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鉴赏

2019-12-12 14:09 来源:未知

望鹦鹉洲悲祢衡

李白

  魏帝营八极, 蚁观后生可畏祢衡。
  黄祖不以为意筲人, 杀之受恶名。
  吴江赋《鹦鹉》,落笔超群英。
  锵锵振金玉, 句句欲飞鸣。
  鸷鹗啄孤凤, 千春伤作者情。
  五岳起方寸, 隐然讵可平?
  才高竟何施, 寡识冒天刑。
  于今芳洲上, 兰蕙不忍生。

  那是大器晚成首怀古之作。乾元二年(759)冬或小夏正元年(760)春,李十二在江夏写了长诗《经乱离后天恩流夜郎忆旧游书怀赠江夏韦提辖良宰》,诗中云:一忝青云客,三登真武阁。顾惭祢处士,虚对鹦鹉洲。”可以知道青莲居士对祢衡是绝对的赞佩的,那首《望鹦鹉洲悲祢衡》,或者是同不常间所写。

  鹦鹉洲在西藏汉阳的西北,是亚马逊河中的三个小洲,和祢衡有紧凑关系。据《西夏书·祢衡传》记载:祢衡稀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孔融深爱其才,在曹阿瞒如今表扬她。武皇帝因被其辱,把他送与刘表。刘表又不能够容,转送与江夏上卿黄祖。黄祖的长子黄射在洲上海大学会宾客,有人献鹦鹉,他就叫祢衡写赋以娱嘉宾。祢衡揽笔而作,行动坚决决断,辞采甚丽,鹦鹉洲透过而得名。后来,黄祖终因祢衡言不逊顺,把他杀了。李翰林一生道路坎坷,虽有超人才华而不容于世。那时候,他从下放夜郎途中遇赦回来,望鹦鹉洲而见景生情,怀念起古代人祢衡来了。

  诗的前四句,首先从刻画祢衡落笔,写她的心性和惨恻的面对。曹阿瞒经营举世,显赫不经常,而祢衡却视之为蚁类,那就优秀地表现了祢衡自傲的特性。黄祖是才短识浅之徒,他杀了祢衡,正表明她心胸狭隘不可能容物,因此获得了恶名。

  接着四句,举出祢衡的名著《鹦鹉赋》,极赞他的超人才华。那样二个才气“超群英”的人,命运却如此之悲凉,多么让人痛惜啊!于是引出上面四句。小说家对祢衡的直面愤然不平,他把黄祖之流比作凶猛的恶鸟,而把祢衡比作孤凄的金凤凰。祢衡被迫害使小说家哀伤不已,心中如五岳突起,不可能得平。

  继愤激之情而来的是最棒的哀惋。最终四句,作家为祢衡的才华不得施展而惋惜,为他的寡识冒刑而伤感。结句把兰蕙人格化,授予人的真心诚意,就像兰蕙也为祢衡伤心欲绝了。

  那首诗,前八句怀古,后八句抒慨,表达了对祢衡的敬重和哀惜,透出诗人心底怨愤难平之情。高步瀛评此诗:“此以正平(祢衡)自况,故十二万分悼惜,而沉痛语以骏快出之,自是太白本色。“(《汉代诗举要》)那话是言之成理的。

  诗中刻画人物特别简易,抓住人物特征,寥寥几笔,以寡敌众,出色了祢衡孤傲的本性和超绝的才情。这两点是祢衡的不凡之处,也多亏李拾遗所引为同调的。诗中运用比喻、拟人等措施手法,表现出明显的真心诚意色彩。他把黄祖之流比作“鸷鹗”,对凶残的权势者表示刚毅的憎恶;把祢衡誉为“孤凤”,敬服、珍爱之情意在言外。由于方便地应用了这几个艺术手段,全诗形象显著,心理深沉而蕴含。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唐诗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