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汝茪的词集,宋词鉴赏

2019-11-06 13:30 来源:未知

恋绣衾

赵汝茪

图片 1

摘红英

  赵汝茪  

锦屏香褪。寒隐轻衫嫩。燕子护泥飞不稳。庭掩百花难认。 双双绣带清劲风。川红此夜帘栊。愁损意气风发番桃月,小窗淡月残红。

《钗头凤》原名 《撷芳词》相传取自唐代政和间宫苑携芳园之名。

  赵汝茪  

  柳丝空有相对条,系不住、溪头画桡!想今宵,也对新月,过轻寒、哪处小乔?药虱药台榭春多少!溜啼红,脸霞未消。怪别来,胭脂慵傅,被东风、偷在杏梢。

柳丝空有绝对条。系不住、溪桡。想今宵、也对新月,过轻寒、哪儿小乔。 百条根榭春多少,溜啼红、脸霞未消。怪别来、胭脂慵傅,被东风、偷在杏梢。

《古今词话》云:"政和间,京师妓之姥曾嫁伶官,常入内教舞,传禁中 《撷芳词》以教其妓。人皆爱其声,又爱其词,类唐人所作。张军机大臣帅塔林,蜀中传此词,竞唱之。却于前段下添'忆忆忆'三字,后段下添'得得得'三字,又名 《摘红英》,殊失其义。不知禁中有"撷芳园",故名"撷芳词"也。"

  东风冽。红梅拆。画帘几片飞来雪。荧屏悄。罗裙小。一点相思,满塘春草。空愁切。何年彻?不归也合鲜明说。长安道。箫声闹。去时骢马,哪个人家系了?

  赵汝茪,字参晦,号霞山,又号退斋。是赵宋宗室,赵光义第四子、商王元份的七世孙,为赵善官之孙子。其行实未详,约生活于十七世纪末至十七世纪中那有时期。从他的词作者可能可以见到,他大致经历了古代的衰落,家世的陷落,但并未有受到亡国灭宗的悲苦。颇有词名:周到曾拟其词体作词;宋编的《杨春白雪》和《绝妙好词》均选其著述,《全宋词》辑其《退斋词》风华正茂卷,存词九篇。

笑摘梅子傍疏。数枝花影漾前除。青海湖石畔看观赏鱼类类。 笋指晓寒慵出袖,翠鬟春懒不成梳。为君缝狭绣罗襦。

陆务观因词中有"可怜孤似钗头凤"句,改名 《钗头凤》。双调60字,前后段各30字,上下片各七仄韵两叠韵。

  那也是代拟思妇怀人、伤春怨别的著述。以“比”“兴”手法,富情于景,婉约地写情,和用“赋”的招数,直叙烦闷,直白地写情,两个结合,是它的明朗特点。词章中,用语自然、浅白,迹类口语,可以看见诗人学习民间词,从中吮吸滋养的端倪。

  那首《恋绣衾》,乃拟思妇伤春怨别之作。

对花时节不曾忺。见花残。任花残。小约帘栊,一面受寒冬。题破玉笺双喜鹊,香烬冷,绕银幕,浑是山。 待眠。未眠。事万千。也问天。也恨天。髻儿半偏。绣裙儿、宽了还宽。自取红毡,重坐暖金船。唯有月知君去处,今夜月,照秦楼,第几间。

