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上最有震慑的玖二十人,凯撒高卢战役的起

2019-11-03 06:44 来源:未知

  65.儒略·凯撒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19.奥古斯都·凯撒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图片 1 高卢战争,是高卢总督恺撒发动的一场征服高卢的战争。从公元前58年开始,到公元前51年结束。高卢战争共包括8次军事远征,战争的结果是高卢被纳入了罗马共和国的版图。 高卢战争是恺撒一生的转折点,其结果是加速了罗马共和国的解体和走向帝制的步伐。这场战争对罗马共和国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它刺激了奴隶制经济的发展,扩大了罗马的疆域。同时高卢战争的胜利,也为凯撒带来了极高的荣誉。

公元前100~前44

公元前63~公元41

简介

高卢战争是罗马共和国为征服高卢、扩大疆土而进行的侵略性远征,更是高卢总督恺撒为壮大自己的实力,战胜自己的对手进而确立独裁统治而进行的一场建功扬威、扩军备战、掠夺财富的残酷战争。 高卢是罗马共和国北部的一大片土地,包括今天的意大利北部、法国、卢森堡、比 利时、德国以及荷兰和瑞士的一部分。 公元前1世纪,罗马共和制面临危机,以苏拉为首的元老派同以马略和秦纳为首的 民主派为争夺政权展开了殊死搏斗,双方兵戎相见,互相报复,意大利血流成河。斗争 的结果是苏拉派勉强维持了元老派统治,推行民主改革的马略派死伤殆尽,一蹶不振。

野史上最有震慑的玖二十人,凯撒高卢战役的起因。著名的罗马军事和政治领袖盖厄斯·儒略·凯撒,出生在一个政治大动乱的时期。

罗马帝国的奠基人奥古斯都·凯撒是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伟大人物之一。他结束了公元前1世纪期间使罗马共和国陷入混乱的内战,重新组建了罗马政府,因此他的国家内部出现了长达两个世纪之久的太平盛世。

原因

公元前1世纪,罗马共和制面临危机,以苏拉为首的元老派同以马略和秦纳为首的民主派为争夺政权展开了殊死搏斗,双方兵戎相见,互相报复,意大利血流成河。斗争的结果是苏拉派勉强维持了元老派统治,推行民主改革的马略派死伤殆尽,一蹶不振。 这时罗马政坛有三位新人崭露头角,这就是克拉苏斯、恺撒和庞培。公元前73年爆发了伟大的斯巴达克起义,苏拉党徒克拉苏斯靠镇压斯巴达克起义一举走上政坛。他在苏拉麾下以贪得无厌、敲诈勒索、趁火打劫着称,公元前70年被选为执政官时已是罗马首富,在任执政官时有意“割血”以拉拢民众,摆万桌酒席宴飨百姓,还给全体罗马人以3个月的谷物津贴。尤利乌斯·恺撒是马略的外甥、秦纳的女婿,在苏拉独裁时期被迫流浪异乡。苏拉死后他才回到罗马,曾以控告苏拉派的马其顿总督贪赃枉法而获好评,公元前68年任财政官。他打出马略派领袖的旗号,在社会上声名鹊起。他虽出身名门,但家财不丰,加以为笼络人心而慷慨施舍,欠了大笔债款。据说公元前62年恺撒得到出任西班牙总督的肥缺,却因债务缠身不能启行,大富豪克拉苏斯为他作保并偿清部分债务才使他得以赴任。与此同时,庞培也武功卓着,令人瞩目。公元前70年,他曾和克拉苏斯一同当选为执政官。公元前67年,他肃清了地中海上猖獗已极的海盗,并在第三次米特拉达梯战争中给敌人以毁灭性打击,米特拉达梯逃遁黑海沿岸,途穷自杀。这个数十年来威胁罗马的劲敌的消灭,使庞培煊赫一时。可是他在东方自作主张采取的一些措施却受到元老院的责难。 恺撒在西班牙总督任内搜刮甚多。他于公元前60年回到罗马时野心更大,遂 与克拉苏斯、庞培正式订立秘密政治协定,组成所谓“前三头同盟”。据此协议,三方促成恺撒当选公元前59年的执政官,恺撒在任内须尽量设法批准庞培在东方 所实行的各项政策,并通过一些有利于骑士的法案。这些事情,恺撒都不顾元老院的反对而一一兑现,使其政治声望大为提高。更有甚者,恺撒作为马略、秦纳事业 的继承人,还有意培植他的平民领袖的声誉,除加强宣传笼络人心外,他还通过土地法,使2万个贫穷多子女的公民获得土地,并指使亲信到处为民请命,煽动贫穷 公民反对元老贵族,并在作保民官期间把粮食无偿分配给3.2万公民。这些作为充分表明恺撒借重民众和改革派声誉称雄争霸的野心。 但是,恺撒深知,他要超过另外两头,就必须掌握强大的军队和拥有雄厚的资财,这是斗争中的最大资本。于是他看中高卢总督这一肥缺,决定执政官任满后前去高卢。图片 2 高卢战争 他要以高卢行省为基地,开疆拓土,招兵买马,增加实力与威信,为夺取更大权力准备条件。公元前58年,通过三头协议,恺撒出任高卢总督,任期5年,公元前56年再续协议继任高卢总督5年。恺撒出任高卢总督,标志着高卢战争的开始。

