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出游韩信受擒,项羽死后嫡系部将冰火两重天

2019-11-06 23:14 来源:未知

  却说朱家欲救季布,亲到洛阳,暗想满朝公卿,只滕公夏侯婴一人,颇有义气,尚可进言,乃即踵门求见。夏侯婴素闻朱家大名,忙即延入,彼此晤谈,却是情投意合,相得甚欢。遂将他留住幕下,每日与饮,对酌谈心。朱家畅论时事,娓娓动人,说得夏侯婴非常佩服,越加敬重。乃乘间进言道:“仆闻朝廷饬拿季布,究竟季布犯何大罪,须要这般严厉呢?”夏侯婴道:“布前时帮着项羽,屡困主上,所以主上必欲捕诛。”朱家道:“公视季布为何如人?”夏侯婴道:“我闻他素性忠直,倒也是一个贤士。”朱家又道:“人臣各为其主,方算尽忠。季布前为楚将,应该为项氏效力,今项氏虽灭,遗臣尚多,难道可一一捕戮么?况主上新得天下,便欲报复私仇,转觉不能容人了。季布无地容身,必将远走,若非北向奔胡,便是南向投粤,自驱壮士,反资敌国,这正从前伍子胥去楚投吴,乞师入郢,落得倒行逆施,要去鞭那平王的遗墓呢!公为朝廷心腹,何不从容进说,为国尽言?”夏侯婴微笑道:“君既有此美意,我亦无不效劳。”明人不用细说。朱家甚喜,乃向夏侯婴告别,回至家中,静候消息。果然不到数旬,便有朝命颁下,赦免季布,叫他入朝见驾。朱家方与季布说明,季布当然拜谢,别了朱家,至洛阳先见滕公。滕公夏侯婴,具述朱家好意,且已代为疏通等情,布称谢后,即随婴入朝,屈膝殿前,顿首请罪。不及田横客多矣。高祖不复加责,但向布说道:“汝既知罪前来,朕不多较,可授官郎中。”布谢恩而退。当时一班朝臣,已由夏侯婴说明原委,都说季布能摧刚为柔,朱家能救人到底,两难相并,不愧英雄,其实季布贪生怕死,未足称道,惟朱家救活季布,并不求报,且终身不与布相见,这真叫做豪侠过人呢。褒贬得当。
  且说布既得官,有一个季布母弟,闻知此信,也即赶至洛阳,来求富贵。看官道是何人?原来就是楚将丁公。见前文。布系楚人,丁公系薛人,《楚汉春秋》云:丁公薛人,名固,或云齐丁公伋支裔,故号丁公。两人本不相关,只因布父早死,布母再醮,乃生丁公,籍贯姓氏,虽然不同,究竟是一母所生,故称为季布母弟。他曾在彭城西偏,纵放高祖,早拟入都求见,因恐高祖不念旧情,以怨报德,所以且前且却,未敢遽至。及闻季布遇赦,并得受官,自思布为汉仇,尚且如此,若自己入谒,贵显无疑,乃匆匆驰入洛都,诣阙伺候。殿前卫士,也知他与主有恩,格外敬礼,待至高祖临朝,便即通报。高祖口中,虽嘱令传见,心中却已暗暗筹画。及见丁公趋入,俯伏称臣,便勃然变色,喝令左右卫士,把丁公捆绑起来。丁公连称无罪,并不见睬。卫士等亦暗暗称奇,只因皇帝有命,不敢违慢,只得将丁公两手反翦,牢牢缚定。丁公哭语道:“陛下不记得彭城故事么?”高祖拍案怒叱道:“我正为了这事,将汝加罪,彼时汝为楚将,奈何纵敌忘忠?”丁公至此,才自知悔,闭目就死,不复多言。求福得祸,可为热中者鉴。高祖又令卫士牵出殿门,徇示军中,且使人传谕道:“丁公为项王臣,不肯尽忠;使项王失天下,就是此人!”传谕既遍,复从殿内发出诏旨,立斩丁公。可怜丁公一场高兴,反把性命送脱,徒落得身首两分。刑官事毕复命,高祖且申说道:“朕斩丁公,足为后世教忠,免致效尤!”这是汉高祖的狡词,他正因诸将争功,无法处置,故决斩丁公,借以警众。否则项伯来降,何故得封列侯?
  正议论间,忽由虞将军入殿,报称陇西戍卒娄敬求见。高祖方有意求才,不问贵贱,已贵者恐反招嫌。且有虞将军带引,料他必有特识,因即许令进谒。虞将军出来召敬,敬褐衣草履,从容趋入。见了高祖,行过了君臣礼,当由高祖命他起立,见敬衣服不华,形貌独秀,便与语道:“汝既远来,不免饥馁,现正要午膳了,汝且去就食,再来见朕。”说罢,便令左右引敬就餐。待敬食毕进见,乃问他来意,敬因说道:“陛下定都洛阳,想正欲比隆周室么?”高祖点头称是。敬又道:“陛下取得天下,与周室不同。周自后稷封邰,积德累仁数百年,至武王伐纣,乃有天下。成王嗣位,周公为相,特营洛邑,无非因地处中州,四方诸侯,纳贡述职,道里相均,故有此举。但有德可王,无德易亡。周公欲令后王嗣德,不尚险阻,非不法良意美,只是隆盛时代,群侯四夷,原是宾服,传到后世,王室衰微,天下莫朝。虽由后王德薄,究竟也是形势过弱,致有此弊。今陛下起自丰沛,卷蜀汉,定三秦,与项羽转战荥阳成皋间,大战七十次,小战四十次,累得天下人民,肝脑涂地,哭声未绝,疮痍满目,乃欲比隆周室,臣却不敢依声附和,徒事献谀。陛下试回忆关中,何等险固,负山带河,四面可守,就使仓猝遇变,百万人都可立办,所以秦地素称天府,号为雄国。为陛下计,莫如移都关中,万一山东有乱,秦地总可无虞,这所谓扼吭拊背,才可操纵自如哩。”这一席话,惹得高祖心下狐疑,未能遽决,因命娄敬暂退,另召群臣会议。群臣多系山东人氏,不愿再入关中,睽违乡里,当即纷纷争议,说是周都洛阳,传国至数百年,秦都关中,二世即亡,洛阳东有成皋,西有崤黾,背河向洛,险亦足恃,何必定都关中?
  高祖听着众论,越弄得没有把握,想了多时,还是去召那足智多谋的张子房,商量可否,方能定夺。原来张良佐汉成功,志愿已足,遂学导引吐纳诸术,不甚食谷,并且杜门不出,谢绝交游。尝自语道:“我家累世相韩,韩为秦灭,故不惜重金,替韩复仇。今暴秦已亡,汉室崛兴,我但靠着三寸舌,为帝王师,自问也应知足,愿从此不问世事,得从赤松子游,方足了我一生!”此乃张子房设词,看者莫被瞒过。话虽如此,高祖怎肯听他谢职?不过许令休养,有事仍要入朝。此时为了都城问题,便即遣人宣召。张良不便怠慢,只好应命入见。高祖遂将娄敬所陈,及群臣议论,具述一遍,命良折中裁决。良答道:“洛阳虽有险阻,但中区狭小,不过数百里平原,田地又甚瘠薄,四面受敌,究非用武的地方。若关中左有崤函,右有陇蜀,三面据险,一面东临诸侯,诸侯安定,可由河渭运漕,西给京师;诸侯有变,顺流而下,征发不烦,运输亦便,昔人所谓金城千里,诚非虚言!娄敬所说,不为无见,请陛下决议施行。”高祖接入道:“子房以为可行,朕就依议便了。”当下择日移都,命有司整备行装,不得迟延。百官虽然不愿,也只得遵旨办理。忙碌了好几天,期限已届,即排齐仪仗,摆好法驾,请高祖登程。高祖奉着太公及后妃太子等出宫就辇,向西进发,文武百官,统皆随行。
  好容易到了栎阳,丞相萧何,当然接驾。高祖与谈迁都事宜,萧何道:“秦关雄固,形势最佳,惟自项羽入关以后,咸阳宫统被毁去,就使剩下几间屋宇,也是残缺不完,陛下只好暂住栎阳,俟臣往修宫室,从速竣工,方好迁居呢。”高祖乃就栎阳住下,使萧何西入咸阳,监修宫阙,何领命自去。
