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顿简介,麻醉史话

2019-10-16 21:34 来源:未知

  56.威廉·T·G·莫顿
[美]迈克尔·H·哈特 著 苏世军 周宇 译

图片 1 姓名:威廉·汤姆斯·格林·莫顿 国籍:美国.马萨诸塞查尔顿 年代:1819-1868 职位:麻醉引用到外科的主要人物

前麻醉时代外科手术的梦魇乔治·威尔逊,一位25岁的青年,1843年因大腿受伤后严重感染,不得不像有史以来的许多病人一样,接受一次疼痛难忍的截肢手术。因为若不这样,他就会死。这一年恰是外科麻醉诞生的前一年,而作为医科大的一名学生,他比别的病人想得更多,写下这样一段亲身感受:我最近怀着悲伤和惊讶交织的心情读到,有外科医生宣称,说麻醉是不必要的奢侈,难以忍受的剧痛正是极佳的精神振奋剂。我认为这些外科医生对病人真是太无情了……对于剧痛的产生,我无话可说。我所经受到的痛苦是如此之大,无法用文字表述……那突如其来的、不寻常的剧痛如今已经淡忘,但是绝望的情绪漩流、极其神秘的恐惧和在濒临绝望之时觉得要被上帝和人类抛弃的感觉,穿透我全身,充溢着我的心,是我永远不会忘却的,虽然我乐意做这手术……若在接受手术之前……我能凭借乙醚或者氯仿让自己处于无感觉状态,我就可以免除所有这一切的剧痛了。考古发现表明,外科手术古已有之。在古代的墓地遗址曾找到许多被施行过所谓“环钻术”钻孔的头颅。这种手术的目的是要减缓患者颅骨和大脑间出血引起的压迫,清除血凝块和其它外科原因进入脑中的杂物。古人甚至迷信可以借此来“驱逐”侵入人体的魔鬼。史料记载,古罗马军事家凯撒是从他母亲的胎中剖腹出来的,以致他的名字“Caesar”与“生育”一词相连(Caesarean birth),便成了“剖腹产”的意思。但是,数千年来,直至19世纪,接受手术的男女,所面对的都是最为恐怖的梦魇:无论是骨折、伤口感染、结石或者肿瘤,都只有两种可怕的选择,不是死于这些疾病,便不得不经受外科医师刀和锯的酷刑,且效果未必都好。尽管如古代的苏美尔人、埃及人、希腊人和中国人等都知道用罂粟、毒芹和曼陀罗等植物的制剂来缓解疼痛和催眠,但是此类植物泡制的药物,其有效性在外科手术中是不可预测的,何况它们至多也只是偶尔一用。几百年里,人们也曾尝试用冰镇、擦酒精、压迫颈动脉、紧夹神经和“梅斯梅尔催眠术”等方式,希望寻求到非药物类的潜在镇痛剂,使外科医师相信,阻断外科疼痛是可能的。由于外科技术一直没有重大的突破,有些病人往往会在施行手术的前几分钟死于难以忍受的剧痛或休克,而外科医师却无能为力。这使许多病人宁愿选择死亡,而不愿接受手术。几个人、几次重要的尝试直到19世纪中叶,数千年来人类渴望缓解外科疼痛的愿望才得以实现。这一愿望实现的背景是:16世纪,科学家已经了解,1540年合成的一种叫“乙醚”的有机化合物有麻醉性能。德籍瑞士化学家帕拉切尔苏斯在他的实验论文中曾这样描述乙醚的有趣性能:“……它有一种适意的气味,因此年轻的姑娘们都乐意使用它,沉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醒来却安全无恙。”因此,他认为“可以推荐它用在疼痛性的疾病上。”英国物理学家迈克尔·法拉第在1818年的一篇专题论文中写道:“当乙醚的蒸气与空气混合后被人吸入体内时,它能产生与氧化亚氮相似的效应。”5年后,英国外科医生本杰明·布罗迪还用乙醚对豚鼠作过实验:豚鼠在钟形玻罩内吸入乙醚的气体以后,被麻醉得昏迷了过去。又过了8分钟,呼吸停止了,但心脏仍然在继续跳动;除去罩子,施行器官切开术和人工呼吸后,动物苏醒了。布罗迪以这一实验证明了乙醚的麻醉作用及其可逆反应。但是一直来,保守的医学界人士都认为,既然吸入乙醚会使人意识丧失,那么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所以不主张采用这种方法。另外还有一种性能类似的氧化物——一氧化二氮。1772年,这种无色气体由英国化学家约瑟夫·普里斯特利发现。科学家们了解到,它有一种微甜的令人愉快的奇特气味,被人吸入后,能使人的敏感度降低,迅速陷于沉醉状态,跳出美妙的舞姿,说些荒谬的梦话,让目睹者捧腹大笑,所以又叫“笑气”。流浪魔术师、杂耍场演员、游吟布道者们常用它来招徕观众、进入集市和会场。英国的威尔金森医生还做过自体试验。他后来在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上谈他当时的感受说:深深吸了一些笑气之后,我觉得手上足上都仿佛有蚂蚁在爬。同时脑子里和喉咙里也出现沉重感,脸孔好像胖起来了,或者像是蒙上一块面纱。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脑子里的沉重感变得那么的讨厌,像是有一条领带紧紧扣在我的脖子上,使我很想松开它。这种情形刚一开始,我便突然失去知觉,不过仍然觉得我似乎还能支配手脚。我自由地动了动手脚,甚至还跺了一下,为的是表明这脚是属于我的。这些动作我都意识得到,虽然感到身子其它部位的功能已经丧失。我没有觉得有人拉过我的耳朵。我的手和足什么也做不了了,因此我难以判断知觉丧失的程度。当麻醉的作用终了时,我渐渐恢复感觉的能力,先是四肢,最后是骨盆。第一个捕捉到乙醚可能用于外科手术的是美国佐治亚州的乡村医生克劳福德·朗。朗1839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医学博士学位后,先是进过纽约市的几家医院,后来回家乡开业。在这段时间里,他的几位年轻朋友常向他要氧化亚氮来玩,因为氧化亚氮配制麻烦,他就把配置方便的乙醚给他们。在多次看他们玩“乙醚游戏”取乐时,他注意到,吸过乙醚的朋友撞在硬物件上,都没有疼痛的感觉,甚至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受伤、皮肤破损,直至乙醚失效。