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韩淲词作鉴赏

2019-11-12 05:01 来源:未知

贺新郎

  平生简单介绍

韩淲清代诗人。字仲止,后生可畏作子仲,号涧泉,台币吉之子。祖籍永州,南渡后隶籍信州洛阳。从仕后不久即归,有诗名,着有《涧泉集》。

  韩淲  

  韩淲(1159—1224卡塔尔字仲止,号涧泉,加元吉之子。尝官判院。淲以诗鸣当世,与赵蕃(号章泉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齐名,号“二泉”。史弥远当国,罗致之,不为少屈。人品行学业问,俱有根柢,雅志绝俗,清苦谦恭,年甫三十即休官不仕。嘉定十四年,以音信惊心,作丁酉秋三诗,得疾而卒,年三十八。有《涧泉集》四十卷、《涧泉日记》三卷、《涧泉诗馀》风流倜傥卷。《四库总目提要》云:“观淲所撰《涧泉日记》,于文章所得颇深。又制行清高,恬于荣利,一意以吟咏为事,毕生精力,具在于斯。

1人物简要介绍

  坐上有举昔人《贺新郎》一词,相当大个,酒半用其韵。

  ●鹧鸪天·兰溪舟中

韩淲,早年以父荫入仕,为平江府属官,后做过朝官,聚焦有制词生龙活虎道,当官大学生。宁宗庆元七年曾入吴应试。未几被斥。家居八十年。淲清廉狷介,与同期著名小说家多有交游,并与赵蕃并称“二泉”。着作历代书目未见着录。史弥远当国,罗致之,不为少屈。人品行学业问,俱有根柢,雅志绝俗,清苦谦逊,年甫七十即休官不仕。嘉定十二年,以消息惊心,作乙丑秋三诗,得疾而卒,年三十九。

  万事佯休去。漫栖迟、景忠山起雾,乐山流渚。击楫凄凉千古意,怅怏衣冠南渡。泪暗洒、神州沉处。多少胸中经济略,气□□、郁郁愁金鼓。空自笑,听鸡舞。天关九虎寻无路。叹都把、生民膏血,尚交胡虏。吴蜀江山元自好,时局何能尽语。但目尽、东西风土。赤壁楼船应似旧,问子瑜、公瑾今安否?割舍了,对君举。

  韩淲

着有《涧泉集》二十卷、《涧泉日记》三卷、《涧泉诗馀》风度翩翩卷。《四库总目提要》云:“观淲所撰《涧泉日记》,于小说所得颇深。又制行清高,恬于荣利,一意以吟咏为事,生平精力,具在于斯。

  读着韩淲的“明月到花影,把酒对香红”(《水调歌头》卡塔尔,很当然想到“云破月来花弄影”(张先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山抹微云”(山抹微云君卡塔尔国、“露花倒影”(柳永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等名句,他的《涧泉集》多是那般的作风。而读那首《贺新郎》,却不禁令人回忆“哪儿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的辛忠敏,想起“心在天山,身老三亚”的陆务观。那首词在《涧泉集》中的确风格不相似,犹如奇峰非凡。那又有何意外啊?贺梅子也写出“剑吼西风”的《六州歌头》哩。并且韩淲写这首《贺新郎》是在酒席上,酒酣时,听了张元干那首《贺新郎·送李伯纪尚书》“相当大个”之词,激起了心底的大浪,忧愤之情就自然地泉涌而出。言为心声,心底之声,真情也!是以那么扣人心弦。

  雨湿东八字面烟。

2代表小说

  那首词,与辛稼轩、陆放翁、张元干、张孝祥、岳鹏举等的爱国词可谓同属生机勃勃类。从展现手法来讲,更似辛稼轩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其性状是全篇用典寄意,以古为鉴,抒发了北国陆沉,而惜无收复故土之士的惊讶。全词意境开阔,格调苍凉。

