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邦彦古诗词鉴赏,全文及赏析_李石

2019-12-12 14:09 来源:未知

长相思慢·夜色澄明

  周邦彦  

  夜色澄明,天街如水,风力微冷帘旌。幽期再偶,坐久相看才喜,欲叹还惊。醉眼重醒。映雕阑修竹,共数流萤。细语轻盈,仅银台、挂蜡潜听。自初识伊来,便惜妖娆艳质,美眄柔情。桃溪换世,鸾驭凌空,有愿须成。游丝荡絮,任轻狂、相逐牵萦。但连环不解,流水长东,难负深盟。

  那是生机勃勃首情词。上片写材质重逢。初始三句景物描写,点明重逢日子。在早秋的清晨,意气风发轮月球悬于天际,使夜色明亮如昼,天宇碧澈如水,春和景明,拂着帘儿、旗儿,天气宜人,夜静悄悄,那是一个对象幽会的良夜。“幽期再偶”四句,写情侣重逢,那重逢使几个人又惊又喜,又叹又悲,真是惊惶失措,是梦之中,是醉中,是醒时?令人匪夷所思不定。“坐久相看才喜”一句,细腻地勾画了重逢时先疑是梦,是醉,最终才弄清不是梦、不是醉而是醒时的心绪历程,那是以平易之语,道出了公众重逢时惊奇之状。那便是“状难状之景,如在当下”。那欣喜悲叹又为下片倒叙的不幸抽离埋下伏笔。“映雕阑修竹”四句,是旧雨重逢兴奋之后,多人在“夜色澄明”的天幕下偎坐谈情。旁边是雕阑的绣楼,瑟瑟的翠竹,环境杰出而清幽。一个“映”字,又点出明亮的月之皎洁,“雕阑”、“修竹”、“流萤”均在月光下心心念念,同不经常间又富有生机勃勃种诗情画意的朦胧美。他们细语轻盈地说着接连不断情话,那时候天宇下的一切都以静悄悄的,就如都已经入梦,然则,唯有房内银灯还在熠熠发亮,它就好像正在悄悄地听相恋的人的耳语缠绵。那意气风发段相爱的人幽会,运用景物映衬,写得既幸福又文雅,特别银灯“潜听”,以拟人手法付与银灯以欢畅、好奇、关切之情,更是神来之笔。那正如王忠悫所说:“言情体物,穷极工巧”。(《尘世词话》)“银台”、“柱蜡”均指灯炬。

  下片回想初识情景。“自初识伊来”三句,言他初识佳人时,她是那么柔媚艳丽,那美目流盼,多愁多病。一个“惜”字写出对材质的珍爱。初次相遇,看到他仙姿绰约,认为自个儿到了桃源仙境,又感觉驭鸣鸾凌空飞上九霄宫,多么期望与她结为百余年伴侣。然则“游丝荡絮”三句,笔锋大器晚成转,写出了初识后的困窘。他们的小运像“游丝荡絮”,任微风狂飘追逐牵萦,四个有相恋的人不能不各自西东。行文至此,与上片的重逢时“惊”、“喜”、“叹”、“梦”的繁杂激情作了相应。此处用笔真是伏蛇千里。结语“但连环不解”三句,又回到日前,写重逢,呼应上片的“细语轻盈”,写他们的城下之盟。多少人的爱意如连环紧扣,永不解散;如春水东流,源源不绝。这里以五个形象比喻爱情永存。

  陈廷焯言:“词至美成,乃有数以十万计,前收苏秦之终,后开姜史之始,自有诗人以来,一定要推为巨匠。后之为词者,亦难出其范围。然其妙处,亦不外沉郁顿挫。顿挫则有态度,沉郁则极深厚。既有态度,又极深厚,词中三昧,亦尽于此矣。”(《白雨斋词话》卷黄金年代)本词亦表现了沉郁顿挫之美。沉郁,指情感的深沉含蓄。顿挫,指手法变化多种。全词写恋人重逢之盛情,从轨道上,先叙重逢,后写初识,最终写眼下,中间插入初识之恋。在表述心思上,爆发了纡徐波折之妙。人花招上讲,有以景托情,有以事言情,有直抒心情。写景、叙事、抒情三者紧密结合,三人民代表大会器晚成体,将对象的沉沉含蓄的情结不亦乐乎地球表面明出来。(赵慧文)

趣历史作者为我们结合了古诗词中最惊艳的九回初见, 一眼千年!

