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倾城王妃

2019-12-03 12:30 来源:未知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刘洛无奈,只好随四皇子出去了云城?楚染?心头默念了两遍刚刚听到的两个名字,她刚刚初来乍到,听的最多的除了太子殿下这四个字外就是这两个名字了。看来今日的主角就是这两个人,只要她小心谨慎一些,不出大错的话,应该不会被人发现她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凭借多年训练和驭下识人的经验,刘洛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太子殿下不好惹。因为是兄弟的原因,他与四皇子长的有些相似,但比四皇子更加的威严。可能长年侵淫权利和自身高位,眉眼深邃,将明黄的颜色穿得入木三分,似乎没人能比他更再适合这个颜色了。

  只见从后面出来一位男子,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身穿紫色长袍,宽肩窄腰,腰束玉带,五官白皙,容颜清隽。一双墨色眼,乌黑深邃,散发着淡淡清幽的光。手里拿了一把折扇,步履悠闲散漫,风流倜傥,墨眼满是笑意。

  拿定注意,刘洛的心稍稍的平静下来了

  刘洛艰难地睁开眼睛,就被映入眼前的景色晃得一怔

  如今的他面无表情,黄金冠散发着至尊无上的光芒,将他整个人掩在光芒下,有一种无与伦比的高贵和威仪。

  刘洛看着突然蹦出来的人,心理有些微微不悦,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她一点都没有察觉?她眸光微凝,想想刚刚有没有做出出格的事,突然微微松了口气这是多年来的习惯,如此诡异的情形,不弄个清楚明白,她从来不会冒然处事。既然不是梦,青天白日又不会有鬼的话,那么就是真的人了。随着头脑渐渐清明,如今脑中记忆也清晰地浮现出来。

  过了一会儿,四皇子看了刘洛一眼,见她不再反对自己抓着她的手,嘴角微翘。凤眸有某种东西一闪而过,笑意似乎更深了。

  杨柳吹拂,清风荡漾,红栏绿板,廊腰缦回,碧波帘渝,好一副春暖画卷。尤其是那两旁的花,更是争鲜夺艳,湖中那一对对的鲤鱼更是活龙活现,这是现代该有的么?。更别说那些秦山绿水了

  刘洛看了四周奢华的百花园中,原来个个都是花痴,她冷笑,怪不得将她这个身体的魂也吸引了去,身边的人张嘴闭嘴都是太子殿下,这男人即便什么都不做,也有着让人为他疯狂的本钱。

  本来她认为那些被传扬的可笑的永远不可能实现的穿越理论如今突然被这诡异的状况推翻,以往的认识轰然倒塌。难道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她大难不死,反而重生了?而且,还是古代?

  凭借多年的敏感,刘洛眸光扫见四皇子嘴角的笑意不动声色。是骡子是马,是好人还是坏人总要拉出来遛遛方能知道。今日没有丝毫准备一片茫然的情况下去观景园的话虽然危险,但是又何尝不是一种她尽快地了解如今是何情形的契机?

  她不由一的皱了眉头,想着那硝烟遍布的城市,看着这幅春暖花季?即便苏州园林,北京遗留下的皇家园林景致也不及此间

  四皇子话落,百花园停止了喧闹,一片寂静

  即便再不可思议,她面色依然不表现出来一分。随着男子走近,她目光越发镇定。

  “这样的婢女不听话处置打杀了就是,何必徒惹你心里生烦?”走过那名婢女身边,看着她额头脸上血污一片,四皇子嫌恶地瞥开头。

  正在发呆的时候,耳边便传来忿忿不平的声音

  皇后闻言转头看了太子一眼,可他依旧面无表情,转向四皇子,在那张嬉笑的脸庞下亦看不出背后的情绪,她暗暗一叹,将目光再次转移到刘洛身上,笑道:“哦?是谁那么大胆敢欺负歌儿?姑姑为你做主,来,快到姑姑身边来,你将谁欺负了你说出名字来,姑姑看看到底借了哪个人天大的胆子敢在这皇宫欺负了你去。”

  “怎么?才几日不见,歌儿妹妹好像不认识我了似的?”男子看着刘洛的神色,眸光现出一抹幽深,紧紧盯着她的脸。

  那名婢女闻言吓的“噗通”一声又跪在了地上,小脸惨白,浑身颤抖,但没有求饶。

  “小姐,您就应该狠狠的教训一下他们!他们也太可恶了,竟然敢动手打您,今日这宴会皇上也都在场的,他们还敢这样做!”