后来,一位同乡朋友要朗给他摘除脖子上的两个小肿瘤,但又对手术疼痛感到非常害怕。朗觉得,乙醚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于是,1842年3月30日,朗将液体乙醚泼在一块毛巾上,并让朋友吸取乙醚强烈的气味,直到他失去知觉,然后朗切除了他的肿瘤。接受手术的朋友在几分钟后醒来,“没有因手术的进行而感到有最轻微的疼痛”。朗为这一成功所激励,又借助于乙醚做了几次小手术。匪夷所思的是,朗不知怎么的竟将这一重大发现搁了下来,直到1849年才在《南部医学和外科杂志》上发表了一段有关此事的摘记。后来他解释这7年的疏忽,说他没有及时报导是因为想等机会作进一步的实验。另一个使用麻醉剂的案例是美国康涅狄格州一名叫韦尔斯的牙医。作为一个牙科医生,拔牙时病人疼痛难忍的情景不免让他想要减缓和避免他们的痛苦。一次看到有人用氧化亚氮所做的公开实验,引起了他的思索和尝试。做实验的人叫科尔顿,具有医科大学的学历,对某些化学物的性能颇为熟悉。在一次做氧化亚氮的公开实验和表演获得535美元的收入之后,他就专门出游各地做这项招人喜爱的表演,甚至刊登广告招徕观众。1844年12月10日,韦尔斯看到这则广告后,随即前去观看。表演中,一人吸进很多“笑气”之后,神态兴奋,身体摇晃,而且变得好斗。他从表演台上跳下来,在追逐一名壮汉格斗时,撞在椅子上,摔倒在地,腿部受伤流血不止,却似乎一点也不觉得。韦尔斯详细追问他,那人坚持说自己根本不痛。表演结束后,韦尔斯去找科尔顿,邀请他参与实验,看是否可能在同样的情况下施行无痛拔牙。第二天,韦尔斯就在克尔顿帮助下进行了自体实验。实验时,科尔顿让韦尔斯从他的皮袋里吸入“笑气”,直到瞌睡过去,再由韦尔斯以前的同学、牙医师里格斯为他拔下一颗牙齿。几分钟后,韦尔斯苏醒过来后,兴奋地说:“这是曾经有过的最伟大的发明。我不觉得有什么痛。”这一实验让韦尔斯成为接受麻醉手术的第一人。但韦尔斯当时没有给自己的病人使用这一麻醉法,也没有申请发明专利,因为他声称,设法缓减疼痛应“像空气一样免费”。豪雷斯·韦尔斯,美国的牙科医生,是第一位使用笑气麻醉进行牙科手术的医生。但另有材料说,韦尔斯随后就在自己的牙科诊所用这“笑气”进行无痛拔牙。几个月里,全区病人像朝圣似地涌到诊所来请他无痛拔牙。韦尔斯还想到,“笑气”这种能够使人沉入催眠状态的气体或许还可以用来为比拔牙更大的外科手术止痛。因此,他认为,须得让一位著名的外科医生注意到自己的这一发现。他首先想到的是19世纪最著名的外科医师之一、波士顿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外科主任约翰·沃伦。他通过朋友莫顿见到了沃伦。莫顿与韦尔斯曾合伙创办过牙科诊所。1844年,莫顿进入哈佛医学院。随后,他没毕业就离开哈佛,去向内科医师和化学家杰克逊学习。后来,莫顿在巴黎科学院回忆他有关乙醚的研究时说到:1844年夏,我在波士顿查尔斯·T·杰克逊博士的牙医诊所,学习牙科技术业务。一天,在不经意地谈我的牙科行业时,我说起破坏牙神经的手术……杰克逊博士带有几分幽默地说,我一定得试试他的几种牙齿止痛药水……杰克逊博士接着补充说,像这种乙醚,用在敏感的牙齿上,或许会有效的,他可以给我一些。受了杰克逊的启发,他开始考虑扩大乙醚的功效,并暗中对乙醚的麻醉性能进行研究,希望自己在这方面成为第一个摘取桂冠的人。他一度住在杰克逊家,让他有机会自由进入其丰富的藏书室,读到一些有关乙醚的论文。与此同时,莫顿还向杰克逊这位知识渊博的化学博士请教了许多有关乙醚的知识。在此基础上,莫顿对乙醚开始进行实质性的实验研究。莫顿在1847年11月发表的《回忆在巴黎科学院谈硫酸乙醚的新用法》中详细描述了自己的这项实验研究情况:1846年春……我用一只毛色很好的长耳犬做实验,把它的头塞进一只盛有硫酸乙醚的坛子里。吸了一会气体乙醚之后,这狗就全然萎靡不振地倒在我的手中了。随后我把坛子移开。大约3分钟的样子,它醒过来了……8月初,正是酷热难当的季节,我健康有些不佳,放弃了实验,直到9月中。随着秋天和健康的恢复,我的野心驱使我重新开始实验。他在狗的身上又做了一次实验。他用一只不透水的袋子做成一个麻醉的简易装置,在袋子里盛上乙醚,将狗的脑袋塞了进去。狗很快就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沉。此后,他开始做自体实验。第一次,他将很少量的一点乙醚倒在手帕上,然后轻轻地吸它的气。结果他觉得微微有点头痛,没有其它任何可怕的感觉。第二次自体实验似乎起于偶然。那是他在继续对动物作实验的时候。一次,他让几只狗吸入乙醚之后,狗却没有被麻醉,反而变得不安静起来,他们互相嘶咬,摔翻了一瓶乙醚。莫顿在揩干地板上的乙醚时,决定再实验一次。于是他就把一块浸透了乙醚的抹布送到鼻子前,用劲地闻了一闻。不多时,当母亲找到他时,发现他在瓶子碎片间睡着了。这次实验获得了成功。于是就有了最关键的第三次自体实验。他在这次实验中被麻醉了七八分钟。实验结束后,莫顿高兴地冲进了工作室,高呼说:“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莫顿的这些实验都是避开他人,甚至瞒着杰克逊悄悄地做的。他的动机是复杂的,既是为病人在手术中少受些痛苦,也为了追求个人的名利。确信实验成功后,莫顿便热切地期待有人让他可以做更充分的试验,以便能将乙醚正式应用到手术中去。1846年9月的一天傍晚,一名叫弗罗斯特的男子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来到他的诊所,希望拔除他的一颗牙齿。他很害怕手术,要求给他施行德国医生梅斯梅尔发明、当时风行一时的催眠术。这时,莫顿告诉他:我已经有更好的办法,并把我的手帕浸透,交给他吸。他几乎立刻便失去知觉。天黑了,海登博士擎着灯。就在这个时候,我拔下了一颗长得很牢的二头齿。脉搏变化不大,肌肉也不松弛。