  生机勃勃巾华发上溪船。

焉知三伏雨,已作秋日风。木叶凉应脱,禾苗润必丰。

  上片写神州陆沉,叹无祖逖、刘琨般之英雄,下片写生民膏血,哀无子瑜、公瑾样之大侠。

  帆迎山色来还去,橹破滩痕散复圆。

地偏山吐月,桥断水浮空。鸡犬邻家外,鱼虾小市中。

  起头以“万事佯休去”领起全篇。“万事”,囊括了有一点点纷纷复沓的世事啊,就像是都逝去了,实际上并未“休去”。看吗,“北辰山起雾,三明流渚”那样“神州沉处”,再想一想那“衣冠南渡”的可耻的历史,真是心心念念的事!这里的“三奥雪山”“宣城”乃指代北国锦绣乾坤;以“起雾”“流渚”来形象地体现被敌人铁蹄践踏下河山残破之惨象,与“神州沉处”牢牢照料。面前境遇领土残缺,中流击水的祖逖哪个地方去了呢?只看见“衣冠南渡”,不见帜纛北征,怎不叫人“凄凉”“怅怏”!象岳鹏举、陆务观、辛忠敏等都前后相继被残杀或被排挤了,诗人和好本也胸中多稀少一点点“经济略”,但也是无路请缨,怀宝迷邦;本也想学祖逖、刘琨勤学不辍,为国图强,可是也必须要“郁郁愁金鼓”。在这里种景色下,就唯有“泪暗洒”、“空自笑”了。那七个三字句呼应得极好,特别是三个“暗”字、叁个“空”字,传神地写出了诗人的情态,深入地球表面述了心灵的压抑。为啥泪要“暗”洒?因无人知道自个儿,朝廷不相信用自身,正如辛幼安的“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阑干拍遍。无人会,登临意”相像的心曲。为啥“空自笑”?笑自个儿枉自多情,徒抱壮志想为国分忧而不行得也。正如苏文忠的“故国神游,多情应笑作者,早生华发。”故此泪也,固为苦泪;而此笑也,亦归于苦笑。

  寻浊酒,试吟篇。

哄动一时近重九,独上吴山看大江。老眼昏花忘远近,壮心轩豁任行藏。

  过片首句“天关九虎寻无路”,是用《The Conjuring》中的话:“君无上帝些,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词中用那句话来暗喻这个时候宋室昏庸,贪吏当道,象虎豹日常阻挡着爱国臣民不得临近君王,不得施行北伐炎黄,收复国土的抗战主张。诗人沉痛地申斥那个权奸“叹都把、生民膏血,尚交胡虏。”贰个“叹”字,运笔深沉,喷吐悲愤,表明了对公民遭难但是同情、对贪污的官吏误国无比仇恨的盛情。接着用吴蜀联合抗曹保卫了大好国家的古典,引出了此时爱将子瑜、公瑾来,抒发了渴望英才出来为大宋挽留残局的爱民情怀。“吴蜀江山元自好,时局何能尽语。但目尽、东东风土。”那是以吴蜀的锦绣乾坤来影射北国原本的锦绣山河,而那时候的诸葛瑾(子瑜卡塔尔和周郎(公瑾卡塔尔等在赤壁之战中山大学破南犯的曹军,保住了吴蜀的大好山河,前几日有未有如此的武将出来保卫宋室江山吗?“赤壁楼船应似旧,问子瑜、公瑾今安否”,这里不以直述语出,而以疑问语出,也是独出心裁,不止使词意委婉有致,况兼抒情也更含蓄而沉痛。因为肯定清楚朝廷上都以投降派当权,主战派受压,多少有识之士不得抬头,无路请缨,而诗人不明文直点,却来个“问”,那就比直述更突显有力,也更艺术。并且唯有问,未有答;也无须答,因为答案是明摆着的,那是残酷的切实,词人也无能为力。所以满腔忠愤、满怀期望也只可以“割舍了”,照旧借助酒来排遗心中的积郁,喝杯陈醋来了却这“佯休去”的“万事”吧!诗人心底的大浪其实已大气磅礴。以“对君举”来最后,与上片的“空自笑”、“愁金鼓”、“泪暗洒”一呼百诺,紧相扣连,心理升华的系统极为刚强。