  皇后威严的说道,瞬间又几名女子脸色霎时白了,身子不挺的颤抖着

  刘洛恍若不闻,甚至面无表情地看着男子。

  刘洛也看了女孩一眼,看来这个女孩是这个身体的贴身婢女,否则她醒来身边为何没有别人独独她一人侍候?既然是贴身婢女,自然会对她这个身体最是清楚不过,若她有稍微的转变,便可能会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要奴婢说,小姐性子也太好了,这样可不成,万一那些贱人把太子殿下的勾引了怎么办!”

  刘洛没想到皇后对她那么好,什么也不问就拿定她是被人欺负了要帮她出气。她一时间站着不动,想着皇后这是真宠这个身体,还是别有动机。毕竟整个帝京城怕也就那么大,如今能参加这次赏诗会出席这种场合的可都是朝中亲贵子女,她们背后也都代表着各个势力。她太过鹤立鸡群,不招嫉恨妒忌才怪。虽然明地里谁都怕她,暗地里吃亏的事儿肯定不少。就比如今日之事,否则怎么可能这个身体主人就莫名其妙地死了,她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里了呢!

  “哟,看来还真是不认识了!”男子看着刘洛面无表情的神色似乎感觉有趣,眸光微动了一秒,脚下步子不停,几步走近了亭子,直接走到了刘洛面前,凝视着刘洛,似乎要将她心思看透。

  若是这个女孩死了的话,危险就会少一分……

  “那太子殿下也太可恶了,他明明知道小姐待他一片痴心,可是他却袖手旁观,看着您被她们欺负,小姐,我真为您不值啊。”【喜欢绝世倾城么? 小琪的群(二零一五四三三五四)】“……”

  “没多大点儿小事,算了!皇后娘娘还是别追究了。”刘洛无所谓的说道

  刘洛心头微紧,尽量不让自己露出破绽。如今什么都没弄明白,自然不能冒然举动。

  刘洛看着这个稍弱的女孩。哪里还有刚刚她醒来时候的恬噪和朝气?才十二三岁,正是如花的年纪,她移开眼睛,漫不经心地道:“就她侍候我还好用一些,留着吧!”

  “小姐?”

  “恩?怎么了?看来歌儿的确被气到了,连姑姑都不叫了?“皇后无奈的说道,似乎没想到刘洛今日不追究了,她瞥了连水月公主在内的几名女子惨白的小脸一眼,呵呵一笑,声音却是沉了几分,“你就说说,不怕的,有姑姑给你做主,我倒是要看看借了哪个胆子敢欺负本宫的侄女。”

  “呵……好久没见你露出这个表情了,又是谁人有此本事欺负了我的歌儿妹妹?”男子没有从刘洛面上看出任何心思情绪,眸光染上了一抹讶异,轻笑一声,但那笑声微沉。

  女孩似乎没想到刘洛会绕过了她,顿时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刘洛,“不过是一个下贱婢子而已。好用的不差这一个,我可以从我府中给你选十个八个,保准听你的话,你让往东不敢往西。奴才还是要听话些的好。免得祸从口出。”四皇子声音同样漫不经心。

  “小姐?”

  皇后说的理直气壮,敢情是一定要为她讨回公道了

  刘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不语。

  刘洛闻言想着看来这个人早就来了,一直在假山后藏着而已。否则他如何能说出祸从口出这四个字,岂不是显然听到了那婢女的话?一个小小婢女编排太子殿下,岂不是祸从口出?

  一声声忿忿不平满是抱怨的声音传入耳边。刘洛顺着声音恍惚地转过头,便看见一个身穿古代衣服的女子。

  “就是,歌儿妹妹,有母后给你做主,你就说说是谁欺负了你。有母后在你还怕什么?就算被欺负的狠了也有母后帮你惩治了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一旁的四皇子立即迎合皇后的话,又看了一旁的女子,满脸不屑的样子

  “看来当真是气着了?呵……难得啊!”男子凝视着刘洛,忽然又轻笑了一声,转身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悠悠地打着折扇道:“谁这么大胆敢欺负我的歌儿妹妹啊?!”

