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挣脱锁链

2019-11-26 15:25 来源:未知

《挣脱锁链》电影剧本 文/纳森·道格拉斯、哈罗德·史密斯 译/洪熙、谢光宁 本片是美国着名导演斯坦莱·克莱默于一九五八年导演的一部深受好评的影片。曾获美国电影艺术科学院奖和纽约评论家佳独创剧本奖。影片通过两名铐在一副镣铐中的囚犯

《漂亮女人》电影剧本 美国塔奇斯通影片公司1990年出品 编剧:J·F·劳顿 导演:加里·马歇尔 主演:理查德·吉尔、朱莉娅·罗伯茨 摄影:查尔斯·明斯基 获奖:本片荣获第63届奥斯卡金像奖佳女演员提名,并获第48届金球奖佳喜剧片女演员奖。

《秃鹰》电影剧本文/洛伦索·米尼尔、戴维·雷菲尔译/严敏、韩纪扬译者的话:自从震惊于世的水门事件发生以后,美国公众对中央情报局越

《哭泣游戏》电影剧本编剧:尼尔·乔丹导演:尼尔·乔丹主演:斯蒂芬·雷亚、杰伊·戴维斯本片获1993年第65届奥斯卡金像奖佳原作剧本奖、1993年英国电影与电视艺术学院佳影片奖。英国帕莱斯影片公司1992年出品。翻译:林建平题图:周铮字幕:北爱尔兰,1982。1.外景,游艺场,

《挣脱锁链》电影剧本 文/纳森·道格拉斯、哈罗德·史密斯 译/洪熙、谢光宁 本片是美国着名导演斯坦莱·克莱默于一九五八年导演的一部深受好评的影片。曾获美国电影艺术科学院奖和纽约评论家佳独创剧本奖。影片通过两名铐在一副镣铐中的囚犯——一个黑人、一个白人逃亡历险的故事,揭露了美国种族歧视的黑暗,资本主义法律的残酷,反映了不同肤色的劳动人民的共同遭遇。这两名犯人原来充满种族仇视,在逃亡中他们同舟共济,通过逃避追捕的共同斗争,逐渐加深了解,终于摆脱了种族仇视的成见,成了生死与共的难友。剧本构思独特精巧,把主人公的命运始终置于错综复杂的矛盾之中,通过一幅幅感人的画面,细腻地展现了人物的内心世界,读后令人产生同情、感慨和联想。 本文根据俄文版《美国电影剧本》译出。英文片名原为The Defiant Ones。《挣脱锁链》是根据俄译本的片名Скованные цепью译出的。文中所附照片是这部电影的部分剧照。——译者 一个深沉有力的男声在唱着。曲调悲怆而单调: 走啊,他远行万里, 一事无成,垂头丧气; 走啊,他远行万里,向着那肯塔基—— 走啊,他远行万里, …… 深夜。大路。狂风。 一条古老的起伏不平的公路伸向远方。刚下过一场暴雨。乱云高挂着,象片片肮脏的破絮,遮住了整个天空。一辆带篷的载重汽车,象一只硕大的甲壳虫,在公路上慢慢爬行着。老远就看得见车灯的亮光。 在佛罗里达与梅森—狄克森—莱因之间的某地,汽车转了弯,沿着阴森的沼泽地继续行驶。车轮滚过湿漉漉的柏油马路。 汽车驾驶室。室内坐着杰尼斯和贝克尔。 杰尼斯——一个风尘仆仆、面皮着实粗糙的中年人。他凝聚目光,竭力透过防风玻璃留心看着。车子不时滑向路边。他尽量让汽车始终沿着公路的中央行驶。 红脸颊、蓝眼珠的贝克尔,比杰尼斯年轻些。 歌声渐低,有时马达的隆隆声干脆把它淹没了。 贝克尔显得很焦躁,坐不住的样子。 杰尼斯:“你怎么老是坐不安稳?” 贝克尔:“我裤子太窄了。” 杰尼斯:“跟你讲多少回了,这种长途出车只宜穿棉布衣裤。” 贝克尔:“这种出差只宜穿一种玩艺儿——潜水服……可还得听他的!……从沃克维尔开始,一路上唱个没完。” 杰尼斯:“那就叫他住嘴嘛!就这样,他已经够不痛快的了。” 贝克尔:“他真烦死我啦!” 前面出现迎面而来的汽车灯光。 贝克尔:“当心点!” 杰尼斯:“听着,别妨碍我开车!” 一个急转弯,汽车又滑向排水沟。一辆汽车迎面驶过。 驾驶室。 杰尼斯费力地把汽车开回路中央。贝克尔坐着,面色苍白,脸上尽是汗。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杰尼斯:“这些刮雨器简直没用……几乎什么也看不见。” 贝克尔:“可你车子也开得太快了……特别是这会儿,几乎连路都看不清。” 