一会儿,他醒过来了,竟不知道对他干过些什么……随后,莫顿陆续对100多名需要拔牙的病人做了乙醚麻醉的临床试验。1846年10月16日,在波士顿马萨诸塞州全科医院的阶梯教室里,莫顿对乙醚的麻醉效能作了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公开实验。接受实验的病人名叫艾博特,他的颈部左侧生了一个肿瘤,恰恰在下颚的左下方。实验时,病人吸了一口液体乙醚,四五分钟以后,病人昏睡过去。莫顿认为可以做手术了。于是,全科医院的外科医师沃伦给病人划了一个两三英寸长的切口。使这位医师和在场的人大为吃惊的是,病人竟然一动也不动,既没有喊叫,也没有其它疼痛的表示,表明麻醉取得极大的成功。这次大约25分钟的手术结束后,沃伦医师抬头看看原来充满怀疑的观众,如今是一片敬畏的沉默;他自己也深受感动。在场的另一位著名外科医师比奇洛说出了他的心声:“我今日看到的事将会传遍全世界。”这次手术被作为局部麻醉的第一次成功案例载入医学的历史;莫顿等人也被认为是麻醉发明的先驱人物。沃伦医师退休之后在回忆这次革命性的手术时说:为手术外科医师开辟了新的纪元。外科医师们现在可以在人体最敏感的部位动手,而不再会像以往那样听到病人惨绝人寰的哀叫。有时甚至在完全失去知觉的情景下,病人还会表现出几分愉悦之感。谁能想象,一把刀划在脸孔娇嫩的皮肤上会产生纯粹是愉快的感觉呢?想象人体最敏感的膀胱受到器械的搅动,还会出现欢悦的美梦?想象关节硬化扭曲时,竟然可以产生美如天国的幻觉?但是莫顿一直将自己的研究对杰克逊保密,甚至实验成功之后仍不肯将这一药物的化学性能对外公开。直到各医院出面声明,莫顿如不公开进行药物鉴定,医院将拒绝使用他的麻醉术,莫顿才公布了乙醚麻醉的秘密。几天之后,1844年10月28日,他就为这麻醉剂取了个商品名“忘川”,并正式申请专利。在希腊神话中,“忘川”是冥界的一条河或一处平原的名字。古希腊的神秘宗教“俄尔甫斯教”把水泉区分为记忆之泉和忘却之泉,两处泉水都在勒巴迪亚附近的特洛丰尼欧斯神庙,这里被认为是冥界的入口处,冥府里的亡灵喝了忘川中的水之后,就可以忘掉自己过去生活中的全部记忆。莫顿以“忘川”作他的商品专利名,意在表明,他这麻醉剂有如“忘川”之水,在作用期内会让人丧失意识,具有广告效应。“麻醉发明者”头衔之争引发的悲剧11月12日,莫顿在获得政府的专利许可后,一面派经纪人去各地索取“忘川”试用费,同时又向国会申请发明成果奖。最后,国会拨出一张10万元的支票,却意味深长地宣称奖给“无痛外科的发明者”。在莫顿看来,他自然是理所当然的获奖者了。然而,到底谁才是“无痛外科的发明者”,却出现不同的看法。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开始了。先是杰克逊声称,早在五六年前,他就“首次通过一次试验,发现吸入纯硫酸乙醚气体,使神经系统陷于无感受性的特有状态”。杰克逊认为,是他首先揭示了乙醚的麻醉性能和应用价值,而且也是在他的启发和建议下,莫顿才去应用这一药剂的。所以,杰克逊认为,“无痛外科的发明者”应该属于他。私底下,在莫顿做过公开实验之后,杰克逊一面诱劝莫顿推迟发表实验结果,一面却抢在莫顿之先,亲自将一份报告送往巴黎的医学科学院,终于如愿以偿,使他在巴黎这一当时的世界医学圣地,被视为“麻醉的发明者”而受到热烈的欢呼。不久,杰克逊的工作也获得莫顿的认可,让他的名字列入莫顿专利权的共同享有者,抽取莫顿专利收入的百分之十。但杰克逊并不以此为满足,他坚持要求享有麻醉发明的优先权。莫顿的朋友、牙医韦尔斯也参加了这场名利的争夺。他提出的理由是他早于莫顿应用了氧化亚氮即笑气麻醉,因此他才是“无痛外科的发明者”,并应优先享有无痛麻醉发明者的荣誉。此外,克劳福德·朗的朋友肯定说,事实上,最先发明无痛麻醉的人应该是朗。于是。他们把朗的名字也提了出来,加入到这一争夺“外科麻醉发明者”的行列。随着争夺的持续,声称享有麻醉发明权的人也越来越多。如明尼苏达州的威廉·克拉克,他说自己在1842年1月里,曾对一位小姐用毛巾给予乙醚施行麻醉,让另一位牙医师无痛地拔下了一颗牙齿;还有E·马西也自称亦在1844年将乙醚用于切除皮脂性囊肿。虽然他们都没有发表过报道,但现在都要求享受麻醉的发明权。在这恼人的争夺频频发生的时期,一群来自朗的诞生地佐治亚州医学协会的医师们访问了朗,审查了他的有关实验资料,最后断定,郎确实早在1842年就将乙醚用于外科麻醉手术。但是杰克逊不满意这次调查及所得出的结论。由于各方面的争执相持不下,又由于调查的困难,议会审议持续了许多年,最后仍然得不出一个结论,引人瞩目的10万元奖金还是静悄悄地搁置在它本来所待的地方。这些麻醉的先驱人物,本来都可以在这领域为医学作出更大的贡献。但是由于陷入了名利的纷争,他们无视自己学者的声誉,并撕去师生、朋友的面纱,而把这种情谊变成为纯粹的金钱关系;他们不断地互相起诉,甚至连续地上诉和反诉,使这一场争夺进入了全国性的法律程序,一直持续了二十年,还是没有休止;最后,几个主要人物都因被名利的枷锁所束缚而不能自拔,被引向了彻底的毁灭,演出了一场著名的丑闻。医学史家马里恩·西姆斯在1877年5月号《弗吉尼亚医学月刊》上发表的《麻醉发明史》中这样记述他们三人的悲惨命运:韦尔斯、莫顿和杰克逊的死是最不足取的。韦尔斯在夺取麻醉的伟大发明的荣誉中受挫折,得了精神病,1848年在纽约自杀。莫顿因为他的工作没有得到国会的酬奖,因而大失所望,烦恼焦躁,患了脑溢血。1868年7月,他狂怒地驱车到百老汇,穿过中央公园。在公园位置较高的那头,他从马车上跳下来,跑向附近的一个池塘,去凉一凉他发烧的头脑。被劝住后又进了马车,他驱赶了一个短距离,然后跳了出来;在跳跃一个栅栏时,他跌倒在地,顿时不省人事。后来,他在奄奄一息中被送进圣·路加医院,一两小时后即死去。杰克逊住在精神病院,绝无好转的希望。这些人都死得多么的可悲啊!让我们仅仅记住由他们的劳作所产生的恩惠吧。杰克逊后来在1880年8月28日死于马萨诸塞州萨默维尔的麦克莱恩精神病院。

