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劳送客亭,宋词鉴赏

2019-12-22 02:10 来源:未知

劳劳亭

图片 1

中外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李白

劳劳亭南梁:李十七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天下忧伤处, 劳劳送客亭。
  春风知别苦, 不遣柳条青。

全世界伤心处,劳劳送客亭。

译文及注释

  劳劳亭,三国吴时建,故址在今阿德莱德城厢南,是唐朝欢送之所。李拾遗写那首绝句时,春风初到,柳条未青,应当是新岁时令。然而,作家要写的不要那座古亭的春色,只是因地起意,借景抒情,以亭为题来发表人间的分别之苦。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

译文

  诗的前两句“天下忧伤处,劳劳送客亭”,以极端洗炼的笔墨,中度回顾的把势,破题而入,直点题旨。就句意来讲,这两句正是屈子《楚辞·少司命》所说的“悲莫悲兮生别离”和江淹《别赋》所说的“六神无主者,唯别而已矣”。但小说家既以亭为题,就超出一步,透过风流浪漫层,不说满世界伤心事是分离,只说天下忧伤处是离亭。那样直中见曲,胜过了分手之事来写告辞之地,高出了拜别之人来写送客之亭,立言就更抢眼,运思就更蝉衣,而读者自会因地及事,由亭及人。

劳劳亭:在今圣Pedro苏拉市东北,古新亭南,为古时欢送之所。《景定建康志》:劳劳亭,在城南十三里,古拜别之所。吴置亭在劳劳山上,今顾家寨大路东即其所。《江扬州志》:劳劳亭,在江宁府治西北。

环球最痛苦之处,正是那告辞的劳劳亭。

  可是,那首诗的至极纯熟之处,还不是地点这两句,而是它的后两句。在上两句诗里,诗人为了有力地显示主题,极言握别之苦,已经把诗意推到了高峰,就好像再未有怎么话好讲,未有进一层盘旋的后路了。要是后两句只就上两句枯燥无味地加以引伸,全诗将纤细无力,索然无味。而小说家才思所至,就亭外柳条未青之景,溘然转过笔锋,以“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那样两句,另翻新意,振起全篇。

知:理解。

春风也驾驭离其他悲苦,不催那柳条儿发青。

  那风姿浪漫出其不意的点睛之笔,出自作家的拉长联想。《文心雕龙·物色篇》说:“诗人感物,联类不穷。”诗思往往是与联想俱来的。作家在考虑时要善用由甲及乙,由乙及丙。联类越广,转折和档期的顺序越来越多,诗篇就越有深度,也越珠圆玉润。古时有折柳离其他风俗习贯,所以有个别骚人写拜别时常想到倒挂柳,在柳树上做小说。譬喻王季凌的《告别》:“水柳DongFeng树,青青夹御河;近日攀折苦,应为别离多”,就是从柳树生意,考虑也很深曲;但就作家的联想来说,只可是把辞别与倒插杨柳这两件本来有关联的东西联在了联合,而在诗中就算谈到杨柳是“DongFeng树”,却从没把告别一事与DongFeng相联。青莲居士的这两句诗却不仅因告辞想到折柳,更因柳树想到柳眼拖青要靠春风吹拂,进而把分手与春风这两件本来毫不相干的事物联在朝气蓬勃道了。假使说王诗的联想依然一向的,那么,李诗的联想则是间接的,其联想之翼就飞得更远了。

遣:让。

注释

  应当说,古诗中,从辞行写到折柳,再从水柳写到春风的诗,并不是头一无二。杨巨源的《折倒插杨柳》:“水边水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憔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写得也具见巧思,但与李拾遗的这两句诗比较,显得巧而不奇,而李供奉则是把联想与幻想结合为大器晚成的。小说家因送别时柳条未青、无枝可折而生奇想,想到那是春风故意不吹到柳条,故意不让它发青,而春风之所以不让柳条发青,是因为得悉送别之苦,不忍看见人间折柳拜其余外场。从作家的沉凝说,那是联想兼奇想;而假如从点子手法来讲,这是托物言情,移情于景,把自然无知严酷的春风写得有知有情,使它与相别之人同具惜别、伤别之心,进而化学物理为本人,使它成了作家的情阳江身。李锳在《诗法易简录》中称道这两句诗“奇警无伦”,提议其“妙在‘知’字、‘不遣’字”,便是发聋振聩的比手画脚。

图片 2

⑴劳劳亭:在今Adelaide市西南,古新亭南,为古时欢送之所。《景定建康志》:劳劳亭,在城南十三里,古告别之所。吴置亭在劳劳山上,今顾家寨大路东即其所。《江夏洛蒂志》:劳劳亭,在江宁府治西北。

