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与此刻身单力薄的你,依柳望月

2019-11-18 17:26 来源:未知

黄昏合起来后夜如一枚黑色的果实落下来我用一只青花瓷碗接住不让砸疼一对鹦鹉的梦弯月如刀把夜切开后露出红红的核便有一只飞蛾以为是爱情朝着这一点光扑过来当她小小的身躯撞上坚硬的果核我的爱人啊若我是这只飞蛾向着比梦还深的深里坠落时伸手接住我吧并像举起整个春天的花朵一样把我高高举起我是如此执着地爱着一个人爱着旷野上肆意奔跑的风爱着黄昏的炊烟爱着老树上的鸟巢爱着火焰般燃烧的寂寞甚至盛大无比的孤单尽管 有时会把一些所谓的假象当成刻骨铭心把一些幽居在胸口的疼视为山呼海啸的爱情当人间掏出一场雨雪时我还是虔诚地捧出了一轮明月

最孤独的诗,献与此刻孤独的你。

是杜撰的故事,
也是情感的救赎,
艺术本就来源于生活,
却高于生活,
苏芒拥有爱情时,可以为了它善解人意,
同样失去爱情时,可以为了它决绝离开,
天知道,离开了不合适,
会不会就此遇见自己的命中注定,
也许从借精生子时的百般挑剔开始,
就写就了他们之间从欢喜冤家到惊喜莫名的缘分,
或许大家会说这也太巧合了吧,
是啊,于千千万万人之中,怎么就偏偏是他呢?
知道吗?
追肥皂剧的时候,我常常会想:
怎么这诺大城市,
就好像只有那么几家人,几家公司,几家医院,
偏偏这些还都有着丝丝缕缕的联系,
没办法这就是电视剧,
不然怎么让观众有情感共鸣,从而赚足眼泪呢?
生活中扔有那些不可思议的缘分,
让我们相信:有些人是用来做朋友的,
有些人是用来相爱的,
有些人是用来做路人,
有些人是用来相守的,
而有些人只能做陌生人,
你也有不得不信的时候吧,
电视剧的剧情可以提前演练,
我们的人生却只有现场直播,
所以才有遗憾,
也有了失去后的追悔莫及,
唐明纵使你多金又帅气,你依然是一个渣男,
本以为你会“漂洋过海来看晓秋”就算确定了心意,
怎么珊珊的一个请求就让你犹豫不决,
最终还是答应了呢?
你知不知道,你的犹豫不决同时在伤害着两个人,
也怪不得珊珊会说是你害死了晓秋,
要知道绝望的痛苦,
远没有给了希望又让人失望的疼痛多,
你们是不是觉得珊珊是个工于心计的坏女孩,
可是在爱情中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只是被现实蒙蔽了双眼,
分不清爱的是物质还是拥有物质的人而已,
追求不同自然处事方式就会大相径庭,
果果也被爱情困扰不是吗?
可是她就做到了敢爱敢恨,爱憎分明,
突然我就被这个有演技的好女孩圈粉了,
从一开始的互相嫌弃到最后的死缠乱打,
中间走过了猜忌,经历了陪伴,
漂洋过海来看你,
对于郑楚与苏芒来说也就顺理成章了,
好一对欢喜冤家,
见过了对方的不堪才决定相守,
这样也才走的更远吧,
我们校园中的感情,
有多少是速食爱情,又有多少是白夜爱情,
不管怎样,
那些做到漂洋过海来看你的爱人,
如今是在你的身边,
还是你的身边只剩空气了,
爱情始于心动,止于被动,终于自卑。
没有物质的时候有人愿意陪你颠沛流离吗?
所以有的人一个人久了,习惯了孤独,
孤独的状态有一首诗可以形容:
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立黄昏,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
于是能够漂洋过海来看你的人,
就显得多么难能可贵,
尤其是异地恋,
这算得惊喜吧,
不过如果没有,你还是以前的状态:
身边来往的人熙熙攘攘,
你依然感觉只有自己一个人,
每天把伞装在包里以防别人被接你被淋,
上班,下班,吃饭,机械的重复着时光,
要知道有些孤独真的与某些人无关,
你也可以一个人活成一支部队,
你也可以做到:
残阳与你立黄昏,阿婆问你粥可温,
飞蛾共你捻熄灯,笔砚共你书半生,
孤月陪你夜已深,往事陪你把酒分,
春风拭你相思泪,睡梦与你恋前尘,
你也许不知道,
太多爱情就在伸手怕犯错,缩手怕错过中无疾而终了,
我们都有自己的江湖,
也有自己命定的江湖路,
前路漫漫,
如若有一人,
漂洋过海来看你,伴你海角天涯,
你是否能做到此生有尽,爱无期限呢?
你知道吗?
能爱可以爱,已是上天给的最大慈悲、
如果真的有慈悲客栈,
别说是漂洋过海 就算一路披荆斩棘
我也要以命换命 回到我最后悔的时刻
上穷碧落 下至黄泉
愿来世可许爱的人烟火人间。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了,就不要草草结束。如果不开始,那只是个念想而矣,如果开始了,却匆忙结束,那样会抱憾终身的。爱情亦是如此。既然缘分开始了,那就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气,纵使粉身碎骨,也是值得庆幸。

如何把世上的路走完,我们读过最深刻的诗,喝过最烈的酒,爱过最爱的人,却依旧过不好这一生,一个人,究竟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的度过这一辈子。总是在某个时刻,因为某些事情,我们一个人躲在漆黑阴暗的角落里,好像我们被世界遗弃,成了这事件最孤独的人。

最近一段时间里,文艺青年,这个名词很火。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是因为他们都玩儿行为艺术,而是因为他们身上有一通性,那就是美化疼痛。尤其是在失恋的时候,就连方式都让人觉得“疼”。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

“凌晨一点,我站在落地窗前,呼吸着没有你的空气,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想跟你做爱。”

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

“午后两点,阳光下的我,感觉心被剜了一个口子,生疼。”

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

我不反对文屌们美化伤痛,让我不忿的是,你疼,你就边儿起疼去,为什么还要疼给我看呢?这样的人,我只想哔哔一句,“滚蛋”。

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

不过想想也对,对于文艺青年来说,爱情就是疼啊,越疼就是证明自己爱呀,越求越不得才是真理啊。那种“疼”让你心力交瘁,让他人心生鄙夷,到底你是真疼,还是希望别人看到你疼呢?所以文艺青年多不幸,因为那都是自己作的。

无人陪我顾星辰, 无人知我茶已冷。

尽管爱被各种曲解,各种美化,但是作为鸡汤大婶的我,只希望众亲们能保持初心,与其在温水中住煮一辈子,不如像飞蛾一样,火一把。

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

无人拘我言中泪 ,无人愁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寂寞的时候,一风一景都可与我们为伴,毕竟、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当黎明把黑夜掩埋,我们睁开眼睛的刹那,还有希望和光明,朝霞与清风。

残阳与我立黄昏,阿婆问我粥可温。

飞蛾与我捻熄灯,笔砚共我书半生。

孤月陪我夜已深,往事与我把酒分。

春风拭我相思泪,睡梦与我恋前尘。

微风陪我顾星辰,案几知我茶已冷。

归燕听我诉衷肠,暗香解我心头梦。

素衣拘我言中泪,竹杖伴我独行路。

回首向来萧瑟处,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文:木若溪

爱情有很多种

你需要的是哪一种?

女人千面

你爱我哪一面?

欢迎关注我的同名大鱼号:若溪伴读。企鹅号:暖心大咖。有小惊喜吆!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献与此刻身单力薄的你,依柳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