●临江仙·佳人

一:过秦楼

木兰词·拟古决绝词柬友

李石

周邦彦

图片 1

烟柳疏疏人偷偷,画楼风外吹笙。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南宫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倚栏闻唤小红声。

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人生即使都能像初相遇时那么美好,那么自然,该有多好!初见时的美好,结局的不独有想像,勾绘的人生,总有那么一些淡然的不满和优伤。

熏香临欲睡,玉漏已三更。

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眨眼之间,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临江仙

坐等不来来又去,一方明亮的月首庭。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

图片 2

粉墙东畔小乔横。

梅风地溽,虹雨苔滋,生机勃勃架舞红都变。

不问不闻草阶前初见,穿针楼上曾逢。罗裙香露玉钗风。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

奋起花影下,扇子扑飞萤。

什么人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

流水便随春远,行云终与何人同。酒醒长恨锦屏空。相寻梦中路,飞雨落花中。

李石词作者饱览

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初相遇,你在阶前和别的姑娘无动于衷草,裙子上沾满露水,玉钗在头上迎风微颤,这生气勃勃唯美的神态到现在难以忘怀。怎料年华似水,伊人亦如行云,鱼沉雁杳了。

这首《临江仙。佳人》是描摹了月夜下少妇的千姿百态的。词一开头就写出特定条件中的特定的人:“烟柳疏疏人私自,画楼风外吹笙。”疏抛荒落的倒插杨柳掩映下,有风度翩翩座画楼,楼上住着精英,周边安静地,只闻有人在吹笙,——当然是那位佳人。按间距寓指标,所以笙声似由“风外”传来。“笙”是黄金时代种簧管乐器,可奏出悲伤怨恨的声调。南唐中主李璟的《山花子》词,写妇女思念远出的丈夫,清晨梦回,独自吹笙,倍感凄凉,中有句云:“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那首词中的“佳人”,身份与李璟笔下的那位女士并不相符,但因挂念所爱而“小楼吹彻玉笙寒”、来证明心中哀怨的做法,是经常的。“倚栏闻唤小红声”句的“倚栏”,与李璟词中的“倚阑干”激情相像。即便不自然流着簌簌的泪珠。她吹罢了笙,倦倚栏杆;转须臾间,她低声呼唤侍儿小红。“熏香临江睡,玉漏已三更。”是让侍者小红去为他熏香整被,因为夜已深了,她想去睡觉了。宋朝方便人家妇女多用香料熏被子,犹如明日的洒上或多或少香水,以为舒爽而易入睡。《西厢记》写莺莺由于对张生驰念,而难以入睡,对红娘唱道:“翠被生寒压绣裀,休将兰麝熏。将兰麝熏尽,则索自温存”,由反面可知此点。那上片以时日为各样,写了画楼上佳人的吹笙、倚栏、唤侍儿熏被,纯粹是外表动作,未有丝毫的思维描写;但主人公的心思是那么凄凉悲伤怨恨,依然透纸而出。

二:周邦彦词作者鉴赏

木兰花

上片对人才活动的描写固然极鲜明,可是,她与所驰念的人的关系,仍不知底了。那有待于下片的更是描写陈说与认证。步向第二片时,大家看见,女主人公并未沿着上片的端倪发展下去,而是朝别的三个方向前进。“坐待不来来又去”二句,写她的情感活动,她看到的夜景。本来,分付了侍儿计划衾枕,就应该走向主卧;可是却并未有,她忽地涌起了可悲之事:自个儿等待的人儿,怎么也不来;来了却又走了。那自然不是此须臾的事,而是指十分久以来的事。那么,那位男士毫无她的娃他爸,而是他的相爱的人,就比较清楚。想到了心爱的人不来的抑郁事过后,她再也睡不着觉了,她的专注力移到了院子中来。只见到意气风发庭月色,把周边景象照得如此清楚。“一方明亮的月首庭”,沿用刘禹锡《生公讲堂》诗句“一方明亮的月可中庭”。“粉墙东畔小乔横”,正是月色下所见的景致。

上片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是全词的主要性。那三句勾勒极妙,其上写现的句词,经此勾勒,产生了怀旧。三个清夏的凌晨,诗人独倚阑干,凭高念远,离绪万端,难以归睡。由黄昏而至清晨,由午夜而至天将晓,耳听更鼓将歇,但他长久以来倚栏瞅着,想着告辞已久的意中人。他慨叹着韶华易逝,人各一天,不要讲新闻稀少,就是梦也难做呀!

