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子孟之爱妻,霍子孟命丧黄泉后孝弘孝皇帝为

2019-11-19 01:41 来源:未知

  却说宣帝方悲悼许后,即有人递入奏章,内言皇后暴崩,想系诸医侍疾无状,应该从严拿究。宣帝当即批准,使有司拿问诸医。淳于衍正私下出宫,报知霍显,显引衍入内,背人道谢。一时未便重酬,只好与订后约。衍告别回家,甫经入门,便有捕吏到来,把她拘去。经问官审讯几次,衍抵死不肯供认,此外医官,并无情弊,自然同声呼冤。问官无法,一古脑儿囚系狱中。霍显闻知衍被拘讯,惊惶的了不得,俗语说得好,急来抱佛脚,那时只好告知霍光,自陈秘计。霍光听了,也不禁咋舌,责显何不预商。显泣语道:“木已成舟,悔亦无及,万望将军代为调护,毋使衍久系狱中,吐出实情,累我全家。”光默然不答,暗思事关大逆,若径去自首,就使保全一门,那娇滴滴的爱妻,总须头颅落地,不如代为瞒住,把淳于衍等一体开释,免得及祸。谁知祸根更大。乃入朝谒见宣帝,但言皇后崩逝,当是命数注定,若必加罪诸医,未免有伤皇仁;况诸医也没有这般大胆,敢毒中宫。宣帝也以为然,遂传诏赦出诸医,淳于衍亦得释出。许皇后含冤莫白,但依礼治丧,奉葬杜南,谥为恭哀皇后。霍显见大狱已解,才得放心,密召淳于衍至家,酬以金帛,后来且替她营造居屋,购置田宅婢仆,令衍享受荣华。衍意尚未足,霍家财钱,却耗费了许多。显知阴谋已就,便为小女安排妆奁,具备许多珠玉锦绣,眼巴巴的望她为后。只是无人关说,仍然无效,没奈何再请求霍光,纳女后宫。光也乐得进言,竟蒙宣帝允许,就将成君装束停当,载入宫中。国丈无不愿为。所有衣饰奁具,一并送入。从来少年无丑妇,况是相府娇娃,总有一些秀媚状态。宣帝年甫逾冠,正当好色年华,虽尚追忆前妻,余哀未尽,但看了这个如花似玉的佳人,怎能不情动神移?当下优礼相待,逐渐宠幸。过了一年,竟将霍氏成君,册为继后。霍夫人显果得如愿以偿,称心满意了。原是快活得很,可惜不能长久。
  先是许后起自微贱,虽贵不骄,平居衣服,俭朴无华,每五日必至长乐宫,朝见上官太后,亲自进食,谨修妇道。至霍光女为后,比许后大不相同,舆服丽都,仆从杂沓,只因上官太后谊属尊亲,不得不仿许后故事,前去侍奉。上官太后,系霍光外孙女,论起母家私戚,还要呼霍后为姨母,所以霍后进谒,往往起立一劳,特别敬礼。就是宣帝亦倍加燕好,备极绸缪。
  是年丞相义病逝,进大鸿胪韦贤为丞相,封扶阳侯。大司农魏相为御史大夫,颍川太守赵广汉为京兆尹。又因郡国地震,山崩水溢,北海琅琊,毁坏宗庙,宣帝特素服避殿,大赦天下,诏求经术,举贤良方正。夏侯胜黄霸,才得出狱。回应前回。胜且受命为谏大夫,霸出任扬州刺史。胜年已垂老,平素质朴少文,有时入对御前,或误称宣帝为君,或误呼他人表字,君前臣名不应呼字。宣帝毫不计较,颇加亲信。尝因回朝退食,与同僚述及宫中问答。事为宣帝所闻,责胜漏言,胜从容道:“陛下所言甚善,臣非常佩服,故在外称扬。唐尧为古时圣主,言论传诵至今,陛下有言可传,何妨使人传诵呢!”宣帝不禁点首,当然无言。夏侯胜也会献谀。嗣是朝廷大议,必召胜列席。宣帝常呼胜为先生,且与语道:“先生尽管直言,幸勿记怀前事,自安退默。朕已知先生正直了!”胜乃随事献替,多见听从。继复使为长沙少府,迁官太子太傅,年至九十乃终。上官太后记念师恩,赐钱二百万,素服五日。宣帝亦特赐茔地,陪葬平陵。即昭帝陵,见前文。西汉经生,生荣死哀,惟胜称最。胜本鲁人,受学于族叔夏侯始昌。始昌尝为昌邑王太傅,通尚书学,得胜受授,书说益明,时人称为大小夏侯学。胜子孙受荫为官,不废先业,这也好算得诗书余泽呢。归功经术,寓意独深。
