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动本人运气的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名宿

2019-10-25 20:08 来源:未知

我和黄宏认识是在1989年的春节晚会。那年他第一次上“春晚”,好像和方青卓等人一起演了个关于喝酒的小品。而我是因为晚会节目时间不够长,节前十几天临时加了一个小品《懒汉相亲》。不知是谁推荐的让我来演,我还从来没演过。我不了解小品那么容易“火”,更不知道日后它能让我挣那么多名和钱。

马年的央视春晚已进入倒计时。春晚是多少演员梦想中的舞台,春晚节目审核是出了名的严格,没有点真本事,甭想上春晚,想想多少明星为了这个拥有亿万观众的舞台挤破了头,但偏偏有一个人却说,“除非把我抓起来或判刑才上”的狠话,这个人就是以饰演老太太形象深受观众喜爱的小品天后宋丹丹。

当年,宋丹丹在小品《懒汉相亲》中饰演眼神不太好的魏淑芬,幽默的表演让她一夜红遍全国。后来宋丹丹又和黄宏搭档在元旦晚会中表演小品《超生游击队》,巩固了小品大腕儿的地位。宋丹丹先后与黄宏、赵本山搭档成了春晚的常客,为观众表演了许多经典的小品。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宋丹丹都为观众总把自己当成只能演小品的演员、喜剧演员而感到苦恼。因而在其小品事业最辉煌的时候,她选择了激流勇退,告别了春晚的舞台。

图片 1

一天晚上彩排完了回家,我的前公公问我这些天在忙什么,这样早出晚归。我告诉他我要上春节晚会,演一个小品。他问我演什么角色,我又告诉他演个老姑娘去男方家里相亲,眼神儿不大好,一会儿把暖瓶踢碎了,一会儿又坐在气球上。

起步在话剧的舞台

图片 2

最近一个红遍全国的春晚小品明星,可能是郝建。

“干吗?拿肉麻当有趣?”他直眉楞眼地瞧着我。

宋丹丹在上电视之前,是北京人艺的话剧演员。父母早年到解放区参加革命,解放后来到北京,父亲退休前是北京市文联的书记,母亲退休前一直在北京市一家中学当老师。宋家有4个孩子,宋丹丹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她唯一的亲哥哥现在是山西省的副省长。

图片 3

小品的兴起正在于它的鲜活和市井,在于它对于社会现实的敏感与反思。重要的也从来不是小品,而是小品所呈现出的喜剧精神。

“对。”我说,“拿肉麻当有趣。”应了这句话后我幡然醒悟。天哪!太露怯了!不定多少人会这样评价我。我是一个搞“高雅艺术”的人,我的人生目标是手里端着茶水、兜里揣着牙签走进排练厅的“艺术家”,怎么能去演这么矫情的角色呢?万一剧院里的老师们在电视里看见我怎么办?我还有脸回去吗?

1961年8月25日,宋丹丹出生在北京。小时候的宋丹丹是个小胖丫,见天在北京的胡同里跟小朋友玩耍。家里孩子多,父母上班由奶奶照顾的他们,分外懂事。

宋丹丹,1983年进入北京人艺成为一名话剧演员后,1984年她便在话剧《红白喜事》中饰“灵芝”,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其后又出演了《上帝的宠儿》《纵火犯》等作品,获得好评。1985年宋丹丹开始涉足影视,她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寻找回来的世界》,获得了大众电视飞天奖,因而宋丹丹始终给自己定位为话剧演员和影视演员。

2013年,小品编剧、春晚语言类节目总策划石林在接受采访时说,现在去南方出差,在酒楼里,还能听到有人唱“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

我当即决定退出春晚。第二天我找到负责语言类节目的导演告诉她我不想上了。她诧异地盯着我像盯一个外星人。

时间到了1981年初,刚刚恢复高考不久,很多知青、社会青年回到学校,和应届生一起挤独木桥。宋丹丹也不是应届生。她1979年考过一次大学,因为被初恋搞得五迷三道,差20多分没考上。第二年再考,爸爸每天中午都从单位往家跑,给她冰上一瓶北冰洋汽水,做一顿饭。后来她受不了,临阵脱逃,跑到青岛姑姑家去了,没几天又被爸爸接回来。那时宋丹丹感受最多的就是茫然和无助。

图片 4

此时距离小品《打工奇遇》在春晚上亮相已过去将近二十年,赵丽蓉也去世十三年了。

“宋丹丹,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削尖了脑袋想上春晚?你知不知道我们毙了多少小品?你知不知道上一次春晚得凭多大造化?”