杰尼斯:“害怕了,是吗?” 贝克尔:“什么叫害怕?这些装香瓜的汽车跑来跑,简直象是要跟时间赛跑……” 杰尼斯:“既然你订了合同,想赚钞票,你就得快跑。” 贝克尔:“可你开得再快也赚不了钞票啊!” 杰尼斯:“好吧,好吧……我开慢些。” 贝克尔:“在雨后的沼泽地边上开车,可真够讨厌的……” 杰尼斯:“现在几点钟啦?我的背开始痛了。” 贝克尔:“快九点了。” 杰尼斯:“我们已经晚了一个半钟头……” 贝克尔:“不,你只要听听他!一路上老哼那个调调儿。打开车篷就好了……风吹雨打,到时候看他怎么唱!” 他的话音,被黑暗中迎面驶来的另一辆载重汽车的尖叫声所淹没。贝克尔紧张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灯光。 贝克尔:“这些长虱子的香瓜佬……” 杰尼斯:“你见鬼啦,尽发神经!” 贝克尔:“什么叫‘发神经’?巴尔的摩哪位先生早餐吃不到香瓜,我才管不着哩……” 杰尼斯:“你还是少骂几句吧!” 贝克尔:“好吧!可你封不住我的口。” 他朝着歌声的方向叫起来。 贝克尔:“闭嘴!见鬼吧……闭上嘴!” 车厢里。 一片昏暗。沿车栏放着的木椅上,坐着一些男子。他们被一对一对地铐着。一张张疲倦的脸冻得发青。 有个宽肩膀、面容宛如石头雕刻的黑人在唱着。他叫卡伦。与他铐在一起的人,名叫杰克逊,看样子象个大力士。他的脸也冻僵了。但这是一个白人。他在四英尺锁链所允许的范围内,尽量远离黑人坐着。大家都默不作声。 贝克尔的声音:“我对你说,闭嘴!” 杰克逊:“队长大人的话你听见了么,黑鬼……你干吗还要唱?” 杰克逊是在嘲笑贝克尔……但黑人以为是在笑他。他停止了歌唱,慢慢转过身,盯着杰克逊,然后同样慢慢地站直了身子,用力向杰克逊挥起手铐。一霎时,两人面对面站立在车厢里,互相逼视着。 卡伦:“假如你——油嘴的家伙,再叫我一声黑鬼,我就宰了你!” 一丝懒洋洋的微笑浮上杰克逊的面庞,但他全身紧张起来。 杰克逊:“请吧,小毛孩子……” 卡伦已经准备打过了,但就在这时,迎面而来的车灯亮光,突然使车厢里的人目眩眼花,传来刺耳的刹车嘎嘎声……一个急转弯……轰然巨响。 深夜。雨中。 忽然间一切安静下来。只听见沥沥的雨声和轮胎走气的哨叫声。翻倒的汽车的一只轮胎,慢悠悠地旋转着 还是那个夜晚。还是那条公路。 车灯的光亮渐近。这是一辆急救车。 救护车和区长的汽车,象一群饥饿的蚂蚁,围绕着载重汽车的残骸。不远处,工人们已在清理道路。周围尽是人。重伤号正在运走,伤势较轻的躺在担架上等待着。 区长麦克斯·缪勒的特写镜头。他中等个儿,作为一个区长,似乎显得过于温和。未经深思熟虑,他从不轻易开口。 缪勒向警车走。走过伤员时,他在一些担架前俯身看望。 警车旁,缪勒疲惫地对着无线电话机讲话。 缪勒:“我是缪勒……不,州长,没有造成死亡……汽车朝路边滑了……是的……只跑了两个犯人。是的,州长……我知道我的首要职责是什么。我们在等警犬……是的,州长,迫不及待……我给监狱长柯米斯基打过电话了……是,州长……我相信您能做到……” 他挂上话筒,带着不满的神情看看电话机,然后转身,看着站在旁边的一个淡黄头发的汉子,这人看上挺健康,显得很得意。 报纸主编:“你好,麦克斯。我是第一个来的吗?” 缪勒:“你好,台夫,我只通知了你一个人。” 主编:“有什么新情况?” 缪勒:“所发生的情况,我已经都向你讲了。司机依然失知觉。而那些人嘛,不是什么也不知道,就是什么也不想说。” 主编:“你刚才跟谁通话?” 缪勒:“跟州长。” 主编:“我能发表点什么吗?” 缪勒:“当然可以……州长说,他将亲自处理此案。” 主编:“那倒是格外关心啊!” 缪勒:“别忘了,今年是选举年。” 主编:“对你可也是选举年啊,麦克斯!” 缪勒:“再给柯米斯基挂个电话知…我们急需逃犯的衣服供警犬使用。” 士兵:“是,先生!” 缪勒:“再打个电话到梅里斯维尔,问一问,他们是否找到了那个小伙子……以及他的狗。” 士兵走开了。另一名士兵给缪勒拿来一只暖水瓶和几个纸制小杯。 士兵乙:“请吧,区长!一点儿热咖啡。” 缪勒:“谢谢。” 士兵乙:“热的。” 缪勒:“怎么回事?” 一辆小型卡车灵巧地开过沟来。车中跳出七条汉子。他们都是本地居民,身着猎装,手拿各种型号和口径的枪支。其中有个小伙子拿着一架手提式收音机,看样子,他处处都模仿着艾维斯·普列斯里,喜欢与人接近,一副乐天派的样子,俨然以这帮人的头头自居。他名叫罗伊·汉斯。