  且说宣帝本始四年冬季,定议改元,越年元日,遂号为地节元年。朝政清平,国家无事,惟刑狱尚沿积习,不免烦苛。宣帝有志省刑,特升水衡都尉于廷国为廷尉,令他决狱持平。定国字曼倩,东海郯县人。父于公,曾为郡曹,判案廉明,民无不服。郡人特为建立生祠,号为于公祠。会东海郡有孝妇周青,年轻守寡,奉姑惟谨。姑因家况素贫,全靠周青纺织为养,甚觉过意不去,且周青又无子嗣,不如劝令改嫁,免受冻馁,一连说至数次,青决意守节,誓不再醮,姑转告邻人道:“我媳甚孝,耐苦忍劳,但我怜她无子守寡,又为我一人在世,不肯他适,我岂可长累我媳么?”邻人总道她是口头常谈,不以为意,那姑竟自缢,反致周青茕茕孑立,不胜悲苦。青有小姑,已经适人,平时好搬弄是非,竟向郯县中控告寡嫂,说她逼死老母。县官不分皂白,便将周青拘至,当堂质讯。青自然辩诬,偏县官疑她抵赖,喝用严刑。青自思余生乏味,不若与姑同尽,乃随口妄供,即由县官谳成死罪,申详太守。太守批令如议,独于公力争道:“周青养姑十余年,节孝著名,断无杀姑情事,请太守驳斥县案,毋令含冤!”太守执意不从,于公无法可施,手持案卷,向府署恸哭一场,托病辞去。周青竟致枉死,冤气冲天,三年旱荒。后任太守,为民祈雨,全无效验,乃欲召问卜筮。可巧于公求见,由太守召入与语,于公乃将周青冤案,从头叙明。好在太守不比前任,立命宰牛,至周青墓前致祭,亲为祷告,并竖墓表。及祭毕回署,便觉彤云四布,霖雨连宵。东海郡三年告饥,独是年百谷丰收,民得少苏,自是都感念于公。天既知孝妇之冤,何不降灾郡守,乃独肆虐郡民,此理令人难解。
  于公欣然归家,正值里门朽坏,须加修治。里人醵资估工,为缮葺计,于公笑语道:“今日修筑里门,应比从前高大,可容驷马高车。”里人问他何故?于公道:“我生平决狱,秉公无私,平反案不下十百,这也是一件阴德,我子孙可望兴隆,所以要高大门闾呢。”里人素敬重于公,如言办理,果然于公殁后,有子定国,出掌吏事,超列公卿。既任廷尉,哀矜鳏寡,罪疑从轻,与前此张汤杜周等人,宽猛迥别。都下有传言云:“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张释之系文帝时人,见前文。于定国为廷尉,民自以不冤。”定国雅善饮酒,虽多不乱,冬月大审,饮酒越多,判断越明。又恨自己未读经书,辄向经师受业,学习《春秋》,北面执弟子礼,因此彬彬有文,谦和儒雅。大将军霍光,亦很加依重。至地节二年春三月,光老病侵寻,渐至危迫。宣帝躬自临问,见他痰喘交作,已近弥留,不禁泫然流涕。及御驾还宫,接阅光谢恩书,谓愿分国邑三千户,移封兄孙奉车都尉霍山,奉兄骠骑将军去病遗祀。当下将原书发出,交丞相御史大夫酌议,即日拜光子禹为右将军。未几光卒,宣帝与上官太后,均亲往吊奠,使大中大夫任宣等持节护丧,中二千石以下官吏,监治坟茔。特赐御用衣衾棺椁,出葬时候,用輼輬车载运灵柩,輼輬车为天子丧车,车中有窗闭则温,开则凉,故名輼輬车。黄屋左纛,尽如天子制度;征发畿卫各军,一体送葬,予谥宣成侯。墓前置园邑三百家,派兵看守。未免滥赐。丞相韦贤等,请依霍光谢恩书,分邑与山。宣帝不忍分置,令禹嗣爵博陵侯,食邑如旧。独封山为乐平侯,守奉车都尉领尚书事。御史大夫魏相,恐霍禹擅权专政,特请拜张安世为大司马大将军,继光后任。宣帝也有此意,即欲封拜。安世闻知消息,慌忙入朝固辞。偏宣帝不肯允许,但取消大将军三字,令安世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安世小心谨慎,事事不敢专主,悉禀宣帝裁定,宣帝始得亲政,励精图治。每阅五日,开一大会,凡丞相以下诸官,悉令列席,有利议兴,有害议革,周谘博访,民隐毕宣。至简放内史守相,亦必亲自召问,循名责实,尝语左右道:“庶民所以得安,田里无愁恨声,全靠政平讼理,得人而治。朕想国家大本,系诸民生,民生大耍,系诸良二千石,二千石若不得人,怎能佐朕治国呢?”已而胶东相王成,颇有循声,闻他招集流民,约有八万余口,宣帝即下诏褒扬,称为劳来不怠,赐爵关内侯,这是封赏循吏的第一遭。后来王成病死,有人说他浮报户口,不情不实,宣帝亦未尝追问。但教吏治有名,往往玺书勉励,增秩赐金,于是天下闻风,循吏辈出。下文自有交代。