  忽有一个警报,从北方传到,乃是燕王臧荼,公然造起反来。是诸侯中第一个造反。高祖大怒道:“臧荼本无大功,我因他见机投降,仍使王燕,他不知感恩,反敢叛我。我当亲征便了!”于是部署人马,克日备齐,星夜趱程,突入燕境。臧荼方议出兵,不料汉军已至,且由高祖督兵亲来,正是迅雷不及掩耳,急得脚忙手乱,魄散魂驰。燕地居民,又皆厌乱思治,不服臧荼,臧荼没法,只得冒险一战,胁同部兵,出了蓟城,迎敌汉军。两下里战不数合,燕兵已皆溃散,臧荼也只好逃回。高祖麾兵大进,把蓟城四面围住。城中兵民懈体,单靠着臧荼父子两人,如何济事?勉强支持了三五天,即被汉兵攻入。臧荼不及逃走,竟为所擒,惟荼子臧衍,开了北门,微服走脱,投奔匈奴去了。为下文诱叛卢绾伏案。高祖既得擒住臧荼,把他枭了首级,悬示燕民,燕民自然降顺,燕地遂平。
  高祖因欲另立燕王,诏命将相列侯,公选一人,暗中却密嘱心腹遍告大众,叫他保荐太尉卢绾。绾与高祖同里,向属世交,又与高祖同日诞生,少同学,长同游,很见亲爱。高祖起兵,绾即相从,后来受官太尉,出入高祖卧室,不必避嫌,一切衣食赏赐,格外从优,就是萧何曹参等人,都不能及。但绾才不过平庸,连岁从军,也没有多少功绩,只与刘贾往攻江陵,总算把共尉擒回,稍著战功。事见前回。此次高祖出讨臧荼,绾亦随着,有了两番微劳,高祖遂欲假公济私,想将绾抬举上去,封他为王。惟表面上不得不令大众推举,暗地里却又不得不代为疏通,方好玉成此事。好算一番苦心,那知他后来变卦。大众明知卢绾不配封王,无如主上偏爱卢绾,乐得将顺了事,遂一齐复旨,只说太尉卢绾,随从征战,所向有功,应请立为燕王。高祖遂留卢绾守燕,加了燕王的封册,自率大兵西归。
  谁知一波才平,一波又起,降将颍川侯利几,又复逆命。因复移师东征,直抵颍川,利几本是楚臣,为陈县令,项羽败亡,乃举城降汉,受封颍川侯。颍川系一座小城,如何挡得住大兵?也是利几命运该绝,忽生叛志,遂致汉兵一到,城即陷落。好好一个吃饭家伙,随着刀锋,向地上滚了一转,寂静无声了。妙语解颐。
  未几已是汉朝第六年,高祖还至洛阳,元旦受贺,宴集群臣,不劳细表。闲暇无事,想起项氏遗臣,尚有一个锺离昧,至今未获,却是可忧。乃复申令通缉,务获到案。未几有人通风报信,谓锺离昧避居下邳,由楚王韩信收留。高祖闻言,不觉失色,他本恐韩信为乱,屡次加防,此次又添了一个锺离昧,居信幕下,怎得不惊,乃亟派使赍诏晓谕韩信,令拿送锺离昧入都。昧与信同为楚人,素来相识,此时穷蹙无归,确是投依韩信。信顾念旧情,权令居住,及接到高祖诏书,仍不忍将昧献出,只托言昧未到此,当饬吏查缉云云。使臣如言返报,高祖似信未信,总难放怀,因此潜派干吏,驰向下邳附近,探察虚实。适值韩信出巡,车马喧阗,前后护卫,不下三五千人,声势很是威赫。侦吏遂援为话柄,密奏高祖,说信已有叛意。
  高祖忙召集诸将,询问对信方法,诸将各摩拳擦掌,跃然有声,齐向高祖进言道:“竖子造反,但教天兵一至,便可就擒!”莽夫嫚语。高祖默然不答,诸将转觉扫兴,陆续退出。可巧陈平进见,高祖便向他问计。陈平料知韩信未反,只未便替信辩护,但答称事在缓图,不宜欲速。高祖着急道:“这事如何从缓?汝总要为朕设法呢!”陈平道:“诸将所说如何?”高祖道:“都要我发兵往讨。”陈平接口道:“陛下如何晓得韩信谋反?”高祖道:“已有人密书奏报,谋反属实。”平又道:“除有人上书外,有无别人知信反状?”高祖道:“这却未曾闻得,想尚没人知晓。”平又道:“信可晓得有人奏报否?”高祖又答言未知。平复问道:“陛下现有的士卒,能否胜过楚兵?”高祖摇首道:“不能!”平又道:“陛下如欲用兵,必须遣将,今诸将中有能及韩信否?”高祖又连称不及。平接说道:“兵不能胜楚,将又不及信,若突然起兵往击,激成战事,恐信不反亦反了。臣以为陛下此举,未必万全。”高祖皱眉道:“这却如何是好?”平踌躇多时,才进陈一策道:“古时天子巡狩,必大会诸侯。臣闻南方有云梦泽,向称形胜,陛下但云出游云梦,遍召诸侯,会集陈地,陈与楚西境相接,韩信既为楚王,且闻陛下无事出游,定然前来谒见,趁他谒见的时候,只需一二武夫,便好将信拿下,这岂不是唾手可得么?”相传陈平此策,为六出奇计之一,计非不奇,可惜尚诈!高祖大喜道:“妙计!妙计!”当下遣使四出,先向各国传诏,谓将南游云梦,令诸侯会集陈地,诸侯王怎知有诈?一律应命。
  惟韩信得了使命,不免动疑,他被高祖两夺兵符,已晓得高祖多诈,格外留心。既知预防,何必收留锺离昧,又何必陈兵出巡。此次驾游云梦,令诸侯会集陈地,更觉得莫名其妙。惟陈楚地界毗连,应该先去迎谒,但又恐有不测情事,意外惹祸,因此迟疑莫决。将佐等见他纳闷,意欲代为解忧,因贸然进言道:“大王并无过失,足招主忌,惟收留锺离昧一人,不免违命,今若斩昧首级,持谒主上,主上必喜,还有何忧!”信听了此言,很觉有理,便延入锺离昧,模模糊糊的说了数语,昧听他言中寓意,且面目上含有怒容,不似从前相待,因即出言探试道:“公莫非虑昧在此,得罪汉帝么?”信略略点首,昧又道:“汉所以不来攻楚,还恐昧与公相连,同心抗拒;若执昧献汉,昧今日死,公亦明日亡了!”一面说,一面瞧着信面,仍然如故。乃起座骂信道:“公系反复小人,我不合误投至此!”说着,即拔剑自杀。信见昧已刎死,乐得割下首级,带了从骑数人,径至陈地,谒候高祖。
  高祖既派出使臣,不待返报,便自洛阳启行,直抵陈地。韩信已守候多时,一见御跸前来,便伏谒道旁,呈上锺离昧首级。但听高祖厉声道:“快与我拿下韩信!”话未说完,已有武士走近信旁,把信反绑起来。信不禁惊叹道:“果如人言,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高祖听着,嗔目语信道:“有人告汝谋反,所以拘汝。”信也不多辩,任他缚置后车。高祖已得逞计,还要会集甚么诸侯,遂复颁诏四方,托词韩信谋叛,无暇往游云梦,各诸侯王不必来会。此诏一传,即带着韩信,仍由原路驰回洛阳。小子曾记得古诗云:
  筑坛拜将成何济?破楚封王事已虚,
  堪叹韩侯知识浅,何如范蠡五湖居!
  究竟韩信如何发落,容待下回说明。
  都洛阳,原不如都关中,娄敬之说以矣。然必谓关中险固,可无后忧,则又何解于嬴秦之亡?然则有国家者,仍在尚德,德足服人,天下自治,徒恃险阻无益也。高祖释季布而斩丁公,后世以劝忠称之,实则未然。夫以直报怨,以德报德,乃圣人不偏之至论。季布可赦也,赦之不失为直,丁公可赏也,执而杀之,背德实甚!如谓丁公事楚不忠,罪无可逭,则项伯早在应诛之列,一封一诛,何其背谬若此!要之汉高为当时雄主,一生举措,专喜诡谲,出人意外,释季布而斩丁公,正其所以示人不测也。厥后伪游云梦,诱擒韩信,虽由陈平之进策,实自高祖之好猜。信未尝反,而诬之以反,即斩丁公之谲谋耳。雄主寡恩,其信然乎!