宋丹丹的压力让发小看在了心里。“28年前的一个下午,张旗拿着一份《北京日报》来找我,她说丹丹,北京人艺在招生呢,我觉得你应该当演员。我问她,北京人艺是干吗的?她告诉我是演话剧的。我又问她,演话剧用唱吗?她说不用唱,你去报名吧,你学老师、学同学学得太像了……如果她不来,就没有今天的我。”从没想过当演员的宋丹丹就这样偶然间走上了演艺路,也从高考的压力中解脱了出来。

下面,长春国贸晒宋丹丹的青涩旧照,照片中的她穿着白衬衫,歪带着帽子,化了个浓妆与朋友合影。

图片 5赵丽蓉,中国disco与rap的启蒙人。"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我不得不诚实地说我不知道。

考试的房间已经是人满为患,在水灵灵的大姑娘们中,这个穿衣服以显瘦为标准的小胖妞显得那么的不起眼。出人意料的是,她闯过了初试,躲过了复试,最后成功跨过了三试,成为了20名招生名额中的一位。

图片 6

{"type":1,"value":"7月17日,在纪念赵丽蓉逝世十九年的热门微博下面,人们自发开始台词接龙,有网友说,明明是很好笑的台词,为什么看着看着就哭了。

总之,我是在犹犹豫豫、扭扭捏捏、半推半就的状态下走上了“春晚”舞台。我万没想到当我操着不知是山东哪个地方的口音、捏着小嗓儿说:“俺叫魏淑芬,女,29岁,至今未婚”的时候,全国已有上亿观众认识了我。我也不知道台底下坐着一个叫黄宏的男孩儿,他已打定了主意要跟我合作。

在人艺这个中国最好的话剧团体中,宋丹丹也慢慢地开始显露出喜剧天分,特别是演“老太太”的天分。同学的小品里要是缺奶奶准找她去帮演,班里有人来观摩教学时,排演的小品也多是她自己编的。

时隔多年,当我们再次向那些曾经的欢笑挥手致意,似乎只能是沉默,只能是眼泪。

当时我们都还不满29岁,他改变了我的命运。

在人艺,宋丹丹非常幸运地与老一代演员同台演出过,包括《茶馆》、《红白喜事》。看于是之老师表演,她渐渐悟到,戏演得好,倚仗的是“术”和“道”。“术”是技术,唱歌、跳舞、节奏感、幽默感;“道”则是认知,你对世界的认知,对人和事物的认知。这在做人的方面给了她莫大的影响。

另一边,去年一首由铁岭着名rapper赵本山老师即兴演唱的《改革春风吹满地》在b站上收割了近4000万的点击量,被称为镇站之宝。各种如病毒般衍生的版本更在反复强调一点人生经验: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

《超生游击队》是黄宏自己创作的,他邀我一起上1990年的新年晚会。那时候我正怀着近7个月的身孕。

1984年宋丹丹在话剧《红白喜事》中饰“灵芝”荣获文化部观摩演出一等奖。荣获北京市政府表彰优秀演员奖。1986年宋丹丹在话剧《上帝的宠儿》饰莫扎特的妻子“康斯坦兹”而广获好评,演出100场。1991年萧伯纳戏剧作品《芭巴拉少校》首次搬上中国舞台。宋丹丹饰“芭巴拉少校”。演员的表演十分干净利落。精彩的表演,令观众十分赞赏。1993年宋丹丹在话剧《回归》中饰“罗扎”,风韵典雅,留恋往昔,芭蕾舞演员出身的外国老妪而荣获戏剧最高奖——梅花奖。后在2004年宋丹丹荣获第五届中国话剧奖——金狮奖。