图片 2

  “东风冽。红梅拆。画帘几片飞来雪。”那是以景语起兴的写法,其目标是写出大自然的节气风景对二心所引发的这种震憾。春梅迎寒而放。开于青阳,其时春寒料峭,故以“冽”字状写东风。“冽”不只有是冷暖之感,也可以有力量之感,含有动吹之意。从当中也披表露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心境受。“拆”是拆除与搬迁,是衰落,是收缩。一立即,红梅已渐次凋落。红梅是光明青春的代表。“红梅拆”暗中提示着青春易逝,女主人公对年轻巧老的惋惜和优伤。“画帘几片飞来雪”,凋落的一枝春犹如翻舞的冰雪有几片吹落在深闺的画帘上。那是触景伤情,令人烦恼的山山水水。那意境与“春梅繁枝千万片,犹自多情,学雪随风舞”庶同。三句内在联系紧凑,文势连贯,流走如珠。以上写的是物候,是宇宙的景致。上边转至写深闺情景。银屏,高贵的屏风,词中代指深闺。三个“悄”字,将女主人公寂寞、孤独、未有欢悦的音讯向人传告。无论大自然的风物,依然深闺情境,都以令人离愁的。“罗裙小”,即衣带渐宽之意,也便是人憔悴之意。因为人憔悴了,原有的服装显得肥大了,只可以新制后生可畏种超小很瘦小的罗裙。所以“罗裙小”是“憔悴损”的委婉语。史达祖的《三姝媚》也造有相类的意象,“讳道相思,偷理绡裙,自惊腰衩。”原来“罗裙小”,是红梅零落、春光易逝的自然蒙受和闺阁岑寂、落落无欢激情着主人形成少年老成种情感障碍、精气神儿调节却无法疏通而形成的,根本原因是心灵丛生着离愁、郁结着相思,但诗人只用形象喻示,不作迳直提亲,直到片末,才亮出“一点惦记,满塘春草”,这是多此一举蓄势的主意手法。如水满平湖才顿然开闸,弓如小刑才让箭离弦,指标是想接收骇人耳目、力穿重甲、摇人心旌的措施效果。“一点思量”,从词章上说,是对“罗裙小”原因的拆穿;从写法上,是直吐胸怀。“满塘春草”,从词章说,是对“一点惦念”的影象刻画;从写法上说,是以“比”写情。诗人“赋”、“比”并用,情景相生,使全片马上生出亮色。相思如满塘春草的举个例子,形象婉丽新巧,含义隽永绵长,称得上篇中名句。

  “柳丝空有相对条,系不住,溪头画桡!”其意象与“生机勃勃溪烟柳万丝垂,无因系得兰舟发”(周紫芝《踏莎行》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盖同,写的是怨别之情。开篇之笔,如脱口而出,惹人对思妇郁结萦回的百结伤心洞悉无余。“空有”是徒劳无功、枉有之意;“千万条”则极言其多,两个联用,将怨悱而又无助之情渲染到了极端。“系不住、溪头画桡”,补出“空有”的原故,因纵有千万条柳丝,也得不到系住所爱者,他依然乘着画桡走了,那不是隔着靴子挠痒痒吗?可以看到“空有”生龙活虎词极有份量,传达出极为缠绵的情致。这是思妇对昔日分手的追忆,也是对握别变成的心绪哀痛的疏浚。“想今宵,也对新月,过轻寒,哪里小乔?”那是从追忆重返现实,如镜头由前景拉回近景;从自己想到对方,如电影将有关双方交叉拍戏。写出思妇以后对她的火急的怀想。黄天狼星去无音信,自身却随即不在挂念着离人。唐张潮的《江南行》:“茨菰叶烂别西湾,莲子开花不见还,妾梦不离江上水……”构想与此颇同。娃他爸是在西湾乘船从江上走的,所以连做梦也越过着江水,追逐着娃他爹。词中的他,是溪头乘画桡离别的,走时,就好像明儿晚上一样,有意气风发痕新月,还某个微春夜的寒意。“过轻寒”的“过”有风流、飘来的意趣,如贺铸的《簇水近》:“生龙活虎笛清风弄袖,新月梳云缕。澄凉夜气,才过几点黄昏雨……”,此中“过”字,意思庶近,那么,一时她的画桡停泊在哪个地方小乔呢?他明早,仰对那痕新月,是还是不是也在牵挂着本人吧?那是对离人的幻想,正表达本人的灵魂也时时到处不在追逐着离人。诗人用“新月”、“轻寒”、“小乔”等词语,构成风流倜傥幅凄清的雕塑。新月不是圆月,“月有阴晴圆缺,人有世态炎凉”,缺月,正象征着人各西东,无法团聚。那悲惨画面所组成的悲凉氛围正是女主人公凄清寂寞心思的描绘。而从友好的眷恋转而对所思者的虚构,虚构对近来宵是何情思,形成词章之波折,使所写之幽情深切风姿洒脱层。