图片 3

她冷俊不禁了,“起来花影下,扇子扑飞萤。”在花下扑流萤以疏散思绪,排遣苦闷。这种景色,杜牧在诗中描述过:“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歌唱家。”(《秋夕》)杜牧写的是一人宫女,她也以扇子扑流萤来排遗郁闷?因为当时此地,除此以外,实在也未曾越来越多的排除和解决方法了——要不正是呆呆的坐着。第二片,激情描写仍是相当的少的,照旧以写景和外界动作为主;可是主人内心绪绪是痛楚,却不亦乐乎地表现出来了。

他前边显示出二零一八年夏日屋前场地上轻罗小扇扑流萤的情况。黄昏此中,墙外的车马来往吵闹之声起初甘休下去。天上的明亮的月投入墙内小溪中,就疑似水底冲凉荡漾。而树叶被风吹动,发出了带着赏心悦目的动静。那是一个多么美妙、寂静而颇负诗情的夜幕。她井栏边,笑扑流萤,把手中的画罗轻扇都触破了。这些充满生活意味的内情写活了当天的欢爱生活。

池塘水深翠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相会。重头歌韵响铮琮,入破舞腰红乱旋。

评析完那首词,女主人公“佳人”的形象,就露出在大家的前头:在十鲜明亮的月之夜,她思谋相爱的人,吹笙抒怨,三更过后还不可能入梦;见到朝气蓬勃庭月色,就起来用扇子扑打飞萤,以消遣胸中烦懑。整首词动作描写充裕。主人公的动作是井井有序,都能找到思想的依据。由此那首词写人的性情,就是经过动作表现观念情绪。多少个镜头,形象鲜明漂亮。笔者将人才活动安顿于月夜之中,人物与风景融入、符合,博采有益的意见。自描性的语言特出,通畅而隽快,符合《临江仙》曲牌的调性特点。

下片写两地相思。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是诗人所闻有关他对自身的怀念之情。由于苦思苦念的折磨,鬓发渐少,容貌消瘦,持玉梳而怯发稀,对水客而伤憔翠,欲妆临镜慵,活画出她别后生理上、心绪上的成形。渐字、趁时二字写出了时间推移的经过。接着梅风地溽,虹雨苔滋,少年老成架舞红都变三句则由人事转向景物,叙眼下所见。梅雨季节,阴多晴少,地上潮湿,庭院中国青少年苔孳生,那不独有是因为风霜雨雪,也是因为荒山野岭。大器晚成架蔷薇,已由吐放时的黄褐夺目变得飘零憔悴了。那样,既写了季节的改变,也兼写了她观念的消黯,景中寓情,刻画至深。何人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那是小说家对伊人的纪念。先用无聊二字归纳,而器重处尤为伊二字,因怀恋的伤痛,本身象江淹那样才华减退,因思量的苦难,自身象荀粲那样不言神伤。双方的怀恋,如此愚直,以致于他恨不可能身生羽翼,飞到她身旁,去劝慰她,爱抚她。不过无法,所以说空见说。何人信二字则显示诗人灵魂深处波折细微的地方,把四人相思之苦进一层加深了。这么些地点表现了周词的沉郁顿挫,笔力劲健。歇拍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以见明河侵晓星稀,表出词人凭栏至晓,通宵未睡作结。通观全篇,是写诗人夜久凭栏的理念情感的位移经过。前片人静三句,至此再赢得相应。银河星点,抓实了恋旧伤今的心境色彩;如此的话,上下片全数情事尽纳个中。

玉钩阑下香阶畔。醉后不知斜日晚。那时共作者赏花人,点检近期无二分之一。

那首词,上片由秋夜景观,人的外界表现而及内情感郁结,点出年华一弹指,人今千里的沉沉意绪,下片承此意绪加以铺陈。全词虚实相生,今昔相迭,时间和空间、意象的交错组接跌宕多姿,空灵飞动,愈勾勒愈浑厚,具备极强的措施轰引力。