  避人鸥鹭更翩翩。

平昔野色供吟兴,是处秋光合断肠。今古骚人乃如许,暮潮声卷入高茫。

  这首词上下片意念周边,表现手法也相像,但角度分歧,而上下打点得很好,情感的腾飞波折跌宕,首尾照管,浑然意气风发体。(何瑞澄卡塔尔国

  五更犹作宛城梦,睡觉方知过近日。

雨湿东八字面烟。生龙活虎巾华发上溪船。帆迎山色来还去,橹破滩痕散复圆。

  韩淲词作者观赏

寻浊酒,试吟篇。避人鸥鹭更翩翩。五更犹作姑臧梦,睡觉方知过如今。

  此词题“兰溪舟中”。兰溪今称兰江,是南渡河上游风流倜傥段干流之名。再往下,依次称桐江、富春江、黑龙江,流经德班入海。那条河流山水清绝,自古大名鼎鼎。那是首山水词。朗诵那首词,神不知鬼不觉上校人指引了空江小雨境界。朦胧的江面,朦胧的细雨,还也会有隐约的青山绿水。诗人之心,融入于宇宙之中。读者之心,又何苦不是这么吧?山水在词中,全然不是羁旅引役的背景,而是自具自足的地步。视界不要紧再松手些。诗人境界,从思想的深院绣阕,歌舞楼榭,推向美好的天体,便焕发出人与自然融入的神理。山水词十分的少有。那确确实实是韩淲词的亮点。

【贺新郎·坐上有举昔人《贺新郎》风流倜傥词,不小个,酒半用其韵】

  “雨湿东八字面烟。”开篇便引人入于胜境。细雨湿秋风,溪面一片烟。好朝气蓬勃幅泼墨空江烟雨图。“后生可畏巾华发上溪船。”次句写出团结登舟情景。风流罗曼蒂克巾华发,可以预知诗人当时已届老年。证以戴复古诗句“雅志差别俗,休官八十年”,又可以知道诗人那时已过隐居生活,其襟抱洒然尘外,对天体之心得,自非常亲呢。上溪船三字,下得兴致盎然。于是,读者就像是也随了小说家登舟溪行。“帆迎山色来还去,橹破滩痕散复圆。”此风流倜傥联,极写乘舟风行水上饱看山色水容的美感逸趣。

一切佯休去。漫栖迟、香炉山起雾,永州流渚。

  上句写山色。帆迎,船迎往前去,是动态。山色来——还去,山后生可畏风度翩翩迎面而来,又豆蔻梢头朝气蓬勃掉臂而去,又是动态。动态写山,动中有动,别具情趣。此句与敦煌词《浣溪沙》“看山恰似走来迎”,有异途同归之妙。下句写水容。橹破滩痕散——复圆。滩痕即滩上水文。溪则有滩,滩则有纹,纹呈圆形。船夫过滩施橹,击散了圆圆的滩痕,船过处,滩痕又意气风发后生可畏复为圆形。此句写滩痕亦趣。自其破散以观之,则滩痕为动态。自其复圆以观之,则滩痕呈静态。静态写水,静中有动,又具理趣。与韩淲诗“江中春水波浪肥”(《7月七十二十三日自平顶山往永淮滨县舟行》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同生机勃勃逸趣。亲昵的观看比赛,实在显示出诗人与宇宙的切合。

击楫凄凉千古意,怅怏衣冠南渡。泪暗洒、神州沉处。

  “寻浊酒,试吟篇。”舟中,诗人要来家常之酒,乘兴吟起诗篇。“避人鸥鹭更翩翩。”江上,鸥鹭翩翩飞翔,亦无拘无束。此三句,写出人洋洋自得,鸟亦洋洋得意,真有物作者两忘之古意。“五更犹作彭城梦,睡觉方知过近些日子。”结笔二句,一气贯注。五更舟中,梦里见到到了广陵(格拉斯哥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一觉睡醒,才知晓宛城果然到了方今。结笔写顺流而下舟行之速,有趣得很。梦境与现境打成一片。此二句不禁令人联想起李拾遗《早发少昊城》:“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稍许胸中经济略,气□□、郁郁愁金鼓。空自笑,听鸡舞。