《漂亮女人》电影剧本 美国塔奇斯通影片公司1990年出品 编剧:J·F·劳顿 导演:加里·马歇尔 主演:理查德·吉尔、朱莉娅·罗伯茨 摄影:查尔斯·明斯基 获奖:本片荣获第63届奥斯卡金像奖佳女演员提名,并获第48届金球奖佳喜剧片女演员奖。 编译:东方 题图:周铮 下午,刘易斯股份有限公司洛杉矶分公斯兼菲利普律师事务所 大平台三面被绿树环绕,几张铺着玫瑰色台布的桌子上摆满各种饮料及酒水,几只圆瓷瓶中插着鲜花。这里正在举行招待会。男男女女的宾客们衣冠楚楚,三五一群地谈笑着。 几位客人围在一个男子周围看他变魔术。 “不管他们怎么说,都是钱在作怪。假如你们是搞储蓄贷款的,女士们……”那男人将一枚金币放在站在他右侧的女人手上,又将另外三枚放在左侧的女人手上,并且一个一个地数着:“瞧,一、二、三……”然后,把她的手合上,拿起右侧女人手中的那枚金币,攥在自己手中,马上又张开,里面的金币不见了。“看看,全跑到你那儿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啦,而你一共有四个……” 左侧的女人张开手,惊叫了一声。果然,四枚金币全在她手上。 “但是,我不相信你这三枚都是金的……”接着,这位男子捡起其中一枚,双手一捻,变出一枚更大的金币,“……这个大约值一个便士,还有一个哪了?” 他将手伸向左边的金发女郎,从她的头部右侧捏出一枚金币:“瞧,从耳朵里出来了,其余的值多少钱呢……” 此时,从这群人背后走过来一位中年男子,他个子矮矮的,并且已经完全谢顶了。 “你看见爱德华了吗?”他微笑着问一个围观的男士。 “不,我没看见。”男士回过头来回答,“这可真是个盛大的宴会,菲尔。” 这个叫菲尔的男人转身走到桌前,端起一杯饮料。 “嘿,霍华德,你好吗?”他冲一个高个子男人打着招呼。 霍华德:“菲尔……很好。我听说爱德华要接管莫尔斯的公司,是吗?” 菲尔:“是的,他可不是来晒太阳的。” 霍华德:“加我一份,好吗?” “好啊,给我打电话吧。”菲利普随口答应着转身欲走。 “什么时候?”霍华德紧追不舍。 “给我打电话吧,打电话就行了。”菲利普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他,转身与一位黑人男子握了握手,作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爱德华·刘易斯的律师菲利普·斯塔基。” “嘿,那家伙到底上哪儿了?”黑人男子问。 “我想他可能正在某个角落里向美女献殷勤呢。”菲利普搂着他的肩膀回答。随后,他凑到旁边一位女郎面前,吻了她一下。 公司写字楼内 英俊潇洒的爱德华·刘易斯正在打电话,他是纽约一家大公司的总裁,百万富翁。看上他十分精干。 “我叫我的秘书安排,难道她没有打电话通知你?”爱德华有些不快地说。 “不,她打了。我和你说的话还不如和你秘书说的多。”话筒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知道。”爱德华无奈地应了一声,随即背过身冲着窗外。 女人:“爱德华,你要知道,我也有自己的生活。” 爱德华:“这个星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需要你到我身边来。” “那你为什么从来都不对我说?你总是以为我会惟命是从。”对方满腹怒气。 爱德华:“我可从来没有想过让你惟命是从。” 