东风冽。红梅拆。画帘几片飞来雪。显示器悄。罗裙小。一点牵记,满塘春草。 空愁切。何年彻。不归也合明显说。长安道。箫声闹。去时骢马,什么人家系了。

《撷芳词》

  诗人在上片重要以物之形象为感发媒介来写情的底工上,下片,改以直接的描述来表述女主人内心的爱意,则是“赋”的手法了。恐怕那是为着更耿直地公布怨情的必要。为此指标,诗人还将比较雅丽的语言改为相比较直率就如口语平时的言语。“空愁切。何年彻?不归也合鲜明说。”第一句,处于承前启后的地方。“空愁”亦即离愁,是爱人送别后,虚度春光,心地空虚,风度翩翩种心灰意冷的愁绪;“切”,指时刻萦绕于心,“剪不断,理还乱”,惹人“凄悲惨惨戚戚”,难以排除和解决的那种情景。“彻”,有贯穿结底、完、尽之意。何年工夫结束呢?那是女主人公饱尝离愁,不知其尽头时的反省之词,是于煎熬、苦闷中想火急开脱却又无助的错综相连心绪的发泄,语气沉痛。真个跃然纸上,绘声绘色,语言有极强的情丝穿透力,能唤起人心情兴发的涛澜。“不归也合鲜明说”,那是爱极而怨的诘问,爽快类真,确肖妇人含愠愤恨口吻,“也合”意气风发词,尤有气质。但不管女主人是何等苦苦挂念期盼,所思者照旧杳无音信,既不回来,也不寄鱼雁演讲,那就务须引起缅想者的疑猜。“长安道。箫声闹。去时骢马,什么人家系了?”那是思疑之词。“长安道”,未必实指,只是指代所思者所去的场面,是如曾为帝都的长安风姿罗曼蒂克律,是舞台暖响,丝竹盈耳的繁华繁华之地,其间烟柳狭斜在劫难逃。词中以所思者乘坐的骢马被系,来喻所爱者沉迷花柳,或移情别转,另有所欢,悬揣那才是有家不归的由来。凡多情女孩子,都怕作如是的估算,也不愿那样测算,但神跡又必需作那样的揣摸,在那之中微妙的灾祸之情,十分不便言语道之。诗人却借貌似旷达的淡语相问,将这种难过之情表述得触手可摸,可以看到他对语言的开车,自有大器晚成种特别的才份。

  下片的“百部草台榭春多少!溜啼红,脸霞未消。”是再用追忆之笔,宛如微距镜头再摇向前景。这里的“春”,非惟春光,更是春心,是和睦、美满幸福的借代词。不鲜明的量词“多少”,就是最为、无量之意,极言其多。追思今后,台榭留连,箭杆送情,亲密无间,真是“花不尽,月无穷。两心同”(张光《诉衷情》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给人有一些甜美的追忆!但“春多少”,究竟还是抽象之语,需再作具体的完足。“溜啼红,脸霞未消”,则是对过去幸福生活的现实性描述。“啼红”,指刘雯的喊叫声;“溜”是对叫声的勾勒。“汪曲攸啼得春归去”,孙菲菲声声,表明时序已入春天,突显着青春就要归去。“脸霞”,指满脸春光,仿佛彩霞。因为特别的幸福,春情如醉,纵然李静雯声声悲啼,自然的春色将在过去,心底的春光却依旧依然,所以脸如朝霞,英姿焕发。用自然春光的未有,反衬心底春光的幸存和浓重,并反杜鹃啼血的常意而用之,都印证思量别致,良多新意。

帘不卷,细雨熟樱珠。数点霁霞山又晚,生龙活虎痕巧月酒初消。风紧絮花高。闲处少,磨尽少年豪。昨梦醉来骑白鹿,满湖春水段家桥。濯发听吹箫。

唐 无名氏

  那首词,不用传说,用语浅近,相似口语,但发幽烛微,极富情致,而清新自然,仍是缓清劲风味。写法上则比、兴、赋三体并用,将思妇那复杂委婉微妙的心绪写得不可开交。因而可以预知,在诗词的行文中,赋、比、兴三体原无轩轾分别,关键在于小说家能或不能够浓厚把握并能成功地传达出心灵和心情的兴发、感动的性命。(邵璧华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怪别来,胭脂慵傅,被东风、偷在杏梢。”章法上再作转捩,成三折之势,词意上又回写现时情绪。叁个“怪”字作逗,怨艾之情顿显。诗人精取“胭脂慵傅”那后生可畏优越细节,与往年的“脸霞未消”形成明显的根据,把“只是朱颜改”的现状委婉道出。往昔因春情Infiniti,尽管张梓琳啼红,春光将逝,仍“脸霞未消”;以往,徒有风趣春光,但因离愁别恨,春情无着,纵然没有“吕燕声里斜阳暮”,也折损朱颜;且因耐烦阑珊,慵慵恹恹,胭脂无心,任朱颜凋零,就更呈现容光的憔悴。虽笔墨未着“怨”字,但在这里今昔遵照的陈说中,怨艾凄恻之情,沉沉实实,掬之可感。那脸霞,那朱颜,毕竟到哪个地方去了?“被东风,偷去杏梢。”你遗失“红杏枝头春意闹”吗?那束篇之笔,如得神助。因伤春而折损的眉宇,考虑造想为东风偷去,真是奇巧格外!那朱颜偷在杏梢上,那意境真婉约极度!那有意以清晰之笔作淡语,说难熬而面带微笑,真是雅正非凡!