图片 7在任何听起来很有道理的名人名言后面接上赵丽蓉的那句“也不尽然呐”,把赵本山尊称为象牙山教父本山耀司……"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不行,”我在电话里说,“我演不了,我大着肚子。”

璀璨在影视剧的荧屏

{"type":1,"value":"年轻人通过这种拼贴的方式表达着他们的纪念,也在不期然间延续着小品黄金时代所伸张的喜剧精神——嘲弄权威、解构宏大。

“要的就是这个。”他说,“你还省得往里垫枕头了。”

从人艺毕业以后,有一天,同剧院的梁月军找到她,告诉她一个和工读学校有关的电视剧正在挑演员。宋丹丹顺利通过了面试。但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经历剧组反悔,自己争取等波折桥段。宋丹丹掌握住了自己的命运,她迈出的一小步,换取了一片蓝天。

黄金时代永远是一个过去式,只能在回望与比较中被追认和加冕。曾经的小品引领一年的流行语,如今的小品却成为年度烂梗的垃圾回收站。

每天,一到排练厅,我先把大肚子搁桌上喘喘气儿,气儿喘匀了,还得靠床上歇歇脚。边歇脚边跟黄宏聊天,聊着聊着我肚子就饿了,得下楼去吃口饭。吃完饭上来又挺困,于是再睡会儿。也有的时候吃过午饭,我靠在床上打游戏机,他就歪在我旁边闭目养神——条件差,就一张单人床,只好将就些。问题是歪就歪吧,没过几分钟他就鼾声如雷了,这有点儿不像话。我使劲摇晃他,“起来起来起来!麻烦您注意点儿行吗?您也太不把我当女的了吧!”我们俩都笑起来。

当天她签下了合同,并拿到了剧本。初演电视剧的宋丹丹自己改剧本,自己加戏,卖力地演出,付出最终得到了丰收。《寻找回来的世界》使她成为“飞天奖最佳女配角”,并在此后的表演生涯中一路顺风顺水。

当集五福代替鞭炮声里的《难忘今宵》成为新的年度仪式,当冯巩的大长脸、蔡明的尖嗓门儿、潘长江的小身板儿成为最后聊胜于无的挂念。

总之等我完成一系列的身体调整,排练的时间也剩不下多少了,逼得黄宏逢人便诉苦:“跟个孕妇合作,那真是太——困难了!”

早在人艺时,宋丹丹就接拍了根据老舍先生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月牙儿》,描写一位叫韩月容的女孩儿的凄凉一生。宋丹丹演出了角色最初对婚姻的幻想,到多次被骗后的从忍耐到抗争,再到麻木,并内心涌起报复的心路历程。宋丹丹对人物有很深的理解,在人生的不同阶段以不同的眼神,语调与动作展现。宋丹丹饰演成年后的韩月容,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走向学校领奖台。

面对越来越笑不出来的春晚,越来越安静的春节,早早跳出来的局外人陈佩斯看得最清楚,“这浪头起来了它一定是要落的”,小品的时代,或许已经过去了。

打死我也没想到《超生游击队》能那么轰动。中央台的新年晚会从没出现过那么“火”的节目。我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一夜成名”。

1994年,她和当时丈夫英达的情景喜剧《我爱我家》开始热播。宋丹丹饰演和平,演绎得真是活灵活现,只要她一出场,那手势,那眼神,那步履,举手投足就带戏,就是活跃的,她成了不可缺少的元素。当时我国情景喜剧还未普及,《我爱我家》获得空前成功,但两人的婚姻随后破灭。

图片 8

第二天我和我的前公公一起去菜市场,所有的人都兴奋地和我搭话,我腆着大肚子简直疲于应付,我公公在我身后朝他们不断微笑颔首:“谢谢,谢谢。”

高亚麟的电视剧《家有儿女》受到观众的风靡。宋丹丹饰演继母刘梅,纵横捭阖,传神幽默,给观众感觉,她是在带着戏走。或者说,她在决定着戏往哪里走。打个比方,戏是溪流,她就是溪流的两岸。她是个为剧中人物指方向的人物,她是灵魂,是戏的精神领袖。

曾经,春晚上陈佩斯和朱时茂的组合,就如年三十的饺子一样想当然。

我一扭头:“嘿,有您什么事儿啊?”