刘邦打败项羽,登上了皇帝职位,接下来,他并没有马上封赏功臣,而是干一件在他觉得更为重要的事情,清理项羽部众。他把原来拥护他的几个诸侯重新确认,又把他自己封的两个诸侯王韩信、彭越安顿下来,紧接着就对不拥护他的临江王共尉进行了围剿,几个月后,共尉投降,但刘邦还是在洛阳把他给杀了。臧荼是秦末起义队伍中燕王韩广的部将,曾经参加过救援赵国的战斗,后随项羽入关,项羽分封时被封为燕王,把原来的燕王韩广迁为辽东王。后来,臧荼攻灭了韩广。汉三年(前204),韩信攻破赵国,派使者送信给臧荼,臧荼归顺刘邦。汉五年(前202)十月,臧荼燕地造反,其原因大概是刘邦追杀项羽旧部太紧,臧荼担心早晚会临到自己头上吧?一般人造反,都是先做准备,当开始军事行动的时候再打出某种口号,可是这个臧荼却不,他是先喊出口号说造反,却并没有军事行动。刘邦亲自带队前往,很快就将臧荼打败,臧荼被擒,被砍头示众。假如这还是在楚汉相争时期,这种情况一般是不会出现的。因为在楚汉相争时期,刘邦需要的是招降纳叛,尽可能大的形成一个对付项羽的统一战线,而现在做了皇帝,他要最大限度地排斥异己,形成一个大一统的刘家天下。这就是他要排斥项羽部众的根本原因。当然,排斥项羽部众有政权稳定的需要,也有一个可以对公众言说的理由,因而刘邦可以放手地进行。

  宋尚斋 何平 译注

图片 1

  【说明】

当然,这两个人严格说起来算不上项羽的嫡系,只不过是在楚汉之争的初期拥护项羽而已,尤其是后来人家又投降了刘邦。假如不造反,共尉、臧荼可能也逃不过一死,因为刘邦要建立刘姓一统天下,不允许异姓王存在。但项羽的另外一些部将命运却是结果迥异,其中四个较有名的人,看看他们的命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本传除记述季布、栾布二人的生平事迹外,还记载了季心和丁公的事迹。

钟离昧难逃一死终成悲情英雄

  季布和丁公曾是项羽的部下,在楚汉战争中替项羽攻打刘邦,这本是很自然的事情。但在刘邦战胜项羽后,他们都遭了殃。刘邦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要夷灭三族;丁公在与刘邦的战斗中被其诈骗,事后却以对项王不能尽忠,使项王失去天下为名斩首示众。栾布因对刘邦猜忌功臣不满,在彭越被杀后毅然为其收尸,结果被捉来要用汤镬煮死,幸而据理力争,才得以免祸。文章中的这些叙述和描写,揭示了封建时代的一条规律:胜者王侯败者囚。同时也揭露了刘邦的气度狭小、狡诈和残忍。司马迁对刘邦这样一个开国皇帝的揭露,充分表现了他的进步思想和大无畏精神,这是后代正统史家所无法相比的。

钟离昧是项羽手下五大将之一。楚汉对峙时期,刘邦曾经被困,陈平向刘邦献计离间 项羽君臣时,曾经提到过范增、钟离眜、龙且、周殷。其中,范增在这次离间过程中被项羽赶走,龙且在攻齐时被韩信所杀,周殷在项羽死前就被刘邦策反归汉,只有钟离昧一直追随项羽直到项羽兵败而死。

