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及赏析,宋词鉴赏

2019-11-06 13:30 来源:未知

鱼游春水

问君何事轻告辞,一年能几团圆月。科柳乍如丝,故园春尽时。春归归不得,两桨松花隔。好玩的事逐寒流,啼鹃恨未消。——唐代·纳兰容若《菩萨蛮·问君何事轻送别》

二零一八年人在凤凰池,银烛夜弹丝。沉水香消,梨云梦暖,深院绣帘垂。二零一四年消声匿迹江南夜,心事有不测。倒插杨柳风柔,川红月淡,独自倚阑时。——孙吴·萨都剌《小阑干·2018年人在凤凰池》

  无名氏  

菩萨蛮·问君何事轻送别

南陈:纳兰成德

纳兰成德(1655-1685卡塔尔,满洲人,字容若,号纳兰容若,明清最出名作家之生龙活虎。其诗歌“纳兰词”在西夏直到整在那之中国词坛上都怀有相当的高的信誉,在神州管工学史上也据有光耀夺指标一席。他生存于满汉融入时代,其权族家庭兴衰具备关联于王朝国事的规范性。虽侍从太岁,却爱慕经历平淡。特殊的生存条件背景,加之个人的脱俗才华,使其杂文创作显示出独特的秉性和明明的艺术风格。流传到现在的《木香祖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过多代表作之生龙活虎。

纳兰成德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浪接地阴。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风流倜傥系故里心。寒衣到处催刀尺,白招拒城高急暮砧。——秦朝·杜草堂《秋兴八首·其生龙活虎》

秋兴八首·其风度翩翩

夫戍边境海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少年老成黑体信千行泪,寒到君边衣到无?——南齐·陈玉兰《寄外征衣》

寄外征衣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马槊黄女阴子花剑。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意气风发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东晋·无名《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宋代:佚名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黄女华。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风姿浪漫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34婉转,深闺之怨,春季,思量

小阑干·2018年人在凤凰池

元代:萨都剌

萨都剌(约1272—1355卡塔尔国南梁小说家、艺术家、书墨家。字天锡,号直斋。维吾尔族。其先世为西域人,出生于雁门,泰定七年进士。授应奉翰林文字,擢南台太史,以起诉权贵,左迁大庆录事司达鲁花赤,累迁江南行台侍上大夫,左迁淮西南道涉世,老年居德班。萨都剌善摄影,精书法,尤善甲骨文。有虎卧龙跳之才,人称燕门才子。他的法学创作,以随想为主,诗词内容,以畅游、归隐失掉工作、慕仙礼佛、酬酢应答之类为多,理念价值不高。萨都剌还留有《严陵钓台图》和《梅雀》等画,现珍藏于新加坡紫禁城博物馆。

萨都剌

永夜抛人哪个地方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怨孤衾。换作者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五代·顾夐《诉衷情·永夜抛人何地去》

诉衷情·永夜抛人哪儿去

思过往的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共眠大器晚成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西晋·朱彝尊《桂殿秋·思过往的事》

桂殿秋·思往事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黄女华。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豆蔻梢头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武周·无名《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鱼游春水·秦楼东风里

宋代:佚名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玉茵,媚柳轻窣黄黄花。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风流倜傥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34婉转,深闺之怨,春季,思量

  秦楼东风里,燕子还来寻旧垒。馀寒犹峭,红日薄侵罗绮。嫩草方抽碧玉茵,媚柳轻窣黄菊花。莺啭上林,鱼游春水。几曲阑干遍倚,又是后生可畏番新桃李。佳人应怪归迟,梅妆泪洗。凤箫声绝沉孤雁,望断清波无双鲤。云山万重,寸心千里。

  据《能改斋漫录》记载:“政和中,一中妃嫔使越州回,得词于古碑阴,无名氏无谱,不知何人作也。录以进御,命大晟府撰腔,因词中语,赐名《鱼游春水》。”这段话表明了那首《鱼游春水》词的来头和作曲、命名经过。政和是赵惇的年号,越州正是明天的广东三明;看来,那首词是赵构以前南方的文章。至于确切的行文时期,那就难说了。但是那冷眼旁观,因为它的源委,并未关系必须弄清的历史背景,大家大能够从小说的自己,去搜寻它的审美价值。

