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残唐的生活,幻想某一天之瓜果田园种幸福

2019-11-18 17:27 来源:未知

我要三把锄头、五把镰刀、一只钯子其中一把锄头是陶潜戴着月亮扛过的要水牛一头,羊一群,五六十只牛是杜牧在清明雨中看到的牧童骑的那头要庄稼地三亩,可种玉米、豌豆和高粱三千豌豆里要有一位清纯的豌豆公主要有茅庐三间、瓜棚一处、菜园一畦菜园里长着茂盛的后庭花屋里要有蟋蟀,十月时到我床下田里要有蚱蜢,冬天跳进济慈的炉火里这些都没有,就让我借孟郊的驴子骑上至少,那时有路可随意走,有诗可随便寻

10月份的雨淋得泥土结板很重,加上建房时碎石块较多,用了三个周末下乡的机会陆续锄了四小块地,分别种上了苦菊、豌豆、茼蒿、黑塌菜。孙老太太看我锄地的样子,直说不像种地人,最后还是老太太帮我整完了地。三次锄地三次手心上都长了泡泡,不管锄头拿的方向是否正确,不管抓锄头的力度是否到位,将深咖色的土翻上来,将种子播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秋分过后,下一个节气就是寒露了,记得奶奶在世时到这个季节常常提醒家人:" 寒露豌豆霜降麦。" 意思是寒露该种豌豆了。

4,5月份天气,阵雨不断,天气还是凉凉的,偶尔还会闷热几天。

图片 1

豌豆是农村人熟悉的农作物,这个时候种下,过些日子从土地里冒出青葱的苗,别看她粉嫩粉嫩的,可坚强呢,她不怕寒霜冰雪,不怕北风呼啸,熬过寒冷的冬季,越过春寒料峭,春风拂来她迎风飞长,布满藤萝互相缠绕攀爬,象一床床绿色的毛毯,铺在地上开出白色,紫色的花朵,配合百花盛开,扮演自己的角色,美轮美奂。此时,你如果站在山崖向四面望去,田野山川,仿佛画上一幅幅美好的风景画,似世外桃源。

菜园里的蔬菜长势正好,小番茄结出了嫩绿色的小果实,油麦菜刚发芽,密密麻麻的铺满一垄土地,豌豆要开始搭架子了,那可是个废时间的活儿,看着自己的菜园,不经想起我的爷爷奶奶,他们的菜园子……

上图横向的这块深色田地是孙老太太新翻锄的,下图这歪斜不上眼的是我花三个周末长了三个泡泡的结果,实在是汗颜呐。

小时候,豌豆结角的时候是小朋友尝鲜解馋的大好时机。上学的路上,看到嫩绿的豌豆手痒,象贼一样,眼睛滴溜溜四周一幌,见没有人就跳下或爬上地边伸手摘一把豌豆,塞进口袋边走边吃,豌豆又嫩又甜、水分充足,特别好吃,吃了豌豆子再把壳翻过来当中折叠向两边一拉,去了筋,壳又是一道美食,放在咀里嚼出香甜味儿,象如今的孩子吃泡泡糖,口香糖一样。这天源纯绿色食品,你现在想吃还不一定有。

我曾经看见爷爷奶奶在菜园给豌豆个长豆搭架子的样子。爷爷将干的树枝整齐地斜插在土上,插好后,对面也整齐地插上一排,奶奶则负责把两端树枝头头用绳子绑在一起,与土地形成一个等腰三角形,树枝长短不一,奶奶就像给自己姑娘扎辫子一样,不紧不慢,绑好后,土地就像梳妆好的少女,剩下的红绳子在风中摇曳,这不正像淘气的女孩欢快奔跑中飘起的头绳吗?!

图片 2

最好玩的是当碗豆成熟后,我们在山上放牛,偷一些豌豆在地上打一个洞,把豌豆角放在桐子叶上浇一些水,桐子叶下面架一些木棒支起再在下面洞里烧火蒸,蒸出的豌豆香气扑鼻。这时候,小伙伴们眼睛盯着没有出炉的豌豆,等香气出来一会,大家不顾烫手抢豌豆角吃。你一把我一把,烫得左手换右手。吃的时候要技术,不是剥开吃,是握住一头放在嘴里,轻轻咬住往外一拉,豌豆子就在口中,作叫"抹牌",象抽扑克牌一样快。

打好的支架有点高矮不一,但却又是统一的,老人家弯腰久了容易累,菜园里常见到他们带着的小板凳,小板凳是爷爷亲手做的,时间久了,小板凳两只脚被泥土染上了痕迹,一天一天,无论它被摆放在哪里,哪里都是幅静态画,尽显时间的温柔。

图片 3

记得有一次我和二弟、二叔、小叔、堂叔几个人在老屋前面大地里蒸豌豆吃,豌豆熟了抢着吃,二叔抢不嬴址出水枪撒泡尿上面,大家吃不成,哭笑不得,至今说起来是一笑谈。

记得有一次回村里,听邻居说爷爷奶奶在菜园忙碌,就赶忙朝那里奔去。爷爷给菜园子重新围了围栏,每个木桩都是亲自用锤子锤下,菜园像是被呵护的宝宝。那时豌豆已经可以食用,所有菜类都展示自己的丰收,小番茄颜色红黄青,光滑的表面,长得特别结实可爱,奶奶说,别看它长得不起眼,可脆着哩!脆甜脆甜的,你摘点回去试试看就知道啦!