原标题:拯救了数十亿人的伟大发明,让我们无需默默忍受痛苦

公元1819~公元1868

    威廉·汤姆斯·格林·莫顿的名字可能在大多数读者的脑海里难以荡起记忆的涟漪,但是许多鼎鼎大名的人物却远不如他有影响,因为他是把麻醉引用到外科的主要人物。

偶尔治愈是丁香医生旗下的医疗深度报道团队,我们致力于记录人与疾病、衰老、死亡的相处方式。

威廉·汤姆斯·格林·莫顿的名字可能在大多数读者的脑海里难以荡起记忆的涟漪,但是许多鼎鼎大名的人物却远不如他有影响,因为他是把麻醉引用到外科的主要人物。

    翻阅整个历史,象麻醉剂这样被人夸口称颂的发明可谓凤毛麟角,而对人类健康有如此深刻影响的人物也屈指可数。往昔岁月如烟,外科医生锯断病人的骨头,病人则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失声于床。外科阴森可怖,不亚于魔鬼的宫殿。此情此景,回想起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让这种疼痛见鬼去吧,这无疑是任何一个人馈赠给他的同伴们的最崇高的礼物。

疾病是死亡先锋,它引导你严肃思考并反省一生所为。人之一生充满悲伤苦痛,大多时候苦痛是短暂的,但也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翻阅整个历史,象麻醉剂这样被人夸口称颂的发明可谓凤毛麟角,而对人类健康有如此深刻影响的人物也屈指可数。往昔岁月如烟,外科医生锯断病人的骨头,病人则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失声于床。外科阴森可怖,不亚于魔鬼的宫殿。此情此景,回想起来令人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让这种疼痛见鬼去吧,这无疑是任何一个人馈赠给他的同伴们的最崇高的礼物。

    1819年莫顿出生在马萨诸塞的查尔顿。他青年时就读于巴尔的摩口腔外科学院。1842年他开始当牙科医生,1842年到1843年期间,同比他稍微年长的牙科医生霍勒斯·威尔斯合作,威尔斯本人也对麻醉深感兴趣,但是他们的合作看来是双方都无利可图,情薄难系,于是在1843年末时,两个人终于分道扬镳。

这段哲思妙语是用来说给要开刀手术的病人的。十九世纪上半叶,英国圣托马斯医院手术室外,牧师要对每位即将走向手术台的病人进行如此一番布道式的疼痛宣教。彼时的外科教科书,很少谈论解除疼痛的方法,没人关心病人是否舒适。

1819年莫顿出生在马萨诸塞的查尔顿。他青年时就读于巴尔的摩口腔外科学院。1842年他开始当牙科医生,1842年到1843年期间,同比他稍微年长的牙科医生霍勒斯·威尔斯合作,威尔斯本人也对麻醉深感兴趣,但是他们的合作看来是双方都无利可图,情薄难系,于是在1843年末时,两个人终于分道扬镳。

    一年后,威尔斯开始把氧化亚氮(笑气)当麻醉剂来做实验,他在康涅狄格哈特福德的医疗中使其得以有效的利用。然而天不做美,他在波士顿做的一次公开表演却遭致失败。

疼痛被认为是不可避免的宗教苦难。

一年后,威尔斯开始把氧化亚氮(笑气)当麻醉剂来做实验,他在康涅狄格哈特福德的医疗中使其得以有效的利用。然而天不做美,他在波士顿做的一次公开表演却遭致失败。

    莫顿自己以牙科医疗为职业,专事镶牙。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得首先拔出旧牙根。在没有麻醉法之前,拔牙根会使患者疼痛不堪。寻求某种适当的麻醉手段则为当务之急。莫顿正确断定氧化亚氮不足以有效地达到他的目的。他要另辟蹊径,寻找一种更有效的麻醉剂。

人们默默地忍受着这「理所当然」的苦难,直到下面几个年轻人突破了重重失败找到了这苦难的解法——麻醉。

莫顿自己以牙科医疗为职业,专事镶牙。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得首先拔出旧牙根。在没有麻醉法之前,拔牙根会使患者疼痛不堪。寻求某种适当的麻醉手段则为当务之急。莫顿正确断定氧化亚氮不足以有效地达到他的目的。他要另辟蹊径,寻找一种更有效的麻醉剂。

    查尔斯·T·杰克逊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医生和科学家,他认识莫顿,建议他试用乙醚。乙醚具有麻醉的性质,早在三百多年前就被著名的瑞士医生和炼金家巴拉塞尔士所发现,在十九世纪初期还出现过一两份印刷的类似报告。但是杰克逊和任何写文论述乙醚的人都未曾把这种化学药品用于外科手术。