羞聊到。嚼破桃子花蕊。人在夕阳深巷里。燕见来也未。 同样半红紫。双凤同心结子。分在郎边郎不记。为郎今拆碎。

风摇荡,雨濛茸。

  综上说述,该词所写的思妇伤春怨别,乃是熟之又熟的古板主题材料,就好像别无新意。但细加吟咏,又觉别有风流倜傥番滋味。那就在于赵汝茪精于思谋,为情造文,有长处。诗人在此篇什十分长的词调中,有意用“往昔”和“以后”交错的布局,一波三折,使欲抒的意趣得以加强,得以完足。在这里曲折的布局中,又特意于比较手法的运用,未来衬今、以热衬冷,使所抒的情致,更见刚毅。在动用争执统一手法时,又擅长抓住要害细节精心描绘,使所抒的野趣,越发杰出。凡此各个,一近来世影视Montage的种种手法,能够看出赵汝茪词作者结构精巧,运笔纤巧的作风。《蕙风词话》评其“词笔清丽,格调本不甚高“,大致所指的正是他的这生龙活虎类小说。(邵璧华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小砑红绫笺纸。一字意气风发行春泪。封了更亲题,题了又还坼起。归未。归未。好个瘦人天气。

翠条柔弱花头重。

着破荷衣,笑DongFeng吹小编,又落莫愁湖。湖间旧时饮者,今与哪个人俱。山山映带,似携来、画卷重舒。五十里、泽芝步障,依旧红翠相扶。 一目清无留处,任屋浮天上,身集空虚。残烧夕阳过雁,点点疏疏。故人老大,好心气、消减全无。慢赢得、秋声两耳,冷泉亭下骑驴。

春衫窄,香肌湿。

碧黯塞榆,黄销堤柳,危栏什么人料重抚。才情犹未减,指导惊如许。当时共伊东顾。为辞家、怕吟鹦鹉。衮衮波光,悠悠云气,陶写几今古。 生尘每怜微步。渺江空岁晚,知在何地。土花封玉树。恨极山阳赋。吹芗扇底余欢断,怎忘得、阴移庭午。拜别苦。那堪听、敲窗冻雨。

回忆年时,共伊曾摘。

织绡机上度鸣梭。年光轻便过。萦萦心绪,似水烟山雾两相和。谩道当时何事,流盼动层波。巫影嵯峨。翠屏牵薜萝。 不须微醉自颜酡。前段时间难恁么。烛开销艳,但替人、垂泪满铜荷。赋罢西城残梦,犹问夜怎样。星耿斜河。候虫声越来越多。

都如梦,何曾共。

巴黎绿初染绿初描。倚春娇。索春饶。燕外莺边,想见万丝摇。便作狠毒终软美,天分与,眼眉腰。 短长亭外短长桥。驻金镳。系兰桡。可爱风骚,年纪可怜宵。办得重来攀折后,烟雨暗,不辞遥。

相当孤似钗头凤。

深意缠绵歌宛转。横波停眼灯前见。最忆来时门半掩。春不暖。梨花落尽成秋苑。叠鼓收声帆影乱。燕飞又趁DongFeng软。目力持久心力短。新闻断。罗汉山一些和烟远。

关山隔,晚云碧。

燕子来也,又无新闻。

赏析

那是意气风发首描写一人闺中少妇牵记她山水相隔的老公的情诗,也终究深闺之怨诗。

景物相隔,天色将晚,最可恨这蓝天白云下,又飞来了成双的燕子,而你要么未有点谍报。昔日的光明或然都以美好的梦一场吧,且看现近年来小编孑然一位,真像钗上的那只孤零零的女儿花凰。而你又在哪呢?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风流倜傥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眼泪的印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赏析

那首词写的是陆务观本身的情意正剧。

陆务观的原配老婆是同郡唐姓士族的一个金枝玉叶唐氏(有些许人会说唐氏即陆游的表姐唐琬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结婚以往,他们“伉俪相得”,“琴瑟甚和”,是生龙活虎对情投意和的恩爱夫妻。不料,作为婚姻包办人之生龙活虎的陆母却对孩子他妈发生了厌嫌恶,逼迫陆务观休弃唐氏。