  女孩顿时吓得垂下头,不停地磕头,再也不敢抬起。

  女孩大约十二三岁的年纪。双手叉腰,眼中明显含着恼怒,。见她看过来的神色恍惚,明显不在状态,微微一愣

  刘洛微微抿着唇瓣,心下寻思到底要不要说。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皇宫,据说古代的皇宫连一只苍蝇飞进来都遮掩不住,她刚刚发生被别人欺负的事儿怎么可能不被后宫之主皇后所知?就这一路走来,她感觉暗地了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呢!

  刘洛看了男子一眼,见他眉眼依然笑着,不过笑意不达眼底,她低头看向地上跪着一动不动的女孩,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来告诉他我是被谁给欺负了。”

  “行了,别磕了,破了相的话以后还怎么带你出去见人?起来吧!找个地方包扎一下,回头去百花园寻我。”刘洛不理会四皇子的话,摆摆手。饶了这女孩一命,希望她以后识相些,即便发现了她不是原来她的小姐,也能帮她,即便不帮的话,也不会戮穿她。

  刘洛呆泻的看着她,有些没有回过神来。

  太子殿下忽然出声说道:“母后,歌儿那么大胆,谁有本事欺负她,不过是玩玩罢了,想欺负她的人说不定还没出生呢,?”

  男子闻言一怔,似乎这才看到地上跪着的女孩。目光落在地上大片的鲜血上,脸色平静,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谢小姐饶了奴婢这一回,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那婢女虽然停了叩头,但还是没敢立即起来,显然是惧怕四皇子。

  女孩有些担忧的望着她,轻声的问道“小姐,您……您是不是不舒服?”

  那几名女子见太子殿下帮忙说话齐齐一喜,一双双美目更是焦在了太子殿下身上移不开。尤其是以水月公主身边的红色衣裙女子和蓝色衣裙女子为最,似乎那二人眼里再容不得别人了

  “……是,郡主!”女孩垂着头颤抖着将刚刚发生了的事情又说了一遍。(呵呵,小洛洛是郡主啦)

  “歌儿妹妹何时变得心软了?你身边的婢女一换再换,又何时差了这一个了?”四皇子停住脚步,转头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刘洛。

  刘洛不语,迷蒙的眼瞳渐渐有了一丝焦距,眼中刹那射出精光,直直看着女孩

  刘洛着重看了那几名女子一眼,想着听早先她的婢女所说是沐府的三小姐和楚王府的郡主联合水月公主欺负了她,想来很快她就能将每个人的名字对号入座。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歌儿妹妹生气。太子殿下就算不看在你的面子上,也应该看在皇上和曲王府的面子上,怎么由得你被人欺负视而不见呢!当真是……”男子恍然,说了一半声音止住,含笑的面色微怒,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怎么那么多话?烦不烦?一个奴才而已,我的人我想打杀就打杀,想不打杀就不打杀,你管那么多干嘛?到底还去不去?不去的话我这就回府。省得我身边的奴才让你看着碍眼。”刘洛寻到了机会,不耐烦地吼向四皇子。

  “小……”女孩被刘洛的眼神下了一跳,身子后退了一步,跪在了地上。膝盖与地面相碰,“咚”的一声。,“小姐,奴婢错了,奴婢不应该说太子殿下的不是,求小姐原谅奴婢。”

  水月公主听了太子殿下的话,,看向刘洛的目光含了一丝不屑。对皇后道:“太子皇兄所言正是,不过是闺中女儿嬉笑玩乐罢了,这天圣朝上下谁不知道曲王府的歌儿妹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敢真欺负了她去。”

  又是太子殿下?这四个字从醒来之后是她听得最多的。刘洛不动声色。

  她本就是聪明人,从这个婢女和四皇子的言语中听着这个身体的主人似乎很是嚣张,谁都不看在眼里,很少挨别人欺负,否则那婢女也不会因为她被推了一下而忿忿不平了。而四皇子不管什么目的,但同样口口声声说谁敢欺负她的话,她决定赌一把。一个皇子被她大吼,看他如何神色。