然而,这些年轻人本人,或消沉于失败的实验中,或被拖入发现权的争夺战,陷入的道德谴责与法律困境。

查尔斯·T·杰克逊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医生和科学家,他认识莫顿,建议他试用乙醚。乙醚具有麻醉的性质,早在三百多年前就被著名的瑞士医生和炼金家巴拉塞尔士所发现,在十九世纪初期还出现过一两份印刷的类似报告。但是杰克逊和任何写文论述乙醚的人都未曾把这种化学药品用于外科手术。

    在莫顿看来,乙醚可能是一种大有可为的麻醉剂。他先用它给动物(包括他的爱狗)试验,然后给自己试验。1846年9月3日,一个给病人试用乙醚的妙时良机终于出现了。一个名叫埃本·弗罗斯特的人奔进莫顿的办公室,他牙疼严重,非拔不可,情愿接受能缓解拔牙之疼的任何疗法。莫顿给他吸入乙醚,随后拔出了他的牙。当弗罗斯特恢复知觉时,诉说他没有感到疼痛。灵丹妙药!神奇!神奇!莫顿看到了展现在他眼前的一条成功、荣誉和幸运之路。

在那个尚属蒙昧的时代,也许这一切都带着某种必然性。

在莫顿看来,乙醚可能是一种大有可为的麻醉剂。他先用它给动物(包括他的爱狗)试验,然后给自己试验。1846年9月3日,一个给病人试用乙醚的妙时良机终于出现了。一个名叫埃本·弗罗斯特的人奔进莫顿的办公室,他牙疼严重,非拔不可,情愿接受能缓解拔牙之疼的任何疗法。莫顿给他吸入乙醚,随后拔出了他的牙。当弗罗斯特恢复知觉时,诉说他没有感到疼痛。灵丹妙药!神奇!神奇!莫顿看到了展现在他眼前的一条成功、荣誉和幸运之路。

    虽然这次手术有人亲眼目睹,并且波士顿的报纸在翌日也做了报导,但是仍没有引起广泛的注意。显然还需要做一次更为富有戏剧性的表演。因此莫顿请求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院年老资深的外科医生约翰·C·瓦伦博士通力合作,当众医生之面做莫顿麻醉法的实用表演,瓦伦博士点头称许,即在医院安排了一次表演。1846年10月6日,莫顿在医院围观的一大群医生和医学生的众目睽睽之下,给一个外科病人吉尔伯特·阿博特吸入乙醚,然后瓦伦博士给病人开颈取瘤。麻醉剂证明有效无疑,表演获得了非凡的成功。此次表演即刻在众家报纸上予以报导,这是随后几百年间广泛使用麻醉剂的直接原因。

笑气,让拔牙不再痛苦

虽然这次手术有人亲眼目睹,并且波士顿的报纸在翌日也做了报导,但是仍没有引起广泛的注意。显然还需要做一次更为富有戏剧性的表演。因此莫顿请求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院年老资深的外科医生约翰·C·瓦伦博士通力合作,当众医生之面做莫顿麻醉法的实用表演,瓦伦博士点头称许,即在医院安排了一次表演。1846年10月6日,莫顿在医院围观的一大群医生和医学生的众目睽睽之下,给一个外科病人吉尔伯特·阿博特吸入乙醚,然后瓦伦博士给病人开颈取瘤。麻醉剂证明有效无疑,表演获得了非凡的成功。此次表演即刻在众家报纸上予以报导,这是随后几百年间广泛使用麻醉剂的直接原因。

    在阿博特的手术几天后,莫顿和杰克逊递交了一份专利申请。虽然翌月就授予了他们专利权,但是一系列争夺优先权之举却未能避免。莫顿要求把引用麻醉的主要功劳归于己有,但却遭致其他几人特别是杰克逊的反对。莫顿希望他的发明会使他大发钱财,但却未能如愿以偿。大多数使用乙醚的医生和医院根本不付专利税。莫顿为打官司争优先权所付出的代价很快就超出了他发明所获得的金钱。他心灰意冷,穷困潦倒,于1868年在纽约市丧生,时年还不足四十九岁。

但发现者却被认为是骗子

在阿博特的手术几天后,莫顿和杰克逊递交了一份专利申请。虽然翌月就授予了他们专利权,但是一系列争夺优先权之举却未能避免。莫顿要求把引用麻醉的主要功劳归于己有,但却遭致其他几人特别是杰克逊的反对。莫顿希望他的发明会使他大发钱财,但却未能如愿以偿。大多数使用乙醚的医生和医院根本不付专利税。莫顿为打官司争优先权所付出的代价很快就超出了他发明所获得的金钱。他心灰意冷,穷困潦倒,于1868年在纽约市丧生,时年还不足四十九岁。

    麻醉剂在牙科和主要外科的用途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在估价莫顿的总影响时,主要的难题是在莫顿和其他有关人员之间怎样划分引用麻醉的功劳。要考虑的主要其他人有:霍勒斯·威尔斯、查尔斯·杰克逊和一位佐治亚医生克劳福德·W·朗。考虑到这些事实,我觉得莫顿的贡献远比任何其他人的都重要得多,因此把他列入本册。

这段发现史中,第一个登台的是威尔斯(Horace Wells)。

麻醉剂在牙科和主要外科的用途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在估价莫顿的总影响时,主要的难题是在莫顿和其他有关人员之间怎样划分引用麻醉的功劳。要考虑的主要其他人有:霍勒斯·威尔斯、查尔斯·杰克逊和一位佐治亚医生克劳福德·W·朗。考虑到这些事实,我觉得莫顿的贡献远比任何其他人的都重要得多,因此把他列入本册。

    霍勒斯·威尔斯确实是几乎在莫顿成功地使用麻醉剂两年之前就开始在自己的牙科医疗中使用过麻醉。但是威尔斯使用的麻醉剂是氧化亚氮,没有也不可能使外科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尽管氧化亚氮有某些合乎需要的性质,但是却不能作为一种强有力的麻醉剂在主要外科中单独使用(今天它与其它药物复合使用有效益,也在某些牙科医疗中有用途)。但是乙醚却是一种疗效惊人、用途多样的化学药品,它的使用使外科发生了革命。今天在极个别情况下,可以找到比乙醚更为理想的药物或复合药物,但是乙醚在被引用后的一个世纪中是最常用的麻醉剂。乙醚尽管有缺陷(它易燃,恶心是一种常见的副作用),但是金无足赤,药无完药,它可能仍是曾发明的用途最多、独一无二的麻醉剂。它便于运输,最重要的是它溶安全性和有效性于一体。