  且说地节三年,宣帝因储君未立,有碍国本,乃立许后所生子奭为皇太子,进封许后父广汉为平恩侯。复恐霍后不平,推恩霍氏,封光孙中郎将云为冠阳侯。那知霍氏果然觖望,虽得一门三侯,意中尚嫌未足,第一个贪心无厌的人物,就是光妻霍显。她自霍禹袭爵,居然做了太夫人,骄奢不法,任意妄为,令将光生前所筑茔制,特别扩充,三面起阙,中筑神道,并盛建祠宇辇阁,通接永巷。所有老年婢妾,悉数驱至巷中,叫她们看守祠墓,其实与幽禁无二。自己大治第宅,特制彩辇,黄金为饰,锦绣为茵,并用五彩丝绞作长绳,绾住辇毂,令侍婢充当车夫,挽车游行,逍遥快乐。日间借此自娱,夜间却未免寂寞,独引入俊仆冯殷,与他交欢。殷素狡慧,与王子方并为霍家奴,充役有年。霍光在日,亦爱他两人伶俐,令管家常琐事。惟子方面貌,不及冯殷,殷姣好如美妇,故绰号叫作子都。显系霍光继室,当然年齿较轻,一双媚眼,早已看中冯殷。殷亦知情识意,每乘光入宫值宿,即与显有偷寒送暖等情,光戴着一顶绿巾,尚全然不晓。家有姣妻,怎得再畜俊奴,这也是光种下的祸祟。及光殁后,彼此无禁无忌,乐得相偎相抱,颠倒鸳鸯。霍禹霍山,也是淫纵得很,游佚无度。霍云尚在少年,整日里带领门客,架鹰逐犬,有时例当入朝,不愿进谒,唯遣家奴驰入朝堂,称病乞假。朝臣亦知他欺主,莫敢举劾。还有霍禹姊妹,仗着母家势力,任意出入太后皇后两宫。霍显越好横行,视两宫如帷闼一般,往返自由,不必拘礼。为此种种放浪,免不得有人反对,凭着那一腔懊恼,毅然上书道:
   臣闻《春秋》讥世卿,恶宋三世为大夫,及鲁季孙之专权,皆足危乱国家。自后元以来,后元为汉武年号,见前文。禄去王室,政由冢宰。今大将军霍光已殁,子禹复为右将军,兄孙山,亦入秉枢机,昆弟诸婿,各据权势,分任兵官,夫人显及诸女,皆通籍长信宫,宫在长乐宫内,为上官太后所居。或夤夜呼门出入,骄奢放纵,恐渐不制;宜有以损夺其权,破散阴谋,以固万世之基,全功臣之世,国家幸甚!臣等幸甚!
  这封书系由许广汉呈入,署名并非广汉,乃是御史大夫魏相所陈。相字弱翁,定陶人氏,少学易,被举贤良,对策得高第,受官茂陵令。迁任河南太守,禁止奸邪,豪强畏服。故丞相田千秋次子,方为雒阳武库令,闻相治郡尚严,恐自己不免遭劾,辞职入都,入白霍光。光还道相器量浅窄,不肯容故相次儿,当即贻书责备。嗣又有人劾相滥刑,遂发缇骑,拘相入都。河南戍卒,在都留役,闻知魏相被拘,都乘霍光公出,遮住车前,情愿多充役一年,赎太守罪。经光好言遣散,旋又接得函谷关吏报告,谓有河南老弱万余人,愿入关上书,请赦魏相。光复言相罪未定,不过使他候质,如果无罪,自当复任等语。关吏依言抚慰,大众方才散归。至相被逮至,竟致下狱,案无左证,幸得不死。经冬遇赦,再为茂陵令,调迁扬州刺史。宣帝即位,始召入为大司农,擢任御史大夫。至是愤然上书,也并非欲报私仇,实由霍氏太横,看不过去。因浼平恩侯许广汉代为呈递,委屈求全。相有贤声,故笔下代为洗刷。