女人:“但是,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也许我们该分手了。” 爱德华:“如果你想这样,那就随你吧。” “那好,等你回纽约我们再谈谈。”对方的语气有些缓和。 “现在不是更好吗?”爱德华寸步不让。 “那对我来说再好不过了,爱德华。再见!”对方气冲冲地挂断电话。 “再见,杰西卡。”爱德华放下电话,透过窗户俯瞰平台上的宾客,轻叹了一声。 写字楼内 爱德华边下楼边与一年轻人谈话。 “我看这事儿也许……”年轻人跟在爱德华后面说。 爱德华打断他:“和我的律师菲尔联系,好吗?” 年轻人:“好吧,先生。” 爱德华:“莫尔斯的股票行情怎么样?” 年轻人:“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爱德华诧异地瞟了他一眼,抬起手腕看了看表,“东京股市在一个半小时之前就公布了……”他停下脚步,“……多注意一下情况的进展,好吗?” “好的,刘易斯先生。”年轻人答应着。 两位女郎从爱德华身边走过,其中一人冲爱德华:“你好,刘易斯先生。” “哦,你好。”爱德华忙堆起笑容问候对方,然后又严肃地对年轻人,“等这里的事情一完,我星期天就回纽约。” 他下了后一级台阶,又回头重申:“我希望你记住。” 年轻人:“是,先生。” 大厅里,宾客们谈笑风生。爱德华穿过人群,走到大厅左侧。一侍者拿着一件大衣迎过来。 侍者,“您的大衣,刘易斯先生。” 爱德华:“谢谢。” 爱德华接过大衣,刚要转身离开,“爱德华!”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爱德华回过头,惊喜地叫了一声,“苏珊!” 身着黄色上衣的苏珊走上前,两人亲密地拥抱了一下。 苏珊:“你好!我听说卡特的事了,我很难过。” 爱德华:“噢,是的,谢谢。听说你结婚啦?” 两人边说着话边慢慢地向前走。苏珊低头看了看手上戴的戒指,莞尔一笑。 苏珊:“是呀,等不了你啦。” 爱德华:“苏珊,告诉我……” 苏珊:“什么?” 爱德华:“以前你和我约会的时候……是不是和我秘书说的话比和我说的多?” 苏珊:“所以,她成了我的伴娘。” “噢……”爱德华不自在地笑了,他上前与苏珊吻别,“你丈夫是个非常幸运的家伙。再见。”说罢,转身离。 大厅的另一侧,菲利普和一个女人正坐在沙发上闲聊。他的妻子急匆匆地跑过来,俯身拍着他的肩膀:“爱德华走了。” “请原谅。”菲利普跟那个女人打了声招呼,赶紧起身追出。 菲利普的妻子双手叉腰望着丈夫的背影。 傍晚,停车场 爱德华指着一辆灰色的跑车,向两个看车人询问:“这是斯塔基先生的车吗?” “是的,是他的车。”看车人回答。 “爱德华,你要哪儿?”菲利普从一侧跑了过来。 “你的车钥匙在吗?”爱德华不理睬他的提问。 菲利普一愣,回头张望着:“干吗不开你的‘德里莫’?” 爱德华:“瞧,‘德里莫’在后面,根本开不出来。” 对面,几个男人正在汽车后面无聊地看着报纸。一个又高又壮、司机模样的男子朝他们无奈地耸了耸肩。 “请把车钥匙给我。”爱德华不容反驳地说。 “好吧,听我说,”菲利普把车钥匙递给他,“……你还是别自已开车,这对你有点刺激,可别开我的车。让我来处理。”说罢,跑向看车人。 菲利普:“伙计们,你们是怎么搞的,能不能挪一下?” 这工夫,爱德华已打开车门,钻进驾驶室。 菲利普又慌忙折了回来,不放心地再三叮嘱。 菲利普:“听着,爱德华……爱德华,你熟悉这种车吗?” 爱德华:“是的,熟悉。” 菲利普:“你真的会开吗?” “会开……会开。”爱德华已显出不耐烦。 菲利普:“听我说,悠着点,别开得太快,这可是辆新车,别……” 爱德华:“好啦,我会开。” 爱德华不由分说,发动引擎将车开了出。 “爱德华,你饶了我吧!”菲利普心急火燎地喊着。 爱德华将车停下:“我喜欢这辆车。” 菲利普紧跑几步追上来:“我也喜欢。你不认识道儿……” 爱德华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开车远。 “……你会在黑暗中迷路的,这儿是下坡……”菲利普在原地徒劳地喊叫着。 公路上 爱德华的车在公路上行驶着,当行至一处空地时,车向左拐,但马上又停住,前面是条死路。爱德华沮丧地骂了一声:“妈的!”随即调转车头。

