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同完成了一个爱的闭环,翻译及赏析

2019-12-12 14:07 来源:未知

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杜甫给李白写了很多诗,爱得深沉,爱得饱含眼泪,“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李白只回复了他几首。而且写的很不上心。这事,人尽皆知,我就不重复了。

越梅半拆轻寒里,冰清淡薄笼蓝水。暖觉杏梢红,游丝狂惹风。闲阶莎径碧,远梦犹堪惜。离恨又迎春,相思难重陈。——五代·和凝《菩萨蛮·越梅半拆轻寒里》

杜甫

那么李白爱谁呢?李白写诗给孟浩然,堪称爱如潮水,直接说“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可惜,孟浩然一首都没回过李白。

菩萨蛮·越梅半拆轻寒里

五代:和凝

和凝,五代时文学家、法医学家。字成绩。郓州须昌人。幼时颖敏好学,十七岁举明经,梁贞明二年十九岁登进士第。好文学,长于短歌艳曲。梁贞明二年进士。后唐时官至中书舍人,工部侍郎。后晋天福五年 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入后汉,封鲁国公。后周时,赠侍中。尝取古今史传所讼断狱、辨雪冤枉等事,著为《疑狱集》两卷。子和又增订两卷,合成四卷。

和凝

阁雪云低,卷沙风急,惊雁失序。户掩寒宵,屏闲冷梦,灯飐唇似语。堪怜窗景,都闲刺绣,但续旧愁一缕。邻歌散,罗襟印粉,袖湿茜桃红露。 西湖旧日,留连清夜,爱酒几将花误。遗袜尘销,题裙墨黯,天远吹笙路。吴台直下,缃梅无限,未放野桥香度。重谋醉,揉香弄影,水清浅处。——宋代·吴文英《永遇乐·探梅次时斋韵》

永遇乐·探梅次时斋韵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唐代·杜甫《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

宫粉雕痕,仙云堕影,无人野水荒湾。古石埋香,金沙锁骨连环。南楼不恨吹横笛,恨晓风、千里关山。半飘零,庭上黄昏,月冷阑干。 寿阳空理愁鸾。问谁调玉髓,暗补香瘢。细雨归鸿,孤山无限春寒。离魂难倩招清此,梦缟衣、解佩溪边。最愁人,啼鸟清明,叶底青圆。——宋代·吴文英《高阳台·落梅》

高阳台·落梅

宋代:吴文英

宫粉雕痕,仙云堕影,无人野水荒湾。古石埋香,金沙锁骨连环。南楼不恨吹横笛,恨晓风、千里关山。半飘零,庭上黄昏,月冷阑干。 寿阳空理愁鸾。问谁调玉髓,暗补香瘢。细雨归鸿,孤山无限春寒。离魂难倩招清此,梦缟衣、解佩溪边。最愁人,啼鸟清明,叶底青圆。20宋词精选,咏物,梅花,伤怀

  东阁官梅动诗兴, 还如何逊在扬州。
  此时对雪遥相忆, 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 若为看去乱乡愁。
  江边一树垂垂发, 朝夕催人自白头。

孟浩然给王维写了“知音世所稀”。这首《留别王维》的全文是这样的:“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裴迪,关中(今陕西省)人,早年隐居终南山,与王维交谊很深,晚年入蜀作幕僚,与杜甫频有唱和。蜀州,治所在今四川省崇庆县。裴迪寄了一首题为“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的诗给杜甫,表示了对杜甫的怀念;杜甫深受感动,便写诗作答。

但是王维心中最重要的是裴迪,我把《赠裴迪》全篇引给大家看看:“不相见。不相见来久。日日泉水头。常忆同携手。携手本同心。复叹忽分襟。相忆今如此。相思深不深。”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二句赞美裴迪咏早梅诗:你在蜀州东亭看到梅花凌冬盛开,诗兴勃发,写出了如此动人的诗篇,倒象当年何逊在扬州咏梅那般高雅。何逊是杜甫所服膺的南朝梁代的诗人,杜甫《解闷十二首》之七,有“颇学阴(铿)何(逊)苦用心”的诗句,这里把裴迪与何逊相比,是表示对裴迪和他来诗的推崇。

