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

2019-12-22 02:11 来源:未知

贼退示官吏并序

元结

  癸亥岁,西原贼入道州,点火杀掠,几尽而去。后年,贼又攻永破邵,不犯此州边鄙而退。岂力能克敌欤?盖蒙其伤怜而已。诸使何为忍苦征敛?故作诗生龙活虎篇以示官吏。

  昔岁逢太平, 山林七十年。
  泉源在庭户, 洞壑当门前。
  井税有常期, 日晏犹得眠。
  蓦地遭世变, 数岁亲戎旃。
  今来典斯郡, 山夷又纷然。
  城小贼不屠, 人贫伤可怜。
  是以陷邻境, 此州独见全。
  使臣将王命, 岂比不上贼焉?
  今被征敛者, 迫之如火煎。
  何人能绝人命, 以作时世贤?
  思欲委符节, 引竿自刺船。
  将家就鱼麦, 归老江湖边。

  此诗和《舂陵行》都是我反映社会实际,同爱人民贫困的代表作,而在责备统治者对横祸人民的背公营私上,此诗词意更为深沉,情绪更进一层愤激。

  诗前的序交待了作诗的来头。乙未岁,即李豫广德元年(763),十10月,青海境内的少数民族“西原蛮”发动了反驳唐王朝的武装起义,曾攻占道州(州治在今海南冷水滩区)达十二月余。第二年二月,元结任道州知府,三月“西原蛮”又拿下了挨近的三明(州治在今新疆零陵)和邵州(州治在今山东锦州),却从不再攻道州。诗人认为,这并非官府“力能克敌”,而是由于“西原蛮”对阵役中道州百姓的“伤怜”,相反,朝廷派到地点上的租庸使却不可能怜恤人民,在道州全体成员“朝餐是草根,暮食乃木皮”(《舂陵行》)的状态下,依旧狠毒征敛,有感于此,小编写下了那首诗。元结把起义的少数民族称之为“贼”,纵然表现了他的一般见识,但在诗中,他把“诸使”和“贼”相比起来写,通过对“贼”的兼具确定,来搭配官吏的严酷残酷,那对本身也是个“官吏”的撰稿者来讲,是充裕宝贵的。

  全诗共分四段。第意气风发段由“昔年”句至“日晏”句,先写“昔”。头两句是对“昔”的总的回顾,交代他在作官以前短时间的蛰伏生活,正逢“太平”盛世。三、四句写山林的隐逸之乐,为后文写官场的乌黑和希图归山林下作铺垫。那生龙活虎段的主导是“井税有常期”句,所谓“井税”,原意是安分守己东汉井田制抽取的赋税,这里借指古时候按户籍征取定额赋税的租庸调法;“有常期”,是说有早晚的限度。分明小编把百姓未有额外担当看作是年纪立春的重大标识,是“日晏犹得眠”即人民能平静的根本原由,对此打开了开心陈赞,便为后边揭穿“今”时统治者大肆勒索人民设下了伏笔。

  第二段从“乍然”句到“此州”句,写“今”,写“贼”。前四句先轻易描述本人从出山到蒙受变乱的通过:安史之乱以来,元结亲自参与了诛讨乱军的战争,后来又任道州抚军,正碰上“西原蛮”发生变乱。因而引出后四句,重申城小未有被屠,道州独能促使的案由是:“人贫伤可怜”,也即“贼”对道州平民磨难的怜悯,这是对“贼”的礼赞。此诗题为“示官吏”,作诗的主要指标是揭秘官吏,告戒官吏,所以写“贼”是为着写“官”,下文才是全诗的着力。

  第三段从“使臣”句至“以作”句,写“今”,写“官”。风流倜傥初步用反问句把“官”和“贼”对照起来写:“使臣将王命,岂比不上贼焉?”奉了天王之命来催征赋税的租庸使,难道还比不上“贼”吗?那是攻击官吏,置之不顾丧乱地区布衣黔黎坚决仍旧结党营私的义愤之词,是元结关怀人民贫苦的神来之笔。而下两句指陈事实的直白描写:“今彼征敛者,迫之如火煎”,更活画出大器晚成幅虎狼官吏陷民于水火的足履实地情景。和前边“井税”两句相呼应,与“昔”产生显著相比,对征敛官吏的揭秘越发浓郁有力。接下来的两句:“何人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意为怎可以断绝人民的生路,去做一个立刻统治者所认为的高人官吏呢?以反问的语气作出了相对否认的对答,揭发了“时世贤”的残民本质。“绝人命”和“伤可怜”相对应,“时世贤”与“贼”作相比较,这里对“时世贤”的吐槽鞭策之意拾分同理可得。更为宝贵的是作家在这里公开评释自个儿不愿“绝人命”,也不愿作“时世贤”的决绝态度,并以此作为对其它官吏的意气风发种告戒。

  第四段由“思欲”句至“归老”句,向官吏们坦露本身的耐心。我是个官吏,他是不能违“王命”的,可是作“征敛者”吧,他又不愿“绝人命”,怎么着对待那大器晚成冲突的情境呢?作家的答问是:宁愿弃官,归隐江湖,也实际不是去做这种残民邀功、取媚于上的所谓贤臣。那是对统治者征敛无期的抗议,从当中我们得以领悟地触摸到作者那颗爱民如子的紧俏之心。

  元结在政治上是一个人富有仁政爱民理想的廉洁官吏;在文化艺术上批驳“拘限声病,喜尚相通”(《箧中集序》)的浮艳诗风,主张发表管工学“救时劝俗”(《文编序》)的社会功效。那首诗无论叙事抒情,都指陈事实,直抒己见,没有点镂空矫饰的印痕,而诗中这种忧时爱民的拳拳之心激情,如从胸中自然倾泄,自有大器晚成种使人陶醉之处,亦自能在质朴之中成其浑厚,呈现出元结诗质朴简古、平直切正的无出其右特征。沈德潜说:“次山诗自写胸次,不欲规模古时候的人,而奇响逸趣,在华夏族中另辟门径。”(《宋词别裁》)那样的评价是适当的。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