公元前二世纪,罗马人在第二次战胜迦太基之后,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这次胜利使许多罗马人大发横财,但是连绵不断的战争扰乱了罗马的社会体制和经济体制,许多农民的财产被抢夺一空。最初的罗马元老院只不过是个小城市的元老院,实践已经证明它已经不能合理地治理这样一个庞大的帝国。政治上腐化堕落,贪污受贿到处盛行,整个地中海周围地方都因罗马人的昏庸统治而遭灾受难。约从公元前133年起,就在罗马出现了一场长期的动乱。政治家、军事将领和民众领袖相互间钩心斗角、争权夺利。游击队(如公元前87年马留的游击队和公元前82年索拉的游击队)经常在罗马神出鬼没,东袭西扰。虽然昏庸的统治这一事实路人皆知,但是大多数罗马公民希望继续维持共和制政体。儒略·凯撒也许是第一位重要的政治领袖: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民主政体不值得挽救了,因为它已经达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盖厄斯·奥克塔维厄斯(他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奥克塔维安,直到三十五岁才得到“奥古斯都”这个皇号)生于公元前63年。他是儒略·凯撒的侄孙,儒略在奥克塔维安年青时是罗马的政治风云人物,他自己没有儿子,十分喜爱这位青年,为他铺下了从政之路。但是在公元前44年当凯撒遇刺之时,他还只不过是个年仅十八岁的学生。

八次远征

高卢战争包括8次军事远征。恺撒上任伊始即大举扩张。

凯撒出生在一个有悠久历史的贵族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年青时就步入政坛,有关他所担任过的各种职务、结过的各种联盟和政治崛起的详细情况纷繁复杂,在此不打算加以叙述。但是值得一提的是公元前58年,他42岁时被任命为罗马所辖的三个行省的总督。这三个行省是阿尔卑斯山南侧的高卢(位于意大利北部)、伊利里可姆(在今南斯拉夫沿海地区)和纳博尼兹高卢(法国南部沿海地区)。那时他统帅四个罗马军团,大约有两万将士。

凯撒之死在许多罗马军政人物之间掀起了一场长期而激烈的权力斗争。起初他的劲敌──都是些久经罗马政治沙场的人物──并不把年青的奥克塔维安放在眼里。实际上这位年青人唯一可见的优势只在于他是儒略·凯撒的养子。奥斯塔维安机智巧妙地利用这一优势,赢得了凯撒部分军队的支持。但是凯撒的多数军队都决定支持马可·安东尼,安东尼是凯撒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在随之而来的数年夺权战中,所有的其他竞争对手都相继灰飞烟灭。到公元前36年,罗马及其所征服的许多地区被马克·安东尼和奥克塔维安两人一分为二,前者控制东部,后者控制西方。在此后几年,两者之间却出现了令人不安的休战状态,在此期间,安东尼似乎只沉湎于同克丽佩脱拉的风流艳事之中,而奥克塔维安则不断地加强自己的地位。公元前32年两者之间爆发了战争,公元前31年阿克提莫岬角大海战一决雌雄,奥克塔维安的军队赢得了胜利。翌年,战争以奥克塔维安的全盘胜利而告结束,安东尼和克丽佩脱拉双双自杀。