《秃鹰》电影剧本文/洛伦索·米尼尔、戴维·雷菲尔译/严敏、韩纪扬译者的话:自从震惊于世的水门事件发生以后,美国公众对中央情报局越来越感到不满。因此,抨击和揭露中央情报局内幕的文艺作品随之日益增多。美国1976年摄制的影片《秃鹰》便是其中之一。影片剧情紧张曲折,跌宕多变,引起广大观众的欢迎。有些评论称其是“希区柯克式的悬念片”和“击中CIA要害的政治惊栗片”。影片上映以来,打破了票房纪录,堪与名片《教父》旗鼓相当。影片是根据詹姆士·格雷迪的惊栗小说《秃鹰的六天》改编的。原作以华盛顿为舞台,时跨六天。而影片将剧情地点移至纽约及华盛顿郊外,时间压缩为三天,情节显得更加紧凑。该片演出阵容雄厚,欧美一些富于个性的明星如罗·雷德福、菲·唐纳薇、马克斯·冯·西多等均参加扮演主要角色。导演西德尼·波拉克是美国着名的政治片导演、纽约“电影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曾拍摄过《唐人街》等名片。其近作《告别非洲》获得1985年奥斯卡奖佳影片等七项奖。在阵阵震撼人心的沉闷的鼓乐声中,银幕上出现纽约市的鸟瞰移动画面——一幢幢摩天大楼鳞次栉比;纵横交错的马路上,数不尽的汽车在穿梭往来……镜头摇摄,又渐渐推至第42号街上一幢旧式的建筑物。门上有一块不显眼的招牌:“美国文学史协会纽约分部”。美国文学史协会总部设在华盛顿。它是中央情报局收集东南亚情报基层组织中的一个小型机构。该协会正式名称为“CIA.ID部17局”。“17局”的任务是掌握剖析在文学中所反映的情报活动以及有关方面动态。具体地说,其工作就是阅读和分析间谍惊险小说相和谋杀推理小说。凡是在推理或犯罪小说里所写的事件及其情况,都要由17局档案库作详细记录并分类储存。协会办公室早上班的几个办事员正在办公室里闲聊路边新闻。佳尼丝走过来,她是个东方血统女子,姿色平平。可打扮很时髦。雷依:“让佳尼丝也听听。”哈罗德:“我还没搞清楚,不过,受害的男子可能就是那个四十四、五岁的高加索人。”雷依:“在哪里发生的?”哈罗德:“在自己家里。子弹差点打到心脏。”雷依:“他就挨了一枪吗?”哈罗德:“我想是的。”佳尼丝:“刚才还说没搞清楚,现在说起来多么肯定。”这时,戴一副宽边眼镜的会长拉普博士走过来,望了望特纳空荡荡的办公桌。拉普博士面露不悦。拉普:“特纳先生呢?”佳尼丝:“拉普博士,他大概就要来了。”拉普:“我才不信呢。这家伙今天又迟到。”博士边说边下楼。楼下大门边的办公桌后面坐着拉瑟尔夫人。她中年模样,两眼不时地注视着监视器,看有没有来访的外人。除此之外,她有空就不停地打字。单调的“哒,哒”声令人心烦。在拉瑟尔夫人旁边是警卫詹宁斯的小间。曼哈顿的一条大街繁华的街上,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在层层汽车的间隙夹缝中,现出了特纳的身影。随着镜头的推进,显现他坐在自己心爱的日本产摩托车上,赶着上班。他一头长发,穿粗毛线上衣和工装裤,戴无边眼镜。即使是到美国文学史协会办严肃的公事,他对自己的这身打扮也无所顾忌。不一会儿,摩托车在协会门前停下。他走到门前站住。按门铃。拉瑟尔夫人的办公室拉瑟尔夫人从监视屏幕上认出特纳,她把总不离嘴的香烟搁下,揿抽屉中的暗钮。大门打开。特纳进入。拉瑟尔夫人:“迟到十七分钟。”特纳:“是十二分吧,都怪那厉害的顶风。拉普博士,有什么邮件来吗?”拉普博士正全神贯注地观察手里拿着的一盆赏叶植物。稍后,他才注意到特纳拉普:“上头对你的报告没有反应。所以,你还得把桌上那本书好好再分析分析,在四点以前把材料送交电脑间。”特纳:“是,明白了。不多晒太阳,叶子就不会好看…………今天肯定要下雨。十点二十分准下。”