那是个眼睛澄澈、面庞温和的年轻人。

霍勒斯·威尔斯确实是几乎在莫顿成功地使用麻醉剂两年之前就开始在自己的牙科医疗中使用过麻醉。但是威尔斯使用的麻醉剂是氧化亚氮,没有也不可能使外科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尽管氧化亚氮有某些合乎需要的性质,但是却不能作为一种强有力的麻醉剂在主要外科中单独使用(今天它与其它药物复合使用有效益,也在某些牙科医疗中有用途)。但是乙醚却是一种疗效惊人、用途多样的化学药品,它的使用使外科发生了革命。今天在极个别情况下,可以找到比乙醚更为理想的药物或复合药物,但是乙醚在被引用后的一个世纪中是最常用的麻醉剂。乙醚尽管有缺陷(它易燃,恶心是一种常见的副作用),但是金无足赤,药无完药,它可能仍是曾发明的用途最多、独一无二的麻醉剂。它便于运输,最重要的是它溶安全性和有效性于一体。

克劳福德·W·朗(1815—1878)是一位左治亚医生,他在1842年就在外科手术中使用过乙醚,比莫顿的表演早四年。但是朗直到1849年才发表他的结果,此时莫顿的表演早已使乙醚的外科用途为医学界所周知。结果朗的工作仅使少数人受益,而莫顿的成功却使整个世界得福。

威尔斯是 18 世纪一个富裕庄园主家庭的孩子;19 岁,私立高中毕业,他去波士顿学习牙科。21 岁,在他的家乡,康涅狄格州的哈特福德,威尔斯开设了他自己的牙科诊所。23 岁那年,他出版了一本关于口腔健康小册子。在这份小册子中,他鼓励人们养成使用牙刷刷牙的习惯。

克劳福德·W·朗(1815—1878)是一位左治亚医生,他在1842年就在外科手术中使用过乙醚,比莫顿的表演早四年。但是朗直到1849年才发表他的结果,此时莫顿的表演早已使乙醚的外科用途为医学界所周知。结果朗的工作仅使少数人受益,而莫顿的成功却使整个世界得福。

    查尔斯·杰克逊建议莫顿使用乙醚并且还就乙醚的使用给莫顿以有益的劝告。但是杰克逊本人却从没有在一个外科手术中有效地使用乙醚,在莫顿的成功表演之前,杰克逊也未想要告诉医学界他对乙醚的认识。是莫顿而不是杰克逊冒其名誉之险,做了一次公开表演。假如患者吉尔伯特挺尸于手术台上,看来查尔斯·T·杰克逊极不可能会宣称对此表演负有任何责任。

近两百年前,这是非常先进的口腔健康理念。

查尔斯·杰克逊建议莫顿使用乙醚并且还就乙醚的使用给莫顿以有益的劝告。但是杰克逊本人却从没有在一个外科手术中有效地使用乙醚,在莫顿的成功表演之前,杰克逊也未想要告诉医学界他对乙醚的认识。是莫顿而不是杰克逊冒其名誉之险,做了一次公开表演。假如患者吉尔伯特挺尸于手术台上,看来查尔斯·T·杰克逊极不可能会宣称对此表演负有任何责任。

    威廉·莫顿在本册中应占据何等位置呢?把莫顿和约瑟夫·李斯特相比较极为恰当。两者都是医学家;两者都是由于引入了使外科和分娩发生革命的新技术而闻达于世;两者的发明在事后诸葛看来都如汤沃雪,极易做出;两者都不是最先使用这种技术的开山之人;两者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使这种技术公布于众并使其得到普及;两者都必须同他人一起分享其发明的荣誉。我把莫顿的名次排得略高于李斯特一筹,其主要原因是我认为从长远来看,麻醉的引用比外科防腐的引用是一项更为重要的发展。现代抗菌素在一定程度上毕竟可以补偿外科防腐措施上的短缺。没有麻醉,精细或长时间的手术就无法施行,甚至连简单的手术也经常回避三舍,贻误病人,以致宝刀空攥,望病兴叹。

29 岁,威尔斯已经成了哈特福德最有声誉的牙医之一。

威廉·莫顿在本册中应占据何等位置呢?把莫顿和约瑟夫·李斯特相比较极为恰当。两者都是医学家;两者都是由于引入了使外科和分娩发生革命的新技术而闻达于世;两者的发明在事后诸葛看来都如汤沃雪,极易做出;两者都不是最先使用这种技术的开山之人;两者都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使这种技术公布于众并使其得到普及;两者都必须同他人一起分享其发明的荣誉。我把莫顿的名次排得略高于李斯特一筹,其主要原因是我认为从长远来看,麻醉的引用比外科防腐的引用是一项更为重要的发展。现代抗菌素在一定程度上毕竟可以补偿外科防腐措施上的短缺。没有麻醉,精细或长时间的手术就无法施行,甚至连简单的手术也经常回避三舍,贻误病人,以致宝刀空攥,望病兴叹。

    莫顿于1846年10月的那天上午对麻醉实用方法所做的公开表演是人类史上的伟大分水岭之一。莫顿纪念碑上的碑文再恰当不过地概括了他的成就:

然而,一种具有麻醉效果的吸入式气体改变了他的人生。

莫顿于1846年10月的那天上午对麻醉实用方法所做的公开表演是人类史上的伟大分水岭之一。莫顿纪念碑上的碑文再恰当不过地概括了他的成就:

威廉·T·G·莫顿

1844 年年末的一天,康涅狄格州首府哈特福德的大街上,散步途中的威尔斯遇到了一件注定会改变整个人类手术史的事情。

威廉·T·G·莫顿

了却一切外科苦,

那天,威尔斯路过了一位前医学生科尔顿 (Gardner Quincy Colton) 的笑气巡回演出场地。那种让人兴奋、镇静进而失去了知觉的气体吸引了这位康涅狄格州知名牙医的注意。

了却一切外科苦,

麻醉济生君勋殊。

曾尝试过利用催眠术为病人止痛并遭遇失败的这位牙医开始琢磨,能不能使利用这种气体在牙科手术时为病人镇痛?