春天的风,带着一丝稍微的暖意,吹皱生龙活虎池碧水,到现在难忘,与这玉真仙女头叁次拜候。歌喉清脆又婉转,韵律往复又缠绕。舞姿婀娜轻盈,脚踩节拍飞转,红裙飞舞眼缭乱。

临江仙

图片 4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二零一八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眷恋。那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记得与小苹初次相见,她穿着两重心字香熏过的罗衣。琵琶轻弹委委倾诉相思。那时光明的月现行反革命犹在,曾照着他彩云般的身影回归。

贺新郎

图片 5

老去相如倦。向文君、说似这段时间,怎生消遣?衣袂京尘曾染处,空有香红尚软。料彼此、魂消肠断。一枕新凉眠客舍,听梧桐疏雨秋风颤。灯晕冷,记初见。

楼低不放珠帘卷。晚妆残,翠蛾扬扬洒洒,泪水印痕凝脸。人道愁来须殢酒,万般无奈愁深酒浅。但托意焦琴纨扇。莫鼓琵琶江上曲,怕荻花枫树叶子俱怨怨焦焦。云万叠,寸心远。

我似相如,君似文君。相如近年来老了,常感精力不济,请问文君,我们明日这么贫穷潦倒、精疲力尽,今后的日子该怎么打发呢?日前阴沉挥舞的烛火中,大家初见时的场景总浮未来本人的脑海中。

长相思

图片 6

暮色澄明。天街如水,风力微冷帘旌。幽期再偶,坐久相看才喜,欲叹还惊。醉眼重醒。映雕阑修竹,共数流萤。细语轻盈。侭银台、挂蜡潜听。

自初识伊来,便惜妖娆艳质,美眄柔情。桃溪换世,鸾驭凌空,有愿须成。游丝荡絮,任轻狂、相逐牵萦。但连环不解,流水长东,难负深盟。

初识佳人时,你是那么柔媚艳丽,美目流盼,多情善感。初次相遇,见到你仙姿绰约,感到本人到了桃源仙境,又以为驭鸣鸾凌空飞上九霄宫,多么期望与您结为一生伴侣。但是你自己的小运像“游丝荡絮”,任清劲风狂飘追逐牵萦,三个有意中人必须要各自西东。

荷叶杯

图片 7

纪念那年花下,上午,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执手暗相期。

迷惘晓莺残月,相别,今后隔音尘。这段日子俱是内地人,相见更无因。

记得这个时候可怜夜间,笔者与谢娘在临水的池塘边的花丛下第一相遇。画帘低垂,执手暗自约定会面包车型地铁日子。不忍别离,又不能不分手。

贺明朝

图片 8

忆昔花间初识面,红袖半遮,妆脸轻转。若榴木裙带,故将纤纤玉指偷捻,双凤金线。

碧梧桐锁深深院,何人料得两情,何日教谴绻?羡春来双燕,飞到玉楼,朝暮相见。

还记得那时候的花间你作者首先相遇,你的红袖半遮面,将半面妆容轻轻地转到风华正茂边。墨米红的裙带在你手指间轻轻地缠绕,那一双赏心悦指标眸子,摄人心魄的秋波,近来想起来依旧让自身怦怦直跳。但个别是便于的,相见却远远无期。哪一天本事和你缱绻相爱?

虞美人

图片 9

弄梅骑竹嬉游日。门户初相识。未能羞涩但稚嫩。却立风前散发衬凝脂。

前天瞥见都无可奈何。但觉双眉聚。不知何日始工愁。记取那回花下风姿浪漫投降。

回想时辰候弄梅骑竹,一齐游玩的光阴。当门对户,互相初相识。她还未有通晓羞涩,只是大器晚成味娇痴。故意立向风前,让披散的黑发衬着他洁白的四肢。近期乍意气风发寻访她时,相互都无一语。只感觉双眉悄然蹙聚。不知如曾几何时候她初始知道春愁———记得是那回在花前遇上,含情低下头来。

豁免权利声明:以上内容源自互联网,版权归最初的著小编全体,如有侵袭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大家将不久删除相关内容。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周邦彦古诗词鉴赏,全文及赏析_李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