《家有儿女》的爆红为青黄不接的情景剧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针。高亚麟坦言,《家有儿女》刚开拍时,每天进棚一听见三个小孩活蹦乱跳,叽叽喳喳,头就大了,演起戏来也找不到感觉。还是宋丹丹的一番话开了窍。“你几十岁才明白的道理要求几岁的孩子就能明白,他要真明白了那还不成精了。”高亚麟顿时恍然大悟。开始以孩子的角度去跟小演员接触,很快得到他们的认可和喜爱,5个人成为越来越黏糊的一家人。“《家有儿女》让我感受到家的美好,让我对建立自己的一个小家庭有了期待”。

图片 9

“丹丹,他们都是你的观众。”估计老人家无法不震撼于影视传媒的能量,过去的“不屑于”如今需要重新审视。

宋丹丹是老戏骨,能和儿子一起表演一直是她的愿望。《老牛家的战争》是儿子巴图第一次亮相。有意思的是,这次母子俩变成祖孙关系。对于首次“触电”的儿子,宋丹丹给予很高的评价,“我觉得他很完美,在这方面他很有天赋,尤其是做喜剧演员。”演上瘾的巴图随后和母亲宋丹丹一起合作了几部经典影视剧。《李春天的春天》讲述宋丹丹扮演的报社主编、“三高”剩女李春天的相亲故事。巴图则在剧中扮演宋丹丹的同事。在新剧《妈妈的花样年华》当中,他们俩终于恢复了在生活当中的真实身份,出演的是一对母子。巴图不仅外貌活脱一个小英达,骨子里也继承了宋丹丹和英达的幽默。在多剧中母子俩的合作让观众眼前一亮。

小品本没品

有一天我接到黄宏的电话,他轻声地、慢悠悠地说:“丹丹,你什么时候还我那4万块钱哪?”

最近上映的电影《私人定制》中,宋丹丹又过了把贵妇瘾。塑造人物形象超强、戏路超广的宋丹丹现在的片约不少,她到了挑角色的年龄,但她在演绎上没有半点卖老的意思,奋力地饰演着每一小角色。宋丹丹一直活跃在影视剧的荧屏上。

从1991年11月2日开始,每周二晚上的9点25分,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多了一档节目——《曲苑杂坛》。

“我什么时候欠你4万块钱?”我一听急了。

是小品让她夺目

伴随着轻快的琵琶声,一个女声婉转地唱出主题曲“相声,小品,魔术杂技。评书,笑话,说唱艺术。东西南北中,君请看,曲苑杂坛”。

“你在家生孩子,起码耽误我挣4万块……”

说起宋丹丹演小品,不得不说两个人,一个就是——黄宏。

作为央视的另类,《曲苑杂坛》如同三教九流汇聚的天桥卖艺场子,带有天然的江湖气。凡是民间曲艺,十之八九都是穷苦人家发明出来讨生活的饭碗。

挂上电话我把这话学给英达和他父亲听。

1989年的春节晚会,因为晚会节目时间不够长,节前十几天临时加了一个小品《懒汉相亲》。总之,她是在犹犹豫豫、扭扭捏捏、半推半就的状态下走上了“春晚”舞台。宋丹丹万没想到当她操着不知是山东哪个地方的口音、捏着小嗓儿说:“俺叫魏淑芬,女,29岁,至今未婚”的时候,全国已有上亿观众认识了她。她也不知道台底下坐着一个叫黄宏的男孩儿,他已打定了主意要跟宋丹丹合作。当时他们都还不满29岁,他改变了她的命运。

尽管《曲苑杂坛》的歌里把小品放在了第二位,但要论资排辈,小品的历史其实很短,在这些民间曲艺项目里也属于最没品的。

“4万?”老人家吃惊地说,“我要有4万块,这辈子我什么都不干啦!”