  季布和栾布,都出身社会下层,他们讲义气,重信用,爱打抱不平,具有侠客的特点。季布作战英勇,扬名楚地。他不阿谀逢迎,不随声附合,也不惧权贵,即使在吕后面前也敢直言进谏。栾布知恩报恩,重义轻生,视死如归。在他们身上,体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许多优秀品质。

图片 2

  司马迁写这篇传记是饱含感情的。他一面赞扬季布、栾布的优秀品质,称赞他们是英雄好汉,视死如归,重义轻生,死得其所,一面又对刘邦的奸诈、猜忌、残忍和气量狭小等丑恶方面进行大胆的揭露,使其形成鲜明的对比,从而表现了他强烈的爱憎感情。文中有些对话,像季布当廷对樊哙的指责,栾布对刘邦的反驳,理由充分,说理深刻,有极大的说服力。语言符合人物的身份,从而也表现了人物的性格。

钟离昧是朐县伊芦乡(今江苏灌云县)人,原来就与韩信有交情。项羽死后,钟离昧就投奔了韩信。刘邦非常忌恨钟离昧,下诏令让韩信逮捕钟离昧,韩信没有听从。刘邦当皇帝以后,听从陈平的建议,假称到云梦去狩猎,要求诸侯到陈地去参见。韩信顾虑重重,有人建议韩信把钟离昧杀了,然后去见刘邦,这样就会打消刘邦的猜忌。韩信既担心刘邦猜忌,又不忍心直接杀了钟离昧,就把这件事情和钟离昧说了。钟离昧对韩信说:“汉王所以不攻打楚国,是因为我在您这里,你想逮捕我取悦汉王,恐怕我今天死,明天您也会紧跟着死。”于是自杀。临死前骂韩信:“你不是一个忠厚的人。”

  【译文】

钟离昧是一个悲情之人,当刘邦打败了项羽之后,局势已经是“普天之下莫非王(汉)土”,想依靠韩信的庇护总让人觉得有点儿想当然。但是,当他知道韩信心里犹豫的时候,他依然选择了自杀,这又让人觉得他是一个悲情英雄!对于军人、一个败军之将,自杀也是一种勇气,至少他不会被敌人羞辱。因为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楚汉相争时期,那时候的刘邦会挖空心思“招降纳叛”,而这时候的刘邦,是想方设法排斥异己。

  季布是楚地人,为人好逞意气,爱打抱不平,在楚地很有名气。项羽派他率领军队,曾屡次使汉王刘邦受到困窘。等到项羽灭亡以后,汉高祖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并下令有胆敢窝藏季布的论罪要灭三族。季布躲藏在濮阳一个姓周的人家。周家说:“汉王朝悬赏捉拿你非常紧急,追踪搜查就要到我家来了,将军您能够听从我的话,我才敢给你献个计策;如果不能,我情愿先自杀。”季布答应了他。周家便把季布的头发剃掉,用铁箍束住他的脖子,穿上粗布衣服,把他放在运货的大车里,将他和周家的几十个奴仆一同出卖给鲁地的朱家。朱家心里知道是季布,便买了下来安置在田地里耕作,并且告诫他的儿子说:“田间耕作的事,都要听从这个佣人的吩咐,一定要和他吃同样的饭。”朱家便乘坐轻便马车到洛阳去了,拜见了汝阴侯滕公。滕公留朱家喝了几天酒。朱家乘机对滕公说:“季布犯了什么大罪,皇上追捕他这么急迫?”滕公说:“季布多次替项羽窘迫皇上,皇上怨恨他,所以一定要抓到他才干休。”朱家说:“您看季布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滕公说:“他是一个有才能的人。”朱家说:“做臣下的各受自己的主上差遣,季布受项羽差遣,这完全是职分内的事。项羽的臣下难道可以全都杀死吗?现在皇上刚刚夺得天下,仅仅凭着个人的怨恨去追捕一个人,为什么要向天下人显示自己器量狭小呢!再说凭着季布的贤能,汉王朝追捕又如此急迫,这样,他不是向北逃到匈奴去,就是要向南逃到越地去了。这种忌恨勇士而去资助敌国的举动,就是伍子胥所以要鞭打楚平王尸体的原因了。您为什么不寻找机会向皇上说明呢?”汝阴侯滕公知道朱家是位大侠客,猜想季布一定隐藏在他那里,便答应说:“好。”滕公等待机会,果真按照朱家的意思向皇上奏明。皇上于是就赦免了季布。在这个时候,许多有名望的人物都称赞季布能变刚强为柔顺,朱家也因此而在当时出了名。后来季布被皇上召见,表示服罪,皇上任命他做了郎中。

丁公放走刘邦却被当做“逆臣贼子”斩首示众

  汉惠帝的时候,季布担任中郎将。匈奴王单( chán,缠)于曾经写信侮辱吕后,而且出言不逊,吕后大为恼火,召集众位将领来商议这件事。上将军樊哙说:“我愿带领十万人马,横扫匈奴。”各位将领都迎合吕后的心意,齐声说:“好。”季布说:“樊哙这个人真该斩首啊!当年,高皇帝率领四十万大军尚且被围困在平城,如今樊哙怎么能用十万人马就能横扫匈奴呢?这是当面撒谎!再说秦王朝正因为对匈奴用兵,才引起陈胜等人起义造反。直到现在创伤还没有治好,而樊哙又当面阿谀逢迎,想要使天下动荡不安。”在这个时候,殿上的将领都感到惊恐,吕后因此退朝,终于不再议论攻打匈奴的事了。

相比较于丁公,钟离昧还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他毕竟曾经让刘邦头疼,让刘邦胆战心惊,他自己选择死亡也多少会让人感叹尊敬。可是丁公却没有这般幸运,他曾经放过刘邦,让刘邦捡了一条命,他可能还幻想着刘邦能报答他,结果恰恰相反,他成了一只“鸡”,被刘邦杀了,用来儆手下的“群猴”!