  品味起来,又觉韩词婉而李诗豪,如同又可看见唐诗宋词之广大争议。读此词,乐趣甚多。船到郑城,词也戛然收尾,留下了满幅的溪行馀韵。

天关九虎寻无路。叹都把、生民膏血,尚交胡虏。

  ●虞美人

吴蜀江山元自好,形势何能尽语。但目尽、东东风土。

  韩淲

赤壁楼船应似旧,问子瑜公瑾今安否。割舍了,对君举。

  坐上有举昔人《虞美观的女生》风华正茂词,非常的壮实,酒半用其韵。

  万事佯休去。

  漫栖迟、老山起雾,通辽流渚。

  击楫凄凉千古意,怅怏衣冠南渡。

  泪暗洒、神州沉处。

  多少胸中经济略,气□□、郁郁愁金鼓。

  空自笑,听鸡舞。

  天关九虎寻无路。

  叹都把、生民膏血,尚交胡虏。

  吴蜀江山元自好,时局何能尽语。

  但目尽、西北风土。

  赤壁楼船应似旧,问子瑜公瑾今安否。

  割舍了,对君举。

  韩淲词作者赏鉴

  大同四年(1138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宋金谈判覆水难收,高宗向金拜表称臣,李纲时已解聘,上书坚决不予,元幹乃赋《虞美女》“曳杖危楼去”生龙活虎词寄之,表示极力扶持。其词慷慨悲壮,乃芦川词压卷之作。二十几年后,韩淲于酒席上因有人举其词,感其壮,遂步其原韵,挥笔写成此词。据方回《瀛奎律髓》卷十四云:淲于“嘉定初,即休官不仕”。审词情,词作者于休官退居邯郸(今属新疆卡塔尔之时。距元幹作词那个时候,已相隔50余年了。

  “万事佯休去。”起笔感慨极深沉。佯作抛却整整,其实何能抛却?那红尘万事,明朝日渐衰败局面未改,实为率先大事也。“漫栖迟、将军岭起雾,通辽流渚。”栖迟,暂息也。渚,水中之小洲。历山、邵阳,皆在诗人所居之南阳。博格达峰,乃东正教之福地。西汉张君房《云笈七籖》卷二七“世外桃源”第八十五:“在信州南城县。”滨州以源出怀阳明山故名,即信江,后生可畏称新乡溪。诗人自道,作者聊且栖迟于云居山阳江里头,空对着云起水流而已。一位隐居深山密林而系心天下的爱国志士之形象,隐然已凸现于此天门山乐山时期。

  罗浮山起雾,多么象他心里的迷惘。清远流渚,流不尽他心中的愁恨。“击楫凄凉千古意,怅怏衣冠南渡。”击楫,那么些故事出自《晋书。祖逖传》:“中流击水而誓曰:”祖逖无法清中原而复济,犹如大江!‘“诗人用笔,无往不复。挂念靖康南渡,先辈北伐遗愿,到现在尚无成为实际,此恨千古难灭。韩淲对南渡之初的华山北冷眼观望重臣李纲,万般重申。其《涧泉日记》云:”渡江以来,李伯纪第一流。“又云:”李伯纪、赵元镇《鼎》渡江之初,改编国家,至今蒙福无穷。“此韵正是思量李纲等前辈之遗烈。”泪暗洒、神州沉处。“

  神州沉处,指中原陷落,语出《晋书。桓温传》“神州陆沉,百多年丘墟”。张元幹原词云:“怅望关河空吊影”,又云:“愁生故国”。此正化用其意。诗词和作,贵在自抒怀抱,又与最先的作品若离若即。韩淲此词正是如此。泪洒神州陆沉,一石两鸟,既是写李纲、张元幹,也是写自个儿。接上来黄金时代韵也是那样写法。“多少胸中经济略,气□□、郁郁愁金鼓。”此韵第二句次二字原缺,连上下句看,大体仍很清楚。多少爱国志士,满怀救国计策,待从头收拾旧山河,却不为朝廷所用,北伐之金鼓久不得闻,志士之豪气郁郁难伸。只落得“空自笑,听鸡舞。”此用祖逖与刘琨披星戴月的传说。慨叹就算有发愤图强之志,究竟是无所畏惧英雄无用武之地。此实为整个吴国仁人君子报国无门的历史喜剧之写照。

