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七年长红,天佑都林_小说小说_好法学网

2019-11-26 15:43 来源:未知

厦门有郑成功爷爷,他站在鼓浪屿的巨岩上,威风凛凛。

“被17级的台风拥抱过是什么感觉?”

玉树老爹。

博饼就是郑爷爷发明的,坊间传说郑爷爷去博饼了。中秋前日,郑爷爷马上出来辟谣:我正在海上与风魔厮杀,呀,这个小魔鬼,好厉害!

“多了一个老了的时候吹嘘的经历,我可是经历过17级台风劫后余生的人。”

中国天气网讯 中央气象台9月27日18时发布台风橙色预警:

大风起兮尘飞扬。顶着风返家。车在漂移,身在漂浮,心在颤抖。到了楼下,竟然进不来楼道,因是风口,急急丢了摩托车,勉力进去。电梯打开又自己合上,好像有幽灵控制,还张着一个大口,没人敢上。靠里面的一架梯,晃荡着下来,还好,可以正常运行。进了家门,把好大的风关在门外,夫已经在家,孩子在外地读书。

在16日的中午,我浑浑噩噩的醒来,看着亮光洒进窗户,没了以前满满的起床气,只剩下活着真好的感动。是啊,多么幸运,在17级台风的袭击下,在长达4个小时的狂风呼啸中,在3个小时的地震煎熬中,我仍旧看到了第二天的太阳。

今年第17号台风“鲇鱼”(强台风级)的中心已于今天(27日)下午14:10分前后在台湾花莲沿海登陆,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14级(45米/秒),中心最低气压950百帕。下午5点钟其中心位于我国台湾南投县境内,就是北纬24.1度,东经121.0度,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4级(42米/秒),中心最低气压955百帕,七级风圈半径350~380公里,十级风圈半径160~180公里。

一切如旧,只有心中彷徨着——一只潜伏的忧心巨兽。淡定得恍惚。厦门经历太多的台风,我们普遍迷信郑爷爷的威力。

16日下午两点,被网上谣传的5点封桥和窗户外面的层层乌云吓到,公司决定取消博饼和中秋的聚餐,放我们回家。这是四年以来,我印象里第一次在台风前收到停工、停训、停课的正式通知。看了一眼厦门大桥的全红拥堵标志,毅然转向brt的怀抱。在之后从brt往外看的拥堵中证明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

预计,“鲇鱼”将以每小时20~25公里的速度向西偏北方向移动,强度逐渐减弱;尔后移入台湾海峡,并将于28日凌晨至上午在福建福清到漳浦一带沿海再次登陆(强热带风暴级或台风级30~35米/秒,11~12级)。

“莫兰蒂”在半夜如期而至,小妖精一会儿高声怒吼,声若惊雷;一会儿呼啸而去,势如汪洋;一会儿轻声低语,细如游丝;一会儿缠绕回旋,亲若情人。让你的神经刚放松一会儿,又突然一惊。

在回家的路上,挣扎了一把想要抢票回老家,结果并没有成功。被逼无奈只能慢慢踱回住处,那时候突然觉得有点心慌。

闽南地区,尤其是厦门,首当其冲!

这小魔鬼,在那拔树搬山。它伸出成千上万的手臂,搂着高楼,抱住小山,使出全身的力气撼动。可惜是蚍蜉撼树!楼房呻吟、摇晃、稳住!楼里的人一开始惊慌失措,以为到了世界末日,经历了一回两回三四回之后,互相调侃起来,看来这台风的力气用尽了。

在台风前已经看了许多1999年那场大台风的科普,心有余悸。倒落的树木和飘落的广告牌等等还是先行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烙印。想着可能会有长达几天的停水停电,犹豫了下还是进了超市拎了面包和酸奶(对,我忘记了拿矿泉水,这也让我在之后几天付出了代价)。

中秋节刚刚经受了台风“莫兰蒂”的重创,如今的厦门是否还能承受的了?

小魔鬼吱吱呀呀地,从窗隙钻进屋子,听见了人们的议论,大发雷霆。哗啦——,掀翻了屋顶遮阳的铁皮屋;嗤——啦,撕掉了明星的大海报;噼——扑——,推倒了张扬的广告牌;咚——咚——,连根拔起了大树。

你记得小说里总有说凌迟酷刑吗?在我拎着面包酸奶回家的那个夜晚,用这个词毫不为过。

不知道上次去博饼的郑爷爷回厦门了没?