《超生游击队》是黄宏自己创作的,他邀宋丹丹一起上1990年的新年晚会。那时候宋丹丹正怀着近7个月的身孕。她说:“打死我也没想到《超生游击队》能那么轰动。中央台的新年晚会从没出现过那么‘火’的节目。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真正地体会到什么叫‘一夜成名’。”

图片 10

我看着他:“别说您,我也不用再干啦!”

和黄宏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有时候他们一天演两场,最多演过三场。为了赶场儿,他们乘火车转汽车,成天在公路上飞奔。

开播20年后,《曲苑杂坛》于2011年停播。

长时间的奔波,让宋丹丹有点想停下来。她一停就是4年,这期间黄宏像个单身汉一样“飘零”。直到1998年底,有意再度出山的宋丹丹,给黄宏打了个电话。在那年的春晚上,观众们在小品《回家》中见到了久违的宋丹丹。轰动自然不减当年,1999年的春晚,他们再次排演小品,但因为小品立意产生争议,“宏丹丹”组合就此画上了句号。

小品一词早在晋代已有使用,《世说新语》中有“殷中军读小品”的记载,这时候的小品指的是简写的佛经,此后小品多作为文学用语,简练轻快的文章,就叫做小品。

在宋丹丹的小品路上,另一个不得不提的人是——赵本山。

小品最初进入戏剧界,仅仅作为戏剧学院学生练习和考试的内容,由老师指定情境,学生即兴地使用语言和动作进行戏剧表演。

和黄宏分开后,宋丹丹放弃了上1999年春晚的念头。但是,她在离春节还有十几天的时候,赵本山打电话给她,希望跟她合作。赵本山出了一个好点子,不拘泥于故事,特定的规定情境,有什么包袱就问什么问题,而且可以充分展现人物性格。

图片 11

很快,《昨天,今天,明天》诞生了。一经亮相,戏惊四座,谁看了都说好。但宋丹丹就是笑不起来,因为她发现黄宏不理她了。

《懒汉相亲》,“29岁的魏淑芬”初登春晚舞台。

随后的几年宋丹丹和赵本山合作又给观众带来了几部精彩的小品。2000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钟点工》。2006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说事儿》。2007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策划》。200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火炬手》。部部都在大年三十的新年夜给观众们送去欢声笑语。每年的春晚,大家都在盼望着宋丹丹的登台。

1989年,宋丹丹受邀参演春晚小品《懒汉相亲》,一天晚上彩排完回家,碰上公公英若诚。

对,是小品把她彻彻底底的推到了亿万观众的面前。

英若诚问宋丹丹最近在忙什么,宋丹丹说给春节联欢晚会演一小品,大龄未婚女青年相亲,眼神儿不太好,一会儿踢了暖瓶,一会儿坐了气球。

平时都是贝托鲁奇、林兆华谈笑风生的文化部副部长有点上火,”干吗,拿肉麻当有趣?”

宋丹丹听了也不好意思了,她后来在自传中进行了严肃的自我批评:

我是一个搞高雅艺术的人,我的人生目标是手里端着茶水,兜里揣着牙签走进排练厅的艺术家,怎么能去演这么矫情的角色呢?万一剧院里的老师们在电视里看见我怎么办?我还有脸回去吗?

图片 12许多人习惯将宋丹丹与喜剧挂钩。"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现在很多观众对宋丹丹的印象大多是和平女侠、刘梅和白云大妈。但24岁拿到飞天奖,25岁拿到萨莱诺Salerno国际电影节意大利银质奖的宋丹丹当时已经是北京人艺的招牌,距离成为端着茶杯的严肃老艺术家只是时间问题。

一度想要辞演的宋丹丹还是在导演的劝说下半推半就用山东方言讲出了她在春晚舞台的第一句台词,“俺叫魏淑芬,女,29,至今未婚”。

第二年,黄宏邀请宋丹丹参演《超生游击队》,一夜成名。让宋丹丹没想到的是,不让她回话剧舞台的,不是人艺的前辈,而是台下的观众。

在人艺的经典话剧《茶馆》里,原本扮演苦大仇深的康顺子的宋丹丹只要一上场,不用张口,下面已经笑成了一片。

图片 13小品《超生游击队》后来也在各种节目中重演。"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入不了宋丹丹眼的春晚小品,对于东北铁岭的赵瞎子来说,却是想都不敢想的机会。