麻醉济生君勋殊。

往昔手术撕心碎,

见到笑气的第二天,威尔斯把演示笑气的科尔顿请到了自己的诊室,利用笑气的帮助拔掉了自己的一颗坏牙。令威尔士惊讶的是,只感到一点儿疼。

往昔手术撕心碎,

君握科学解病除。

苏醒过来的那一刻,他感慨:

君握科学解病除。

拔牙新纪元到来了

从考尔顿那里学会了笑气的制作方法,威尔斯开始在其后所遇到的拔牙病例中使用笑气以减轻患者的痛苦。

为了将笑气的使用推广开来,威尔斯向哈佛大学申请公开演示笑气麻醉,1845 年,在哈佛医学院的一间教室中,他进行了公开演示。

那是在 1845 年的 1 月 20 日,威尔斯为一位吸入笑气的学生拔牙。然而,那次的笑气极量偏小,手术接近尾声时那位同学开始扭动、极不配合,甚至痛呼出声。

现场围观的学生和医师们开始口哨和讥讽,整个阶梯教室里「骗子」的吵闹声此起彼伏。

一场原本应大获成功、影响深远的展示变成了一场闹剧,威尔斯也因此被受打击。

两周后,回到哈特福德的威尔斯开始挂牌出租自己家的房子,几个月后,把病人全部转给了自己的学生,威尔斯决定去欧洲作旅行推销员。

图片 2

麻省总医院演示麻醉的教室 薄禄龙提供

缺少麻醉的外科手术

是一种「酷刑」

外科手术对麻醉的需求可以追溯到很久之前,也曾有许多人尝试过用各种方式进行手术镇痛,比如催眠,甚至吸入二氧化碳,但毫无疑问,这些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被伍尔芙尊称为「英国小说之母」的伯尼(Fanny Burney),曾描述过她恐怖的手术经历。1811 年 9 月 30 日,她进行过乳腺癌切除术。伯尼事后记录到:

我上了手术床,一块丝质的手帕放在我的脸上。七名医护人员围住了我,透过手帕,我看见闪闪发光的钢刀。接着是一阵寂静……当恐怖的钢刀刺入乳房,我无法控制地开始哭泣。我大声尖叫,并持续了整个手术过程,那简直是一种酷刑。

虽然痛苦,但那是一次成功的手术——手术后,伯尼又活了 29 年,但记忆里增加了一份残酷——任何能唤起起这次手术的事,都让她不寒而栗。

俗称笑气的氧化亚氮并不是什么新鲜东西,早在 1772 年,英国化学家们就已经发现了它。最初,这种气体曾被认为能够传播瘟疫。

直到英国化学家戴维(Humphry Davy)发现这种气体能够缓解疼痛,还能让人欣快并且笑出声来。

当时,年仅 20 岁的戴维利用自己和各种动物来对这种神奇的气体做了各种实验,这位年轻人记录了自己身上那愉悦的感觉:

我的胸膛并未燃烧可耻的烈火,两颊却泛起玫瑰红色。我的双眸充涨闪耀的光辉,我的嘴唇喃喃自语,四肢不知所措,好像有新生的力量负伤了我的身体。

22 岁那年,在《化学与胜利之研究:主要关于笑气》的文章中,戴维大胆预言:

笑气能缓解身体的疼痛,可以善加利用在外科手术中,而且不会有大量出血的情况发生。

然而,戴维的手下并没有学生继续研究笑气在外科手术中的应用。

但笑气导致欣悦的能力让它成了一种「摇头丸」般的存在,它成为邮轮上远航途中的助兴节目,还能像杂耍一般给观众带来谜之体验。

靠着在美洲大陆上贩卖这种气体,左轮手枪的发明者柯尔特(Samuel Colt)赚到了第一桶金,申请了左轮手枪的专利。

然而,在这场盛宴中,笑气却成了一种不折不扣的「轻佻」的气体,很少有人肯把手术镇痛这种这种严肃的工作跟它联系起来,《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中曾认为——也许是它(笑气)导致兴奋,让人「High」的能力阻碍了人们将其用于手术镇痛。

乙醚登上麻醉舞台

患者说:「我一点也不疼」

威尔斯几乎退出舞台后,他在哈佛演示中的助手莫顿(William T. G. Morton)走上了舞台。

与威尔斯高富帅的经历完全不同,莫顿的故事更像个屌丝崛起的故事。

莫顿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他做过书记员、印刷工、推销员,21 岁前,他已经辗转美国东海岸从北到南的数个城镇以各种方式打工赚钱。在关于他的各种传记中,有人提到了他空手套白狼的惯用手法:「赊账买货,出售,赚钱」。一位当时的商贩同行评价他时说:「行为狡猾、狂妄而大胆」。

而所有这些特质,暗合了那个年代的浮躁气氛,也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纷争

莫顿在 1844 年进入了哈佛医学院,虽然这段学习经历后来依旧以嗣业告终,这段经历带给他的收获却远超过一张毕业证。

他成了威尔斯那场失败的演示实验的助手,并结识了化学家杰克逊(Charles T. Jackson)。

当莫顿向杰克逊叙述了威尔斯的那场实验之后,杰克逊向莫顿建议了另一种气体——乙醚。

杰克逊说,自己曾在实验室吸入过它,之后竟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当然,也有另一种说法是,杰克逊告诉莫顿,自己曾在拔牙时使用过乙醚进行镇痛。

作为一种易挥发的气体,乙醚是笑气的前辈,它早在 1275 年就已被人发现,1540 年,一位普鲁士人发明了乙醚合成的方法,大约在同一时期,就有一声已经发现了乙醚具有催眠作用。

得到乙醚后,莫顿着了迷,他现在宠物和自己身上进行了实验。1846 年,9 月 30 日,他成功应用乙醚为病人拔除了坏牙,麻省总医院的外科医生比奇洛在报纸上注意到了这条新闻,找到莫顿并目睹了整个过程后,他决定为莫顿安排一次公开演示。

10 月 16 日,麻省总院的一间圆形阶梯教室内,很多高年资医生齐聚一堂,希望亲眼看看乙醚麻醉的神奇功效是否可信。那一天,68 岁的外科主任亲自主刀,切除一名 20 岁病人的颈部血管瘤,莫顿在一旁手持乙醚方便病人吸入。

手术结束,那位病人说:

尽管我知道是在做手术,但一点也不疼

图片 3

早期麻醉的工具 薄禄龙提供

莫顿的演示无疑是非常成功的,第二天,就有一位在场医生利用乙醚麻醉完成了一台上肢肿块切除手术。

然而,这场演示也拉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医学史纷争的序幕。

那之后不久,杰克逊坐不住了,他跑出来坚称自己发现了乙醚的麻醉特性。

同样,威尔斯宣称,是他最先将笑气用作止痛药,这才启发了莫顿和杰克逊。

目前的一些文件记录显示,这三个人的确曾在不同场合碰面沟通,聊起过笑气、乙醚的麻醉特性。但表面上,谁都没有表现出极大的兴趣。研究笑气时,自小生活优裕的威尔斯并没有试图为这项发现申请专利,他认为这个发现能够惠及所有徘徊于病痛之苦的患者,应当分文不取,如同空气一样为所有人共享。

而乙醚麻醉试验成功的莫顿想到的却是这种气体的广阔钱景,他甚至曾隐瞒给患者吸入的麻醉气体,将乙醚混上柠檬香料,命名为 Letheon,并于一个月后为其申请了专利。

麻醉,造福了无数患者

却没有人猜到发明者的结局

在芬斯特(Julie M. Fenster)那本拿到了美国麻醉学会 2003 年科普图书奖的麻醉史书《乙醚日》中,她写道:

考虑到拔牙是一项疼痛又简单的手术,而麻醉可以为从业者带来低风险和高收益,在 19 世纪,牙科是吸入麻醉的一个理想舞台。

威尔斯、莫顿,也许都是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做了几乎接近正确的事情。

然而,在这个故事里,他们猜对了开头,却没有人能猜对结局。

申请专利后,医疗团体则谴责莫顿为乙醚申请专利的行为,认为作为治病救人的医生,这行为既偏狭又不正当,而莫顿则声称自己申请专利是为了免于乙醚遭到滥用,并收回自己在研究实验过程中所花掉的经费。

当报纸上关于乙醚麻醉的专利问题争论正酣时,杰克逊提出和莫顿共享麻醉专利,美国境内 10% 的麻醉收益归其所有。

这场专利争夺一度闹到法庭,延续了十数年,1862 年,纽约州法院裁定,乙醚麻醉仅算是发现而非发明,没有资格申请专利保护。

而旷日持久的争论官司,却让莫顿精神疲惫、一贫如洗。

莫顿的乙醚实验后,欧洲大陆上的威尔斯听说了苏格兰医生辛普森把氯仿用在无痛分娩上,他的关注点转移到了氯仿身上。

1848 年,回到美国后,威尔斯开始研究氯仿,就像在笑气身上所做的事情一样,他开始嗅闻氯仿,并上了瘾,再过量使用中发生了精神错乱。在氯仿的作用下,威尔斯走上纽约街头,往妓女身上泼酸,遭到了逮捕。

1848 年的 1 月,因为不敢面对自己身败名裂的后果,33 岁的威尔斯选择了割断腿部动脉自杀,下刀前,他吸入了麻醉剂量的氯仿。

1868 年,《大西洋月刊》上刊登了杰克逊请人撰写的文章,指明他是乙醚麻醉发现者,莫顿气急败坏,决定前往纽约与主编理论。

在那个暑热难耐的纽约,49 岁的莫顿中暑跌倒,死在妻子的怀中。

次日的《纽约导报》报道:一位来自波士顿的男士,昨天在第 110 街与第六大道交界处昏迷,送往圣卢克医院途中死亡。此后一天,这家报纸补充说明道:

纽约昨日因中暑死亡的人士中包括威廉·莫顿,他将麻醉引入手术,对缓解人类手术疼痛贡献巨大。

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要人物杰克逊博学多才,与莫顿的麻醉专利之争最终让他精神错乱,死于波士顿的一所精神病院

一座医学史上的无字碑

就在 1841 年,当时法国最伟大的外科医生维尔佩奥 (Alfred Velpeau) 曾公开表示:

要在手术中免除疼痛,那是妄想!在我们的年代,这是不可能的希冀。切割的器械与手术的疼痛是患者心中无法分割的两个年头,而我们外科医生也必须承认这两者相伴相随。

就在 5 年后,乙醚麻醉的出现打破了这块坚冰,毫无疑问,这是人类手术史上的一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明。

与这项发明相伴的那些年轻人们——莫顿公开演示乙醚麻醉时仅 27 岁,其他人取得发现的年龄分别是:戴维 22 岁,威尔士 29 岁,朗 27 岁,最老的杰克逊,也仅有 41 岁。

几个年轻人,成为了现代全麻的先驱人物

不同于同时代的其他科学天才,他们不过是普通人,甚至各有致命的个性缺陷,威尔斯心思敏感,却不能容忍任何错误;莫顿精明大胆,却自私贪婪……

但无论如何,这些人身上的冒险与实践精神贯穿了这段历史的始终,又因为他们身上的个性缺陷与那个时代的局限,对于这项发明的归属,也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早在 1857 年,就曾有位慈善家建立了一个募捐委员会,试图用慈善手段为莫顿的伟大发现取得报酬。

莫顿死后,委员会出版了《乙醚麻醉发现之历史备忘录》,将莫顿作为吸入麻醉的发现者为其正名,并将募得的金钱给予了莫顿的家庭,作为对他「多年来试图借此发现谋求财富所陷入的道德谴责与法律困境」的一点补偿。

而威尔斯那场笑气的演示虽然失败了,却启发了人们利用吸入进行麻醉的可能,对莫顿手术的成功有着巨大的助力。

莫顿去世那年,在波士顿市政府资助下艺术家汤姆斯·李(Thomas Lee)建造了一座乙醚纪念碑,那是块无字碑,至今仍树立在波士顿人民公园里,用以纪念那些为现代麻醉学发展做出贡献的人。

图片 4

无字碑 薄禄龙提供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作为外科麻醉之用的乙醚已逐渐淡出历史舞台,笑气仍活跃在 65% 的麻醉程序中。

现代麻醉学之父的名誉归属仍有争议,但基本公认由威尔斯和莫顿共享。

参考文献:

Ether Day,Julie M. Fenster

They Inhaled New York Times,2001

影响世界牙医学发展的名人名事 2013 牙科博览

麻醉往事:那一刻,科学战胜了疼痛, 薄禄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文学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莫顿简介,麻醉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