  宣帝未尝不阴忌霍家,因念霍光旧功,姑示包容,及览到相书,自无异言。相复托广汉进言,乞除去吏民副封,借免壅蔽。原来汉廷故事,凡吏民上书,须具正副二封,先由领尚书事将副封展阅一周,所言不合,得把正封搁置,不复上奏。相因霍山方领尚书事,恐他捺住奏章,故有此请。宣帝也即依从,变更旧制,且引相为给事中。霍显得知此事,召语禹及云山道:“汝等不思承大将军余业,日夕偷安,今魏大夫入为给事中,若使他人得进闲言,汝等尚能自救么?”问汝果做何勾当?禹与云山,尚不以为意。既而霍氏家奴与御史家奴争道,互生龃龉,霍家奴恃蛮无理,竟捣入御史府中,汹汹辱骂。还是魏相出来陪礼,令家奴叩头谢罪,才得息争。旋由丞相韦贤,老病乞休,宣帝特赐安车驷马,送归就第,竟升魏相为丞相。御史大夫一缺,就用了光禄大夫丙吉。吉曾保护宣帝,未尝自述前恩,此次不过循例超迁,与魏相同心夹辅,各尽忠诚。独霍显暗暗生惊,只恐得罪魏相,将被报复。且因太子奭册立以后,尝恨恨道:“彼乃主上微贱时所生,怎得立为太子?若使皇后生男,难道反受他压迫,只能外出为王么?”汝试自思系是何等出身?乃悄悄的入见霍后,叫她毒死太子,免为所制。霍后依着母命,怀着毒物,屡召太子赐食,拟乘间下毒。偏宣帝早已防着,密嘱媬姆,随时护持,每当霍后与食,必经媬姆先尝后进,累得霍后无从下手,只好背地咒骂,衔恨不休。有是母必有是女。宣帝留心伺察,觉得霍后不悦太子,心下大疑。回忆从前许后死状,莫非果由霍氏设计,遣人下毒,以致暴崩。且渐渐闻得宫廷内外,却有三言两语,流露毒案,因此与魏相密商,想出一种釜底抽薪的计策,逐渐进行。
  当时度辽将军范明友,为未央卫尉,中郎将任胜,为羽林监,还有长乐卫尉邓广汉,光禄大夫散骑都尉赵平,统是霍光女婿,入掌兵权。光禄大夫给事中张朔,系光姊夫,中郎将王汉,系光孙婿,宣帝先徙范明友为光禄勋,任胜为安定太守,张朔为蜀郡太守,王汉为武威太守;复调邓广汉为少府,收还霍禹右将军印,阳尊为大司马,与乃父同一官衔;特命张安世为卫将军,所有两宫卫尉,城门屯兵,北军八校尉,尽归安世节制。又将赵平的骑都尉印绶,也一并撤回,但使为光禄大夫。另使许史两家子弟,代为军将。
  霍禹因兵权被夺,亲戚调徙,当然郁愤得很,托疾不朝。大中大夫任宣,曾为霍氏长史,且前此奉诏护丧,因特往视霍禹,探问病恙。禹张目道:“我有甚么病症?只是心下不甘。”宣故意问为何因,禹呼宣帝为县官,信口讥评道:“县官非我家将军,怎得至此?今将军坟土未干,就将我家疏斥,反任许史子弟,夺我印绶,究竟我家有甚么大过呢?”宣闻言劝解道:“大将军在日,亲揽国权,生杀予夺,操诸掌握,就是家奴冯子都王子方等,亦受百官敬重,比丞相还要威严。今却不能与前并论了。许史为天子至亲,应该贵显,愿大司马不可介怀!”宣亦有心人,惜语未尽透辟。禹默然不答,宣自辞去。
  越数日禹已假满,没奈何入朝视事。天下事盛极必衰,势盛时无不奉承,势衰后必遇怨谤,况霍氏不知敛束,怎能不受人讥弹?因此纠劾霍家,常有所闻。霍禹、霍山、霍云,无从拦阻,愁得日夜不安,只好转告霍显。显勃然道:“这想是魏丞相暗中唆使,要灭我家,难道果无罪过么?”妇人不知咎己,专喜咎人。山答说道:“丞相生平廉正,却是无罪,我家兄弟诸婿,行为不谨,容易受谤,最可怪的是都中舆论,争言我家毒死许皇后,究竟此说从何而来?”霍显不禁起座,引霍禹等至内室,具述淳于衍下毒实情。霍禹等不觉大惊,同声急语道:“这!这!……这事果真么?奈何不先行告知!”显也觉愧悔,把一张粉饰的黄脸儿,急得红一块,青一块,与无盐嫫母一般。无盐嫫母古丑妇。小子有诗叹道:
  不经贪贼不生灾,大祸都从大福来;
  莫道阴谋人不觉,空中天网自恢恢。
  欲知霍氏如何安排,容至下回续叙。
  孝妇含冤,三年不雨,于公代为昭雪,请太守祭茔表墓,即致甘霖之下降,是天道固非尽无凭也。天道有凭,宁有如霍显之毒死许后,纳入小女成君,而可得富贵之长保者?人有千算,天教一算,愈狡黠愈遭天忌,愈骄横亦愈致天谴;况霍显淫悍,霍禹霍山霍云,更游佚无度,如此不法,尚欲安享荣华,宁有是理?人即可欺,天岂可欺乎?逮至兵权被削,亲戚被徙,独不知谢职归田,反且蓄怨生谋,思为大逆,其自速灭亡也宜哉!观于霍氏之灭亡,而后之营营富贵者,可自此返矣。