第一次远征

发生在公元前58年,在比布拉克特战役中,恺撒的4个军团击败了企图从现在的瑞士地区向西南迁徙的人数最的高卢部落之一——赫尔维蒂人。

在公元前58年到前51年期间,凯撒率领这四个军团,入侵并征服了高卢所有其余的地区,大体上包括今日法国和比利时以及瑞士、德国、荷兰的部分地区。虽然他的部队在数量上还不及他的对手,但却战胜了高卢地区的部落,把直到莱茵河畔的所有领土都纳入了罗马的版图。他还派遣两支部队渡海到英国,但未取得永久性的战果。

奥克塔维安现在的权力地位堪与十五年前的儒略·凯撒相提并论。凯撒遇刺,因为他要结束罗马共和政体、自称帝王的意图昭然若揭。但是公元前30年,在经历了多年内战和共和政体在罗马遭到明显失败以后,大多数罗马人愿意接受一位仁慈的专制君主,只要他表面上继续实行民主统治就行。

第二次远征

同年,恺撒进行第二次远征,击败了由斯韦夫人的首领阿里奥维斯特指挥的各日耳曼部落联军,将其赶过雷努斯河。

当时业已成为一个重要政治人物的凯撒,由于征服了高卢,回到罗马后即成了一位受到普遍爱戴的英雄,他深得民心;强大至极,但他的政敌则对他嫉恨不已,当他完成军事指挥后,罗马元老院下令让他以普通公民的身份即不许带部队返回罗马。凯撒感到忧虑不安,如果他不带部队返回罗马,他的政敌就会利用这个机会干掉他,他的这种想法不无道理。于是在公元前49年1月10日至11的夜晚,凯撒率领他的部队越过意大利北部的卢比孔河,长驱直入抵达罗马城,以表示对元老院的蔑视。这种明显的不法举动引起了一场内战,一方是凯撒的军团,一方为忠实于元老院的部队。这场内战持续四年,以凯撒的彻底胜利而告终。最后一战是在公元前45年3月7日在西班牙曼达进行的。

虽然奥克塔维安在登上权力顶座的斗争中残酷无情,但是一当地位巩固,他就采取出人意外的和解态度。公元前27年,为了稳定元老院议员的情绪,他宣布要恢复共和国,主动辞去了自己所有的政治职务。但事实上他保留了作为西班牙、高卢和叙利亚诸行省的元首职务。由于罗马的大多数军队都在这三个行省,所以实权仍牢固地掌握在他的手中。元老院推选他为名誉奥古斯都,但是他从未接受过帝位。在口头上,罗马仍是一个共和国,奥古斯都只不过是第一公民,但实际上,奥古斯都想要得到任何官职皆是开口之劳,感恩戴德、温良驯顺的元老院对他总是一呼百诺。他在余生的岁月中,是一位强有力的独裁者。到公元14年他去世时,罗马完成了由共和国向君主国的转变,他的养子轻而易举地成了他的继位人。

第三次远征

公元前57年,恺撒发动第三次远征,征服了比尔及人和其他东北部的高卢部落。此后,恺撒向元老院报告,他已征服了整个高卢。罗马人的掠夺和暴行激起了高卢部落多次起义。为镇压这些起义,恺撒又对高卢进行了5次远征。

凯撒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他自己最适合担当建立罗马所需要的有效而开明的专制制度的任务。公元前45年10月他返回罗马,不久就成为终身独裁者。公元前44年2月有人要为他加冕,被他拒绝了。但由于他是一个军事独裁者,所以这并未给拥护共和制政体的反对派消除疑虑。公元前44年3月15日(著名的三·一五),在一次元老院会上凯撒被一伙阴谋者暗杀。

奥古斯都出类拔萃,看来是历史上才干卓绝、仁慈大度的君主的最佳楷模。他是一位真正的政治家,他的安抚政策为愈合罗马内战所带来的深刻创伤起了重大作用。

第四次远征

公元前56年,为镇压维内蒂人和阿奎达尼人的起义,恺撒进行了第四次远征,击败起义军并对起义者进行了残酷迫害。

凯撒在他的晚年期间,开始筹划一场生气勃勃的改革运动。他计划在整个罗马帝国内重新调配军队元老,让罗马的贫民到新社区去重新安家落户。他把罗马公民权扩大到新征服的几个民族中去。他计划在意大利城市中建立起统一的市政体制,还计划了一个庞大的建筑工程和罗马法典的编纂,还实行了许多其他改革。但是他未能为罗马建立一种令人满意的立宪政体,也许这是使他早归西天的主要原因。

