克罗尼西亚、毛里求斯、塞舌尔、土耳其、埃及等国以及香港、澳门,台湾地区。尤其2015—2016年间曾10余次出访莫斯科、埃及、巴基斯坦、美国、墨西哥等国。近年来,宁夏演艺集团歌舞剧院应邀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演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复兴之路》、上海世博会、2010年、2011年、201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文化部春晚、建党90周年晚会《我们的旗帜》等多项大型国家艺术活动的演出。为弘扬中华民族艺术,繁荣文化市场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做出贡献。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宁夏原创歌舞剧,舞剧创作民族化之路该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