图片 1汉朝人物

#月薪万元—新作者扶植计划开启#

汉代人物

去世时间:公元前65年

前言

本名:霍显

女儿:七人,小女儿为霍成君

公元前67年4月,霍光去世的第二年,汉宣帝立与结发妻子许皇后的儿子为皇太子。引起了一向骄横的霍光夫人霍显愤怒,霍夫人大动肝火气的几天吃不下饭,还吐了血,她气的是自己的女儿霍成君再生儿子,不就成了诸侯王了吗?霍显又重施阴险毒辣之手段,促使女儿霍成君皇后下毒,毒死皇太子。霍成君以皇后身份召皇太子进食,然奶妈和保姆在太子进食之前先自己尝试,一连好几次,皇后无法下毒,霍显得知后责怪女儿无能,并生气地告戒霍成君,以后会失宠后悔的。

别称:霍夫人

霍显人物生平

图片 2

所处时期:中国西汉

霍光的夫人霍显想让自己的小女儿显贵,却又想不出办法。第二年,许皇后要临产时得了病。女医生淳于衍和霍家关系亲密,曾进宫去侍候皇后。淳于衍的丈夫赏是掖庭户卫,对淳于衍说:“你去向霍夫人辞行,替我讨个安池监的职位。”淳于衍就对霍显讲了。霍显就有了主意,摒退左右,对淳于衍说: “少夫求我遣件事,我也有事求少夫,可以吗?”淳于衍说:“夫人说的事,哪里有不可以的!”霍显说:“将军一向喜爱小女儿成君,希望她能够显贵,想麻烦少夫。”淳于衍说:“这是什么意思?”霍显说:“女人分娩是一件大事,九死一生。现在皇后就要分娩了,可以藉此机会投进毒药除掉她,成君也就能做皇后了。若你愿意出力办成这件事,我愿和少夫你共享富贵。”淳于衍说:“药是由众位太医共同配成的,又要别人先尝过,怎么能下毒呢?”霍显说:“这就要看少夫你的本事了。大将军掌管天下,谁敢说他什么?危急时我会保护你的,就怕你没这个意思。”淳于衍沉思了半天,说:“愿意尽力去做。”她就将附子捣成粉末,带进长定宫。皇后生产之后,淳于衍取出附子搀和在太医的药丸中,服侍皇后吃下去。一会儿皇后说:“我头疼难受,难道药里有毒吗?”淳于衍回答说:“没有。”过了一会儿皇后更加烦闷不安,最终死去了。淳于衍离开皇宫后,拜见霍显,霍显慰劳她,却没敢重重地赏谢。后来有人上书,控告那些医生给皇后治病时无用,就下诏将他们关进监狱,揭发他们大逆不道的罪行。霍显害怕事情败露,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霍光,并且说:“既然已经错办了这事,你就想法子别让官吏逼问淳于衍了。”霍光听后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后他去奏请皇上,想说服皇上相信许皇后之所以去世,是她自身体质虚弱的缘故,不要再追究淳于衍的责任了。

霍家的权势在朝庭独大,霍光死后,太夫人霍显更加放纵骄横。她指示皇后女儿毒杀太子未果,便大搞奢侈,扩建豪华府宅,并做御用人拉辇车,让侍女用五彩绸缎拉着在府宅游玩娱乐,还不守妇道和管家冯子都淫乱。霍显带着几个女儿,昼夜不受限制地,出入上官皇太后住的长信宫。霍禹、霍山也大修扩建府宅,并在府宅里骑马追逐游耍取乐。霍云几次朝会称病在家,确私自带领宾客去黄山围猎游玩,派家奴去朝报到,朝中众臣不敢言语。

民族族群:汉族

霍皇后的母亲霍显,派淳于衍暗地里害死许皇后之后,就为成君做出嫁的衣服,准备进宫的用具,劝霍光把女儿送进宫去,果然霍成君被册立为皇后。

汉宣帝掌政后,任命御史大夫魏相为给事中。霍显便指责霍禹、霍山没有接替大将军霍光的权力,让皇帝重用了魏相,霍显不指责子女的缺点,确助长他们骄横,连家奴也仗着权势欺人,有一次霍家家奴与魏相府中家奴争道,霍家家奴便跑到御史府中砸门,魏相亲自出面向霍家家奴叩头谢罪,这才离去,霍显知道后对家奴也不指责。

作古时刻:公元前65年

又过了一年,宣帝册立许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封昌成君为平恩侯。霍显非常恼怒,吃不下饭,甚至吐了血,说: “这是在民间时生的孩子,怎么能立为太子呢?要是皇后生了儿子,反而只能做王吗!”她又指使霍皇后去毒害太子。皇后屡次召见太子赐给他食物,但保姆总是先去品尝,皇后暗藏毒药却无法使用。后来谋害许皇后的事逐渐泄露出去,霍显就和自己家的女婿及子弟们阴谋造反,阴谋泄露,宣帝将霍家诛灭殆尽。

图片 3

丈夫:霍光

霍禹继爵为博陆侯后,太夫人显改变了霍光生前自己设计的墓地规制而加以扩大。建起三个出口的门阙,修筑神道,北面靠近昭灵,南面越出丞墨。大肆装修祠堂,辇车的专用道直通到墓穴中的永巷,又幽禁平民、奴婢、侍妾来守护。还大建住宅,制造乘坐的辇车,增加饰有图案的绣花坐垫、把手,并涂饰黄金,又用皮里着丝絮包住车轮,侍从婢女用五彩的丝带拉着显所乘坐的车,在住宅中游戏取乐。当初,霍光宠爱家奴总管冯子都,常同他商量事情,等到显守寡独居时,她便和冯子都通奸。而霍禹、霍山也同时修缮住宅,常在平乐馆跑马追逐。霍云每当朝会的时候,多次称病私下外出,带着很多宾客,在黄山苑囿中张围打猎,却委派奴仆代为上朝谒见,没有人敢谴责。而且显和她的几个女儿,不分白天黑夜地进出长信宫的宫殿中,没有限度。

汉宣帝是为了霍光拥立自己为帝,才恩惠霍家,而霍家从霍光死后更加骄横奢侈,面对霍家日益放纵,汉宣帝听取了魏相的建议:

儿子:霍禹

宣帝在民间时就听说并知晓霍氏尊贵强盛日子长久,心中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好事。霍光去世后,宣帝才开始亲自治理朝政,让御史大夫魏相任给事中。显对霍禹、霍云、霍山等人说:“你们这些人不努力继承大将军的遗业,如今大夫任给事中,一旦有人在中间挑拨,你们还能拯救自己吗?”后来霍、魏两家的奴仆争路,霍氏的奴仆就跑到御史大夫府中,要踢坏他府中的大门,御史为此叩头请罪,他们才离开。有人把这件事告诉了霍家,显等人才开始知道将有忧患。等到魏大夫担任丞相,经常在闲暇时被召见谈论政事。平恩侯和侍中金安上都能直接出入宫禁中。适时霍山仍旧兼领尚书的事务,但皇上叫官吏百姓可以密封奏章上报,不必通过尚书,群臣百官进见皇上可以独自往来,霍氏对此非常不满。宣帝刚登基时,就册封卑贱而未显达时所娶的许妃为皇后。显很喜爱她的小女儿成君,想使她得到富贵,就暗自派产科医生淳于衍下毒药杀死许后,乘机劝霍光要宣帝娶成君,取代许后成为皇后。这些事《外戒传》中有记载。当时许后突然死亡之时,官吏逮捕了宫中所有医生,并弹劾淳于衍在治病过程中行迹可疑,不合常理,就把她关进了监狱。狱吏对她审问得很急迫,显害怕事情败露,就把实情告诉了霍光。霍光大吃一惊,想亲自去告发这件事又不忍心,正在犹豫。适逢此案的奏章上报,霍光就乘机批复对淳于衍不必再追究。霍光薨后,真相开始慢慢泄露出去。对这件事皇上只是刚听说到但不明虚实,就调动霍光的女婿度辽将军未央宫的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任光禄勋,第二个女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出任安定太守。几个月后,又调出霍光姐姐的女婿给事中光禄大夫张朔任蜀郡太守,孙女婿中郎将王汉为武威太守。过了不久,又调霍光的大女婿长乐宫卫尉邓广漠任少府。再调霍禹任大司马,只戴小帽子,没有印章,撤销了他的右将军及所统辖的驻军官兵,只是让霍禹的官名与霍光一样,都是大司马。又收回范明友度辽将军的官印,只让他任光禄勋。还有霍光的三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统领驻军,又把趟平的骑都尉官印收回。所有统领的胡人、越人骑兵、羽林军以及两宫卫队所统领的士兵,都改为由宣帝所亲信的许、史两家子弟代为统领。

1,削减霍家的权力,使其收敛

(历史

霍山主管尚书事,汉宣帝下诏,允许百官的奏章不经过尚书事,直接上奏或面见皇帝,这样只接架空了霍山。宣帝对霍山的出手,使霍家极为恼恨,但是又没有对策可施。

女儿:七人,小女儿为霍成君

上颇闻霍氏毒杀许后而未察,乃徙光女婿度辽将军、未史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为光禄勋,出次婿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为安定太守。

重要罪过:迫害许平君

宣帝也没少听说了许皇后被霍氏毒杀的传闻,但是没有证据。宣帝思念爱妻,他要查明实情为妻子报仇。没过几日把霍光的两个女婿范明友和任胜调任职位,把任胜调出京师为安定太守。几个月后宣帝下诏,将霍光的姐夫给事中、光禄大夫张塑调出京师,任蜀郡太守,将霍光的孙女婿之一,中郎将王汉调任武威太守。随后又将霍光的大女婿长乐卫尉邓广汉调任少府。宣帝把霍家握着京师最高军权的人调出京师,以防有变,这样就没有阻碍查找实情了。为了稳固京师安全派亲信张安世为卫将军,未央、长乐两宫卫尉,长安十二门的警卫部队和北军都归他统领。

霍显人物平生

图片 4

霍光的夫人霍显想让本身的小女儿权贵,却又想不出设施。第二年,许皇后要临产时得了病。女医生淳于衍和霍家干系亲热,曾进宫去伺候皇后。淳于衍的丈夫赏是掖庭户卫,对淳于衍说:“你去处霍夫人告别,替我讨个安池监的职位。”淳于衍就对霍显讲了。霍显就有了主张,摒退阁下,对淳于衍说: “少夫求我遣件事,我也有事求少夫,能够吗?”淳于衍说:“夫人说的事,那里有不能够的!”霍显说:“将军一直喜欢小女儿成君,愿望她能够或许权贵,想贫苦少夫。”淳于衍说:“这是甚么意思?”霍显说:“女人临蓐是一件大事,绝处逢生。现在皇后就要临蓐了,能够藉此机会投进毒药撤除她,成君也就能做皇后了。若你情愿着力办成这件事,我愿和少夫你同享繁华。”淳于衍说:“药是由众位太医配合配成的,又要他人先尝过,怎么能下毒呢?”霍显说:“这就要看少夫你的本领了。大将军掌管世界,谁敢说他甚么?危险时我会珍爱你的,就怕你没这个意思。”淳于衍寻思了半天,说:“情愿尽力去做。”她就将附子捣成粉末,带进长定宫。皇后消费以后,淳于衍掏出附子搀和在太医的药丸中,伺候皇后吃下去。一会儿皇后说:“我头疼难熬痛苦,岂非药里有毒吗?”淳于衍回答说:“没有。”过了一会儿皇后越发抑郁不安,终究死去了。淳于衍脱离皇宫后,参见霍显,霍显慰问她,却没敢重重地赏谢。厥后有人上书,指控那些医生给皇后治病时无用,就下诏将他们关进牢狱,诘扬他们离经叛道的罪过。霍显畏惧事变败事,就把这件事原原本本地通知了霍光,并且说:“既然曾经错办了这事,你就想方法别让仕宦逼问淳于衍了。”霍光听后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然后他去奏请皇上,想压服皇上置信许皇后之所以作古,是她本身体质衰弱的原因,不要再追查淳于衍的义务了。