  季布做了河东郡守,汉文帝的时候,有人说他很有才能,汉文帝便召见他,打算任命他做御史大夫。又有人说他很勇敢,但好发酒疯,难以接近。季布来到京城长安,在客馆居留了一个月,皇帝召见之后就让他回原郡。季布因此对皇上说:“我没有什么功劳却受到了您的恩宠,在河东郡任职。现在陛下无缘无故地召见我,这一定是有人妄誉我来欺骗陛下;现在我来到了京城,没有接受任何事情,就此作罢,遣回原郡,这一定是有人在您面前毁谤我。陛下因为一个人赞誉我就召见,又因为一个人的毁谤而要我回去,我担心天下有见识的人听了这件事,就窥探出您为人处事的深浅了。”皇上默然不作声,觉得很难为情,过了很久才说道:“河东对我来说是一个最重要的郡,好比是我的大腿和臂膀,所以我特地召见你啊!”于是季布就辞别了皇上,回到了河东郡守的原任。

丁公名叫丁固,是楚国大将季布的舅舅,也是项羽手下的一名将军。项羽攻击齐国的时候,刘邦趁机攻进了楚国的都城彭城。项羽一个回马枪杀回来,刘邦大败,仓惶奔逃。丁公率兵追击,就在刘邦即将被擒的时候,刘邦急切地回头对丁公说:“我们两个都是好汉,难道一定要相互为难吗?”丁公于是不再追赶刘邦,刘邦得以逃脱。刘邦当皇帝后,丁公自认为对刘邦有恩,主动前来拜见刘邦。刘邦却把这个丁公带到军营,将他斩首示众,并对将士们说:“此人对项羽不忠,以至于项羽有今天的失败!”并要求将士们,所有的人,包括后代人都不要像丁公一样背叛自己的君主。

  楚地有个叫曹丘的先生,擅长辞令,能言善辩,多次借重权势获得钱财。他曾经侍奉过赵同等贵人,与窦长君也有交情。季布听到了这件事便寄了一封信劝窦长君说:“我听说曹丘先生不是个德高望重的人,您不要和他来往。”等到曹丘先生回乡,想要窦长君写封信介绍他去见季布,窦长君说:“季将军不喜欢您,您不要去。”曹丘坚决要求窦长君写介绍信,终于得到,便起程去了。曹丘先派人把窦长君的介绍信送给季布,季布接了信果然大怒,等待着曹丘的到来。曹丘到了,就对季布作了个揖,说道:“楚人有句谚语说:‘得到黄金百斤,比不上得到你季布的一句诺言。’您怎么能在梁、楚一带获得这样的声誉呢?再说我是楚地人,您也是楚地人。由于我到处宣扬,您的名字天下人都知道,难道我对您的作用还不重要吗?您为什么这样坚决地拒绝我呢!”季布于是非常高兴,请曹丘进来,留他住了几个月,把他作为最尊贵的客人,送他丰厚的礼物。季布的名声之所以远近闻名,这都是曹丘替他宣扬的结果啊!

图片 3

  季布的弟弟名叫季心,他的勇气胜过关中所有的人。待人恭敬谨慎,因为好打抱不平,周围几千里的士人都争着替他效命。季心曾经杀过人,逃到吴地,隐藏在袁丝家中。季心用对待兄长的礼节侍奉袁丝,又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灌夫、籍福这些人。他曾经担任中尉下属的司马,中尉郅都也不敢不以礼相待。许多青年人常常暗中假冒他的名义到外边去行事。在那个时候,季心因勇敢而出名,季布因重诺言而出名,都在关中名声显著。

明明是救命恩人,刘邦不赏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人家脑袋搬家呢?同样都是救急救难之事,同样救过他的项伯却被封为侯爵,两者的反差为什么如此之大?仅仅从丁公这方面来说,刘邦的哀求虽然得到了回应,但刘邦却是感到了一种耻辱。但从救命之恩来说,给他一个王国之封也不为过,但刘邦的功臣太多了,天下哪有那么多地方可分?既然不可封,那就不报德,只报怨,杀死他是最好的处理方法。从刘邦这方面来说,皇帝虽然已经当上,但天下不稳定的因素还没有完全消除,杀了丁公,也是对曾经是项羽阵营的人一种警告,不要痴心妄想;对自己手下人一种暗示,不要怀有二心,他刘邦是天下唯一的主子!刘邦杀了他,还会给自己一种暗示,那种曾经的狼狈相再也没有人知道了,至少心里会舒服一点。这种自欺欺人的心理,皇帝不但不能免,甚至比普通人更甚。

  季布的舅舅丁公担任楚军将领。丁公曾经在彭城西面替项羽追逐汉高祖,使高祖陷于窘迫的处境。在短兵相接的时候,高祖感到危机,回头对丁公说:“我们两个好汉难道要互相为难吗!”于是丁公领兵返回,汉王便脱身解围。等到项羽灭亡以后,丁公拜见高祖。高祖把丁公捉拿放到军营中示众,说道:“丁公做项王的臣下不能尽忠,使项王失去天下的,就是丁公啊!”于是就斩了丁公,说道:“让后代做臣下的人不要仿效丁公!”

可惜丁公不仅不知道刘邦已经不是原来的刘邦,也不以自己曾经的行为为耻,还要反过来邀功,却不知这是伸出脖子向人家刀口上送。

  栾布是梁地人。当初梁王彭越做平民的时候曾经和栾布交往。栾布家里贫困,在齐地被人雇用,替卖酒的人家做佣工。过了几年,彭越来到巨野做强盗,而栾布却被人强行劫持出卖,到燕地去做奴仆。栾布曾替他的主人家报了仇,燕将臧荼推荐他担任都尉。后来臧荼做燕王,就任用栾布做将领。等到臧荼反叛,汉王朝进攻燕国的时候,俘虏了栾布。梁王彭越听到了这件事,便向皇上进言,请求赎回栾布让他担任梁国的大夫。

项伯难为了侄子成全了项氏家族

  后来栾布出使到齐国,还没返回来,汉王朝召见彭越,以谋反的罪名责罚他,诛灭了彭越的三族。之后又把彭越的头悬挂在洛阳城门下示众,并且下命令说:“有敢来收殓或探视的,就立即逮捕他。”这时栾布从齐国返回,便把自己出使的情况,在彭越的脑袋下面汇报,边祭祀边哭泣。官吏逮捕了他,并将此事报告了皇上。皇上召见栾布,骂道:“你要和彭越一同谋反吗?我禁令任何人不得收尸,你偏偏要祭他哭他,那你同彭越一起造反已经很清楚了。赶快把他烹杀!”皇帝左右的人正抬起栾布走向汤镬的时候,栾布回头说:“希望能让我说一句话再死。”皇上说:“说什么?”栾布说:“当皇上你被困彭城,兵败于荥阳、成皋一带的时候,项王之所以不能顺利西进,就是因为彭王据守着梁地,跟汉军联合而给楚为难的缘故啊。在那个时候,只要彭王调头一走,跟楚联合,汉就失败;跟汉联合,楚就失败。再说垓下之战,没有彭王,项羽不会灭亡。现在天下已经安定了,彭王接受符节受了封,也想把这个封爵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现在陛下仅仅为了到梁国征兵,彭王因病不能前来,陛下就产生怀疑,认为他要谋反,可是谋反的形迹没有显露,却因苛求小节而诛灭了他的家族,我担心有功之臣人人都会感到自己危险了。现在彭王已经死了,我活着倒不如死去的好,就请您烹了我吧。”于是皇上就赦免了栾布的罪过,任命他做都尉。