小魔鬼玩起了兴致,卷起铁皮屋,在天上飞——,像是一个小巫婆,骑在扫帚上,后面飘着他的披风。

晚上六点左右,朋友圈说我们学校行政楼“尚大楼”的“大”字开始摇摇晃晃了,同时岛内已经堵成长龙,像行尸走肉的开场剧情中的逃生拥堵。

乌云压境,暴风雨即将来临……

大树们被小魔鬼当成幼儿园的孩子,排成一队,放倒。好好睡觉啊——。

晚上六点三十分,可靠消息称“大”字已经消失,成功晋级为“尚楼”,岛内多辆车连环剐蹭。同时莫兰蒂已经渐渐靠近我们,预计凌晨5点登陆。

夕阳无限好,只是台风天!暴风雨来临前的日落绚丽夺目,美的诡异……9月27日傍晚闽南的黄昏夕阳,火烧天际,金碧辉煌!

到处漆黑一片,点一盏灯吧,小魔鬼在变压器上轻轻一点,砰——放起了一串的焰火。

朋友圈喧嚣日上的更多是郑成功爷爷去博饼,“莫兰蒂”正好谐音“没人在”的调侃和1999年台风的情景,是的,有的地方博饼仍旧在继续,在过去那些年,已经台风过太多次,每次都是虚张声势。我们还没有意识到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将经历什么。

在夕阳的映射下,漳州地区甚至一度出现了彩虹……

小妖精莫兰蒂折腾了几个小时,这个城市却安静得好像没有人。没有人惊呼,没有人奔跑。这么好的戏竟然没有人旁观?它忽然索然无趣,悄悄地走了。

接近凌晨,我按照习惯写了几行毛笔字,回来查找下电脑的文件准备睡觉,窗外开始有呼呼呼的响声,并没有很大。我仍旧以为是一次比往常可怕一点的台风而已。

来几张厦门诡异绝美的晚霞照……

15日零点三十分,开始有人发中秋快乐的短信,窗外的风已经刮出了席卷一切的感觉,轰轰轰……每一下都像是火车在房间旁边辗过,我抱着手机开始刷实时微博,厦门大桥、集美大桥等已经关闭,各个区域都有树木被风吹倒,气象台已经在不断发布预警。查了一下台风的路径图,风速风力15级,距离厦门市南偏东方向越75公里的台湾海峡上。开始有点害怕,给师傅发了个消息挣扎了下。

以上图片来自网络……

凌晨一点半左右,风力愈强,朋友圈的人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外面的开始从风声伴随着铁皮声。我想用耳塞堵住声音,犹豫了一下还是默默的继续刷手机。

玉树老爹。

凌晨两点半左右,房屋开始摇晃,有房屋玻璃破碎,群里面开始说起哪个哪个大学们被吹倒,学生害怕的只能躲进厕所。也有宿舍厕所的门被直接击破,整个六层被影响,全部撤到一层。外面的风吹起来像火车直接在屋子里碾过,树木哗啦啦的响声,铁皮撞击的声音,门窗被猛烈的冲击好像下一刻就会被打开的感觉。我从床上起来,在房间的角落担惊受怕了很久,总怕房子会被刮走。

朋友圈的人似乎都醒了。三四点钟的时候整体已经从祈福到害怕恐惧的传播,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大人们已经在哀嚎想爸爸想妈妈想回家,我怂起来连风都怕等等,我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靠近绝望。

不像是其他一朝定生死,在微博一看还有两个小时台风才能登陆,当时的想法竟然是要来就来,已经被冲击了两个多小时还要再等两个多小时,太折磨。这种折磨是,你无限靠近绝望,又明知不至于完全绝望,可是完全找不到出路,只能任凭外面“轰轰轰”“砰砰砰”等等各种慢性凌迟,世界末日大风压境无处可逃。

三点半左右大概整个厦门的人都醒了,我们家的猫在哀嚎。为了让自己心平气和,我还是默默的拿了一本书坐到厕所,小伙伴也开始找蜡烛什么的转移注意力。我们成功的陷入了无水无电台风就要登陆的惨状。去塞了进水的门缝,就不敢再靠近玻璃一分。

凌晨四点出头,台风登陆,屋子的剧烈的晃动,墙壁可以明显感到台风的撞击,风声愈盛。除了强风席卷一切,什么都没有感知。每一下对窗户和门的撞击都像是撞在心上。整个人都懵了。

想起刚刚有人说的,还有好多事没做……第一次觉得在自然面前,生命渺小的不堪一击。我也有好多事没做,还没有好好的跟爱的人生活,还有爸爸妈妈……熬过这一劫,好好爱好好生活。想妈妈想回家,内心已经接近崩溃,阳台的装饰也bongbongbong的在掉落。

凌晨五点,风终于比之前小了一点,朋友圈那个接力的孕妇好像也得到救助。实在扛不住,继续听着飓风的声音,在茫然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

醒来的时候,厦门已经适合拍任何末日场景的电影。

万幸的是,新的生命已经在帮助中,诞生了。

图片 1

台风来袭后的厦门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财神8cs8,转载请注明出处:再七年长红,天佑都林_小说小说_好法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