我们的农田都是用锄头在两边挖出两道沟渠,便于雨天排水。但往往下田后两脚都粘满了泥巴,跑哪儿泥巴掉哪儿。我一直在想一件事儿,为什么国外的菜园子是用木板围搭起来的,感觉整齐干净漂亮,他们的菜园如何解决排水问题?用什么样的木板才不会腐烂呢?等想透了,我或许也效仿下。

豌豆的食用价值大,平常年月用豌豆加工淀粉,家乡叫豆粉,豆粉,农村用于红白喜事蒸肉糕。厨师先在盆子里装好所需豆粉的水量溶化,把剁碎的鱼、肉,葱姜佐料调好,在一口大锅里熬油,再把溶化的豆粉和鱼肉倒进大锅,一人在下面添柴,厨师在灶台上用锅铲慢慢搅拌,大锅里冒着泡泡,慢慢熬制水分吸收稠浓,香气四溢,肉糕由白色变成晶体一样透明,确认熬熟透了铲到摆好的蒸笼格子里,再浇上搅好的鸡蛋,既美化颜色,又增加口感和营养。吃的时候切成扑克牌一样的块子,放在大菜碗里一层层摆好上笼屉蒸熟,出菜时看过客的性质决定什么时候出肉糕。比如结婚,第一道菜是枣子,表示早生贵子,第二道菜就出肉糕,反正肉糕是龙头老大,高高在上。没有肉糕不成酒席。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要搞肉糕,鱼丸子,自己会搞就自己搞,自己不会就请厨师上门做,每年厨师忙得屁股冒烟,大年三十还在外面这家到那家做肉糕、鱼丸子。我隔壁邻居就是厨师,我每年请他做肉糕、鱼丸。肉糕又白又嫩,又香又爽口,醇厚绵绵,的确好吃。现在罗田各乡镇街上天天有肉糕买。但比起自己做的当然要差一丁点。

小西红柿的旁面种着一排辣椒,墨绿墨绿的,像青秀小伙的骏眉。它结的辣椒有食指那么长,这种辣椒做配菜特别好,搭配出来的菜,不光颜色好看,味道也杠杠的。就拿做下粥小菜做例子,将辣椒拍了切碎,加点生抽就成了,保证你能喝上几大碗粥。

图片 4

过去,大集体生活困难或者灾荒年月,豌豆也是社员的主要粮食。那时,土地是集体的,私人只有土改时分的一块自留地做菜园。这个季节,奶奶叫细父邀我到菜园地边上,地堑上,用锄头挖一个个小垱,放几粒豌豆种再掩上土,等待它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种下无限的希望。我们常常偷偷在集体的地堑上种一些,倘若小队干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扯就幸运地多了一些豌豆,少了一些挨饿的困境。

摘取瓜果什么的最幸福了,蹲在小番茄和辣椒之间,微风吹来,辣椒的辛香加番茄的甜,瞬间让你爱上这神奇的土地。手中的小番茄已经抓不住,奶奶见状,走到一颗菜前,轻轻拽下一片厚实的菜叶递给我,让我把小番茄放在上面,多么简单,却是大大的智慧!只有是真正的菜园主才会做出的举动,我兴奋极了,摘了更多的小番茄。我以这个方法,照样摘了豌豆。摘豌豆,不能只抓着豌豆往下扯,这会一个不小心,就把豌豆扯成两半,摘豌豆必须轻轻捏住茎,然后用点力就能完好拿下它。

奶奶做豌豆吃有几种做法,一是当饭吃,把豌豆放在铁罐里挂在火塘上煮,干豌豆难煮熟,我肚子饿得吐清水,豌豆故意跟我过意不去老不熟,没有熟透的豌豆腥,熟透了才可以吃,豌豆皮吃在嘴里也不好咽。第二种做法是炒着吃,家中奶奶、父母、叔婶、和我们兄妹共十一人吃饭,有时候无米可炊,晚上奶奶炒豌豆,每人一茶盅 。个个吃得津津有味。小孩吃一盅豌豆,喝几杯茶勉强过得去,过不去也没有办法。大人可想而知,做一天牛马活,晚上吃一把豌豆能解决什么问题?无奈忍饥挨饿,早上天一亮照样上山打早工。第三种吃法是做菜:把豌豆放锅里炒,炒熟了加几瓣大蒜用水焖,这样炒出的豌豆柔软、清香可口。另外,奶奶用豌豆发酵做酱豆,放在屋顶上晒,里面加豇豆、刀豆晒,特别甜,我和二弟偷着吃,有时搞一嘴黑没有摸干净,奶奶发现了笑着问;“好吃吧? ” 我们才明白了。

菜园旁是别人家的玉米地,玉米长势高过围栏,已经结出玉米,但还没饱满,远处是一片宽阔的稻田,绿油油的,菜园的左侧是两三棵芭蕉树,我记得夏天月亮升到芭蕉树树顶的样子,一切都是静悄悄的,风吹动芭蕉叶,发出沙沙声。我喜欢在月光明亮的夜晚外出,看看植物在月亮照耀下的样子,月光,温柔,大自然也会变得可爱起来,听风声,看着植物慢慢摆动,自己也融入了其中,像是走进了另外一个静谧的世界,忘记所有烦恼……

如今,生活富足没有人把豌豆当主食吃,偶尔炒着吃也是做菜。无论做什么吃,我永远忘不了豌豆的大恩大德,在困难年月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也救了天下不少人的命。 永远忘不了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带大我们兄弟妹妹,为我们做饭、炒豌豆的奶奶。

今天,我们很多人不和菜园,不,应该是不大和土地打交道了,但关于菜园的记忆,已经深刻在脑海,我希望自己也能拥有一块菜地,播种,耕耘,施肥,浇灌,看着蔬菜开花,结果,延续爷爷奶奶菜园带给我的幸福感。

奶奶,我真想再吃一次你炒的豌豆!

总有一天,我也会有我的瓜果田园,满满的幸福。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在残唐的生活,幻想某一天之瓜果田园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