  太子殿下?刘洛有些愤怒。拍电视剧么?妈的,敢拿姑奶奶开玩笑,不想活了么?!她微抿着唇看着女孩。地面上黑曜石散发着黑幽幽的清光,太阳光的照射下很是夺目。她目光落在女孩额头不停流出的鲜血上,心思瞬息千变。

  “就是,歌儿妹妹不但是曲王府的掌上明珠,亦是皇后娘娘的心头宝,借我们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负她,她不欺负我们就不错了。前几日我府中一个外家的表舅在街上不小心得罪了她,她命人劈头就暴打了一顿,如今那表舅还躺在家里下不来床呢!这事儿娘娘怕是也听说了的。”那红衣女子回过神,艰难地从太子殿下身上移开视线,立即接过话道。

  “走,我们这就去观景园。如今观景园内可是热闹的很,赏诗会已经开始了,你要想找回场子那还不简单,有皇上给你撑腰怕什么!就算水月公主也不敢在皇上面前放肆,那里面的女人还不是由着你欺负。”男子屁股还没坐稳立即站了起来,伸手一把拽住了刘洛的手腕,拉着她越过眼前跪着的女孩抬脚就走。

  “我刚刚还以为你转了性子呢!原来还是这么任性,好吧,我不管就不管,不过是一个奴才而已,你当我真有那种闲工夫?还不是怕你因了一个婢女受牵连?”四皇子对刘洛的大吼浑不在意,嘴角的笑意真了几分,似乎习以为常,她安静低沉才不正常。

  这是演戏吗?摄影师呢?导演呢?看着眼前女孩那血淋淋的额头,不经有些吃惊,演戏用得着这么卖命么?如果这不是演戏,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我穿了

  “岚儿妹妹妹妹所言极是,就在昨日我府中也传着一件事儿,说歌儿妹妹不知为何带着人跑到了东街最火热的百花楼去了,将百花楼一把火就给烧了,而且还命令人不准放里面的人出来,可怜了百花楼数百人,死的死,伤的伤,这事儿闹得大据说今日不少大臣都上书要参歌儿妹妹一本呢!”那蓝衣女子也从太子殿下身上艰难地移开视线,看着刘洛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刘洛一惊,以她的伸手如何能被人轻易抓住了手腕而没来得及躲闪开?身份使然让她多少年已经不允许别人轻易近她身了,眸光骤然一沉,就要撤出被男子抓着的手。

  被骂也高兴?真是下贱!李芸心里暗骂了一句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看来是赌对了。她瞥了那小婢女一眼,那小婢女立即激灵地站了起来,恭敬地让二人走过。

  “求小姐饶了奴婢吧,奴婢再也不敢了。”那女孩没见刘洛出声,又更加卖命的磕了起来,原本血淋淋的额头又出现了更加严重的伤势

  “此话当真?”皇后显得异常惊讶,看向刘洛

  “你不想去?”男子抓紧刘洛手腕,转头看着她。不见他有多大的力气,但刘洛身子还是被他带了起来,手被抓得牢牢的,动也不能。

  四皇子再不言语,拉着刘洛慢悠悠转过了假山,,走向了最右边的一条小路。

  刘洛看着这一切,心中已经有些明了,。

  刘洛听着那两名女子煞有介事地说了一通,秀眉不着痕迹地皱了一下,心中暗叹,没想到她刚刚到来就摊上了这犯罪的大事儿。先前还以为这个身体的主人只是坏脾气而已,没想到嚣张到了这样的份上。打人放火,简直是……无恶不作了。

  刘洛瞬间停止了挣扎,压制住内心的翻江倒海,果断道:“不想去!”

  刘洛不敢轻易说话,自然也不言语,只是板着脸,装出很是难看的样子。他既然觉得这样的她才正常,那她就配合。

  “求小姐了……”女孩似乎不知道疼一般,一边猛磕着头,一边口中不停地求饶。

  “自然是正有此事,如今整个京城都传遍了,怕是此时已经传得整个樱花国上下皆知了。母后这两日为布置百花园之事繁忙,一时不曾听闻而已。我看啊,就算父皇再怎么包庇歌儿妹妹怕也是堵不上这朝中大臣的弹劾和天下悠悠之口的。歌儿妹妹这回的事情可是闹大了。曲王爷据说更是一气之下卧病在床了。”水月公主同样语气幸灾乐祸。