在陆务观百般劝谏、哀告而没用的事态下,二位毕竟被迫分开,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赵士程,互相之间也就音信全无了。几年现在的一个青春,陆务观在故里山阴城南禹迹寺相邻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唐氏邂逅相遇。唐氏布置酒肴,聊表对陆务观的犒劳之情。陆务观见人感事,心中感触很深,遂乘醉吟赋那首词,信笔题于园壁之上。

唐琬

世情薄,人情恶,

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语斜阑,

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

病魂长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

骇人听闻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赏析

唐菀(Tang Wan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是本国历史上常被人们谈到的倾城倾国多情的人才之风流倜傥。她与大小说家陆务观喜结良缘,夫妇之间伉俪相得,琴瑟甚和 。

后陆母对那位儿媳甚是不满,恐陆游因而而疏间功名,萧疏学业,逼着陆务观休妻。陆务观对母亲的过问选择了敷衍的千姿百态;把唐置于别馆,时时暗暗相会。不幸的是,陆母开采了这些地下,并接收了断然措施,娶王氏为妻,终于把那对有对象拆散了。

唐后来改嫁同郡宗人赵士程,顾虑灵仍记挂陆务观不已。在一遍春游之中,恰巧与陆务观相遇于沈园。唐征询赵同意后,派人给陆送去了酒肴。陆感恋旧情,怅恨不已,写了名牌的《钗头凤》词诱致敬。唐菀则以此词相答。据他们说在后来快捷,唐婉就郁郁而终。

《摘红英》

宋 赵汝茪

东风冽。红梅拆。

画帘几片飞来雪。

银屏悄。罗裙小。

有些怀恋,满塘春草。

空愁切。何年彻。

不归也合显明说。

长安道。箫声闹。

去时骢马,何人家系了。

赏析

那也是代拟思妇怀人、伤春怨其他著述。以“比”“兴”手法,富情于景,婉约地写情,和用“赋”的一手,直叙忧虑,直白地写情,两个结合,是它的显著特征。

词中以所思者乘坐的骢马被系,来喻所爱者沉迷花柳,或移情别转,另有所欢,悬揣那才是有家不归的原由。凡多情女孩子,都怕作如是的推论,也不愿那样想来,但不常又必需作那样的预计,当中微妙的切肤之痛之情,很为难言语道之。诗人却借貌似旷达的淡语相问,将这种忧伤之情表述得触手可摸。

那首词,不用轶事,用语浅近,相符口语,但发幽烛微,极富情致,而清新自然,仍然为缓清劲风味。写法上则比、兴、赋三体并用,将思妇那复杂委婉微妙的真情实意写得不可开交。

宋 史达祖

春愁远。春梦乱。

凤钗一股轻尘满。

江烟白,江波碧,

柳户秋分,燕帘三春。

忆忆忆。

莺声晓,箫声短,

画楼横笛。

得得得。

《摘红英》

宋 刘辰翁

花朝月。朦胧别。

盲目也胜檐声咽。

亲曾说。令人悦。

落花心情,上坟时节。

花阴雪。花阴灭。

柳风生龙活虎似秋千掣。

晴未决。晴远缺。

风度翩翩番上已,满村啼鴂。

图片 3

宋 秦观

临丹壑。凭高阁。

闲吹玉笛招黄鹤。

空江暮。重回顾。

后生可畏洲烟草,满川云树。

住住住。

江风作。波涛恶。

汀兰寂寞岸花落。

长亭路。尘如雾。

翠微虽好,朱颜难驻。

去去去。

宋 程垓

桃花暖。杨花乱。

十二分朱户春强半。

长记忆。探芳日。

笑凭郎肩,殢红偎碧。

惜惜惜。

春宵短。离肠断。

眼泪的印痕长向DongFeng满。

凭青翼。问消息。

花谢春归,哪天浮现。

忆忆忆。

图片 4

宋 曾觌

华灯闹。银蟾照。

万家罗幕香风透。

金尊侧。花颜色。

醉里人人,向人情极。

惜惜惜。

春寒峭。腰肢小。

鬓云斜亸蛾儿袅。

忆忆忆。

模特简单介绍:五公子,爱自由 爱古风 行走在夜空中的北漫不经心七星。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赵汝茪的词集,宋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