  与李翰林的那首诗不约而合、相映生辉的有李商隐的《离亭赋得折柳树》诗的率先首:“暂凭樽酒送无憀,莫损愁眉与细腰。人世死前唯有别,春风争拟惜长条。”对照之下,两诗都是离亭为题,都以从告别想到水柳,从垂柳想到春风,也都把春风写得深知离别之苦,对世间的告辞满怀同情。但两诗的观点雷同,而结论却全然相反:李供奉伪造春风因不愿见到折柳诀其余外场,而不让柳条发青;李义山却设想春风为了让大家在临别之时从折柳相赠中表明一片情意,获得一些慰藉,而不惜柳条被人攀折。那注脚,同生龙活虎主题材料,能够有各样不一致的理念,不相同的写法。作家的杜撰是足以随性所欲飞翔的,而想象的园地又是十二万分广阔的。

译文

⑵知:理解。

大地最难受的地点,正是那握别的劳劳亭。

⑶遣:让。

春风也理解离其他切身痛苦,不催这柳条儿发青。

仿效资料:

图片 3

1、詹福瑞 等 .李太白诗全译 .潮州 :安徽人民出版社 ,1997 :939 .2、李十一 .李供奉集(插图本) .西安 :万卷出版公司 ,二〇〇九 :326 .3、李十二 .李拾遗全集 .东京(Tokyo卡塔尔 :中华书店 ,一九七七 :1150 .

赏析

赏析

此诗的前两句“天下痛苦处,劳劳送客亭”,作家以极度简单的笔墨、中度回顾的花招,破题而入,直点题旨。单就句意来讲,这两句便是屈平《九章·天问·少司命》所说的“悲莫悲兮生别离”和江淹《别赋》所说的“六神无主者,唯别而已矣”。但作家既以亭为题,就超越一步、透过生机勃勃层,不说天下痛苦事是分手,只说全球优伤处是离亭。那样直中见曲,高出了拜别之事来写告别之地,越过了送别之人来写拜别之亭,立言就更抢眼,运思就更抽身。而读者自会因地及事,由亭及人。

  此诗的前两句“天下难过处,劳劳送客亭”,小说家以无比轻易的笔墨、中度总结的一手,破题而入,直点题旨。单就句意来说,这两句正是屈子《天问·楚辞·少司命》所说的“悲莫悲兮生别离”和江淹《别赋》所说的“六神无主者,唯别而已矣”。但作家既以亭为题,就高出一步、透过蓬蓬勃勃层,不说全世界痛楚事是分离,只说全球难熬处是离亭。那样直中见曲,凌驾了抽离之事来写告辞之地,超越了离别之人来写辞别之亭,立言就更抢眼,运思就更摆脱。而读者自会因地及事,由亭及人。

图片 4

  可是,那首诗的高明之处并非上边这两句,而是它的后两句。在上两句诗里,诗人为了有力地出示大旨、极言告辞之苦,建议天下难过之地是离亭,也正是说天下忧伤之事莫过于告别,已经把诗意推到了山上,如同再未有什么样话好说,未有进一层盘旋的后路了。借使后两句只就上两句兴致索然地加以引伸,全诗将纤细无力,索然没味。而散文家才思所至,就亭外柳条未青之景,猛然转过笔锋,以“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那样两句,别翻新意,另辟诗境。

唯独,那首诗的精干之处并不是上面这两句,而是它的后两句。在上两句诗里,小说家为了有力地展现大旨、极言送别之苦,建议天下难熬之地是离亭,也等于说天下伤心之事莫过于告别,已经把诗意推到了尖峰,就如再没有怎么话好说,未有进一层盘旋的后路了。尽管后两句只就上两句平淡无奇地加以引伸,全诗将苗条无力,索然没味。而作家才思所至,就亭外柳条未青之景,倏然转过笔锋,以“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那样两句,别翻新意,另辟诗境。

  那意气风发出人意外的神来之笔,出自作家的丰盛联想。《文心雕龙·物色篇》说:“诗人感物,联类不穷。”诗思往往是与联想俱来的。小说家在商讨时,要善用由甲及乙,由乙及丙。联类越广,转折和档期的顺序更多,诗篇就越有深度,也越一唱三叹。王季凌的《离别》诗“水柳DongFeng树,青青夹御河。近些日子攀折苦,应该为别离多”,也是从倒插杨柳生意,思谋也很深曲;但就小说家的联想来说,只不过因古时有垂柳离别民俗,就把辞行与水柳这两件本来有挂钩的事物联系在了合伙,而诗中就算聊起垂枝柳是“DongFeng树”,却还没把告辞一事与DongFeng相联。诗仙的这两句诗却不仅因送别想到折柳,更因杨柳想到柳眼拖青要靠春风吹拂,进而把分手与春风这两件本来毫不相干的东西联在了协同。倘诺说王诗的联想照旧直接的,那么李诗的联想则是直接的,其联想之翼就飞得更远了。