  “你害怕了?因为太子殿下也在?所以你就甘愿被人欺负了?”男子挑眉。

  二人走了一段路,只见一位老妇人从前面跑来,当看到她顿时一喜,又看到拉着她手相携走在一起的四皇子面色一僵,但很快就掩了脸上的情绪,连忙过来对着二人行礼,“老奴拜见四殿下和郡主。皇后娘娘看郡主至今还没到百花园,让老奴特意过来寻找。”

  “你……先起来。”刘洛出声。突然有些吃惊,这声音真好听,像黄莺一般,婉转……只见她同样身穿一身古装罗裙。淡紫色的软绸衣料,上面绣着大朵的海棠花。花叶不繁杂,但栩栩如真,针脚仔细,绣线泛着丝丝光华,一见便是上等巧手绣娘才能绣织而成。衣裙盖到脚下,清晰可见裙摆绣着金边,是真正的黄金制作的金线

  皇后看了半响没见刘洛出声,从面上也看不出她心中所想,惊异于这个侄女今日似乎沉稳了。她收了惊讶,转眸看向身旁的太子。

  “能不能不说他,烦不烦!”刘洛火了,从醒来就听到这四个字的称呼。她已经对这四个字厌恶到极点。另一只没被抓住的手打向男子抓着她手腕的手。劈手就是一下,毫不客气。

  刘洛不知道说什么,遂不言语。

  收回视线,见她一手正支着头倚在白玉石打磨而成的石桌上,身下坐着的同样是白玉石打造的椅子。手掌娇小白嫩,手腕白皙,上面一枚碧玉手镯泛着绿油油的清光,剔透圆润。一见便知价值难以估量。两侧有朱钗的玉珠和金步摇的尾坠垂落,同样打造精细,价值不菲。

  太子依然面无表情,淡淡地扫了刘洛一眼,声音也听不出情绪,“的确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过父皇今日并没有上朝,弹劾的折子都送去了御书房。儿臣也不知父皇要如何处置呢!不过曲王爷的确气病了倒是真的。”

  随着她动作,一股暖流忽然从小腹瞬间顺着血液清楚地传递到手心,似乎无形中汇聚了力量,让她有一种感觉,哪怕面前是一头牛,她也能一掌打死。心头微惊,但未停手。

  四皇子换了一副和蔼笑意,笑道:“看来我这个做儿子的还没有侄女能得母后的心。能劳动嬷嬷来找歌儿妹妹,母后真是越发的宠爱妹妹了。难道母后就没发现我也没去吗?怎么就没派人来找我?”

  她又吃惊了一会,大脑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你可有去曲王府看看曲王爷?可是严重?”皇后听闻老王爷被气病,脸色不善。

  男子见刘洛的动作不怒反笑,俊颜绽开,美而炫目,那只抓着刘洛手腕的手不动,另一只手轻轻伸出挡住了刘洛挥来的手,眉眼重新凝聚上笑意,“这才像是你的作风嘛!那些女人不过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娇花弱柳,你想碾死她们犹如碾死一只蚂蚁。何必受这种欺负,走,我陪你治了她们去。”。”【喜欢绝世倾城么? 小琪的群(二零一五四三三五四)】

  “四殿下这话就差了,皇后娘娘一早就派人找您了,只是奴才们一直没找到您,皇后娘娘听说郡主早就进宫了,却一直不见去百花园,所以,才派了奴婢来找,怕出了什么事情。”嬷嬷直起身,不卑不吭地道。

  小姐,奴婢知道错了,您就原谅奴婢吧?”女孩低着头,身子有些颤抖,听到刘洛的话,脸上有些惊喜。但还是有些胆颤

  刘洛想着她既然称呼皇后为姑姑,那么老王爷就是皇后的父亲了。她垂下头,想着怎么就这么倒霉,刚刚来就碰上这样的事情,怕是不能轻易善了。

  说着,男子拉着刘洛就走。

  “原来是这样,那是儿子不孝,误会母后了。正巧我刚刚遇到了歌儿妹妹,我们这就去百花园。你头前快一步去和母后禀告就是。”四皇子对着嬷嬷吩咐。

  刘洛打量着眼前的女孩,女孩的穿着虽然是上等的衣服,但与自己的比起来,更是千差万别,所带的首饰也是差的十分远。她目光微凝,没有出声

  “儿臣得知今日父皇不早朝就去过了云曲府。老王爷病得……”太子似乎斟酌着用词,别有深意地瞥了刘洛一眼,见她不争辩,静静而站,被多人言语攻击脸上却不如往常一般见丝毫委屈恼怒等颜色,眸光闪过一丝讶异,顿了顿道:“太医院的院首李太医去给外祖父诊断的,据说是气血攻心,开了方子,说是不能再动肝火,好好调养一阵子才行。怕是没有十天半个月下不来床了。”