特纳的办公桌旁传来办事员们的话语声,刚才的话题仍在继续。霍依:“这里面肯定还有什么内幕。”哈罗德:“嗬,第二章总算看完了。”雷依:“那案子还有没有什么线索?”哈罗德:“到眼下为止好象还没有。”佳尼丝:“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哈罗德:“具体不清楚,好象是傍晚到半夜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佳尼丝:“是用多少口径的枪打的?”哈罗德:“38毫米的。”佳尼丝:“你又过分自信了吧。”哈罗德:“不过,38口径打过的伤口是很容易识别的。这人可没救了。”雷依:“他是不是给推到了墙上?”哈罗德:“不,他根本没有外伤。”佳尼丝朝特纳的桌子走,碰了碰他,向他打招呼。佳尼丝:“刚才说到38口径的子弹……”特纳:“是冰的吧。”佳尼丝:“什么?”特纳:“不是铅,那就是冰罗。罪狃用的是38口径的冰子弹。”佳尼丝:“可怕。”特纳:“冰子弹射进那个人的身体,半小时后警察到那里时,已经看不到一点水迹了。子弹既然溶化了,那什么痕迹也就没有了。”佳尼丝:“真可怕。”特纳:“可是,这个象形文字是什么意思,能不能请教一下?”特纳在纸上写出汉字“鸟居”两字。佳尼丝:“你书法挺不错嘛……这是‘天国’的意思。”特纳:“就是这个?别的意思呢?”佳尼丝:“还有‘好、高’的意思。你问这干什么?”特纳:“不,不干什么。”佳尼丝:“喂,今晚到山姆家玩玩,跟他讲讲这个新闻。”特纳:“什么新闻?还能讲什么。你就照样说好了。想象确实丰富。不过我跟总部的职位不同。所以,说也是瞎说。也许正因为如此,你我的地位跟他们也就不同了吧。”佳尼丝:“是这样吗?噢,是推理小说吧,它已经被翻成好多种语言了,是吗?”特纳:“这是本卖不掉的推理小说,根本没必要译它。是土耳其语讲的东西法语就代替不了,也不可能用俄语或德语代替阿拉伯语。”佳尼丝:“……你刚才讲的冰子弹了,是丛哪里听到的?是在阿拉伯语的书里吗?”特纳:“是‘鸟居’……就是刚才的二个字,信不信?”佳尼丝:“谁都以为自己是正确的,你说昵?”特纳:“你这是倚老卖老。我虽然没有过东方,可也懂得那么一点点。”楼下拉普:“海迪卡先生呢?”拉瑟尔夫人:“有电话说他病了,拉普博士。”詹宁斯:“是昨晚喝醉了还没醒过来吧!”拉普:“这可糟了,现在正是要调档案的时候。海迪卡先生是看过波斯湾作战报告的。”特纳:“象他那样睡大觉,我还求之不得呢。”拉普:“我不想听你的。”特纳:“靠他确是可以弄到五花八门的情报,可他好象并不十分卖力。”拉普:“你们总爱乱开玩笑。”协会外面的大街倾盆大雨。协会对面,在路边停着一辆蓝色轿车,车内的人透过雨幕窥视着协会所在地。其中一人打开文件夹,审视人像照片和名册。名册中“海迪卡”的名字已用原子笔划掉。协会办公室拉普:“从纽约总部寄来的东西看是看了,可是总部有关证实你报告的文字却一点也没有。你考虑一下作个调査吧。”特纳:“啊,是的,但这本书不是规定四点钟以前要送到电脑间的吗?”拉普:“你好象对自己的研究已经满足了……”特纳:“是在职责范围内的研究嘛。”拉普:“什么叫‘职责范围内’?特纳:“难道自己做事都要告诉别人吗?”拉普:“你那么固执,真叫人担心。”特纳:“不凑巧,有二、三个老朋友要约我……现在,几点啦?”拉普:“十一点二十二分。”特纳:“雨要下到十一点半才停呢。”拉普:“那你就等八分钟再走好了。”拉普博士把午饭订单退还给特纳,估计他等不了雨停就会走,似乎这是对他迟到的一种惩罚……然而对于特纳来说,岂止是惩罚,就是幸运的事他也漠然视之。协会大门口特纳趁警卫詹宁斯不备,溜进他的小间,随后又通过暗门走到大雨瓤泼的街上。詹宁斯:“特纳先生!特纳先生!畜生,害人精。这小子进进出出那么随便,正规手续都不要了。”协会外面一个人用衣领裹住头和脸,穿过街心。一直站着淋雨的高个男人来到协会门前,拾头看。