图片 5

  应当说,在北齐诗句中,从辞行写到折柳,在从折柳写到春风的诗,并不是唯风流倜傥。杨巨源的《折柳树》诗“水边水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唯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写得也具见巧思,但与青莲居士这两句比较,就显得巧而不奇。李供奉的这两句诗是把联想和幻想结合为生龙活虎的。小说家因握别时柳条未青、无枝可折而生奇想,想到那是春风故意不吹到柳条,故意不让它发青,而春风之所以不让柳条发青,是因为获悉告辞之苦,不忍见到凡尘折柳拜别的场合。从作家的思谋说,那是联想兼奇想;而要是从点子手法来讲,那是托物言情,移情于景,把自然无知暴虐的春风写得有知有情,使它与相别之人同具惜别、伤别之心,进而化学物理为本人,使它成了小说家的情齐齐哈尔身。

那生龙活虎出人意外的点睛之笔,出自散文家的拉长联想。《文心雕龙·物色篇》说:“作家感物,联类不穷。”诗思往往是与联想俱来的。小说家在酌量时,要善用由甲及乙,由乙及丙。联类越广,转折和等级次序越来越多,诗篇就越有深度,也越歌声绕梁。王季凌的《拜别》诗“垂柳DongFeng树,青青夹御河。前段时间攀折苦,应该为别离多”,也是从柳树生意,考虑也很深曲;但就作家的联想来讲,只然则因古时有科柳握别风俗,就把拜别与柳树这两件本来有关联的东西联系在了一同,而诗中固然提及科柳是“DongFeng树”,却从不把拜别一事与DongFeng相联。李拾遗的这两句诗却不但因拜别想到折柳,更因柳树想到柳眼拖青要靠春风吹拂,进而把分手与春风这两件本来毫不相干的东西联在了伙同。假诺说王诗的联想依旧直接的,那么李诗的联想则是直接的,其联想之翼就飞得更远了。

 与李翰林的那首诗不期而同、交相辉映的有李义山的《离亭赋得折科柳二首》之风流浪漫:

图片 6

 暂凭樽酒送无憀,莫损愁眉与细腰。

应当说,在明清诗篇中,从离别写到折柳,在从折柳写到春风的诗,并不是绝无只有。杨巨源的《折倒插杨柳》诗“水边倒挂柳曲尘丝,立马烦君折一枝。只有春风最相惜,殷勤更向手中吹”,写得也具见巧思,但与李翰林这两句相比,就彰显巧而不奇。李供奉的这两句诗是把联想和幻想结合为风姿罗曼蒂克的。作家因离别时柳条未青、无枝可折而生奇想,想到那是春风故意不吹到柳条,故意不让它发青,而春风之所以不让柳条发青,是因为获悉告辞之苦,不忍见到尘寰折柳握其余排场。从小说家的思维说,那是联想兼奇想;而黄金年代旦从议程手法来说,这是托物言情,移情于景,把自然无知残暴的春风写得有知有情,使它与相别之人同具惜别、伤别之心,进而化学物理为本人,使它成了小说家的情丝化身。

 人世死前唯有别,春风争似惜长条。

图片 7

  对照之下,两诗都是离亭为题,都以从送别想到柳树,从水柳想到春风,也都把春风写得深知握别之苦,对世间的辞行满怀同情。但两诗的观点相似,而结论却截然相反:李翰林虚构春风因不愿看到折柳拜别的排场而不让柳条发青;李义山却先说告别之人不忍折损杨柳的闲事,再假造春风为了让大家在临别之时从折柳相赠中表明一片情意,得到一些安抚,而不惜柳条被人攀折。这说明,同风度翩翩主题素材可以有各样分歧的考虑、差别的写法。小说家的想象是足以专断飞翔的,而想象的世界又是极其广阔的。

与李十一的那首诗不谋而合、相映生辉的有李义山的《离亭赋得折柳树二首》之生机勃勃:

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资料:

暂凭樽酒送无憀,莫损愁眉与细腰。

1、陈邦炎 等 .宋词鉴赏辞典 .上海 :东京辞书出版社 ,1981 :358-359 .2、陈邦炎 .唐人绝句鉴赏集 .新奥尔良 :北岳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0 :65-67 .

尘凡死前唯有别,春风争似惜长条。

作文背景   此诗所作时期已难以确考,似为李隆基天宝八载(749年)李十五漫游钱塘时作。詹锳《李翰林诗文系年》:”为去朝今后所作,不知确在何年,姑系于此(指天宝八载)。

对待之下,两诗都以离亭为题,都是从告辞想到柳树,从科柳想到春风,也都把春风写得深知告辞之苦,对人间的离别满怀同情。但两诗的落脚点相符,而结论却截然相反:青莲居士设想春风因不愿见到折柳握别之处而不让柳条发青;李义山却先说送别之人不忍折损柳树的细节,再虚构春风为了令人们在临别之时从折柳相赠中表明一片情意,获得一些温存,而不惜柳条被人攀折。那表明,同后生可畏主题素材能够有各类差异的思虑、不一样的写法。诗人的虚构是足以随意飞翔的,而想象的园地又是极致广阔的。

图片 8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劳劳送客亭,宋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