  “我说了不去!”刘洛压住心头的惊异,难道这就是气功?她以前倒是也见过一名奇人,练的气功炉火纯青,真的能空手打死一头牛,手掌劈巨石而碎安然无恙。她也有?

  “是!”嬷嬷又看了刘洛一眼,转了身快步顺着原路返回了。

  女孩没有听到小姐确定饶恕的话,似是不敢再多言语,垂着头默不作声。额头有鲜红的血珠滴滴答答地滴下,她似乎不觉得疼一般,跪着纹丝不动。

  “父亲竟然这么严重?”皇后有些担心的说道。

  “你难道真的是怕他在?”男子笑意顿住,眸光瞬间漆黑,“你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如何会偏偏怕他?难道就是因为你将来要嫁给他吗?才会如此畏惧?没进太子府就以夫为天了?”

  四皇子似乎不知道急一般,继续拉着刘洛慢悠悠踱步。

  “把你刚刚的话给我在重复一遍”刘洛平静的说道,脸上看不出有什么表情,想她曾经在沙场上打滚了多少年,心理早已掩埋的生生的了

  太子点点头,看不出情绪的脸上终于露出无奈,安慰皇后道:“母后也无须担心,有李太医在,父皇也派人给曲王府送去了不少好药,老王爷定然无恙的。”

  “我怕他做什么,只是不想去。”刘洛撤不回手,想着若是她会气功的话,那么眼前这个人能轻易挡住她的手,岂不是也会气功?不,或者是这里叫做武功。

  李芸消化着刚刚得到的讯息,想着原来她这个身体是皇后的侄女。介于嬷嬷刚刚的神色,她用力向外撤出被四皇子一直拉着的手。四皇子手更是攥紧了一分,不让她撤出。刘洛瞪了他一眼,他恍若不见。她遂放弃,反正该看的也被人看到了,想补救也晚了。

  “是……。”女孩惶恐的看着刘洛,生怕她生气,片刻也不敢耽误地将刚刚在李芸最初醒来时她忿忿不满的话又重新说了一遍。

  皇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点点头。转眸看向刘洛,脸色板了起来,美眸染上一丝恼怒,喝道:“歌儿,你当街殴打人也就算了,怎么能火烧百花楼,简直太胡闹了!”。”。”【喜欢绝世倾城么? 小琪的群(二零一五四三三五四)】

  刘洛心思百转千变,她如今初来乍到,还没弄明白自身情况,对自己出现在这里不明所以,自然要万分小心,听地上女孩和这个男子的话中语气,今日那个什么园子定是很多人,她如今不能见太多人,万一露馅被人当成妖物的话,那么她如今重活了也要死。尤其是在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的份上,怎么能随他走?

  转过了两道回廊,宫女太监打扮的人渐渐多了,手中端着的瓜果水盘来回穿梭,见到二人牵在一起的手都面露惊异和不敢置信,一个个脸色怪异地请安。

  嗯!”刘洛听完后眸光幽深,声音听不出情绪。心里却如浪涛翻滚,想到此,她忽然蜷起手,手指用力地掐向手心,手心传来钻心的疼痛。她似乎不觉得疼,又用力地掐了两下,松开手,悄悄地拧向腰间。隔着柔软的衣料,腰间同样传来钻心的疼痛。