奥古斯都统治罗马四十多年,他的政策在随后的许多年中对该帝国都有影响。在他的领导下,罗马军队完成了对西班牙、瑞士、加拉西亚(在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半岛许多地区的征服。在他的统治完结时,罗马帝国北部边界与莱茵河一多瑙河河道没有多大区别,该河道在随后几个世纪的大部分时期里均为北部边界。

第五次远征

次年,恺撒又第五次远征高卢,袭击了韦内蒂人的同盟军——日耳曼部落的乌 西佩特人和滕克特里人,并渡过莱茵河将他们歼灭。为瓦解高卢人的同盟军,恺撒于公元前55年秋天率两个军团在不列颠群岛登陆,遭到当地人的顽强抵抗。经过 几次交战,恺撒同不列颠人签订和约,率军返回高卢。

由于凯撒在曼达的胜利和在罗马遇刺之间仅有一年的时间,所以他的许多计划从未得到贯彻执行,因此很难说假如他没有遇刺,他的政府究竟会怎样开明,怎样卓有成效。在他所有的改革中,最有持久影响的一项是实行一种历法①。他实行的历法从那时起一直沿用至今,只是做了一些小小的修改。

奥古斯都是一位极有才干的行政官,为建立一个得力的行政机构起了重大的作用。他修改了罗马的税务结构和金融制度,改编了罗马军队,建立起一支永久的海军队伍;他还组建了一支贴身护卫队──罗马皇帝侍卫队,这支侍卫队在未来的世纪里对挑选和罢免皇帝起了重大的作用。

第六次远征

公元前54年,他又率领5个军团和2000名骑兵发起了第六次远征。罗马大军渡过拉芒什海峡,试图再次占领不列颠群岛。恺撒军队在战斗中多次获胜,但由于在当地部落中没能找到同盟军,因此未能牢固控制不列颠群岛。

儒略·凯撒是历史上聪明绝顶的政治人物之一,具有多方面的天赋。他是一位成功的政治家,杰出的将领,优秀的演说家和作家。他的描写征服高卢的《高卢战记》一书长期被看作是一部第一流的文学作品,许多学生认为在所有的拉丁文学著作中它最通俗易懂,最动人心弦。凯撒果断勇敢,雄姿飒爽,潇洒倜傥。他是一个风流公子,即使按当时的标准来看,他也是一个荒淫无度的好色狂(他最闻名的风流韵事是与克丽佩脱拉之间的著名罗曼史)。

在奥古斯都的领导下,一个庞大的宽阔公路网遍布整个罗马帝国,许多公共建筑在罗马城市内拔地而起;罗马城的面貌美饰一新。一座座教堂突兀而现,奥古斯都鼓励人们奉行和忠诚老天主教会;通过了鼓励结婚和生育的法律。

第七次远征

发生在公元前54—前53年间,目的是镇压埃布龙人、阿杜阿蒂基人、内尔维人、特雷维里人和其他部族的起义。

人们常常指责凯撒的人格,他极欲获得权力,当然就利用职权大发横财。但是与大多数野心勃勃的政治家不同,一般说来他既不虔诚也不虚伪。在同高卢人的战争中,凯撒凶暴残忍,但是对被打败的对手却特别宽宏大量。

从公元前30年起,在奥古斯都的领导下,罗马天下太平,经济繁荣昌盛,文艺百花盛开。奥古斯都时代是罗马文学的黄金时代,罗马最伟大的作家维吉尔、霍里斯和李维等人就是出现在这个时期。作家奥维德引起了奥古斯都的不快,因此被逐放出罗马。

最后一次远

征发生在公元前52年,目的是镇压由杰出的军事首领、阿维尔尼人部落酋长维钦托利领导的几乎所有高卢部落参加的起义。起义军在戈高维亚击败了罗马人。但由于恺撒的挑拨离间和各部落之间的纷争,维钦托利的主力被罗马军包围在阿莱西亚要塞。恺撒军队击溃了维钦托利的援军,迫使守军投降。 紧接着,恺撒率军于公元前51年逐个镇压了高卢部落的多次起义。恺撒远征高卢的历次战争的一个特点是对战败者进行残忍的大屠杀和贪婪的掠夺。