  那是生机勃勃首深闺之怨词,写的是壹个人少妇春天记念远人的态度、心境,景物描写和职员写照都发自万分的素养;何况互相映衬,构成了整机的意象。

  上片全部是写景。“秦楼东风里”四句,写春归燕回、馀寒犹峭之状。一初始就点出“秦楼”,使描写的蒙受带有醒目,这对读者知道词意大有好处。秦楼,汉乐府《陌上桑》:“日出西北隅,照自个儿秦可卿楼。”李太白《忆秦王女》有“秦王女梦断秦楼月”句,皆指闺楼。因此可以知道,词中所写,景是“秦楼”中景,人是“秦楼”中人;于是,人物思想心境的社会性,就有了接头的着落。“东风”轻拂,“燕子”归来,那都以春暖花开的分明特色。不过,大家不用轻轻放过了“燕子还来寻旧垒”那句话,要留意它和其余地点的关系,它是品质的不归作铺垫的,大家读到后边自会领会。诗人手笔,总是那样地一矢双穿。那四句写的是房间里的春景,是“秦楼”人所见所感的春景,并暗暗表示出女主人公慵懒困倦、日高未起之态,带有淡淡的迷惘情调。

  “嫩草方抽碧玉茵”四句,从户内写到室外,描画出后生可畏派明媚的春光。我吸取了多样景物:地面包车型大巴嫩草,地上的水柳,空中的黄鸟,水中的游鱼,水上陆地空中三个维度空间,交织创设体的镜头,传达出万紫千红的色彩。这里运用了多少个借喻:以“碧玉茵”(像碧玉相似海军蓝的毯子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喻嫩草,以“黄女华”喻新出的柳条,都借联想而扩展了风景的魔力。四句的动词也用得很好:嫩草是“抽”出的,“媚柳”(柔媚的柳条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是“窣”(从穴中倏然冒出来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出的,黄鹂在鸣“啭”,鱼儿在“游”动,可谓各尽其妙,两全其美。“上林”、“春水”,为鸣莺、游鱼安插了适宜的移位情状,裁长补短。

  下片转入写人。“几曲阑干”四句,写材质倚遍“秦楼”阑干,看见学子又换了大器晚成番新花新叶,──那意味着一年又过去了,而意中人还不曾回去,那触起了她的忧虑,不觉泪流满面。“梅妆”用的是寿阳公主的典故。《太平御览·时序部》引《杂第五小学篆》说:“宋武女娲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春梅落公主额上,成五出花,拂之不去,皇后留之,看得何时,经17日,洗之乃落。宫女奇其异,竞效之,今红绿梅妆是也。”这里泛指妇女面部美容。“梅妆泪洗”即涂了脂粉的脸蛋儿流下了泪水之意。这几句器重描写佳人的外表动作,而以“应怪归迟”点明动作的因由,其悲怨愁苦之态如见。

  “凤箫声绝”四句,写对方离去后新闻杳然,惹人才思念不已。宋朝故事:萧史善吹箫,秦穆公将女儿弄玉嫁给他,数年后四人升天而去(见《列仙传》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这里借用那豆蔻梢头故事,以“凤箫声绝”指男人的离去。“孤雁”、“双鲤”都用了典。前面一个出《汉书·苏武传》,汉使诈称汉昭帝在上林苑射雁,雁足上有苏武捎来的帛书。后面一个出古乐府《饮马GreatWall窟行》:“客从远方来,遗笔者双鲤拐子;呼童烹花鱼”,中有尺素书。”因而,那八个词都以寄书的代称。而“沉孤雁”、“无双鲤”,正是指对方并未有来信。可是,纵然男方相隔云山万重,佳人的心依旧神驰千里之外,萦绕在他的身边的。这几句注重描写佳人的心坎活动,浓情厚意,意在言外。今后刘过《贺新郎》(老去相如倦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结云:“云万叠,寸心远”,殆出于此。

  从点子上来讲,那首词接收以春景的明媚来反衬离人的忧思的手法。“嫩草方抽”,“媚柳轻窣”,“莺啭上林,鱼游春水”那不是当天才女与所欢行乐时所见的美景吧?前段时间那生龙活虎美景又已再一次现身,然而所欢却已不在身边;2018年的燕子还通晓回来寻觅旧垒,而朋友却一去不复返;那怎么可以不令她阑干倚遍,泪洗梅妆呢!那样写,效果是感人的。词的语言通晓、朴素(某些地点略显粗糙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表明方式显豁;虽有用典,但却是不感觉奇的:具有民间词的特色。它的笔者,猜测是知识品位不太高的文人。(洪柏昭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翻译及赏析,宋词鉴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