汉宣帝用明升暗降,封霍禹为大司马,但是不授与他印信和绶带,只有官名没有实权,又撤了他以前统领的屯戍部队和官属。把范明友的度辽将军印信绶带收回,让他光担任光禄勋一职。霍光的另一个女婿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大夫、统领屯戍部队,也收回了骑都尉印信和绶带。统领胡人和越人骑兵、羽林军、未央、长乐两宫卫所属警卫部队将领,都有汉宣帝亲信和许、史两家子弟担任。

霍皇后的母亲霍显,派淳于衍背后害死许皇后以后,就为成君做出嫁的衣服,预备进宫的器具,劝霍光把女儿送进宫去,果真霍成君被册立为皇后。

同时宣帝为了制衡霍氏权力,提拔亲信,丞相韦贤年老退休,封魏相为丞相,丙吉为太傅,许广汉为平恩侯。军政要职都有宣帝的亲信制衡霍家权力,从而霍家权势日益削弱。

又过了一年,宣帝册立许皇后的儿子为太子,封昌成君为平恩侯。霍显异常愤怒,吃不下饭,以至吐了血,说: “这是在民间时生的孩子,怎么能立为太子呢?如果皇后生了儿子,反而只能做王吗!”她又教唆霍皇后去迫害太子。皇后频频召见太子赏给他食品,但保母老是先去品味,皇后隐藏毒药却没法运用。厥后密谋许皇后的事逐步泄漏进来,霍显就和本身家的半子及后辈们诡计造反,诡计泄漏,宣帝将霍家诛灭殆尽。

2,霍家的权力逐渐削弱,一向骄横的霍家密谋反叛

霍禹继爵为博陆侯后,太夫人显改变了霍光生前本身设想的坟场规制而加以扩展。建起三个出口的门阙,修建神道,北面接近昭灵,南面越出丞墨。放肆装修祠堂,辇车的专用道直通到泉台中的永巷,又软禁布衣、仆众、侍妾来保卫。还大建室庐,制作乘坐的辇车,增添饰有图案的绣花坐垫、把手,并涂饰黄金,又用皮里着丝絮包住车轮,随从婢女用五彩的丝带拉着显所乘坐的车,在室庐中游戏取乐。现在,霍光宠爱家奴总管冯子都,常同他探讨事变,比及显守寡茕居时,她便和冯子都通奸。而霍禹、霍山也同时补葺室庐,常在平乐馆赛马追逐。霍云每当朝会的时刻,屡次称病私自外出,带着许多来宾,在黄山苑囿中张围狩猎,却委派仆众代为上朝谒见,没有人敢责备。并且显和她的几个女儿,不分白天黑夜地收支长信宫的宫殿中,没有限制。

汉宣帝用排挤、削减、平衡手段压制霍家权力,使霍禹、霍山、霍云常聚在一块流泪痛哭,互相抱怨和自责。

宣帝在民间时就据说并晓得霍氏高贵强大日子久长,心中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功德。霍光作古后,宣帝才最先亲身管理朝政,让御史医生魏相任给事中。显对霍禹、霍云、霍山等人说:“你们这些人不努力继续大将军的遗业,现在医生任给事中,一旦有人在中央嗾使,你们还能挽救本身吗?”厥后霍、魏两家的仆众争路,霍氏的仆众就跑到御史医生府中,要踢坏他府中的大门,御史为此叩首请罪,他们才脱离。有人把这件事通知了霍家,显等人材最先晓得将有忧患。比及魏医生担负丞相,经常在闲暇时被召见议论政事。平恩侯和侍中金安上都能间接相差宫禁中。合时霍山依旧兼领尚书的事件,但皇上叫仕宦庶民能够密封奏章上报,没必要经由过程尚书,群臣百官进见皇上能够单独来往,霍氏对此异常不满。宣帝刚即位时,就封爵猥贱而未显达时所娶的许妃为皇后。显很喜欢她的小女儿成君,想使她获得繁华,就暗自派产科医生淳于衍下毒药杀死许后,伺机劝霍光要宣帝娶成君,庖代许后成为皇后。这些事《外戒传》中有纪录。事先许后倏忽殒命之时,仕宦拘系了宫中一切医生,并弹劾淳于衍在治病过程当中行迹可疑,分歧常理,就把她关进了牢狱。狱吏对她鞠问得很迫切,显畏惧事变败事,就把原形通知了霍光。霍光大吃一惊,想亲身去密告这件事又不忍心,正在犹疑。适逢此案的奏章上报,霍光就伺机批复对淳于衍没必要再追查。霍光薨后,原形最先逐步泄漏进来。对这件事皇上只是刚据说到但不明真假,就变更霍光的半子度辽将军未央宫的卫尉平陵侯范明友任光禄勋,第二个半子诸吏中郎将羽林监任胜出任清闲太守。几个月后,又调出霍光姐姐的半子给事中光禄医生张朔任蜀郡太守,孙半子中郎将王汉为武威太守。过了不久,又调霍光的大半子长乐宫卫尉邓宽敞豁达任少府。再调霍禹任大司马,只戴小帽子,没有印章,撤销了他的右将军及所总揽的驻军官兵,只是让霍禹的官名与霍光一样,都是大司马。又发出范明友度辽将军的官印,只让他任光禄勋。另有霍光的三半子赵平为散骑骑都尉光禄医生管辖驻军,又把趟平的骑都尉官印发出。一切管辖的胡人、越人马队、羽林军和两宫卫队所管辖的兵士,都改为由宣帝所知己的许、史两家后辈代为管辖。