德国的皇号Kaiser和俄国的皇号Czar都源自“Caesar(凯撒)”一词,这是他的名字所享有的威望。他的名声一直都比他的甥孙──罗马帝国的真正创始人奥古斯都·凯撒显赫得多。但是儒略·凯撒对历史的影响并不等于他巨大的声望。他在推翻罗马共和国中无疑起了重要作用,但是也不能夸大他在这方面的重要性,因为罗马共和政体本来已摇摇欲坠,濒于覆灭。

奥古斯都没有亲生儿子,他的一个侄儿和两个侄孙都在他以前过世。因此他收养了继子台比留斯,死前指定他为自己的继承人。但是他的王朝(包括后来的两个臭名昭著的皇帝凯勒格拉和尼禄)不久便土崩瓦解,然而他开创的国内和平即所谓的“罗马和平”却持续了大约两百年之久。在这个待续的和平与繁荣时期,罗马文化弥漫扩散,遍及奥古斯都和其他罗马领袖所征服的领土。

取胜原因

恺撒对高卢的战争之所以能够取胜,最主要的原因有两点。 第一,罗马军队在人员和技术装备上占有优势。罗马当时是发达的奴隶制国家,经济水平较高,军队多年征战,素质好、经验丰富。而高卢各部族当时处于原始社会末期,没有形成国家,以游牧为主,经济十分落后,军队素质和装备都比较落后。因此,罗马军队在其扩张过程中通常都能打败社会发展阶段比较初级的各部落和地区。 第二,恺撒本人智勇双全,有一条正确的战略战术和谋略计策。军事上,他善 于周密侦察敌情和地形,不囿于单一的战法,采用灵活多样的作战方式,行动果断,目的坚决,善于利用有利地形和迅速构筑工事,长于快速机动兵力、实施突然打 击,一旦击溃敌人则定要跟踪追击,务求全歼敌人而取胜。因此,这是一种以积极进取、果敢行动、歼敌有生力量为特征的攻势歼灭战略。与此同时,为了孤立、分 化敌人,恺撒注重采取外交手段,运用谋略和计策分化瓦解数量上占有优势但意志不统一的众多部落。

凯撒最重要的贡献是他征服了高卢,他所征服的领土差不多被罗马统治了五个世纪。在此期间,这些地区已经完全罗马化了,实行了罗马的法律、风俗和语言,以后还实行了罗马基督教,当今的法语基本上是来源于拉丁语的口语。