说实话,王维这诗真的肉麻到极致。他的其它诗,基本上都挺恬淡雅致,寂静欢喜。但这首写得特别浓烈炽热。“携手本同心”这五个字,简直真爱无敌。

  “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二句上承“动诗兴”,说在这样的时候,单是看到飞雪就会想起故人,思念不已,何况你去东亭送客,更何况又遭遇到那恼人的梅花,要你不想起我,不思念我,那怎么可能?这样遥领故人对自己的相忆,表达了对故人的深深谢忱和心心相印的情谊。“此时”,即肃宗上元元年末、二年初,正是安史叛军气焰嚣张、大唐帝国万方多难之际,裴杜二人又都来蜀中万里作客,“同是天涯沦落人”,相忆之情,弥足珍重。

裴迪晚年到四川当官,跟杜甫交往密切,给杜甫写诗,杜甫跟他唱和回应那份思念。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早梅开花在岁末春前,它能使人感到岁月无情,老之易至,又能催人加倍思乡,渴望与亲人团聚。大概裴诗有叹惜不能折梅相赠之意吧,诗人说:幸而你未折梅寄来勾起我岁暮的伤感,要不然,我面对折梅一定会乡愁撩乱、感慨万千的。诗人庆幸未蒙以梅相寄,恳切地告诉友人,不要以此而感到不安和抱歉。在我草堂门前的浣花溪上,也有一株梅树呢。“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这一树梅花啊,目前也在渐渐地开放,好象朝朝暮暮催人老去,催得我早已白发满头了。倘蒙您再把那里的梅花寄来,让它们一起来折磨我,我可怎么承受得了!催人白头的不是梅,而是愁老去之愁,失意之愁,思乡之愁,忆友之愁,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忧国忧民、伤时感世之愁,千愁百感,攒聚一身,此头安得不白?与梅花梅树又有什么相干!可怜这“江边一树”,也实在晦气,自家无端挨骂不算,还牵连得百里之外的东亭梅花,也被宣布为不受欢迎者。

这首名字比较长的《和裴迪登蜀州东亭送客逢早梅相忆见寄》,说的是“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本诗通篇都以早梅伤愁立意,前两联就着“忆”字感谢故人对自己的思念,后两联围绕“愁”字抒写诗人自己的情怀,构思重点在于抒情,不在咏物,但此诗历来被推为咏梅诗的上品,明代王世贞更有“古今咏梅第一”的说法(见仇兆鳌《杜少陵集详注》卷九引)。原来,诗歌大抵以写情为第一要义,咏物诗也须物中见情,而且越真挚越深切越好,王世贞立论的出发点,应该也是一个“情”字。这首诗感情深挚,语言浅白,始终出以谈话的口吻,推心置腹,荡气回肠,“直而实曲,朴而实秀”(清人黄生语),在杜诗七律中,别具一种风格。

诗虽然好,但很明显属于那种被你的思念感动了,那就给你回个信,顺便抒发下自己心事的作品。

这人世间啊,总是你爱我,我爱他,他又爱着别人……

裴迪写诗的水平,无论如何都无法跟另外四个人相提并论。一般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有什么代表作。但是他却扮演了这样特别的一个角色。他让杜甫的满腔热情,念念不忘,兜兜转转绕了一大圈,终有回响。

千山万水,是谁陪你人世游?至此,李白、杜甫、孟浩然、王维、裴迪这五名写诗的男子,完成了一个圆满的爱的闭环。

沈嘉柯:着名作家、评论家。蝉联2015年、2016年两届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现已出版《你配得上更好的人生》《平行塔》等36本散文、小说、心理学作品,畅销百万册。评论文章遍及《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文化报》《南方周末》和加拿大《环球邮报》、美国《侨报》等。在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四川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中国地质大学等全国一百多所高校举办巡回讲座。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共同完成了一个爱的闭环,翻译及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