  刘洛百口莫辩,因为她刚刚来根本就不知道昨日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能垂头不语。

  “既然不怕他的话,为何不想去?你不是最爱热闹?”男子看着刘洛,疑惑探究意味浓郁。

  刘洛也顾不得看那些人异样的眼光,心思放在眼前,只见不远处是一处碧湖,比刚刚她醒来所在的碧湖大了不止一倍。刚刚那个只能算是池塘。

  果然,不是梦

  “母后,您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件事情儿臣知道,也着实怪不得歌儿妹妹。”半响不言语的四皇子此时道:“据儿臣所知歌儿妹妹是被有心人挑唆说太子皇兄去了百花楼,她才带着人找了去的。但那百花楼的人着实可恨,居然不给一句正经的,还要将歌儿妹妹抓了报官,月妹妹是气急了,才烧了百花楼。”

  “我不舒服刘洛被他抓着手,男子的手温暖,她的手却清凉。

  远远便见湖中心亭台林立,亭台内或站或立或坐着数十人,花红柳绿,有男有女,看不清样貌,但可见人人衣着光鲜。想来那里就是今日所说的百花园了了。

  “那太子殿下真的袖手旁观,”半响,刘洛斟酌着用词,低沉的声音含了一丝微颤。

  四皇子话落,又刻意道:“母后您也是知道,歌儿妹妹一颗心可都是寄托在了太子皇兄身上,她怎么能忍受皇兄去那种地方?自然烧了百花楼解气才是。这原也没错。太子皇兄怎么能被百花楼那帮子狐媚子魅惑了去呢

  “刚刚听说你被碰了一下头,要不要请太医看看?”男子伸手抚向刘洛额头,眼中露出关心之色,不等刘洛开口,对着跪在地上的女孩喝道:“怎么伺候你家郡主的?既然她不舒服为何不赶快请太医?本皇子看你是不想要脑袋了?”

  正打量间,不妨四皇子忽然伸手一揽她的腰,刘洛还没回过味来,身子已经跟随四皇子凌空而起,他根本不踩玉桥板面,带着她蜻蜓点水般踩着湖面粼粼波纹向观景台飞去。

  “今日开宴会小姐不舒服本来不想来的,但想着太子殿下会来,小姐忍着还是去了,但那可恶的穆府三小姐和亲王府的郡主联合水月公主欺负您,趁你不注意推你下水,要不是后来丞相府的彩玉小姐说这些年一直闭门不出的云城王爷和出外游学归来的南王爷,今日也出席了这宴会,她们这才迫不及待地急急去了,奴婢早就看出她们今日来者不善,让小姐早些去皇后娘娘那里,小姐偏偏不听。您何时吃过亏啊!如今您险些掉到湖里,小姐不会水,否则一定会吃大亏的。幸好……”

  “还有这一出?”皇后皱眉,转向身旁的太子。

  皇子?刘洛看着男子,眼睛不由睁大了一分。

  刘洛骤然一惊,头脑还没来得及眩晕,脚已经落了地。光鲜景象刹那近在眼前,她被晃得目眩,不由闭了闭眼,又瞬间睁开。不用回头去看越过来的湖面也能清楚地知道这就是传说中踏水无痕的轻功。原来世间当真有这样的功夫存在……

  “我为何会有些头疼?”刘洛,斟酌着皱着眉头问。既然没掉进水里浸泡,但她为何头晕,像是睡了很久才醒来的样子。

  太子深邃的凤目射向四皇子,漆黑的瞳仁里如下冰刀,并不接话。

  “四皇子恕罪,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就去给郡主请太医……”女孩身子剧烈地抖了起来,一边抖一边叩头,本来额头凝固的血再次渲染开来。

  她定了定神,回头恼怒地瞪了四皇子一眼,“也不说一声,你想吓死我吗?”

  小姐被湖边的护栏挡了一下头,自然会晕。”女孩立即道

  四皇子恍若不见,转头问身边的李芸,“昨日我虽然没在场,但也是听说了具体事情始末的,是这样吧?歌儿妹妹?”