项伯所以和丁公境遇不一样,是因为他对刘邦的恩情是一种帮助,是刘邦脱险众多条件当中的一个,尽管最为关键,却不是唯一。

  汉文帝的时候,栾布担任燕国国相,又做了将军。栾布曾扬言说:“在自己穷困潦倒的时候,不能辱身降志的,不是好汉;等到了富有显贵的时候,不能称心快意的,也不是贤才。”于是对曾经有恩于自己的人,便优厚地报答他;对有怨仇的人,一定用法律来除掉他。吴、楚七国反叛时,栾布因打仗有功被封为俞侯,又做燕国的国相。燕、齐这些地方都替栾布建造祠庙,叫做栾公社。

汉元年(前202),刘邦的军队率先进入关中,秦子婴开城投降,秦朝彻底灭亡。有人劝刘邦为关中王,刘邦一时忘乎所以,就听从了。项羽来到函谷关前,见关门紧闭,就布置军事,准备攻破函谷关,消灭刘邦。

  汉景帝中元五年(前145)栾布去世。他的儿子栾贲继承爵位,担任太常,因祭祀所用的牲畜不合法令的规定,封国被废除。

图片 4

  太史公说:以项羽那种气慨,季布靠勇敢在楚地扬名,他亲身消灭敌军,拔取敌人军旗多次,可算得上是好汉了。然而他遭受刑罚,给人做奴仆不肯死去,显得多么卑下啊!他一定是自负有才能,这才蒙受屈辱而不以为羞耻,以期发挥他未曾施展的才干,所以终于成了汉朝的名将。贤能的人真正能够看重他的死,至于奴婢、姬妾这些低贱的人因为感愤而自杀的,算不得勇敢,那是因为他们认为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栾布痛哭彭越,把赴汤镬就死看得如同回家一样,他真正晓得要死得其所,而不是吝惜自己的生命。即使古代重义轻生的人,又怎么能超过他呢!

项伯是项羽的叔父,当时任楚国的左尹(相当于副丞相),他曾经杀了人,张良想法让他免了罪,因而与张良交好。这时候张良正在刘邦军营当中,为了让张良不受连累,他连夜赶来刘邦军营告诉张良,让他跟随自己赶紧离开。张良以给刘邦打个招呼为由,把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刘邦。刘邦感到自己的力量还不足以和项羽对抗,于是询问张良该怎么办?在张良的建议和说和下,刘邦和项伯相见,表明了自己无意与项羽为敌的态度。刘邦成功地说服了项伯,两人还结成了儿女亲家。项伯也要求刘邦,第二天一早就赶到项羽军营,在项羽还没有给军队发布命令之前就去向项羽道歉。项伯离开汉营回到项羽身边,把刘邦的话一一告诉了项羽,并说服项羽不杀刘邦。此后就是那个著名的“鸿门宴”故事。宴席上,范增仍然想趁机杀了刘邦,因为项羽已经被项伯说服,所以项羽没有表示。范增自作主张,招来项庄,以舞剑为名刺杀刘邦。项伯看出了项庄的用意,就用自己的身体遮护刘邦,使项庄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后来在张良和樊哙的掩护下,刘邦得以逃出楚营,回到自己的军营当中。在分封诸侯的过程当中,尽管项羽没有如约封刘邦为关中王,但还是给了他一个汉王的名号。

  【原文】【注解】

图片 5

  季布者,楚人也。为气任侠①,有名于楚。项籍使将兵②,数窘汉王③。及项羽灭,高祖购求布千金④。敢有舍匿⑤,罪及三族⑥。季布匿濮阳周氏。周氏曰:“汉购将军急,迹且至臣家⑦,将军能听臣,臣敢献计;即不能,愿先自刭⑧。”季布许之。乃髡钳季布⑨,衣褐衣⑩,置广柳车中悖并与其家僮数十人洌之鲁朱家所卖之(13)。朱家心知是季布,乃买而置之田(14)。诫其子曰:“田事听此奴(15),必与同食。”朱家乃乘轺车之洛阳(16),见汝阴侯滕公(17)。滕公留朱家饮数日。因谓滕公曰:“季布何大罪,而上求之急也?”滕公曰:“布数为项羽窘上(18),上怨之,故必欲得之。”朱家曰:“君视季布何如人也?”曰:“贤者也。”朱家曰:“臣各为其主用,季布为项籍用,职耳(19)。项氏臣可尽诛邪?今上始得天下,独以己之私怨求一人(20),何示天下之不广也(21)!且以季布之贤而汉求之急如此,此不北走胡即南走越耳。夫忌壮士以资敌国,此伍子胥所以鞭荆平王之墓也(22)。君何不从容为上言邪?”汝阴侯滕公心知朱家大侠,意季布匿其所(23),乃许曰:“诺。”待间(24),果言如朱家指(25)。上乃赦季布。当是时,诸公皆多季布能摧刚为柔(26),朱家亦以此闻名当世。季布召见,谢,上拜为郎中(27)。

项伯和丁公的不同在于,丁公面对的完全是一个敌方首领,放走这样一个人,完全是对自己所在阵营整体的不忠;而项伯则不同,只要刘邦表示臣服,大家还是“自己人”。在当时,即便是放了刘邦,也是多少有些为项氏集团整体考虑的因素,要知道,项羽另外还封了十七个诸侯王,杀了刘邦,其他诸侯王会怎么想?难道天下不会马上乱起来吗?从后边的事实发展来看,第一个起来反对项羽的人不是刘邦,而是齐国的田氏。所以,项伯能替刘邦说话,既有私义,也有公理。何况,那时候刘邦要的不过是一个王,并不是要的项氏天下。即便是刘邦不想封项伯什么爵位,他又会给项伯安上一个什么样的罪名?刘邦反叛项羽,有一个借口就是项羽杀了楚怀王。刘邦这个汉王是项羽所封,早期又是项梁的部属,给项伯一个爵位,既是对项伯的一种报答,又是对自己过去的一个交代。

  ①为气任侠:好逞意气而以侠义自任。气,意气。②将:率领。③数:屡次。窘:困迫。汉王:指刘邦。④购求:悬赏征求。⑤舍匿:窝藏。⑥三族:指父母、兄弟、妻子。一说指父族、母族、妻族。⑦迹:追踪。且:将要。⑧自刭:自杀。⑨髡钳:古代的一种刑罚。剃去头发,颈上束铁箍。这里周氏是让季布扮作一个犯罪的囚徒。⑩褐衣:粗布衣服。愎懔车:运输货物用的大车。一说是运棺材的丧车。滟祝号仆。(13)“之鲁”之“之”:到……。朱家:汉初著名游侠。(14)置之田:指安置在田地中耕作。(15)田事听此奴:谓田里的事情听这个佣人的吩咐。(16)轺(yáo,肴)车:小型轻便的马车。(17)汝阴侯:即夏侯婴。以其曾任滕县令,故称滕公。楚人称县令为公。(18)上:指汉高祖刘邦。(19)职:指职分内的事。(20)独:只,仅。(21)不广:指气度狭隘。(22)伍子胥鞭荆平王:指伍子胥为报杀父、杀兄之仇,鞭打楚平王(即荆平王)之尸事。详见卷六十六《伍子胥列传》,参见卷四十《楚世家》。(23)意:猜测,预料。(24)待间(jiàn,见):等待机会。(25)指:通“旨”,意旨。(26)多:称赏。摧刚为柔:指改变气质,变过去的刚强性格为柔顺。(27)拜:授给官职。