罗马帝国是古代最负盛名的帝国,的确名不虚传。因为罗马既是古代文明的发祥地,又是古代世界各民族(埃及、巴比伦、犹太、希腊等等)的思想和文化成果输入西欧的主要导管。

评析

高卢战争的胜利,为罗马共和国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大量的奴隶与财富源源流入罗马,刺激了罗马奴隶制经济的发展;丰饶的高卢地区从此归属于罗马版图,使罗马的疆土扩展到莱茵河西岸和比利牛斯山脉以东,并远至不列颠。图片 3 高卢战争 高卢战争的胜利,给凯撒带来了极高的荣誉,为他在罗马政治舞台上叱咤风 云、独揽大权奠定了雄厚的基础。凯撒向高卢进军时只率领了4个军团的兵力。而他所要征服的对手,并非像那些衰朽的东方古国,而 是一些“能征惯战的野蛮的、尚未开化的高卢人和日耳曼人”。这些人在争取自由,保持旧日的英勇善战的名声上是那么齐心,那么坚定,所有的人都全心全意地投 入到反抗罗马人的战争中去。”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凯撒施展分化瓦解、拉拢打击、威慑恫吓、步步吞食的策略进行战争。“他把各个部落的领袖都召到自己跟前 来”,或者“加以恐吓”,或者加以“鼓励”、“收买”、“离间”,居然使这些高卢人最后忠顺于他。对那些公然反抗他的人,则进行疯狂的屠杀,甚至在战争中 背信弃义,乱杀无辜。凯撒在高卢戎马倥偬7年间,不断地招募军队,扩大兵员。当他凯旋罗马时,已拥有一支由10个军团组成的忠顺于他的大军。凯撒对高卢地 区的征服和掠夺,给当地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据普鲁塔克记 载:凯撒在征战的7年间,突击占领了800多个城市,征服了300多个部落,与总数达300万的高卢人作战,其中100万人被歼灭,100万人被俘。这当 然要激起被征服地区人民的强烈不满。因而,在整个高卢战争中,各地区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始终不断。高卢人崇_尚自由,英勇善战。他们利用地形熟悉的 优势,使用十分灵活的战略战术,或“声东击西”,或“截断给养”,或“突然袭击”,或“内外夹攻”……给罗马军队以沉重打击,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壮 举。罗马人也叹服“他们是一些英勇无比的人” 然而,高卢人面临罗马军队的征服,没有组成一支团结一致、共同对敌的联合 大军,缺乏统一的指挥、统一的部署。因而,在罗马军队强烈的攻势下,尤其在罗马人惯用的“拉拢收买”的伎俩面前,不能协调一致、联合作战,最后被各个击 败。在维钦托利起义面临危急时刻,高卢人没有采纳维钦托利的建议,把所有能参战的高卢人都组织起来,与罗马军队决一死战。而只是征集了有限的兵力前来援救 起义者。当援军拼力冲到城下时,突围的起义者却没有及时地冲杀出来,从而使高卢人失去了宝贵的战机,突围失败。罗马军队赢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凯撒征服了高卢,对罗马本身也有重要的影响,确保了意大利几个世纪不受来自北方的侵略,其实对高卢的征服也是确保整个罗马帝国安全的一个因素。

把奥古斯都与他的伯祖父加以比较是令人感兴趣的。尽管奥古斯都具有漂亮的外貌、聪明的头脑、坚毅的个性和显赫的军功,但却缺乏他的先人所具有的那种领袖气魄。儒略远比奥古斯都更能引其同代人的想象,从那时以来前者一直比后者更享盛名。但是从两者对历史的实际影响来看,奥古斯都却是远比儒略更加重要的人物。

如果没有凯撒,罗马人迟早也会征服高卢吗?罗马人在数量和技术上都不比高卢的部落优越。但是罗马在凯撒征服高卢以前和以后的一个时期里都在迅速地扩大。由于当时罗马部队的战斗力强,罗马到高卢的距离近,还有高卢各部落之间的不和,看来高卢没有什么保持独立的可能性。但是无论如何,凯撒是打败庞大的赛尔特部队、征服高卢的将领,他入此册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个成就。

把奥古斯都和亚历山大相比较也耐人寻味。两者都是在十分年青时就开始了政治生涯,但是奥古斯都要登上权力的顶峰则必须战胜更为强硬的对手。他的军事才能不如亚历山大杰出,但无疑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他的征服成果更为持久。实际上这就是两者之间的最大差别。奥古斯都为未来精心筹划,悉心安排,因而他对人类历史的长期影响更为大些。

注释:

也可以把奥古斯都与毛泽东或乔治·华盛顿相比较。他们三人都对世界历史起了重要(而在一定程度上相似)的作用,但是从奥古斯部所统治的时间、政策的成功以及罗马帝国在世界史上的重要位置来看,我认为奥古斯都的名次应该比其他两位排得高些。

①指儒略历,现今大多数国家通用的阳历的前身,公元前46年儒略·凯撒决定采用,故名。每年平均长度365.25日,历年中的平均年为365日,4年1闰,闰年366日;每年12月,单月31日,双月30日,只有2月平年29日,闰年30日。其继承人奥古斯都从 2月减去 1天加在 8月(因 8月的拉了名即他的名字奥古斯都),又把 9月、11月改为小月,10月12月改为大月。儒略历历年比回归年长11分14秒,积累到十六世纪末,春分日由3月21日提早到 3月11日。后经罗马教皇格列高利十三世(Gregorius X Ⅲ)于1582年命人加以修订,而成现今通用的公历。

注释:

①奥古斯都(Augustus):在拉丁语里有“皇帝陛下”的意思。

②行省:意大利本土以外,由罗马派遣总督所支配的地区。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野史上最有震慑的玖二十人,凯撒高卢战役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