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珏简要介绍,隐士浪漫

2019-11-06 13:32 来源:未知

击梧桐

李珏,字元晖,号鹤田,吉水人。《绝妙好词》收词二首。有《杂着四集》、《钱塘百咏》行于世。

  别西湖社友  

1人物生平

        说起宋词就不得不说到一个人,他就是有梅妻鹤子的林逋。字君复,汉族,浙江大里黄贤村人。幼时刻苦好学,通晓经史百家。书载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长大后,曾漫游江淮间,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常驾小舟遍游西湖诸寺庙,与高僧诗友相往还。每逢客至,叫门童子纵鹤放飞,林逋见鹤必棹舟归来。作诗随就随弃,从不留存。1028年(天圣六年)卒。宋仁宗赐谥“和靖先生”。         前文说到林逋一生作词无数,但随性而为做诗赋词随就随弃。今存词三首,诗三百余首。我从中精选出三首来追忆他,分别是两首词与一首诗。词分别是咏物绝唱《点绛唇》和闺情上品的《长相思》古诗便是那首名垂千古,屡屡被人传颂的名篇《山园小梅》。今日我们便追随着他流传最广的三篇诗词,来追溯那个梅妻鹤子的隐者吧。

  李钰  

生于嘉定十二年。年十二,通书经。召试馆职,授秘书省正字,批差弃干办御前翰林司主管御鉴书籍,除閤门宣赞舍人。初领应奉,赐紫袍红靴、小金带一,朝士奇之。元大德十一年卒,年八十九。

            山园小梅(宋)林逋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图片 1

《山园小梅》——(宋)林逋

  枫叶浓于染。秋正老,江上征衫寒浅。又是秦鸿过,霁烟外,写出离愁几点。年来岁去,朝生暮落,人似点潮展转。怕听阳关曲,奈短笛唤起,天涯情远。双屐行春,扁舟啸晚。忆昔鸥湖莺苑。鹤帐梅花屋,霜月后、记把山扉牢掩。惆怅明朝何处,故人相望,但碧云半敛。定苏堤、重来时候,芳草如翦。

2个人作品

        在这首诗中,林逋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对于梅花的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喜爱表现的淋漓尽致。在中国古代文人们尤爱梅花这种植物,把它与兰、竹、菊四物称为“四君子”还将它与松和竹称为“岁寒三友”为什么梅能成为古代文人所钟爱的植物呢?因为在梅花开放之时百花尽皆凋零,在寒冬之中梅花独自傲然的挺立在冬风之下。它早已不仅仅是一种花卉,而是已成为一定社会背景下人们精神追求的目标。它以广阔、丰富、深邃的内涵,构成独特的文化形式。从道德文化方面看,梅花象征铁骨铮铮、不屈不挠。在儒家文化正统观念的涂抹下,成了高洁守道的凛然君子、不畏严寒的刚毅雄杰、惊顽起懦的勇猛斗士。所以中国人尤爱梅花,从古至今描绘梅花的诗句古韵不在少数。而林逋却是最为痴爱梅花的,他不但咏梅、赞梅、爱梅,还敢于违反常理,娶梅为妻,足见其痴恋梅花的程度已经到达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他依梅为妻,依鹤为子。留恋田园,不喜世俗。淡泊名利,蔑视钱财与山园中的小梅共同度过隐居的岁月。       谈完了他的诗再来说说他的词作,他所遗留下来的词作。先来说说那首咏物绝唱《点绛唇》吧。

  李钰,字元晖,号鹤田,江西吉水人。生于嘉定12年(1219),卒于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十二,通书经,召试馆职,授秘书省正字,批差充干办御前翰林司主管御览书籍,除拭判赞舍人。初领应奉,赐紫袍红靴、小金带一,朝士奇之。《绝妙好词》收词二首,此其一。有《杂著四集》、《钱塘百咏》行于世。

枫叶浓于染。秋正老、江上征衫寒浅。又是秦鸿过,霁烟外,写出离愁几点。年来岁去,朝生暮落,人似吴潮展转。怕听阳关曲,奈短笛唤起,天涯清远。双屐行春,扁舟啸晚。忆昔鸥湖莺苑。鹤帐梅花屋,霜月后、记把山扉牢掩。惆怅明朝何处,故人相望,但碧云半敛。定苏堤、重来时候,芳草如剪。

《点绛唇》  [宋代] 林逋 金谷年年,乱生春色谁为主? 馀花落处,满地和烟雨。 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 王孙去,萋萋无数,南北东西路。

       

  词题《别西湖社友》,这个西湖诗社,是当时士大夫组织的一个等次较高的诗社。《都城纪胜》云:“文社有西湖诗社,非其社集之比,乃行都士夫及寓居诗人,旧多出名士。”李钰以典雅的语言,洗炼笔法,抒发了他的点点闲愁。

故人知健否,又过了、一番秋。记十载心期,苍苔茅屋,杜若芳洲。天遥梦飞不到,但滔滔、岁月水东流。南浦春波旧别,西山暮雨新愁。吴钩。光透黑貂裘。客思晚悠悠。更何处相逢,残更听雁,落日呼鸥。沧江白云无数,约他年、携手上扁舟。鸦阵不知人意,黄昏飞向城头。