1987年,顶级流量姜昆带团去铁岭演出,包袱抖出来,都掉地上了。铁岭人民和姜昆掏心窝子,你比我们铁岭的赵本山差远了。

那时赵本山靠着在二人转《摔三弦》中的瞎子算命先生一角红遍东北,不过对于拥有长春电影制片厂和刘兰芳、单田芳的东北来说,赵本山的二人转只能是藏着掖着的恶趣味。

图片 14看赵本山在《相亲》中的步伐,就知道他日后在小品这条路,走得不一般。"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虽然有姜昆举荐,央视的大门还是挡了赵本山三年。一直到1990年,赵本山才终于登上了春晚舞台,表演的节目,也是《相亲》。

一个想摆脱笑星的身份,一个想洗去二人转的低俗,多年以后,宋丹丹与赵本山同台。

不知道他们面对小崔的话筒,说出那两句“我叫白云”“我叫黑土”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命运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图片 15

白云黑土一联手,就承包了全国观众好几年的快乐。

图片 16

成也春晚,败也春晚

很难说,是小品成就了春晚,还是春晚成就了小品。

春晚一度只有小品和其他节目,除了小品,其他的节目都是上厕所时间。但随着春晚的仪式化和规范化,其承载的意义光谱趋于复杂和严肃。

当春晚不再是当年单纯嬉笑的一场岁末晚会,今天的你我已无法重复昨天的故事,小品这张旧船票也只能守着春晚这艘破船。

1983年第一届春晚的时候,“虎妞”斯琴高娃和“阿Q”严顺开就尝试了小品这一形式名单。但更为重要的信号是李谷一的那首《乡恋》。

当时节目组开通了四部电话,让观众点节目。结果电话打进来,全是想听《乡恋》的。在现场的广电部长吴冷西没有办法,“电视点播,点了不播,不是欺骗群众吗?”

随着李谷一悠扬的歌声传遍大街小巷,时代的阴霾逐渐变轻、变淡、变远。

图片 17

后来,我们每年都能“难忘今宵”。

让小品真正在春晚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的,还是1984年的《吃面条》。

一开始只是陈佩斯和朱时茂在单位年会上表演的段子,反响很好。春晚节目组听说了,就派人把他俩“捉”到宾馆,中间还跑了三次,这才改出了《吃面条》。

《吃面条》试演的时候,演到一半下边儿没动静了,椅子也空了一大半,陈佩斯和朱时茂有点慌,以为效果不行。过一会儿人都爬起来才看清楚,全笑到地上去了。

尽管如此,这样一个纯粹搞笑、没什么大道理的节目放上春晚会有什么影响,谁也不好说。

1984年的除夕夜,新闻联播都开始播了,节目组还是没决定《吃面条》到底上不上。还是春晚总导演黄一鹤赌了一把,“我决定你们两个上,出了什么差错,我担。千万记得,台词不能错”。

后来问起那年的现场台词到底有没有改动,陈佩斯总是嘿嘿一笑。你管得了我,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

图片 18如今,能不能演好吃面条,已经是考验演员演技的一个标准了。"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吃面条》是春晚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品,也为早期的春晚小品定下了基调。

在欢声笑语中,人们迎来改革。学者孟繁华认为,小品的兴盛在于“它不仅替代和填补了民众对娱乐性功能的向往,而且可以在不经意的娱乐中完成主流意识形态的教化要求”。然而拿捏两者之间的平衡并不容易。

兜兜转转三十几年,从新年的号角到旧年的总结陈词,春晚又变回来了那台追求四平八稳的晚会,只是再没有胆子够大的导演说出那么一句,“出了什么差错,我担”。

图片 19兜兜转转,吴亦凡也复刻起了巩汉林式时尚。"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在陈佩斯出走,赵丽蓉病逝后,独扛大旗的赵本山也多次萌生退意,原因只有一点:小品要弄到专家不认为俗,观众不认为雅,领导不认为烦,太难了。