项羽死后,刘邦大力追杀项羽部属,但是对项氏家族的人却不诛杀,他们被赐姓为刘,项伯也被封为射阳侯,其封国位于今天的宝应县东部的射阳湖边。

  孝惠时①,为中郎将。单于尝为书嫚吕后②,不逊③,吕后大怒,召诸将议之。上将军樊哙曰:“臣愿得十万众,横行匈奴中④。”诸将皆阿吕后意⑤,曰:“然”。季布曰:“樊哙可斩也!夫高帝将兵四十余万众,困于平城⑥,今哙奈何以十万众横行匈奴中,面欺!且秦以事于胡⑦,陈胜等起⑧。于今创痍未瘳⑨,哙又面谀⑩,欲摇动天下。”是时殿上皆恐,太后罢朝悖遂不复议击匈奴事。

季布变刚强为柔顺终得赦免

  ①孝惠:即汉惠帝刘盈。②单于:匈奴君主的称号。嫚:侮辱。吕后:即吕雉,汉高祖刘邦的皇后。③不逊:指有不敬重的话。④横行:往来冲杀,无所阻挡。⑤阿:附合,迎合。⑥困于平城:汉高祖七年(前200),韩王信勾结匈奴谋反,刘邦领兵四十余万前往平息,在平城被冒顿单于围困达七日,后用陈平之计方得解围。事见卷八《高祖本纪》、卷五十六《陈丞相世家》、卷九十三《韩信卢绾列传》等。⑦秦以事于胡:秦王朝因为对匈奴用兵。⑧陈胜等起:指陈胜、吴广起义。⑨痍(yí,夷)创伤。瘳(chōu,抽):病愈。⑩面谀:当面逢迎讨好。惆粘:停止朝议。

季布和钟离昧一样,也是楚国项羽手下五大将之一。这个人在楚汉相争时期,也令刘邦吃了不少苦头。项羽失败被杀,刘邦当了皇帝,出千金悬赏捉拿季布,可见这个人是多么值钱。同时,刘邦还有辅助措施,有谁胆敢窝藏季布,就灭他的三族!

  季布为河东守①,孝文时②,人有言其贤者,孝文召,欲以为御史大夫。复有言其勇,使酒难近③。至④,留邸一月⑤,见罢⑥。季布因进曰:“臣无功窃宠,待罪河东。陛下无故召臣,此人必有以臣欺陛下者⑦;今臣至,无所受事,罢去,此人必有以毁臣者。夫陛下以一人之誉而召臣,一人之毁而去臣,臣恐天下有识闻之有以窥陛下也⑧。”上默然渐,良久曰:“河东吾股肱郡⑨,故特召君耳。”布辞之官⑩。

图片 6

  ①守:指郡守。②孝文:即汉文帝刘恒。③使酒:发酒疯。④至:指到达长安。⑤邸:客馆。⑥见罢:指文帝召见完了。⑦以臣:“以誉臣”的意思。⑧有识:指有识见的人。窥:窥测。⑨股肱:比喻辅佐。股,大腿。肱,手臂。⑩辞:指辞别文帝。之官:回到河东郡守的原任。

季布先是躲藏到濮阳一个姓周的人家,后来又被打扮成奴仆“卖”给鲁地一个叫朱家的人。朱家这个人任侠仗义,他安顿好季布马上去了洛阳,拜见汝阴侯夏侯婴。朱家在夏侯婴府上住了几天,喝酒期间趁机说道:“季布犯了什么大罪,皇上追捕他这么急迫?”夏侯婴说了上面的原因,并承认,季布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朱家说,当时楚汉相争,做臣子的各为其主是应尽的本分。项羽的部下难道可以全部杀死吗?现在皇上刚刚夺取天下,仅仅凭个人的怨恨去追捕一个人,这不是在向天下显示自己器量狭小吗?凭着季布的贤能,假如他逃到北方的匈奴,或者逃亡南边的百越,这难道不是一种资助敌国的行为吗?然后又对夏侯婴说:“您为什么不向皇上说明利害关系呢?”夏侯婴知道朱家是一位大侠客,猜想季布一定在他那里,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等到有了机会,果然把朱家的意思向刘邦说了。刘邦还真是赦免了季布。后来刘邦还召见了季布,等到季布表示负罪臣服,刘邦还给了他一个郎中的官做。到了汉文帝时期,季布做了河东郡守。

  楚人曹丘生①,辩士②,数招权顾金钱③。事贵人赵同等④,与窦长君善⑤。季布闻之,寄书谏窦长君曰:“吾闻曹丘生非长者⑥,勿与通⑦。”及曹丘生归⑧,欲得书请季布。窦长君曰:“季将军不说足下⑨,足下无往。”固请书⑩,遂行。使人先发书悖季布果大怒,待曹丘。曹丘至,即揖季布曰洌骸俺人谚曰:‘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足下何以得此声于梁楚间哉?且仆楚人,足下亦楚人也。仆游扬足下之名于天下(13),顾不重邪(14)?何足下距仆之深也(15)!”季布乃大说,引入,留数月,为上客,厚送之。季布名所以益闻者,曹丘扬之也。

都是项羽的大将,季布和钟离昧结局为什么大不相同呢?关键在于,钟离昧选择了一种最让刘邦忌讳的方式求生——依附诸侯王;而季布走的是底层路线,刘邦不担心他依附的那个人会兴风作浪,等到季布表示臣服,给他一个官做,他还可以赚取一个好名声。

  ①生:犹言“先生”。②辩士:擅长辞令的人。招权:借重权势。顾:通“雇”。酬。④贵人赵同:即当时的宦官赵谈。司马迁的父亲名谈,为避讳,改“谈”为“同”。⑤善:指有交情。⑥长者:厚道人。⑦通:交往。⑧及:等到。⑨说:同“悦”。喜欢。⑩固请:坚决要求。阆确⑹椋河萄韵劝呀樯苄潘腿ァ"湟荆汗笆掷瘛>墒毙泄笆掷癖硎静豢翰槐啊(13)游扬:到处宣扬。(14)顾:难道。重:有力量。(15)距:通“拒”。深:甚。