图片 2

《点绛唇》——(宋)林逋

  上片,前三句,点明离别的时间。枫叶正红,秋末给人带来了寒意。接着“又是秦鸿过,霁烟外,写出离愁几点。”“秦鸿过”泛指北雁南飞。南飞的大雁,在云烟中翱翔,那点点的雁影,正刻划出了征人的点点离愁。“离愁几点”语意双关,既说大雁飞得高远,也像离人的点点愁怨。“年来岁去,朝生暮落,人似点潮展抟。”这是写他离别时的感慨,“点潮”,浙江潮。这是说,这些年来,人生如同潮长潮落的潮水,是多么地沉浮不定呵!李钰少年得志,朝士曾有诗称赞羡他:“上直朝朝紫禁深,归来无事只清吟。不须更借头衔看,便是当年李翰林。”可是他虽红极一时,有人比之如李白之初见唐玄宗,但是也并没有爬上高位,也是宦海浮沉,他自己也如同“点潮展转”而已。这一句到是有一种亲切的真情的。“怕听阳关曲,奈短笛唤起,天涯情远。”短笛奏出了离别的歌声,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不能不使人产生远别的情怀。这三句又回到了惜别的主题。这一转折,如同曲水微澜,增加了全词的韵趣。

        这首词从残破不堪的旧院入手,描写无主荒园在细雨中的情景:春色凋零,花朵纷坠,枝头稀疏的余花,也随濛濛细雨而飘逝“满地”,境界开阔而情调婉伤。虽写雨中落花,却暗含草盛人稀、无可奈何的惆怅,为写离别奠定感情基调。下阕开篇便点明情之所系是为离愁。“又是离歌,一阕长亭暮”此句情景交融,长亭,亦称十里长亭,长亭古道本是古人出行时所走的路,此暗指别意绵绵,难舍难分,直到日暮。词人抓住特定时刻,刻画出这幅黯然销魂的长亭送别的画面。这里即是送别亲友的无奈之地,也是翘首期盼他们归来之所。最后“王孙”三句,是全词之主旨。凝望着亲人渐行渐远,慢慢消失了,唯见茂盛的春草通往四方之路,茫茫无涯。 结尾处词人以景结情,渲染了无限惆怅和依依惜别的感情,给人留下无穷的想像。芳草喻离愁,这是古典文学的传统意象,人们用无处不生的春草,比喻自己无处不在却无物寄托的那份离愁。但林逋这首《点绛唇》最值得让人称道的是,从荒芜的残园到日暮下的长亭,林逋把他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都与离愁合而为一,诸事诸物诸情诸感全部混为一体。全词不着半个愁字却将这种凄凄别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实为咏物思情的绝篇。按照王国维先生在《人间词话》一书中的说法这篇词可谓是“有我之境”(即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著我之色彩。以我的认识来看待有我之境即:以自己的主观情绪来看待自然界中的万事万物,这样则自然界的万事万物全部带有我现在的主观情绪。我喜则万事万物同喜,我悲亦然。)的佳篇。这首词也被王国维先生赞为:与梅尧臣的《苏幕遮》和欧阳修的《少年游》并称为“咏草三绝调”

  下片,主要写对往事的回忆。“双屐行春,扁舟啸晚。忆昔鸥湖莺苑,鹤帐梅花屋,霜月后,记把山扉牢掩。”“屐”,木屐。草屐、锦屐都泛称屐。这里指旅游穿的鞋。春天徒步郊游,晚上嗷啸水上。回忆我们过去在湖上观鸥,苑中赏莺,那是多么风雅的往事。我的家中以轻柔的鹤羽为帐,梅花绕屋,秋凉了,牢记把柴门紧闭。这些都是“西湖”诗社中那些文人雅士们的回忆,生活是那么幽雅、轻闲。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士大夫的生活。接着又回到惜别。“惆怅明朝何处,故人相望,但碧云半敛。”这是用想象表达故友情深:明天我不知道该到什么地方了,老朋友们向遥远的地方了望,可是又被碧云遮断了视线。用这种形象的描述,比起直述相思,自然要感人多了。李钰真不愧为词坛老手。“定苏堤,重来时候,芳草如翦。”这个结尾也是独特的,他不是写临别时的苏堤,而是写当他远游归来回到苏堤时,芳草如同剪过一样的茂盛。以此安慰朋友,也是自慰,显出了词人曲折、波澜的高超技艺。词最忌直语。直言其事,就使人感到泛味了。全词从思想上来说是很平常的,从艺术上来说,上下两片,都有波澜起伏,而且是那么自然,典雅,能触动离别者的情怀。  (何林天)

        最后的一首词便是他的《相思令》这首词

相思令(有名:长相思)

[宋代] 林逋

吴山青 ,越山青。

两岸青山相对迎,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图片 3

《长相思》——(宋)林逋

        林逋一直以来给我们带来的感觉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高人,但这首词却如一股忧伤淡雅的清风,为林逋的潇洒平添几丝无名的惆怅,究竟是哪个女子能让他打破这份淡泊的心境呢,我们无从知道。但是我们能看见的是林逋为了那个女子而留下的两行泪痕和那个永远没有打好的同心结。据说原来有个大盗盗了林逋的墓穴,从中发掘出一方端砚和一只玉钗。端砚对于一个文人并不奇怪,但那玉钗对于“梅妻鹤子”的林逋却显出几份奇怪。是否在那个时期有个女子,让林逋对于爱情心灰意冷而终生不娶我们不得而知,但这首词确实是一首不错的闺情上品的词作。

      夜色下我微微呡了一下茶盏中香茗,眼前的缕缕的沉香勾勒出一个白衣似雪的男子,他依靠着半壁残垣瞭望着天边远山,好似在等待什么?是天边的那行归鹤还是那个他一直等待的人儿。

图片 4

林逋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李珏简要介绍,隐士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