  “天关九虎寻无路”。换头化用《天问。招魂》“君无老天爷些,虎豹九关,啄害下人些”,言君门凶险,无路可通,胸中志略无法得达,此讽刺朝廷未有兴兵抵御凌犯之意也。词情较上片已更其沉痛,更其激愤。锋芒所向,直指迁就偷安的小朝廷。下风华正茂韵,锋芒特别气势汹汹痛快。“叹都把、生民膏血,尚交胡虏!”此拆穿朝廷有卖国殃民之心也。隆兴和议(1164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以来,宋每年一次向金上交岁币银七十万两、绢三十万匹。

  至嘉定和议(1208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岁币增加到银绢各六十万两、匹,犒军钱六百万贯。小朝廷吮吸人民之膏血,以换取苟安,此南陈之一大国耻,被词人一笔揭露,不可开交,痛快!北周词人之极言时事,无所忧虑,又何让于大顺诗人?诗人在那所彰显之品质精气神儿,宛如悬崖绝壁。此真宋人之所以为宋人也。小朝廷,你真正拿他们从没章程。“吴蜀江山元自好,时局何能尽语。”词情至此轩昂激昂,Haoqing万丈。东起于吴,西至于蜀,祖国还有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片锦绣乾坤,人力、物力、地利,时势何可尽道?能够有为也。吴指江南,武周之政治大旨。蜀指浙江,广东不但有着经济实力,而且实为战术要地。此二句,实见出诗人之卓识。南宋若决定北伐,东自江淮出兵,西自川陕出兵,便可变成对金的钳形攻势,打他个首尾不相救。“但目尽、东北风土。”此韵笔锋意气风发转,慨叹朝廷放任经略吴蜀两翼之布署,井底之蛙,只看见东北,不外乎意气风发味偷安苟乐而已。“赤壁楼船应似旧,问子瑜公瑾今安否?”那是余韵绕梁的一问。

  赤壁楼船,指三国唐代南进之军队,此借指敌人。子瑜,诸葛瑾之字。公瑾,周郎之字。子瑜为东吴之侍郎,公瑾乃东吴之老马。赤壁之战,周郎大破曹军,“谈笑间,樯橹无影无踪。”诗人用子瑜指张元幹,用周郎指李纲,因为元幹曾经担当李纲之行营属官。此二句之意蕴,实为双层,既谓李纲、元幹,又谓并世如李纲、元幹之英豪人物。不知近些日子公瑾、子瑜一级人物无恙否?不过,就算是世有无畏,终归也报国无门呵!“割舍了,对君举!”依旧抛开那整个,对君举杯,大醉一场吧!结得沉痛,正与起笔八方呼应。

  此词从开头直至“尚交胡虏”句,写尽南渡的话之耻辱局面;下片后半幅,直抒恢复生机领土之志在四方,有万丈Haoqing,亦有频频思考,笔力刚劲极度。词情此生机勃勃全幅历程,浓重地表现出诗人“处江湖之远,而忧其君”(《钟钟楼记》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的博大奶怀。读其词,当知其人。韩淲乃明朝参与行政事务韩亿之裔,吏部都尉英镑吉之子,出身名臣世家,实有世代书香。东晋戴复古《挽韩仲止》诗称其:“雅志分裂俗,休官四十年。隐居溪上宅,清酌涧中泉。慷慨商时事,凄凉绝笔篇。三篇遗稿在,当并史书传。”自注:“时事惊心,得疾而卒。

  作‘所以商山人’、‘所以桃源人’、‘所以鹿门人’三诗(按即《怀古》诗卡塔尔国,盖绝笔也。“可以知道韩淲是一个人愤世嫉邪而隐逸山水、就算隐逸而不忘记忧国的乡贤。隐逸而忧国,道并行而不悖,个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知识观念之大器晚成精气神也。韩淲有此宏构,良非有时。爱国主义精气神儿,实为汉朝三代文化之命脉,也是西夏词作者之命脉。在古代词史上,前辈爱国词作者深切触动了后辈词人,由此和之,前后词作者,相映成趣的美谈,临时传述。那首词序中所指的昔人,正是张元幹。无论词的调头,依旧词的意象,韩淲那首词与张元幹原词,都相互呼和得老大默契。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韩淲词作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