《哭泣游戏》电影剧本编剧:尼尔·乔丹导演:尼尔·乔丹主演:斯蒂芬·雷亚、杰伊·戴维斯本片获1993年第65届奥斯卡金像奖佳原作剧本奖、1993年英国电影与电视艺术学院佳影片奖。英国帕莱斯影片公司1992年出品。翻译:林建平题图:周铮字幕:北爱尔兰,1982。1.外景,游艺场,白天广播喇叭里放着摇滚乐,是佩西·斯莱奇的《当男人爱上女人的时候》,歌声回荡在游艺场里。短发、纹身的年轻人在射汽枪。孩子们在环滑车上尖声叫喊着。地摊前有一位黑人男子,穿着卡其布军服,挎着一个金发的爱尔兰姑娘,他喝醉了,在他手里有一只椰子。他把椰子扔出将一只粉红色的玩具熊砸倒在草地上。乔迪:那就是板球,亲爱的。看摊的递给他玩具熊,小熊在他硕大的手里显得很滑稽,他把它交给那个姑娘。乔迪:你想要吗?姑娘:当然。乔迪:你不想要也没关系。他用胳膊搂住她,不让她向前走。乔迪:乔迪是不会被冒犯的,你说你叫什么来着?姑娘:琼。乔迪:琼。很适合你。琼:这只玩具熊?乔迪:不,他妈的熊,我说是名字。现在是6月,6月里的琼。他走向一顶帆布帐篷,这是一个简易厕所。乔迪:我得撒泡尿,琼。他牵着她的手。乔迪:别跑开,琼。琼:你不了解我,是不是?乔迪走进帐篷,但仍抓住琼的手不放。她依墙而立,显得不耐烦。乔迪:要是这样呢?琼:你知道我不会跑开的。她站在那里,听着他小便的声音。她的眼睛在游乐场里飞快地搜寻着,后落在一个衣着土气的年轻人身上,那人对她点点头。乔迪:抓住姑娘的手就别想撒尿,琼。琼:难道你没尿出来吗?乔迪:你知道为什么?琼:告诉我,乔迪。他扣着钮扣,晃晃悠悠出来。乔迪:太棒了。他吻她,她将他的脸拨开。琼:别在这儿。乔迪:谁会管呢。琼:你怎么知道?她拉着他走向树林。乔迪:我什么都不知道。琼:他们会看的。乔迪跟着她往前走,嘴里哼着歌。乔迪:当男人爱上了女人,他愿在雨中入眠。他将背弃好的朋友。如果他放倒了她,他将抛弃他所有的舒逸。她领他穿过矮树林,走进一片麦田。突然,她钻进齐腰高的麦田里不见了。琼:来抓我呀,士兵。乔迪踉跄地穿行在麦田里,向她走。她的金发飘扬起来,与金黄的麦子相映成辉。她躺在仆倒的麦杆里,分开双腿。乔迪:你还说什么,琼……他跪着爬向她。她搂住他的脖子吻他。他压在她身上,笨手笨脚地解皮带。琼抬起一只眼睛向上看,一个影子从他们身上掠过。乔迪正在亲吻琼。一支枪顶住他的后脑勺。他迷迷瞪瞪地转过脸来。乔迪:什么他妈的……那支枪重重地敲在他的面颊上,他倒向一边。琼胡乱地穿上鞋,象一只动物似地冲进麦稞里。乔迪捂着脸,他看着她的金发消失在麦田里。他抬起头,周围站着一圈男人。其中高的那个,弗格斯,打开了枪的扳机。2.内景,汽车,白天一辆微型汽车行驶在乡间的道路上。前排坐着两人,后面坐着3个人。乔迪躺在地上,身上踏着3双脚,头上蒙着黑罩。弗格斯拿着枪,枪口对着乔迪的脸,他在抽烟,他的动作缓慢,多少有点笨拙。弗格斯:你的名字,大兵?乔迪:你妈的。弗格斯:好吧。3.内景,农宅,晚上乔迪被拖进来捆在一把椅子上。马圭尔,一个瘦小的男人透过面罩对他说话。马圭尔:情况很简单。你现在是爱尔兰共和军的人质。我们已经通知你的上司,如果在克什监狱绝食抗议的3个人死了一个,你就将没命。事态好转了,你会成为我们的客人。你有什么要说的吗?他的脸在面罩下面毫无表情。弗格斯:给他一杯茶。马圭尔:你想要杯茶吗?乔迪依然无语。所有人都在喝茶。那个金发女人端着一盘食物进来。弗格斯:看看他要不要。琼:你想要点吃的吗?乔迪像死人般坐着,一声不吭。人夜,男人们开始玩牌,喝威士忌。弗格斯:你想他活着吗?马圭尔举杯喝了一小口。弗格斯:问问他是否想要吃点东西。马圭尔:你问他吧。弗格斯走近乔迪。弗格斯:嘿,大兵,你要点什么?被蒙住的脑袋丝毫未动。天黑了,其他人都已入睡。弗格斯靠着把椅子坐着,手里拿着枪,看守着他的犯人。琼打着电筒进来。弗格斯:喂,琼,他喜欢什么?琼:好色的杂种。弗格斯:你给他了吗?琼:有些事情我不会为了祖国做的。弗格斯:但是你为我做了。琼:是啊,弗格斯,只为你。她把电筒对准弗格斯的脸,又照向乔迪,他在黑暗中依然一动不动。弗格斯:看他一眼。琼:不行。弗格斯:捅他一下,看他是不是还活着。