霍显及禹、山、云自见日侵削,数相对啼泣自怨。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最为受委屈的便是霍山,对霍氏成员诉说自己的苦恼,说当今丞相当权,皇帝信任他把以前大将军的法令都改了,皇帝还召见一些穷儒生,他们还上书说霍家霸道坏话,有的言语激烈我都压下没报,后来他们秘密奏告,皇帝还派中书取走,不经过尚书,汉宣帝听民间传言,霍氏下毒害死许皇后,有这种事吗?霍显听后大惊失色,把下毒毒死的前前后后的事都说出,霍禹、霍山、霍云吓出了一身汗,责怪霍显不早说,霍山说:“原来皇帝把霍家女婿调走,可能皇帝有所听到实情,开始对我们下手了。”众人一听吓的都说怎么办,几人密谋不坐以待毙,先下手为强。

图片 5

霍家惊慌不安让外察觉到,霍云的舅李竟有个好朋友叫张赦,他对李竟说:“现在是丞相魏相和平恩侯许广汉当权,把二人杀了,废掉皇帝,让上官皇太后在立新君不就行了吗?”李竟觉的很对就找霍家商议。计划还未实施,便让长安的一位男子张章告发,张赦被捕交与延尉审讯。汉宣帝下诏,不再追查此事。

3,霍家谋反败露,被诛灭族

把张敞抓捕入狱,霍家更是担心受怕,霍山对霍显、霍禹、霍云及霍家人说:“这是皇上看着皇太后的面子,才没对我们霍家下手,等张赦全招了,证据足了再动手,就是全族灭门,现在我们不能等了。”于是商议让霍家女儿们各回家通知丈夫,一起反叛。

图片 6

正巧的事李竟被指控结私诸侯王,逮捕治罪,供出霍家,汉宣帝下诏,霍山、霍云免职回家。在家的霍山惶惶不安,这时霍家也常出现闹鬼和妖怪。霍家人又聚在一起密谋,让上官皇太后出面宴请,平恩侯许广汉丞相魏相作陪,然后上官皇太后下诏命范明友、邓广汉把他们杀死,趁机废帝,立霍禹为皇帝,密谋已定。

会事发觉,秋,七月,云、山、明友自杀。显、禹、广汉等捕得;禹腰斩,显及诸女昆弟皆弃市;与霍氏相连坐诛灭数十家。

公元前66年7月,霍家的反叛阴谋还未发动,就被人告发,霍山、霍云、范明友自杀身亡,霍显、霍禹、邓广汉逮捕,霍禹受腰斩惨刑,霍家满族被灭门,受霍家牵连数十家也被诛杀,霍光的旧友太仆杜延年也被罢免职务回家。8月,霍皇后被废,囚禁昭台宫。盘踞十几年的霍氏集团被铲除,确定了汉宣帝的统治地位。宣帝下诏,封赏举报霍家谋反的人员,长安人张章、期门董忠、左曹杨恽、侍中金安上、史高被封侯,杨恽是前丞相杨敞的儿子,金安上是前车骑将军金日弟弟的儿子,史高是史良娣哥哥的儿子。霍皇后12年后,迁到云林馆囚居,自杀身亡。

图片 7

最后以两位史学家做为结语

东汉史学家班固说:“霍光身受辅佐幼主的重托,掌握着汉朝的安危存亡,匡扶国家,安定社稷,维护汉昭帝,拥立汉宣帝,即使是周公、伊尹,又能超过!然而,霍光不学无术,不明大理,隐瞒妻子的邪恶逆谋,立自己的女儿为皇后,沉溺于过多的欲望,使覆亡的灾祸加剧,身死才三年,宗族就遭诛灭,实在令人悲哀!”

史学家司马光说:“霍光辅佐汉朝,可以说是忠心耿耿,然而却终究未能庇护他的宗族,是什么原因呢?威严权柄只有君王才能享用,如果由臣下享有,长期不归还君王,则很少能逃脱灭亡的命运。”

从两位史学家评论中看出,霍光光把握着权力不放,而且还把自己的后代推向权力的顶峰,永不放手,享受着权力的欲望。霍光死后,后代们不知道收敛,还骄横奢侈,贪图至高权力的奢望,想颠覆朝庭,倒置众人的厌恶,被汉宣帝灭族。历史的发展轨迹就是这样,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参考以下资料

1,《资治通鉴.汉纪十七》

2,《汉书.宣帝纪》

3,《汉书.魏相丙吉传》

图片:来自今日头条

创作:趣谈汉史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财神8cs8,转载请注明出处:霍子孟之爱妻,霍子孟命丧黄泉后孝弘孝皇帝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