项羽兵败身死以后,他的嫡系部将冰火两重天,这一方面说明刘邦这个人做事完全靠自己的好恶率性而为,同时也说明君主时代根本就没有一个制度标准。

  季布弟季心,气盖关中①,遇人恭谨②,为任侠,方数千里③,士皆争为之死④。尝杀人⑤,亡之吴⑥,从袁丝匿⑦。长事袁丝⑧,弟畜灌夫、籍福之属⑨。尝为中司马,中尉郅都不敢不加礼。少年多时时窃籍其名以行⑩。当是时,季心以勇,布以诺,著闻关中。

图片 7

  ①气:指勇气。或谓指义气,亦可通。盖:超过,胜过。②遇人恭谨:待人恭敬谨慎。③方:周围。④为之死:替他效死。⑤尝:曾经。⑥亡之吴:逃跑到吴地。⑦匿:隐藏。⑧长事:用对兄长的礼节事奉。⑨弟畜:像对待弟弟一样对待。畜,对待。⑩窃:偷偷地,暗地里。籍:通“借”。假借,凭借。

  季布母弟丁公①,为楚将。丁公为项羽逐窘高祖彭城西,短兵接②,高祖急,顾丁公曰③:“两贤岂相厄哉④!”于是丁公引兵而还,汉王遂解去。及项王灭,丁公谒见高祖⑤。高祖以丁公徇军中⑥,曰:“丁公为项王臣不忠,使项王失天下者,乃丁公也。”遂斩丁公,曰:“使后世为人臣者无效丁公⑦!”

  ①母弟:即舅舅。②兵:武器。③顾:回头看。④两贤:指丁公和刘邦自己。厄:煎迫。⑤谒见:拜见。⑥徇:示众。⑦效:模仿。

  栾布者,梁人也。始梁王彭越为家人时①,尝与布游②。穷困,赁佣于齐③,为酒人保④。数岁,彭越去之巨野中为盗,而布为人所略卖⑤,为奴于燕。为其家主报仇,燕将臧荼举以为都尉。臧荼后为燕王,以布为将。及臧荼反,汉击燕,虏布。梁王彭越闻之,乃言上,请赎布以为梁大夫。

  ①家人:平民。 ②游:交往。 ③赁佣:受人雇佣。 ④保:佣工。 ⑤略卖:被人劫掠出卖。

  使于齐,未还,汉召彭越,责以谋反①,夷三族②。已而枭彭越头于雒阳下③,诏曰:“有敢收视者④,辄捕之⑤。”布从齐还,奏事彭越头下,祠而哭之⑥。吏捕布以闻⑦。上召布,骂曰:“若与彭越反邪⑧?吾禁人勿收,若独祠而哭之,与越反明矣。趣亨之⑨。”方提趣汤⑩,布顾曰:“愿一言而死。”上曰:“何言?”布曰:“方上之困于彭城,败荥阳、成皋间,项王所以(遂)不能[遂]西⑾,徒以彭王居梁地⑿,与汉合从苦楚也⒀。当是之时,彭王一顾⒁,与楚则汉破⒂,与汉而楚破。且垓下之会,微彭王⒃,项氏不亡。天下已定,彭王剖符受封⒄,亦欲传之万世。今陛下一征兵于梁⒅,彭王病不行,而陛下疑以为反,反形未见⒆,以苛小案诛灭之⒇,臣恐功臣人人自危也。今彭王已死,臣生不如死,请就亨。”于是上乃释布罪,拜为都尉。

  ①责以谋反:以谋反的罪名责罚。 ②夷:灭。 ③枭:悬首示众。 ④收:收殓。 ⑤辄:立即。 ⑥祠:祭祀。 ⑦闻:指报告皇帝。 ⑧若:你。 ⑨趣(cù,促):通“促”,赶快。 亨(pēng,抨):同“烹”,古代用鼎镬煮杀人的一种酷刑。 ⑩提:抬起。 趣:奔赴。 汤:汤镬。 ⑾遂西:顺利向西进发。汉王刘邦困彭城、败荥阳等事见卷八《高祖本纪》等篇。下文所谈彭越在汉楚之争中的作用云云,参见卷九十彭越本传等。 ⑿徒:只。 ⒀合从(zòng,纵):即“合纵”,这里是联合的意思。 ⒁一顾:调头一走。指与楚或汉一方分裂。 ⒂与:联合,结盟。 ⒃微:非,没有。 ⒄剖符:古代帝王分封诸侯或功臣时,把符节剖分为二,双方各执其半,以示信用。 ⒅征兵:指汉高祖十年(前197),陈豨(xī,西)在代地谋反,刘邦前往征讨。至邯郸,向彭越征兵,彭越托病不行,刘邦以为他谋反。事见卷九十《魏豹彭越列传》。 ⒆见:同“现”。 ⒇苛小:苛求小事。 案:通“按”,判罪。

  孝文时,为燕相,至将军。布乃称曰①:“穷困不能辱身下志②,非人也!富贵不能快意③,非贤也。”于是尝有德者厚报之,有怨者必以法灭之。吴(军)、[楚]反时④,以军功封俞侯,复为燕相。燕齐之间皆为栾布立社⑤,号曰栾公社。

  景帝中五年薨⑥。子贲嗣⑦,为太常,牺牲不如令⑧,国除⑨。

  ①称:宣扬。 ②辱身下志:曲身受辱而降志。 下,降低。③快意:遂心满意。 ④吴、楚反:指汉景帝三年(前154)以吴王刘濞为主谋的七个诸侯国发动的武装叛乱。事见卷一百六《吴王濞列传》。 ⑤社:祠庙。 ⑥景帝中五年:公元前145年。 ⑦嗣:继承。 ⑧牺牲:古代祭祀所用牲畜的通称。 不如令:不按照法令规定。 ⑨国除:封国被废除。

  太史公曰:以项羽之气①,而季布以勇显于楚,身屦(典)军搴旗者数矣②,可谓壮士。然至被刑戮③,为人奴而不死,何其下也!彼必自负其材④,故受辱而不羞,欲有所用其未足也⑤,故终为汉名将。贤者诚重其死。夫婢妾贱人感慨而自杀者,非能勇也,其计画无复之耳⑥。栾布哭彭越,趣汤如归者⑦,彼诚知所处,不自重其死。虽往古烈士⑧,何以加哉⑨!

  ①气:气慨。 ②屦:践踏,一说“屦”当为“覆”,消灭。 搴:拔取。 ③被:遭受。 刑戮:指受髡钳之刑。 ④材:才干。 ⑤用其未足:发挥他未曾施展的才干。 ⑥计画无复之:指打算谋虑无法实现。 ⑦趣汤如归:意谓把死看得像回家一样。 ⑧烈士:指重视建立功业或重义轻生的人。 ⑨加:超过。

TAG标签: 财神8cs8
版权声明:本文由财神8cs8发布于财神8cs8,转载请注明出处:伪出游韩信受擒,项羽死后嫡系部将冰火两重天