琼:他没事的。弗格斯:12个小时没动静了。她又照了一下乔迪。弗格斯:来吧,发发善心。她移向他,先用脚踢踢他的腿,没有动静。她轻轻掀起面罩,朝里面窥视。突然,那男人闪电般动作起来,一扭头甩掉了面罩,被捆住的身体向琼扑。乔迪:你这个淫妇,你这个婊子!他将琼扑倒在地,身上还背着把椅子。他模仿出丑陋的做爱动作在她上面扭动着。琼尖叫起来,一屋子的人都惊醒了,他们纷纷拿枪,其中一人拉开电灯。马圭尔:把他妈灯关上。乔迪的脸部特写,他在看面前的每个人。马圭尔:关灯,他在看——他开枪击碎了灯泡,屋子回到一片黑暗之中。沉默。继而乔迪大笑起来。乔迪:看见了,我忘不了每一张脸。4.外景,农宅,早晨这是夏季的一个大热天。屋子周围有高高的树篱。弗格斯领着仍然被捆着、戴着面罩的乔迪向一座玻璃暖房走。5.内景,暖房,早晨到处是枯萎的西红柿枝蔓和葡萄藤。玻璃残缺不全,阳光倾注进来。弗格斯将乔迪安置在一把铁椅子上,自己在他对面坐下,枪搁在大腿上。他从纸口袋里取出一些三明治,将一块递到乔迪面前。弗格斯:吃点儿,怎么样?乔迪:不能。弗格斯:不能是什么意思?乔迪:不能透过帆布口袋吃东西。弗格斯将面罩往上提了提,露出了他的嘴巴,他把三明治塞进他嘴里。乔迪慢慢咀嚼起来。乔迪:这是一出闹剧,老兄。弗格斯:何以说是闹剧?乔迪:我见过你的脸。弗格斯:这么说,我长得什么样?乔迪:6尺3的个子、金发、娃娃脸。弗格斯:这是我吗?乔迪:没错,还有一双蓝眼睛。弗格斯将后半小块三明治送进他的嘴里。乔迪:你长得很帅。他把后一口咽下。乔迪:谢谢你,美男子。弗格斯:不客气。乔迪:跟你比,那些人狗屁不如。弗格斯:我肯定他们会喜欢听的。乔迪:我会对他们说的。他的嘴唇上挂满了汗珠。乔迪:老兄,天够热的。弗格斯:是吗?乔迪:把面罩拿掉。弗格斯:不行。乔迪:为什么不行?弗格斯:命令。乔迪:谁下的命令?弗格斯:头儿。乔迪:他叫什么?弗格斯:头儿。6.外景,农宅,白天琼出门向暖房走来,手里提着一壶茶、两只杯子。7.内景,暖房,白天现在这里更加闷热了。乔迪戴的面罩已被汗水浸湿了。乔迪:我喘不上气,老兄。做回圣人,怎么样?琼进来。乔迪:让他摘掉面罩,亲爱的。琼没吭声,她把茶搁在地上。弗格斯:你怎么知道是她?乔迪:我能闻出她的香水味儿。琼只管倒茶。琼:等着吧,如果我们摘掉面罩,我们就有可能干掉你。从目前情况看,你有五成的机会。乔迪:念在你喜欢我的份上,婊子。琼:那是逢场作戏。乔迪:好姑娘。他的呼吸变得艰难了。乔迪:老兄,求你了,我要闷死了。弗格斯:我们就不能摘吗?琼:得让头儿决定。弗格斯把枪交给琼。弗格斯:你看住他。乔迪:别撇下我跟她在一起,老兄。她很危险……琼笑笑,把枪搁在大腿上面。8.内景,农宅,白天马圭尔在看报,上面有对此绑架事件的报道。马圭尔:上了头版,现在他们动起来了,这些王八蛋。弗格斯:请准予摘掉面罩,彼得。马圭尔:为什么你要那样做?弗格斯:那个可怜的公子哥儿快要被这大热天闷死了。马圭尔:此话当真?弗格斯:再说他已经看见了我们的脸。马圭尔:你肯定?弗格斯:他把我从头到脚描绘了一遍。而且他知道琼的模样。马圭尔又埋头读报。弗格斯:汤米——马圭尔:你是看守他的人。如果你不介意他看到你,我没什么可说的。弗格斯:谢谢你,汤米。马圭尔:是你自己的决定。9.内景,暖房,白天琼喝着茶,看乔迪冒着热汗。弗格斯进来,漫不经心地搂住琼。弗格斯:我看着他,琼。琼:那再好不过了。琼转身走出。弗格斯慢慢替乔迪摘掉面罩。乔迪抬起头,脸上汗水淋漓,他大口喘着气。乔迪:谢谢你,大兵。弗格斯报以一笑。乔迪:从没想过新鲜空气有如此的好滋味。弗格斯倒了一杯茶,送到他嘴边。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财神8cs8,转载请注明出处: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挣脱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