作为电视时代的特殊产物,小品的诞生是以电视媒介为依托的。随着媒介的互联网转型,小品连同家家户户那块灰尘越来越多的电视屏幕一起,永远地失落了。

与其说人们怀念的是小品,不如说是怀念小品所勾连的那些与亲朋好友聚在电视前大笑不止的日子,那时候玻璃晴朗,橘子辉煌,只要笑一笑,就能抖落一年的疲倦与失落。

图片 20

时代命题与喜剧精神

从八十年代的兴起到九十年代的成熟,小品从最初单纯以人物动作表演展现的喜剧感转型为通过语言表达对于社会现实的关切。

回顾三十六年小品史,能够被人们记住的作品不单单是因为它足够好笑,还因为它往往能依靠短短几分钟的篇幅,切中社会转型期的肯綮。

赵丽蓉的《英雄母亲的一天》讽刺了传统宣传模式的浮夸,在老百姓眼里,相比于天花乱坠的宣传文稿,那一块象征着生活的豆腐才是真实而重要的。

图片 21

《英雄母亲的一天》反映的是当年的造星术。

《打工奇遇》里记录了上世纪末商品化大潮下滋生的市场乱象。

图片 22

在《打工奇遇》里为赵老太太伴舞的还有董洁。

黄宏与侯耀文的《打扑克》更是巧妙地用名片代替扑克,你来我往之间,白描出一幅众生相。

图片 23

用名片打扑克,既接地气又有深度。

而在赵本山的小品中,城乡二元结构是他窥视社会现实的永恒视角。

无论是养鱼大户、牛大叔还是赵队长,赵本山其淳朴而又不失狡黠的农民形象,揭示了现代都市文明的矫饰与虚伪。

用鲁迅的话说,就是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

图片 24

这么多年过去,我们都还怀念赵本山的忽悠。

陈佩斯曾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喜剧的可笑与滑稽,恰恰来自于现实的荒诞与魔幻。

黑格尔在讨论可笑性与喜剧性时认为,当目的因为矛盾和否定落空时,那种虚无是可笑的。喜剧性却在于自由意志超然于自己的矛盾之上,不觉得其中有什么辛辣和不幸。

这样看来,人们喜欢小品,是因为在笑声中,我们得以暂时安置好现实生活的种种不满与痛苦,通过对丑恶的否定,完成对过去的诀别与超越。

图片 25

赵本山在《一代宗师》中饰演丁连山,少见地正经起来,观众倒还不习惯了。

小品的兴起正在于它的鲜活和市井,在于它对于社会现实的敏感与反思。重要的也从来不是小品,而是小品所呈现出的喜剧精神。

小品本来是洗刷丑态的浪潮,把它定格在最高的地方,变成一座僵死的水泥丰碑,也就失去了它全部的能量。如果有一天,连小品自己都沦为了建构虚假景观的砖瓦,那这个浪头,还是让它落下来吧。

2013年1月8日,王家卫的电影《一代宗师》上映,赵本山在里面客串了隐退江湖的关东之鬼丁连山。

面对来讨教宫家六十四手的叶问,丁连山说,一门里,有人当面子,有人就得当里子。能耐还在其次,都是时势使然。

月底,赵本山在节目上宣布永远退出小品舞台,小品宗师就此谢幕,再无下回分解。笑林几番浮沉,只剩清风尽惹寂寥。

参考资料:

葛玉清..陈佩斯的喜剧艺术.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韩雪. . 央视春晚小品“喜剧性”研究. (Doctoral dissertation).

宋丹丹..幸福深处.长江文艺出版社

金景辉..笑神:赵本山传.万卷出版公司

叶思诗. . 中国电视喜剧小品的形态嬗变:行走在内涵与形式之间.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50-154 157.

岳瀚..”笑”的哲学-央视春晚经典小品的社会化解读.中国电影出版社

张荣恺..中国当代喜剧小品喜剧精神研究.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作者 | 曹徙南

欢迎分享文章到朋友圈

新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改动本人运气的人,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名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