  “那还不快去请太医!”男子不看女孩,怒喝道。

  四皇子顽皮地一笑,神色尽是得意,“怎么能吓到歌儿妹妹?你的轻功可是不比我的差呢!只不过这是我刚刚学成的踏水一式,想要你体验一把而已。”

  怪不得我有些记不清发生了何事呢!原来是撞到了脑袋。”刘洛揉着额头,脸色有些苍白,手蜷回衣袖里攥紧,身子细微地颤抖着,声音显得漫不经心。但只有她自己知道用了多么大的毅力才能勉强支撑住身子不栽落椅子下。

  几人言语间已经给了刘洛充分的思考准备,她闻言看向四皇子,目光不停留地又转向皇后,最后落在太子身上,本来面无表情的小脸霎时溢满了委屈不甘,眼中含泪,似乎那泪要溢出来似的,但偏偏被她倔强地强忍住不让泪掉出来。只是一眼,便又垂下头。只字不说,但无疑这种表情比千言万语还要有力。

  “是,奴婢这就去!”女孩从地上爬起来,片刻也不敢耽搁,急急跑下玉阶。

  刘洛听说自己居然也会轻功,心下不由一喜,但面色不动,冷哼一声,“谁知道你又弄什么幺蛾子来作弄我。”

  “小姐您失忆了?”女孩一惊,面色大变。

  太子一愣。

  “等等!”刘洛哪里能让她请来太医?若是太医来了,万一诊断出她身体有问题,将她当成妖物的话,那么她就别想活了。她可知道古代人杀人比碾死只蚂蚁还要容易。

  “真是天大的冤枉,我作弄谁怎么敢作弄歌儿妹妹。”四皇子顿时告饶。但并没有松开揽着刘洛腰间的手。如此亲密的动作,他做得自然随心。

  “嗯!”刘洛不由得有些恼火

  皇后见到刘洛委屈不甘想诉又无处可诉的神色,顿时相信了四皇子的话。只要是牵连了太子,谁人都知道她这个侄女是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得出来。难怪会烧了那百花楼。想到此,她皱眉明显不赞同地看着太子,怒道:“胡闹!你一个堂堂太子,怎么能去那种地方?也不怕污了你的身份!”

  女孩闻言立即停住脚步,惨白着小脸看着李芸,又看向四皇子。

  刘洛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她已经感觉到数十道视线落在了她和四皇子身上,越发地镇定不敢再动,脸上的恼怒情绪也越发装得明显。按理说她这个身体云英未嫁,在古代这样和一个男子亲密不合礼数,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密,四皇子自然是知道这一点的,但他依然不放开她,想来是有所图。她到要看看他这样的用意何在?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戏谑的笑声;“歌儿妹妹,我刚刚看到太子殿下也去了御花园里哦!你再不去,小心他抢走了哦,就不记得你是谁了,”

高一:小琪

  “怎么了?你既然不舒服,就该请太医来赶快看诊。”四皇子对刘洛比刚才对着女孩温柔关心不止一倍。

  果然,四皇子话落上首传来一声轻咳,紧接着一个温厚的女声嗔怪地看着四皇子责难道:“煜儿,你怎地越发顽皮了?还不开放开郡主,看你将她吓得。”

  刘洛闻言,猛地顺着声音转过头去。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刘洛只觉得心里无比烦闷,感受着被男子抓紧撤不出的手,看来有这个人在,想要躲过不去观景园是不可能了。又一想反正她如今情形总要见人的,闭了闭眼,没好气地道:“你松开手,我跟你去就是了!”

  “母后,您又不是不知道郡主的胆子可比天大,谁又能吓到了她去?您偏心不说自己,还怪儿子。”四皇子嘻嘻一笑,慢悠悠地松开了刘洛的手和腰。话落,别有意味地看了皇后左首端坐着的明黄身影一眼,意有所指地道:“不过今日郡主还真是吓坏了呢!儿子可从来就没见过她能被人欺负得躲在鸳鸯池的小亭子里独自伤心而不敢来这百花园……”

高一:小琪

  四皇子闻言也不纠缠请太医的事儿了,轻笑道:“这就对了!难道你不想见见穆王府那个美人?云城可是十年没踏出穆王府了呢!还有楚染,他在外玩了5、6年了,如今回来了,这京城可是热闹了啊!错过了好戏,岂不可惜?”

  刘洛心思一动,顺着四皇子目光看去。

  话落,拉着刘洛不松手,抬步出了亭子。”

  只见在皇后左首坐着一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除去皇后的大红服色,也就那抹明黄的颜色最为扎眼了。她只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想着这位看来就是她今日听了无数遍太子殿下那四个字的主人了。

高一:小琪

高一:小琪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TAG标签: 财神8cs8彩票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财神8cs8彩票网,转载请注明出处:绝世倾城王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